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赌局也会有爱情的
赌局也会有爱情的
 拉斯维加斯是美国人最喜欢的旅游地点之一,这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不夜赌城。走出机场,看到的是黄沙、仙人掌,阳光炽热;但是,进入城市,映入眼前的,竟是灯红酒绿、金碧辉煌的城市。-

-  里欧?皮纳森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饭店门口,他已经到此拜访很多次了,但每一次的参访,都让他对这个城市充满惊奇。
--
  「先生?」
-
-  一个稚嫩的声音将他唤醒,他转头一看,一个穿着红色饭店制服的亚裔小伙子,年纪不超过十五、六岁吧,亚洲人的年龄总是很难从外表上判别。
-
-  「是。」-

-  「需要我帮你提行李吗?」-
-
  「喔,谢谢你,车厢後还有一些。」里欧指着後方的车厢。-
-
  这时候,一个穿着深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过来:「皮纳森先生,欢迎你再度光临!」里欧走向前,跟他握了握手:「嗨!皮朋先生,我又来了。」「工作?还是渡假?准备住多久?」「工作,明天的飞机。」皮朋走在前方引领着:「请跟我来。你真是个大忙人,来到『不夜城』竟然只肯住一晚。」「工作总是逼迫人啊!给我之前的房间就好。」里欧笑笑的说。
--
  来到柜台,皮朋对柜台小姐道:「给皮纳森先生一间套房,就给他1123号房,我记得你很喜欢看街景。」「好的,经理。」「我的朋友,很久没见,你升官了,恭喜你了!」里欧此时才发现,皮朋胸前挂着「大厅经理」的名牌。
-
-  「谢谢你!」皮朋咧着嘴笑着,随即对行李员指挥道:「把皮纳森先生的行李拿到1123号房。」「是的!长官。」一位穿着简便套装的女性带房员拿着磁卡,走向里欧说:「皮纳森先生,请跟我来。」「晚点见,老友。」里欧点点头,跟着带房员走向电梯。-

-  「皮纳森先生,这是你的房间,磁卡请妥善保管。」带位员熟练地把磁卡插入感应器中,手一推就打开房门。-

-  「谢谢你,行李放在这就行了。」里欧掏出两张五元面额的纸币,递给了两人。
--
  「谢谢你!请尽情享受。」-

-  结束了忙碌的公事,里欧举起手表一看,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抬头望向窗外,沙漠的夜景,与城市的灯光,交织出一幅有强烈对比的印象画。-
-
  摸摸自己的肚子,里欧摇头道:「在这样下去,我迟早会闹胃痛。」简单吃了点东西,里欧走出空旷的餐厅,晚风徐徐,拉斯维加斯的夜晚,到处都是灯红酒绿,满街的灯光,让触目所及的建筑更加金碧辉煌。
--
  里欧抬头一看,一句斗大的标语写着:「来到拉斯维加斯,就是要赌。」『来,去赌两把吧!』里欧拉了拉外套,来到饭店地下的赌场。-
-
  人潮鼎沸的赌场,到处都是丰胸美艳、衣着暴露的女服务生,吃角子老虎的机器声、筹码交叠的声音,赌客嘻笑怒骂的音量此起彼落。-
-
  里欧环顾四周,看见皮朋也在此地,於是他走上前去:「嗨!你还没要下班吗?」「嘿,小子,来赌一把?」「是啊,有什麽有趣的吗?」「吃角子老虎、21点、百家乐,你想得到的都有。」皮朋自豪的说。
--
  「我是说,有什麽特别有趣的人事物?」-

-  「有啊,你看那边,第14号桌,赌德州扑克的。」皮朋指着不远的一张赌桌。-

-  里欧看了看,并没有看出什麽,不禁问道:「没有什麽啊,很普通的赌德州扑克。」「我指的是,坐在最旁边的那位女士。」里欧顺着皮朋指的方向,望向那位女客,那是一位黑发黄肤的亚籍女子,黝黑的头发高高的盘起,露出修长性感的脖子,一身紫色的斜肩低胸礼服,衬托出匀称苗条的身材,简单清爽的化妆,虽然没有白人的冶艳,却透露出一股属於东方人的清新。
-
-  「很漂亮的东方人,但我还是看不出有什麽特别。」「如果我说,她脸上的笑容已经维持了三个小时都没改变呢?」「不论输赢吗?」「是的。」「那可真是有趣了。」里欧不禁惊叹道。
--
  「看样子她今天的运气很好,已经赢了二十万的筹码了,有兴趣跟她玩两把吗?」「你成功引起我的兴趣了,祝我好运。」里欧兑换了些筹码,走了过去。
--
  「还有客人要下注吗?」发牌员对着赌桌前的一众赌客问道。
-
-  里欧挑了个正对那名女子的座位坐下,举手对发牌员说:「我想跟对面这位小姐赌一把。」语一出,惹得在场众人不禁侧目相看。
-
-  「没问题,我愿意奉陪。」女子笑容不变。
--
  「看样子,我运气很好,一来就可以跟美女对赌。」里欧放下筹码:「洗牌吧!」「这位小姐做庄,大盲五百,小盲二百五,请下注。」发牌员俐落地洗着牌,旁观的赌客们也各自下着注码。-
-
  发牌员给参与的赌客们各自发了两张底牌,然後对着里欧说:「请下注。」里欧拿起底牌,稍微瞄了一下就说:「一千。」「跟。」、「跟。」、「弃牌。」「庄家呢?」「跟。」女子扔出筹码。
-
-  「现在发头牌。」发牌员抽出最上两张,放在桌上,随即翻出三张牌,摆在前方:「红心2、梅花10、黑桃8,请下注。」「一千。」里欧面不改色的说。-

-  「跟。」、「弃牌。」
-
-  「我加注,五千。」女子的笑容依然不变。-
-
  「弃牌。」-

-  「跟。」里欧推出筹码。-
-
  「第四张,转牌,方块7。」发牌员对里欧道:「请下注。」「五千。」此时,众赌客们已是惊声连连,注码太大了。
-
-  「庄家呢?」
-
-  「弃牌。」此时里欧紧盯着对方表情,还是一样的笑容。-

-  接连下来的数局,双方有输有赢,但里欧对面前的女子,除了好奇,还多了点神秘。-

-  「现在大盲二千,小盲一千,这位先生做庄,请下注。」发牌员指着里欧宣布。-
-
  「美丽的小姐,剩下我跟你了,我们就赌这一把吧!」里欧招手请服务生过来:「给我一杯马丁尼,用摇的不要搅拌,放一块柠檬,给对面那位小姐……」「血腥玛莉。」「就这样了。」里欧点完饮料,双手一推筹码:「五千。」「跟。」「头牌,黑桃10、梅花K、红心Q,小姐请下注。」发牌员面对女子道。
--
  「一万。」
--
  「跟。」
-
-  「转牌,黑桃J。」
-
-  「十万。」立刻引起众人议论。
--
  「我跟。」
--
  「河牌,黑桃Q。」发牌员翻出最後一张牌。-

-  「ALL IN。」女子连底牌都不看,将全部的筹码都推了出去。
-
-  里欧翻下底牌,思索了一下:「我跟。」
--
  「喔~~」众人更是议论纷纷。-
-
  「请翻牌。」
-
-  「等一下。」里欧制止住发牌员的举动,对着女子说:「我想跟你外赌这一把,五十万。」「我没有多余的筹码,而且,你台面上也没那麽多。」女子依然笑脸迎人。
-
-  里欧拿出支票簿,很快地签上金额,放在桌上:「你赢了,台面上的都是你的;输了,你要陪我一晚。」「真要赌这麽大吗?里欧?皮纳森先生。」女子的脸色变了一下,随即又回复了。
--
  「当然,我对你很有兴趣,想多了解你,总是笑脸迎人的漂亮小妞。」「赌了。你先请吧!」女子抬起手,对里欧比了个手势。
-
-  「你今晚是陪我陪定了,顺子。」里欧翻出底牌,红心A、K。
-
-  「要让你失望了。」女子掀开底牌,黑桃A、K,同花顺。
--
  里欧拍拍手,赞赏地说:「真是一手好牌,是我输了。」「哪里,只是运气好,皮纳森先生。」女子啜饮了一口饮料,对发牌员道:-
-
  「麻烦,我要换筹码。」
-
-  「好的。」-

-  「对了。」女子扬扬手上的支票:「八折,现金。」「请稍候。」发牌员随即用对讲机通知经理过来。-

-  「我赌输了,我可以知道我美丽可敬的对手名字吗?」里欧摇晃着手中的酒杯。
-
-  「你可以叫我梦妮。」-
-
  「我是……」里欧正要自我介绍,却被打断:「里欧?皮纳森,房地产、媒体、矿产大亨。」「你知道我?」「你很有名。」「那麽,亲爱的梦妮,你能陪我喝一杯吗?」「很好的提议,可惜现在我不想。」梦妮把血腥玛莉一饮而尽:「我们来打个赌。」「赌什麽?」「赌你的胆量。」「喔,很有趣。怎麽赌法?」皮朋走了过来,将信封递给梦妮:「这是一百万现金本票,只要小姐到任何一家银行,马上就可兑换现金。」「谢谢你!」「哪里。」「里欧老友,我就不打扰你们两位了。」皮朋就要离开,却被叫住。-

-  「经理。」
--
  「是。」皮朋望向梦妮:「有什麽指教?」
-
-  「我想跟皮纳森先生打个赌,希望你做个见证。」「好的。」「在我的家乡,有句俗话,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梦妮甜甜地笑着:「我跟皮纳森先生赌,赌他会不会去某一个地方。」「就这样?」里欧扬了扬眉。-
-
  梦妮把信封收到皮包里,双手环住里欧的脖子,在里欧的脸颊上啄了一下,用很轻的声音在里欧的耳边道:「今晚,我在717号房。」「赌局开始了,希望你今天愉快,皮纳森先生跟经理。」梦妮说完,随即转身离去,留下淡淡的香水味。
--
  「她跟你赌什麽?」-

-  「赌我的胆量。」-

-  「那你怎麽决定?」-

-  「赌了。」里欧说完就跑走了。-

-  里欧拿了一束玫瑰,走到717号房,稍稍整理一下仪容,深吸了一口气,轻敲了房门几下。-

-  「请进。」门内传来声音,里欧觉得有点紧张,手心微微地沁出汗,门把一转,门,打开了。
--
  「你赌赢了呢,皮纳森先生。」梦妮语带轻佻的说。-

-  「在我的家乡有一句话,胜利是属於勇者的。」里欧缓缓地带上门。-

-  「那麽……」梦妮斜倚在墙上,媚惑的眼神、微张的双唇、昏黄迷蒙的灯光让梦妮略显娇小的身材更加诱惑迷人。
--
  里欧吞了一口水,喉咙不禁有些发乾:「叫我里欧,宝贝。」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站立着、四目相接,久久都没再说一句话,只是互相凝视着。里欧这时才彻底地欣赏着面前的美女:以东方人来说,梦妮的身高并不高,但服贴的礼服,让她的身体曲线完美的展露出来,不算硕大的胸部,却彷佛能抵抗地心引力般高高耸立着。
--
  里欧缓缓走到梦妮面前,右手抵在墙上,深情款款地说:「你好美。」听到里欧的赞美,梦妮的脸上飞过一丝红霞,伸出右手轻按里欧的後脑杓:
-
-  「你要不要来领你的奖品呢?」
-
-  「什麽奖品?」-
-
  「我的身体,今晚,属於你。」梦妮引导着里欧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
--
  里欧上前半步,左手顺势环抱住梦妮的纤腰,手一搂将她拥入怀里,一股香味袭来,里欧贪婪地嗅着,发香、香水的味道,加上一道彷佛茉莉花香的味道,更让里欧神魂颠倒。
-
-  「好香,好好闻,这是……茉莉花?」-
-
  梦妮摇摆着脑袋:「这是香皂的味道。我从小就用这种,到现在已经变成身体的一部份了。」「我喜欢。」梦妮呼吸急促的扭动身驱,任凭里欧的双手在她身上游移,娇柔地依偎在里欧的胸膛,更大胆地伸出舌头,向里欧索吻。
-
-  里欧低头吻上梦妮的双唇,就像情侣般深情拥吻,「嗯……唔……啊……」两片湿润的舌头追逐、交缠,彼此吸吮着。-

-  吻了一阵,里欧不舍地离开梦妮的唇,而梦妮全身无力地软倒在他的怀中,低声的喘气:「啊……哈……」弥漫着古龙水与男人体味的空气,一阵阵地刺激着梦妮的情慾,娇躯如蛇般的扭动,修长的双手滑向里欧结实的胸口,慢慢地、缓缓地往腹部深处移动,解开系着的腰带,细嫩的玉手从空隙中滑入,隔着内裤抚摸着挺立在双腿之前,高昂硬挺的凶兽。
--
  「喔……你真坏……」里欧低吼着,右手捧住梦妮高耸的右乳,轻搓慢揉地爱抚起来。-
-
  「啊……啊……」梦妮牵引里欧的另一只手到她的另一边乳房上,让他的双手尽情地抚摸和把玩着她的双峰。隔着一层衣料,里欧惊喜地发现,梦妮并没有修饰,丰满肉体的触感不断地从游移着的手中传来,两颗乳头变得越来越明显凸起,梦妮的呼吸也越来越浓浊与急促。-
-
  「亲爱的,给我……我要……」梦妮仰起下颔,蹙紧着眉心,渴望着更进一步。
--
  里欧伸手探到梦妮背後拉下拉链,包裹着梦妮身躯的礼服一寸一寸地滑落,美妙的曲线彻底解放,仅余一条布料少到不能在少的小丁和黑色吊带袜。-
-
  里欧埋头独享着梦妮娇嫩的肉体,从耳珠、脖子、肩膀、背部、乳房,一路上都是静待发掘的敏感带。梦妮被里欧吻得意乱情迷,身体的温度越来越高,也愈发敏感,白皙的肌肤透露出一丝粉红:「来吧,宝贝,我要你……」里欧粗暴地拉扯自己的衣服,想要释放自己原始的兽慾,梦妮扑了过来,狂乱地解开他的衣服,对着里欧的肩膀一阵啃咬。轻微的痛楚让里欧的慾望更加高涨,一个公主抱,将梦妮拥在怀中,一边激情热吻,一边走向床。-
-
  里欧温柔地将梦妮放在床上,两片缠绵缱绻的舌头才依依不舍地分离,梦妮在床上调整一下姿势,挑逗、诱惑的话语都不用说,仅仅是一个眼神、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这样让里欧更加血脉贲张。-

-  「宝贝,我想要……」里欧话没说完,梦妮举起左手食指,放在嘴前,阻止他的说话。「我知道你想要什麽……」梦妮媚眼如丝的望着里欧,彷佛表演般缓缓坐起,跪伏在床上,向里欧爬了过去。-
-
  梦妮爬到里欧身前,跪坐着,里欧的庞然大物正好在她的眼前,梦妮双手轻轻搓揉着,挺起身,从里欧的胸膛吻起,她舔遍他的每一块胸肌,吸吮着他的奶头,然後沿着毛茸茸的腹部,一路吻向他的那根庞然大物,充血的野兽就像要将弹性布料钻破般地撑起帐棚。-
-
  梦妮慢慢地拉开里欧的内裤,解放的巨兽在空气中昂扬着,粗壮的长躯怒起浮凸血管,紫红色的大龟头就像一朵烘乾过的超级大草菇。梦妮赞叹地欣赏着那根高举在她眼前的巨龙,甚至她还可以闻到从那散发出来的男人气息,双手合握住里欧的胯下巨物,低头舔舐和吸吮起来,不时发出「啧啧」的声音,甚至尝试要将口中之物吞没至喉咙。
-
-  「喔……就是这样……」里欧发出了愉悦的声音,看着眼前的美人,一面忙着舔遍他的整支大阳具、一面忙着爱抚他的阴囊,不由得升起一股征服的快感。-
-
  梦妮现在也是慾火焚身,从小穴流出的淫水已经将裤底打湿,拼命地吸吮着里欧的肉棒,手也忍不住伸进自己的下体,摸着自己的淫穴自慰起来。
-
-  里欧察觉到梦妮的动作,对梦妮说:「换个姿势,用69吧!」里欧让梦妮匐卧在他身上,享受她那温热的嘴,还有熟练的技巧所带来的快感。拨开梦妮湿透的丁字裤,梦妮美丽而娇嫩的阴户便完全暴露在眼前,淫水从粉嫩的小穴里流出,里欧伸出舌头舔舐着,双手在丰满的臀丘上推挤揉捏。-

-  「唔……喔……啊啊……嗯……好棒……」梦妮嘴里喃喃地娇喘着,酥麻的快感一阵一阵地冲上大脑,纤细的腰肢扭动起来,湿淋淋的阴户迎合着里欧的舌头与手指,也更加热情地抚弄里欧坚挺的阳具。
-
-  最原始的慾望已无法压抑,里欧翻身将梦妮压在身下,分开她的大腿,握着粗长的大阳具对准她湿淋淋的阴户,但他却没有马上插进去,反而紧抵着嫩穴洞口摩擦着。
-
-  「求求你,拜托……我要你狠狠地插我、干我……」梦妮扭动着身躯,小穴的搔痒感让她开始说着下流话,只求有滚烫、粗大的硬物顶入。-
-
  「想要吗?」里欧揉弄着梦妮的乳房,舌头舔着白皙的脖子问道。-

-  「想……我要……别逗我了,干我吧!」梦妮语带哭腔的哀求着。
-
-  「想要什麽?要说明白一点。」里欧的肉棒推开阴唇,稍微推进一点点,臀部左右摇摆,就是不肯再往前进入。-
-
  「喔……啊……梦妮要粗大的凶猛肉棒……啊……啊……干我,肏我……我是荡妇,喔……嗯……用你的阴茎插坏我的阴道。」梦妮脸上充满苦闷难耐的表情,嘴里艰难地说出下流的淫声浪语。
-
-  听到梦妮放浪的言语,里欧不再多言,一口气将留在外面的部份插了进去,顺着滑溜的淫水直达深处。
--
  「啊……啊……深一点……啊……嗯……还要……还要……好棒啊!宝贝,快,快……干我……干我……要大鸡巴……啊……啊……喔……啊……啊……」一股充实而酥麻的感觉传来,小巧的樱唇惊喘出声,双手不由自主地搂住里欧的腰,大腿紧紧夹住他的臀部。-

-  里欧感觉着自己的肉棒好像进入最顶级的布丁里面,温润滑腻的感觉让里欧也低吼一声,但却又紧窄的彷佛紧紧地包围住,阴道内的皱摺还微微蠕动着,宛如在吸吮着自己的龟头,让人又麻又酥。-

-  「好爽!干……干死你……干死你这淫娃!叫得这麽淫荡,你是个欠干的淫娃。」里欧用他的大鸡巴狠狠地干着梦妮,两手玩弄着梦妮的奶子,梦妮被干得浪叫连连,淫荡地扭着屁股迎合里欧的抽插。
-
-  「对……梦妮是小婊子、小淫娃……喔……啊……啊啊……欠男人干……快用力干我……干死我……喔……干我的小淫穴……操我的小贱屄……爽死了……啊……啊……插坏了……会插坏的……小穴……穿了……烂了……喔……」梦妮原本的淫声浪叫,已化作哭喊连连。-

-  里欧开始撞击梦妮的下体、一下比一下更快速地抽插起来,发出「啪!啪!-

-  啪!」的肉体碰撞声。梦妮双手紧抓床单,一边承受冲击,一边大声叫喊起来,似乎不这麽浪叫,就无法负荷这样剧烈的快感。
-
-  「啊……啊……爽……爽死了……啊……天啊……啊……啊……轻一点……啊……不行了……啊……太……太舒服了……啊啊……要……要泄了……啊……啊……饶命……啊啊……啊……啊……啊……不要了……要死了……啊啊啊……啊啊……不行了……要……要干死了……啊……插……插到底了……要死了……爽……啊……泄……泄啦……啊啊……泄……泄……啊……啊……」梦妮的小穴被里欧的大肉棒狠狠地抽插着,交合的地方不断地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高潮彷佛海浪一般,一波接着一波袭来。-
-
  在里欧激烈的奸淫中,梦妮情难自禁地热情扭动、娇喘吁吁的迎合着,双手搓揉着自己的双峰,不停地呻吟着:「甜心,你的好大……啊……啊……喔……你的肉棒好……啊……大……喔……啊……嗯……啊……嗯……已经到了……喔喔……喔……啊……顶到人家的花心了……啊……啊……啊……好紧……喔……啊……你的肉棒好大……把人家小穴的塞得满满的……啊……人家吃不消了……喔……人家的穴好紧……」「你这骚货,那麽淫荡却又那麽紧。」里欧换了姿势,让梦妮翻身成狗爬,屁股高高地抬起,随即腰一挺,再度横冲直撞起来,梦妮胸前那对浑圆的白兔,在里欧疯狂的撞击之下不断地摇摆震荡,摆动出一波波乳浪。
--
  里欧伏下身,一只手揉捏着梦妮的乳房,另一只手则是抱着她的腰,卖力地抽插,而梦妮也跟着转动纤腰,左手绕到脑後面抱着,右手抓着里欧的手,好尽量让胸部挺起。
-
-  「好棒……好棒……的……鸡巴……啊……对……喔……就是……啊……这样……喔……我要疯……啊……要疯了……用力插……插进来……唔……唔……对……对……就是这样……唔……喔……唔……呜……喔……啊……喔……对,喔……喔……对……太棒了……啊……喔……喔……喔……啊……喔……你的大鸡巴……喔……肏得我真是舒服……啊……真是快活啊……啊……喔……」梦妮激烈的呻吟和放浪的叫床声,就像是个最淫贱的妓女般,回荡在整个房间里。
-
-  疯狂交媾的男女逐渐进入亢奋的交欢狂潮中,他们如胶似漆地缠绕在一齐,浑身汗水淋漓,直到梦妮忘情地叫喊着:「啊……啊……我……要来了……小穴被哥哥插死了……我要死了……爽死了……啊……好爽……小穴好酥……奶子也好爽……我要被……搞……肏死了……啊……不行了……我要泄了……喷了……啊……宝贝你插死我了……我被大肉棒插死了……啊……喔……你……好坏……快……把人家……干死了……啊……你也喷了……啊……喔……你的好多……好烫……亲爱的……喷在我的穴里了……喔……我好爽……啊啊……」里欧再也忍不住地射出精液,而不知有几次高潮的梦妮,也同时登上高潮与他同享极乐。两具赤裸裸的身体彼此缠绕着,热情的湿吻与喘息,两人同样沉浸在高潮後的余韵。-

-  在极乐销魂之後,梦妮千柔百顺地依偎在里欧的怀里,拥着怀中佳人,脸上露出满足的欢悦。-
-
  「舒服吗?」里欧浅啄了梦妮脸颊。
--
  梦妮脸上飞起阵阵云霞,害羞的缩起身子,低着头小声的说:「你好棒,好舒服。」里欧爱怜地抚弄梦妮的秀发,梦妮微微抬起头,水灵的双眸望着里欧:「我还想再来一次……」双手轻握住他的肉棒,然後开始缓慢但是灵活地摩擦龟头。
--
  里欧乐不可支的大笑道:「梦妮甜心,你绝对会满意的。」淫靡的悦戏又再度展开……当里欧清醒的时候,枕边人已经飘然离去,只留下淡淡的香味,以及身上用口红写着:「真是个美妙的夜晚。」里欧有点怅然所失,一整晚的荒淫,彷佛梦境一般虚幻,他唯一知道的,只有那身躯、体温,以及一个名字「梦妮」。-

-  回到自己的房间,梳理了一下,里欧看着镜中的自己,对着自己说:「我想你,梦妮。」里欧提着行李走到大厅,大厅经理皮朋迎上前:「要走了?这麽快?」里欧突然抓着皮朋的手,垦切地问道:「昨天住717号房的是谁?」皮朋愣了一下,摇摇头说:「基本上我不方便透露。」「算我求你了,老友。」「我可以给你看住宿名册,但是别忘了,这里是拉斯维加斯,名字在这里不代表什麽。」「我只想知道她的名字,就算是假名也好。」皮朋想了一会儿:「好吧!」领着里欧走到柜台:「给他看昨天住717号房的旅客签名。」柜台小姐点点头,翻出名册,上面也只写了两字:「梦妮」。-
-
  「就当作是一场梦吧!」皮朋安慰着。
-
-  坐上了飞机,里欧神魂落魄的坐在商务舱座位上,不意,一个甜美的声音传来:「先生,你需要茶还是酒?或是……来杯香槟?」里欧抬起头,熟悉的香味扑鼻而来,让他惊讶地张着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
  眼前的空服员,穿着合身的制服,笑容可掬的站在走道上,身上名牌上标示着:「安琪拉?张」。
--
  里欧笑了一下:「香槟,谢谢。」昨晚的就当作是一场梦;人生就像是一场赌局,洗牌的是上帝,玩牌的却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