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阴有茎既然魔力
阴有茎既然魔力
  没多久,丽芙收起弯刀,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等姐姐下来。
-
-  ‘啊!好臭…赛拉…’丽芙捏住鼻子,刚刚由上头看到的一团烟雾,直到现在掉了下来,才闻道,很浓,很腥的腐臭瘴气,随后赛拉也跳了下来,手上的火先烧开瘴气,然后,她们才缓缓的看清这四周。-

-  ‘这…这里是…好像…啊!!赛拉!’丽芙高声的尖叫出来,死命的抱着塞拉,因为,她看到了,自己正踩在一片骷髅堆的上面。
-
-  ‘啊!啊!好讨厌的地方…赛拉…’她立刻跳到没有枯骨的地方,跟沉着的姐姐不同,这个小妹尽管杀妖魔眼可以眨都不眨一下,但看到满堆的死尸枯骨,还是忍不住,流露出跟小女孩一样的惧意。-
-
  ‘嗯…这里应该是当初埋死尸的地方…看起来却像一座地牢…’赛拉忍住自己的恐惧与慌张,毕竟妹妹还靠着自己保护,她很快的端详着出口位置,由地上的光影看来,原来不是刀械,而是一条一条,粗大的铁炼。
--
  ‘唔…赛拉…我们快离开这吧…好可怕喔…’丽芙半秒钟都不想呆在这,不仅空气污浊,气息也充满了死味。-
-
  ‘笨蛋…干掉骷髅兵都不怕,看到倒在地上的枯骨却吓成这样…哼!’她们姊妹其实遇见的妖魔并不多,所杀过的,尽是些左斯抓来的小妖,因此,第一次深陷在骨堆中,还是不由的心生害怕,只是当姐姐的,必须担负起照顾妹妹的责任,缓了缓情绪,坚强起来。-
-
  ‘不一样…不一样眉…赛拉…我们快走吧…’丽芙将头塞在姐姐的背后,只敢斜着眼看,她一秒钟都不想多呆在这遍地的白骨堆里,脚上微微颤抖着,而身为姐姐的,只好牵着她专心寻找出口。
-
-  ‘唉…这里的铁牢,门扣虽然都锈蚀掉了,出口缝却被沙堆堵住,看来那边也不见的有出路。’赛拉本打定妹妹手上有无坚不催的神兵,但盘查、思量许久,试了所有可以出地牢的方式,依然无效,眼尖的赛拉,想了一会,打算利用地上的铁炼…‘等…等等…你看!’赛拉首先发现了一处异状。
-
-  这狭窄的地牢里,只有地上铐着一具的干尸,其他尸体像都是由上面被丢到这坑里的,好像是处理尸体的掩埋坑。-
-
  ‘旁边的铁炼是空的…只有一具…不对!’赛拉突然紧张起来,腰际上的七孔钜箫,刷然一声飞奔的掌心,七个孔,对着尸体…‘赛拉!?’惊吓中的丽芙,也机伶的刷出两轮白月般的弯刀,看着自己姐姐,虽然,她不知道发生何事。-
-
  ‘这尸体有诡异的味道,似妖非妖…气息很弱…但这坑内应该有上百年…你看,尸骨腐烂的程度…但,只有那具尸体,一直都没有腐化!’赛拉眼尖,发现了这个怪异的地方,一旁紧张的小妹丽芙,也不多说,嘤的两声清脆响声,手上的两轮白月,刷的一瞬,已经破开那具尸体。
--
  ‘等…等…!’赛拉才叫了出来,那尸体几乎是被爆开成数十块,她知道自己妹妹的杰作,却没想她这么鲁莽。
-
-  ‘唉啊!’接着丽芙呼叫了一声,右手食指上,溢出了些鲜血,原来是密室里太狭小,弯刀碰到地板回弹时,力道过大,不小心画了一条伤口。-

-  ‘叫你小心一点都不听,这般小的密室,根本不适合使用"明月轮",你偏不听…’这只轮弯刀的威力极大,近可攻、远可击,寻常兵器铿铛的几声,都可能断成数截,甩出的力道当然也不小,如果没有熟练技巧与适当距离,很容易会严重反伤自己。
-
-  ‘唉啊…很痛…人家怎知道,你说了有危险,做妹妹当然帮你啊…’丽芙咬着下唇,一付委屈不已的模样。-
-
  ‘我要叫你小心,哪有说危险…’赛拉看着妹妹俏脸上,嘴巴嘟的高高的,忍不住念了几句。
--
  ‘我看看…哼…一点小伤还唉啊唉的乱叫…’赛拉看了一下,只是划破皮,一点小伤而已,还好,所幸这妹子练了十年的弯刀,虽然密室失准,却也没啥大碍。-
-
  ‘很痛ㄝ!人家为了你才受伤,也不会说句好听的,哼!死板…’丽芙正发嗔,一面包扎,滴滴鲜血却流到的刀柄上,赛拉没理会她,看着破烂掉的尸首,心理嘀咕着。
-
-  ‘我原本要你砍掉的是铁炼,这尸首很是古怪,不过既然已经躺了这么久,就不要理会,继续赶我们的路就好,为何要平白惹些事端?’姐姐皱着眉,看着散开一地的尸体,喃喃自语。
--
  ‘我咚!笨蛋赛拉,那麻烦你以后别没事大呼小叫,会吓死人ㄝ!’丽芙敲了敲自己头,满头肿大般无奈说道,这姐姐太小心、古怪,总让她摸不着在想什。-

-  ‘别吵…’姐姐顿时又凝重了起来,这下丽芙就没理她,还在一旁唠叨着。
--
  地面上爆烂的腐块中,冒出一阵阵更腥臭的酸味,不是尸体的,而是来自刚才被只刀炸开的肉团内,丽芙见状,也连忙翻出只轮,不敢大意。
-
-  ‘明光金针!’赛拉嘶的一声,箫内激射出金针,并全数击在一团正在蠕动的肉块团上,没多久,动作停止了。
--
  ‘这…那…是什东西啊?一扭一扭的…好像虫子…’丽芙担心的问道,跟着姐姐后面,一步一步的靠近去看。
-
-  ‘啊!’只见腐肉团中,有一团长像男人淫具的肉块,干瘪的抖动着,漆黑、干涩、但却比正常男人都还粗大,金针全数打在上面。-
-
  ‘这是什么淫物,哼!’丽芙羞红了脸,看了就有气,话也不多说,手上喀喳一声,将它削成了两段,淫物却没有喷出血,反到这一瞬间,丽芙没注意到,自己滴在弯刀上的鲜血,迅速被吸干。
-
-  两少女看着那淫邪的东西,动也不动,空气中的怪气息似乎消失了,料想是未成形的小魔物,也没多花心思,但与那丑陋东西同在一室,实在不好受,加上丽芙也害怕呆在这,因此她们要尽快的砍断所有链条,结成够长的绳索,才能爬上去。
--
  ‘呀!?’妹妹转过头去看。-

-  ‘你干麻?傻妹妹?’一边结铁炼的姐姐,看着突然转头的妹妹。
-
-  ‘没有,我只是想说那鬼东西有没有再动…一动也不动,有时怪可怕的…’妹妹伸了伸舌头,看着没有反应的尸块,有点担心跟俏皮的说道。
--
  ‘笨小鸭,再不快点,等会你就得留在这,丫丫丫的呱叫!’姐姐突然一改严肃的口吻,自己倒也笑了出来,也许是就要结好绳链,感觉也轻松许多。-

-  ‘真是…笨蛋赛拉,你说的一点都不好笑…厘…’丽芙吐了吐舌头,做个鬼脸,这才一面帮忙捆绳节长,先前的恐惧,降却了不少,但很快的遍地枯骨,就像在催促她们,赶快做完离开一般。-

-  当她们结好了链绳,就将火把丢在地上,铁绳抛了上去,试拉许久没问题后,才相继准备上去。-
-
  她们都没有发现,当她们正兴奋可以离开时,地上的两段腐肉块,缓缓的结合着,削在上头的刀痕…密合,金针一根一根的被突起、慢慢掉落…完全不露出半点声响…有许多的妖力与邪术,是她们两个十几来岁的少女,所想像不到的…这块淫邪的魔茎,很快的,将自己断截处接合了,茎皮上头的针孔、伤痕,也一一绷紧密合,并且让自己缩小…他散发的强烈妖气被隐闭着。
-
-  并不是两姊妹感应能力失常,而是当魔茎吸过人血后,就由深沉无尽的冬眠中,苏醒过来。-

-  魔物进入冬眠时,感官还是活动的,尽管,两少女还在上头时,他就已经感应到了…没想到,金针与弯刀划开了他受邪姬的"封印",并且…让他吸收到了鲜血…是的…命运之扉…终于开启了……很快,魔茎也知道自己处境的危险,因此它将自己茎肉上强大的妖气隐藏起来,这是邪后"羽邪姬"的秘招,也是当年她们可以逃到绿鬼森林的保命招数。-
-
  邪后为了怕吸过她们所有魔气的"玩具"反弑,因此在这魔茎上,施了一层咒术,除非圣灵、神兵之类的法器,才可破咒,否则,魔茎不但无法像其他魔物般,伸出异魔的触手、施展妖力,也更不能任意活动、变形。-

-  简单说,妖女们让他存活的目的,只为变成一具会动的淫具!
-
-  如今破邪金针与弯刀除灭了茎皮上的咒术,刀柄上吸取了处女鲜血,它,就要破胎重生了…腐尸魔茎,缓缓的移动着,她们两人自恃圣明王的传人,不信有任何魔物逃的过她们的感应能力,就这样…魔茎一点一点接近,等待…就在赛拉爬到了上头,准备好接应妹妹的时候,晃动的光影,似乎可以看到,妹妹的脚上好似粘着什么东西…‘丽芙…你,你有没有觉得脚被什东西黏住了?或者身上有哪不对劲的?’赛拉看着上来后的妹妹,担忧的问道。
--
  ‘没有啊?姐,你看到什么了啊?’丽芙一听反倒担心起自己,她自己前看后看的仔细检查只脚,都好好,一点缺角也没有。
-
-  ‘嗯…没事就好…’赛拉松了口气,好似鬼洞走一遭,心情压力大不少,出了洞,两姊妹喘几口气,舒舒身,已经太阳要下山了,必须加快脚程赶路。-
-
  ‘我们也算做了件好事…那鬼东西搞不好是个祸胎,不过还没成形就被我们除掉了…’丽芙才一脱险境,就大笔划的好像讲述自己功绩一样,比手画脚不停。-

-  ‘你少贫嘴了,要不是你没事蹲在那乱看,我们会拖延这么久时间吗?你看已经要天黑了,今天是见不到城主了…’赛拉数落了几声,心理盘算着接下来该如何做。-
-
  ‘丽芙想捡个宝物给你眉…想不到宝物没捞到…恶心的东西倒看不少…’-

-  一旁丽芙不自主打个哆索,想起刚刚那鬼地方,真想马上冲到布尔格城,好好洗个澡,去去秽气,一边已经不敢再对自己姐姐开什玩笑…第三回失控魔手作者:marcyu‘好累喔…我连洗澡的力气也没有…’丽芙自进到城内,两手摊开,见了旅馆里的床,就马上累倒在舒适的白棉布上。-

-  ‘起来,丽芙…快点将身体洗干净,明天一早,我们还要拜会这座城的城主呢…’原本赛拉她们要赶着进宫殿,但一来夜色已晚,女孩子家不方便三更半夜拜会人家,只好先找地方打尖歇息,明早再与其他宾客一同晋见城主。-

-  ‘我已经没力了…别催我…’丽芙本来一路上嚷嚷着要洗澡的,想不到一进门,就已累到浑身无力,似乎有些怪异。
--
  ‘不行…你快点去洗澡…’洗完澡的赛拉,强拉着妹妹的手腕,半推半送的把这懒鬼推进了浴室。
--
  ‘丽芙?…’突然,赛拉发现,丽芙的背部,那卸下弯刀的白衣衫里面,肌肤上好像有一团肉球般的黑影,但丽芙没听到她的叫声,就关上了浴室门,赛拉心理有些嘀咕,以自己的感应能力搜寻看看,一无反应,只道自己看错,躺在床上,不多久便睡着,因为她也已经累了一整天。-
-
  浴缸内的水,赛拉已经放满,这浴间里只有一个浴缸、一面台,其他什么也没有。
--
  不知怎么,全身酸软无力的丽芙,只能勉强脱去衣服,人就像栽进浴缸一样,舒服的泡着热水澡。-
-
  ‘好舒服…累了一天,泡澡最舒服,还可以躺着什么事都不用干…’丽芙平躺着,舒适的卧在温热的水缸里,享受一天最松弛的时刻。
--
  她没有注意到,有一件东西,由那鬼坑洞里出来后,就一直黏在她的背上,像血蛭一样,不停的吸着她的血…这块缩成像肉团般的血块,有着另一种魔力,不但会吸附、还会阻断人类局部的触觉神经,像血蛭一般,让人毫无知觉下,被吸附着。-

-  ‘嗯……’丽芙舒适的躺着,很快,舒适的享受,让她的神经松弛,渐渐进入梦乡…肉块血蛭…逐渐由她的背部上往下游走,跟蜗牛滑动一样,缓缓的、慢慢的…游到了重要的洞口…‘啊!!’丽芙尖叫了一声,熟睡的赛拉,立刻被那句清脆的声响吵醒。-

-  ‘怎??丽芙!你怎了?要不要紧??’赛拉担心的敲着浴室的门,忧心的问道。-
-
  ‘啊…没…没什么拉…’丽芙断断续续的回答着,似乎有点异样。
--
  ‘丽芙??’赛拉又一次的问道。-
-
  ‘只…只是睡一觉…在水缸内滑了一跤…’丽芙不好意思的说道。-
-
  ‘嗯!?小懒鬼…洗完了就快出来,在里面会着凉的…’赛拉像松了口气的笑骂道,再听听,没什动静,才安心的躺回自己的床上。
--
  其实,丽芙是真的滑了一跤,不过是睡着后,下体像被什东西刺了进去,突然惊吓才滑下去,她立刻紧张的跳起身来,尽管浑身湿淋淋的,她还是上上下下,每一个地方都检查一遍,那种全身吓醒到起鸡皮疙瘩的感觉,还真不好受。-
-
  不过,好像都没怎样,本来手想伸进那里拨开看看,不过强烈羞耻让她一触碰到阴唇的里面,勾没几下,就立刻伸了出来。
--
  (好像…没有怎样麻…)丽芙由外表端详着自己的私处,看了许久,好像都没有什异样,除了水缸里,有一些细细的,正化开的血丝…(难道是…经期到了?不对啊…)丽芙想了想,不自觉有些害怕,不过最要紧身体没事就好,四周感应不到任何异样的气息,勉强宽了宽心,她快步围起浴巾,换上舒服的睡衣,赶快睡觉才好。-
-
  赛拉是没多久就睡着了,丽芙却辗转翻滚好久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
  睡梦中,丽芙梦到了一个高大的男人,爱抚着自己的身体,自己…就这样任由他的抚慰,很舒服的感觉…他的手,缓缓的滑过丽芙的胸口,挑逗着她那雄伟的只峰,爱舔着豆子般的乳头,一手则在她的肚子上游走、摸索,慢慢的、轻柔的往下体抚摸…丽芙不知道为什自己没有反抗,也没去意识到,因为…那是属于浑浑然、飘飘然的梦境里。
-
-  男人的一切动作…美极了…她太累了,一切都是那么的舒服,她的只手,似乎还不知道,身在哪里。
-
-  她闭起眼睛享受着,微微酥麻又兴奋的感觉,皮肤都已经敏感的竖立起来,她,认不出是真是假,不过,那都不所谓…渐渐,她觉得下体的手指,越来越不安分…不断的挑弄未尝过禁果的蜜洞口,忽进忽出…穴内,似乎被挑逗到就要泛滥了。
--
  (不…不要…)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让丽芙在舒适中,也产生一丝羞耻与恐惧,她想伸手去拨开,却不知道,自己的只手在哪…越来…手越大胆,甚至…渐渐的,她觉得,下体愈来愈湿,蜜液好似在里面,已经像洪水般要奔流出来,挑弄中的魔手,仍不断摩擦、勾引着…突然,下体那整只手上的五根手指,就好像融合成一条淫柱,就这样长长的插了进细嫩的小肉穴,已经充分湿润的骚穴。-
-
  丽芙再也忍不住的张开眼,她想伸手去档开那一对魔手,但,自己的只手却不知道在哪。
-
-  接着,另一只魔手也变成了淫柱,不断的往她的嘴里深入、套弄,她,正在被妖魔强暴着。
--
  ‘啊!啊!!’忍不住异样的触感,让她翻了起身来,竟然,她发现了,这只魔手,竟然就是自己的!!
-
-  (呜!呜!)男人不知道何时消失了,眼前的景象,她正在被自己的一只手,疯狂的捣弄着,尽管她死命的摇晃、摆脱,都无法控制这对失序的手臂…(救…救命阿!姐…赛拉!救…)不管丽芙如何呼喊,梦,似乎就是醒不过来,自己死命挣扎,赛拉依然好好的平躺在那,越来变的越像真实的梦…正在袭击着毫无反抗能力的神女。-
-
  任凭学成什么样的绝世武功…也没有人,可以跟自己的一只手对抗!!-

-  变成淫根般的魔手,肆无忌惮的享受她的朱唇,接着抽出,对着她的脸喷洒出大量黏泌的绿色液体,牵着丝丝的黏液,像在替她化妆,不断的滑过她娇嫩的脸颊。-
-
  另一根,很快的也喷洒出浓稠的绿液,对着两片被撑开的阴唇,不断厮磨着,像似要将溢出来的邪液,再塞进去,不断的摩擦、摩擦…(救…救命…妖…妖魔…赛拉…!)丽芙死命的呼喊着,声音就要喊破喉咙一般,但自己的姐姐,外面的世界…好像都没有人听到一样,如果是梦,感觉也未免太真实了吧!!
-
-  丽芙不停的摇头、摆臀,可是都没能躲的了这只淫手的侵袭,她这时多么悔恨自己,空有一身武艺,明月轮就摆在床边,可,一点用处也没有。
-
-  她的身体内,很快的积蓄了强烈的快感,尽管,她一点都不愿意…肉体,很直接的回应着。
-
-  她的大腿不再死命夹紧,虽然夹再紧还是档不了淫手的袭击,但,长时间的抽插,她,很自然的张开只脚,甚至脚尖挺的高高的,让淫物更深到里面一些。
--
  嘴巴里的恶心黏液,出乎意料,似乎不怎么难闻,有些酸酸的苦意,第一次尝到,是十分羞耻与惊怒,并且咳嗽的呕出来,但随着量喷的越来越多,巨量的绿淫液也麻痹了她的味蕾,她开始主动将那液体一一的喝进去…越喝…身体越觉得火热…不知道淫邪的游戏进行了多久,丽芙只觉得肉体内的淫欲,已经累积到要爆炸了一般,再也忍受不了,全身寒毛竖立,神经绷到极点,上下的两口是发泄的出口,她,再也不能离开这只手的滋味!!
-
-  (再…再…快一点…再…就要…快…)两根魔茎,在丽芙最高潮的顶点,就此裹足不前,似乎越来越疲惫一般的放慢"滑动"速度,完全湿润的穴口,早已经没有任何阻碍的,可以大力插拔,现在,丽芙的意识已经模糊到,只剩下肉欲的地步了。-

-  (再…再来…还要啊!还要…)就在丽芙快要发泄的这同时,两根淫柱刷的一声,就抽了出来,挺挺的抖动着,像似在嘲笑她,已经跟个淫妇没有啥分别。
--
  (啊!!不要啊!快…快给我!…)如果这时丽芙可以控制自己的手,她一定会死命的再将它们插回去…就算插穿自己都无所谓!!-
-
  (当我的奴隶…女人…当我的奴隶…)一股莫名的声音,竟然像是由丽芙的肚子里发出,沙哑而带有威严的命令语气。
--
  (嗯!?…)丽芙愣了半响。-

-  (不!不…)虽然丽芙在淫欲的靡流中不断来回着,但,这句话,是绝对不可能被正义的使徒、圣明王的得意女弟子所接受。
--
  (呵呵呵…很活泼的女人…都这么需要…还撑的住…)那声音说完,丽芙的两只手,就像受它指挥一样,立刻伸到丽芙的面前,只臂并排,竟…只手交叉,逐渐融合变化成一根更巨大的淫物!!-
-
  (啊!!不要…啊…!)丽芙彻底被吓坏了,就算眼前转化中的魔物,不是自己的一只手,但,那付邪恶的模样,是她这辈子没见过的可怕变化!!
-
-  (嘿嘿……你注定是要被我控制的,你看…你这只手已经是我的了…如果你乖一点,我可以让你少一点痛苦…咭咭咭)那股邪恶的声音,依然不断的说着,两手变成的淫物,已经转化成形,不断的扭曲蠕动着。
--
  (再问一次…你…愿不愿意乖乖的,变成我的仆人…)变成巨大的淫物触手,湿滑滑的,不断滑动在刺激不已的阴蒂上,阴唇里的蜜液,几乎要喷出来一样的恐怖。-
-
  (不!!)丽芙用尽她最后的意识这样说道,圣明王多年的教诲,让她宁死也不对恶魔屈服,尽管,她的肉体已经沉溺、需要那超然的快感,她,还是说不出来…(很好…咭咭…我喜欢你这样的小妞…那就好好享受,我带给你的地狱快感吧!哈哈哈!!)声音一毕,巨茎竟然立刻就插入那根本容纳不了的下体,剧烈的程度,几乎会让下部的骨盘完全碎裂!!
--
  ‘啊~!!’丽芙直觉自己会死的,她嘶吼的一声凄厉叫声,那应该是痛彻心悱的感受…但,却不会痛…下体,好像是个无底洞,一切,突然消失不见。
--
  ‘丽芙!丽芙!’赛拉死命的摇晃丽芙,一清晨,看着自己妹妹满身大汗说梦话,心急不已。
-
-  ‘嗯…?’失去痛觉、一切神经的丽芙,脑子突然乱成一团,沉沉的脑袋里,就好像刚睡醒那样模糊…‘嗯…赛…赛拉……’丽芙声音像蚊子般的回应,脑中一切,好像退了不少,记忆,有些模糊…尽管,刚刚的一切,就好比真实、还要真实。
--
  ‘你怎么了?一大清早喊着:不要…不要的,作恶梦了?’赛拉柔声的问道,跟昨日不同,毕竟自己的亲妹妹,看着她浑浑噩噩的难受模样,也凶不起来。-

-  ‘嗯…我头好晕欧…丽芙…好口渴…’迷糊中,丽芙有些渴,撒娇的对着这个总是照顾自己的好大姐说道,自己看一看床单上,湿了好一大片,不禁才讶异过来。
-
-  ‘好了…没事了,大概第一次住外面还不能适应,慢慢你会习惯…’赛拉的安慰没有什用意,但"习惯"两个字,却让丽芙不由自主,竟感到害怕。-
-
  她依稀都还记得梦中的一切,但,尽管那感觉太真实了些,不过,还好,那真的只是梦…赛拉走到了楼下,准备盛杯水给丽芙喝,丽芙等姐姐走了,才掀开床单。-

-  ‘啊!…’她不敢相信的看到…自己…竟然流了满满一大片的淫液。-
-
  梦中的景象又一次浮现!她吓呆了!-
-
  她忍住了羞耻,秉住呼吸,真的就将两根玉指,深深的插入还湿润、温热的小嫩穴里,伸到再也勾不到为止…她转阿转的勾动着…内心无比担心、恐惧。-
-
  ‘还…还好…’丽芙用力的嘘了一口气,没,没有任何异物…那,昨天…到底是什么??
--
  ‘丽芙…丽芙!你在想什么?’就在丽芙还满心疑惑发呆时,赛拉已经盛好水,递给了她,一直叫唤到第三次,她才反应过来。
--
  ‘…喔…没有…没事…’丽芙低声的说着,迷团…不解的怪梦…"淫梦"。
--
  这种事绝不可能跟任何人讲的,也不会把这样羞耻的事牢牢记住…越快忘记越好…‘没事就好,好了,换上衣物,把你的宝贝刀擦亮点,我们等会就准备进宫去…’赛拉一面整理自己的衣物,一面看着还发呆的丽芙,不忍责骂的交代几声,就要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