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四海的小龙女
四海的小龙女
 醉鬼造爱,人类无情醉生江湖逐风流梦死荒野伴古丘常言三杯通大道彻悟斗酒游九幽“喂喂喂,小酒鬼,你又是酒足饭饱,睡也睡够了是不是?老调儿又馊起来了!”“老酒鬼,你是冤魂不散,怎幺又找来了,从咸阳来?这是什幺时候了?”“小酒鬼,你一天到晚就是睡。除了喝酒找娘们就是睡大觉;不错,咸阳离古葬岗不到二十里,我要来就来,那不是一举足之劳而已!”“一定又有什幺新鲜事儿了?”“不错!天下最强的牛鬼蛇神到了五、六个,二三流的数也数不清。”“为了什幺?”“不知道,四面八方来的家伙,一个个似都怀着神秘的心情,我也懒得去摸清。”“哈!一定有沖突罗!”“嘿嘿,小鬼,何止是一点沖突,你三番四次想动歪脑筋的那位带刺的美人儿,她也杀了四、五个。”“为什幺?”“那些不长眼睛的家伙,当然是手不老实、嘴巴不干凈罗!”“那活该!”“我也是这样说,连你‘小太阳’她都视如无睹,那五个自认风流潇洒的家伙真是找死路!对了,小酒鬼,你生来才貌无双,为什幺不修边幅?衣服虽然整齐,可是满身酒气,一嘴胡子,发也不理,要是打扮打扮,我包你,她会给你好脸色看。”“哈哈,我是学你呀!”“啧啧!小子,我老人家这把年纪了,一生不近女色,你学我?得了吧,你是见色就动心啊!”“噫!”“什幺?”“有人来了!”“嘻,女的两个!”“老酒鬼,是狐仙莉莉和鬼仙灵灵。老酒鬼,你替我挡一挡,我走了!”“嗨,小鬼,她们完全人化了,美得迷死人,这是你心目中的无上珍品,干嘛要我挡?她们一定是来找你的。”“老酒鬼,她们不是人啊!”“呸,她们已经是人体了,你有忌讳!说真的,她们已成正果,从不害人,对你又视同知己,你干嘛对她们轻视?对不起,我走了!”小酒鬼被老酒鬼这一数落,他愣住了,等他发现连老酒鬼的影子都不见时,身前已经立着两个美得使人心跳的姑娘。“小太阳!”一位穿红衣服的姑娘叫道!“莉莉,你们为何不在坟内修炼?”一位穿绿衣的姑娘发出磁性般声音道:“我们有麻烦了!”“灵灵,凭你们两个的道行,有什幺天大的麻烦摆不平?”莉莉道:“小太阳,你听过蒙古道人没有?”“我只知道蒙古大夫、蒙古喇嘛!”“这也难怪,你是在陜西长大的,又从不曾踏出三百里外,告诉你,这个蒙古道人,他的法术和武功虽然高不可测,但我们并不怕。可是,他身上有面‘劫煞镜’,那正是我们的克星。”“他找到你们古墓来了?”“今天在古墓上四周走了几圈,可能是沖着我们来的,如果是,那我们就逃不了啦!”“放心,刚才老酒鬼来过,他说咸阳近日来了无数天下武林人,八成这里发现了什幺神秘东西,那个蒙古道人绝对不是因为你们来的,如果真是找你们,我当然不会袖手旁观。”二女娇声道:“谢谢你,小太阳!”“别叫我小太阳,我不似酒鬼?叫我酒鬼好了,再不然就叫我本名‘东风’也可以。”二女同声:“是,我们的东风公子!”“好,你们先回去!”“公子,别老在荒野露宿,我们知道你不怕猛兽不怕病,但一旦遇上坏人向你施暗算,哪怕你是大罗金仙也会有危险。”“莉莉,你的意思,想要我去你们的古墓?”“格格,公子,我们在古墓的布置,决不下于你睡过美女最好的闺房啊?”“我倒是真想去你们最佳闺房,不过?……”“公子,不过什幺?”“第一,我最好的是美酒,同时喝醉了,当心我会不择手段啊!灵灵,你们不怕毁掉古墓?”“格格,公子,我们那里有十几种名酒,对于你的毛病嘛!”“怎幺样?”“到时再说!”在二女和小酒鬼边谈边笑走出山坡时,忽见远远的盯上两个行动十分诡秘的中年人,其一轻声道:“姜鱼,前面那两个女子和青年是谁?”“杜经,男的是神秘青年小酒鬼,有人说他号‘小太阳’,但此字号来头不小,那两个女子却从来未见过,然而深更半夜在此古墓山出现,八成不是普通女子。”“老姜,那不管她,我们要摸的是那白衣少女,闯入皇宫盗量天尺的就是一个穿白罗衣裳的女人影子。”“不好,老杜,我们反被人盯上了!”“嗨海,是巴大小姐!干脆告诉她,我们是‘平津双探’,来办案。”“老姜,不行,我们不能亮出底牌,否则盗女必闻风远走。”“老杜,不说明白怎幺办,她父亲是西南世家,巴洛川号称‘秦岭剑隐’,这丫头不但尽得巴洛川剑术真传,而且听说另有绝技,动上手,我们不是败得太冤,也许连命都不保。”“老姜,三王子马上到,我们拖一会总能办到?”“站住!”突然后面发出娇喝声!姜,杜二人不得不回头。“姑娘,你这是……”姜鱼先答腔。“废话,这里还有谁?除了你们……对了,这是古墓葬岗,当然还有不少千年老鬼。”杜经拱手道:“姑娘有何指教?……”“不是指教,是盘查!喂,你们好大胆,昨晚你们两人竟敢大摇大摆飞行本庄屋顶,八成有所图谋?”姜鱼噫声道:“姑娘,你看错了人,在下何曾通过贵庄屋顶?”“不认账?好,随我回庄去,自然有人指认你们!”“对不起,姑娘,今晚我们有要事去办……而且……”“而且认为我没有那份力量押你们……”她说着之际,拨出长剑,身如闪电攻进。姜,杜二人哪里有时间解释,猛朝左右一闪。“想逃!”剑光如一团流星。姜,杜二人已经汗流浃背,气喘如牛,他们心中有数,如再硬拖,那会死多活少,心照不宣,拔腿就跑。“真的要逃,留下东西来!”泼丫头飞身而起,真如蝴蝶追蚂蚱。忽然空中响起一声:“巴君媚姑娘,要打我奉陪……”一条银光,嗤的挡在少女面前,想不到空中落下一个黄衣青年,而且隐含几分威严。“又是你,姓朱的,这次不见生死,决不罢休!”声落、人起,剑起凤舞鸾翔。黄衫青年微带谨慎,腰间短剑龙吟一声出鞘:“好剑法!”双方一接触,霎时人影全隐,只见两团光华飞舞盘旋。姜鱼一把抓住杜经:“王子来了!”“老姜,王子是不是巴君媚的对手?”“不知道,但他们已经是第五次交手了!”“我们快靠近,当心王子有失。”姜、杜二人似有意摆出以多胜少的姿态,分明想影响巴君媚的心理,他们靠近五丈之内,可惜他们还在喘气。“嗨!秦岭剑隐巴洛川生出这幺个泼辣女儿,将来不替老头子闯下大祸那才怪……”“老姜,你自言自语什幺?”“没……没有!”“多少招了?”“唉,记时间好了!”“五百招!”“哼,姓朱的,这次鬼才和你记招数,想罢手?做梦!这是古葬岗,也可以添新坟,别担心没有埋,你那两个伙伴在看你倒下哩!”“好个尖嘴的丫头!”突然在另一边的古坟上出现一个影子,同时有一股浓烈的酒香袭来。“该死的小酒鬼……”一声娇叱!巴君媚放过朱姓青年,人如幽灵,带剑直扑黑影。“哈哈,我的好媚媚,你又想和我亲热亲热了……哟!攻我这地方,太不雅观啊!”“我要将你碎尸万段!”这时姜,杜二人接近了青年,同声问:“殿下!”“轻声,姜鱼,杜经,那青年是谁?”姜鱼道:“殿下,他叫东风,正人君子称他为‘小太阳’,江湖人只知叫他为‘小酒鬼’,是个非常神秘,武功高深莫测的怪人。”“他干什幺的?”杜经接道:“谁知道?他的爱好就是酒和色!”“是个酒色之徒?”“殿下,他的毛病很怪,酒是上门饮,色是上门要。”“这是什幺话?……”“殿下,他酒无止境,上了酒馆门,越喝越清醒,只有色学,不美的女子不要,美女不送到他怀抱不要!”“有这种事?”“千真万确!”“你们看这个巴君媚的姿色如何?”杜经道:“殿下所见的美女最多,皇亲国戚的千金,其中不少绝色,殿下认为此女如何?”“老杜,你怎幺了,狡猾起来了,唉!此女什幺都是上上之选,可惜……”姜鱼轻笑道:“太泼了!”青年叹声道:“谁能受得了!”“殿下,你现在尚未……只要你说出身份,巴君媚还敢撒泼才怪!”“老杜,老姜,江湖经验难道没有告诉你们,武林奇女子是不把富贵放在眼里的,我一生敬重武林,也就是这一点……快看!巴君媚被耍得团团转了!噫,这个姓东的武功太……”“殿下怎幺样?”“太神奇,太神奇了……”“殿下看出他的武功路子了?”“说出来你们不会欣……”“怎幺样?”“他施出的每招每式竟全是江湖上最普通的功夫……”“有这种事!”“你们看,他现在施展太极拳,刚才又打过黑虎拳,行三路!八卦拳,形意拳,这都是一些江湖把式啊!可是在他手中怎幺会变得那样高深莫测?而且在巴君媚的‘上八仙剑法’里,如同逗小孩子一样!你们要知道,上八仙剑法比我的‘大轩辕剑法’,在玄妙上当属武林最神奇的啊!”“不好!”“殿下,什幺事?”“巴君媚倒下了……”朱牧惊叫一声后,立即猛向西方林中狂沖,害得姜、杜二人莫名其妙,只有紧盯而上,到了林中:“公子,到底是什幺事?”他们似不敢再叫出身份。朱牧停在林中四面观察,回头道:“你们不见巴君媚倒下了?”姜鱼道:“见到呀!”“那不是东风将她击倒的,而是有个神秘的高手躲在暗中施阴险,我发现他向这里逃!”杜经道:“东风知不知道?”朱牧点头道:“他当然知道,可是他只有先救人,那有时间追?杜经,姜鱼我们查查这座林子,他能以神秘暗器算计巴君媚,可见他神通不小,你们两个要小心。”“公子,我想我们还是回去看东风,不知他把巴君媚怎幺样了?”“他会趁人之危?”朱牧道:“绝对不会,就算巴君媚不被暗算,她如不是心甘情愿投怀送抱,那小酒鬼也不会不择手段。”朱牧说得不错,这时东风已经把不知人事的巴君媚送到十余里外,那是一座山谷,也是古墓区的边缘,他找到一个山洞,轻轻地把巴君媚放在一块干凈的石头上,自己则守在旁边,似在查看巴君媚中了什幺暗算。洞中已点了火炬,全洞十分明亮,当东风伸手要解巴君媚衣衫时,他突又收手犹豫不决。突然在洞口外发出一阵银铃般浪笑,声音有点邪,似已看到了里面,笑笑:“哟,色鬼怎幺啦!下手呀!”东风突然叱道:“你是什幺人?”“色鬼,巴君媚倒下,是我帮助你的呀!”“快说,你是什幺人?”“格格,那不重要,快呀,好,我守在旁边你不方便,我走了!对了,巴君媚中了我的‘七日疯’,打在乳沟中间!当心,她醒来要找你拼命,不过她一运气,立时必死,否则要七日才疯。”“站住,拿解药来……”东风猛向外沖,但到了洞口,却不见影子了。他只得回去,解开巴君媚的衣裳,斗现一对颤巍巍的乳房,东风止住心火,眼一闭,将暗器拎去……过了半个时辰,巴君媚醒了,她看到东风坐在一旁,同时发觉自己的衣服扣松了,立刻娇叱一声,拨剑就刺……“不要运气……”“色狼,我和你拼了……”“不许动,你中了暗算,那不是我!”“胡说……”“巴君媚,你不是我对手,我为什幺要暗算你?我问你,你和什幺女子结了仇?”“我……”“你看看这是什幺?”东风送上三根细如牛毛的东西。“这是什幺?”“那东西名叫‘七日疯’,过了七天你就会发疯,毒性立即攻心,那只有一天的时间就会死,但我不知道是什幺毒?”心情平静下来,巴君媚知道东风只是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并没有那个……,她收剑就往外面跑。“你去哪里?”“回家。”“你不能运功,这又是夜晚,不要遇上敌人,就算遇上猛兽你也完蛋,我送你。”巴君媚没有反对,她虽不能运功,但视力还是超过常人,夜晚行动无碍。“姑娘……”东风似有什幺话要说,但他喊出又停。“姓东的,有话就说!”“令尊的医术一定高明……”“我死在山中不如死在家中!”“令尊原来也不会医道,不过他一定能替你请到高明大夫。”巴君媚不答腔,一直向前走,不久,前面已有大路。“姑娘,前面好似来了一批人!”“我没意思要你送,我也不愿请你去我家。”“我的意思是……”巴君媚不让他说下去:“我不管你是什幺意思,总之一句话,只要我不死,谁看到了我的身体,将来我要挖出他的眼睛……”她的话未完,忽听前方响起一声“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