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神雕的风云录
神雕的风云录
 虎落神雕第001章花花和尚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可老虎山不高,也没有仙,更是一点灵气都没有。这里巖石密布,无水无草,是一等一的险恶地界,很多如西游记一类的书中提到的什幺妖怪所在的地方,造型绝对能在这里找到翻版。不过还好,这荒僻的令人发指的地方从古到今不要说妖怪了,就是土匪都不来。但是在山脚下,却不知道从那个年代开始,有了一家破庙。没错,就是破庙。占地一共也就不到百米,有三个和尚,两个沙弥。庙里供的佛像,早就看不出原本的相貌了,如果二十一世界现代艺术的人来了,也许到会有几分兴趣,但是想要让香客来上注香,添点香油钱,恐怕不比让小李飞刀用飞刀打下飞机来的容易。不过和佛像相比,这庙里的四个和尚和三个沙弥的景况到是好的很多,最少还有一身粗布衣服穿,一口粗米下肚。现在是南宋时期,外有蒙古虎视眈眈,内有奸臣把持朝政,偏安一藕的小南宋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各种徭役很重,当和尚起码不用交税,所以不少活不下去的跑去当和尚和道士,可是这年头,当道士和和尚也是要文凭的,和尚们剃度需要经过考核。最少五个具足戒的比丘证明,还有一个具体推荐,证明此人具备出家的资格。也就是需要六个受大戒的比丘作证明,才能剃度。佛教最初大量传入中国的时候,也就是隋唐时期,出家是要经过考试,考试的难度是等同于科举的。每个寺院的住持都是经过上级考试测评,召开会议统一作出决定的。好在这件庙虽然小,历史却算悠久,虽然没有多少香客了,但每个都是有证件的,所以生活虽然清苦,但是参悟佛法这样的环境反而很好,虽然人数不多,但是住持却算是有道高僧了,曾经和少林寺的方丈辩论过佛法,虽然结果不知道谁赢了,少林寺身为千古第一剎,方丈的身份十分尊贵的。这件事成了小庙方丈慈心最得意的往事。但他们的好日子也到头了。因为就在半年前,他们的庙里多出一个吃饭的人。如果这个人仅仅是只吃饭,那他的肚子再大,和尚们紧紧裤腰带,到也能够容忍,可是这个人……他叫做李老虎,长得也确实像老虎,身高近一米九十,一身的肌肉就像是一块一块的钢锭浇铸而成。相貌虽然说不上英俊,但是配上一副野性的眼神,到也有几分特点。说起来那天慈心大师去化缘的时候遇到了一只狼,虽然他佛法高深,但是可没有任何武艺,最危急的时候,就是李老虎救了他,李老虎本来是城中混混,因为一事失手,打伤了一个公子哥,不得已逃了出来,碰巧救了慈心,慈心看他没有任何谋生的手段为了报答他就让他做了寺庙内的沙弥。对于此,其他和尚是很反对的,因为对和尚们来说,身体不过是具臭皮囊,到是不大看重,可是李老虎的这具臭皮囊,却让和尚们想起了在他们这个圈子里赫赫有名的以为历史人物——花和尚鲁智深。而且在他们看来,就算李老虎没有那一身可怕的筋肉,单凭他的那能让野狼夹着尾巴逃走的眼神,超越鲁智深这个花和尚就指日可待。如了和尚们的愿,这个李老虎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就把花和尚给好好演绎了一遍。第一个月,粗茶淡饭让李老虎发了彪,结果一连三天的驱禽逐兽,生生在佛堂里玩了三天烧烤。这满山遍野的活物算是到了大霉。本来就是个穷山僻壤,想要不被饿死,这满山的活物已经就够累的了。可是这李老虎还不放过他们,就在昨天,一窝兔子还被他给断了根,就是那些只有巴掌大小的幼兔也全都被他串成一串烤了吃。估计就这幺三年的时间,这老虎山上的动物花了几百年时间刚刚繁衍起来的家族,已经十去其九了。第二个月,他把《金刚经》换成了《肉蒲团》坐在佛像前慢条斯理的看了七天,当然,和尚们没有发现,其实《肉蒲团》李老虎只看了三天,后四天都在看《灯草和尚》第三个月,觉得自己呆的全身骨头都生锈的李老虎,不管山险水峻,跑了四十多里路,到最近的镇上转了一圈,也不知道这个身无分文的家伙是怎幺做的,居然被他扛回来了一缸酒,然后大醉了数日。第四个月就更夸张了,这厮到镇上走了一遭后,也不知道勾搭上了那个女人,居然在外奸宿数日,如果不是去购买生活永平的和尚无意间碰到,恐怕和尚们还以为李老虎变老实了。“方丈,可不能再这般下去了,那个李老虎实在是过分。当年的鲁智深不戒荤腥,可是还不近女色呢!你看这李老虎,不仅不戒荤腥,还贪好色,我们这个庙虽然小,但是也不能让他这幺胡搞啊!”已经年过五十的慈悲和尚语气虽然愤愤,但是声调却低的很。就这幺小的一个寺庙,说话声稍微大点,被那个李老虎听到了,恐怕只有佛祖才知道他的那身可怕肌肉是不是摆设了。方丈慈心非常赞同慈悲的话,可是他又不好说什幺。好歹李老虎也救了自己的命呀,是自己收留他的,现在又怎幺好把李老虎轰走?看了慈心的表情,知道他的为难,为首的慈心只能叹口气。这时一干和尚心里开始后悔,要是他们能和少林寺的和尚一样,有功夫在身,还怕弄不过李老虎吗?慈悲突然灵光一动,死命的把声音压到最低:“我看这李老虎每天惹的佛门不静,无非就是无所事事。如果我们给他找些他有兴趣的事情,让他转移了兴致,估计就会没事了。”立刻,三个和尚,一个沙弥,八只眼睛死死的盯住慈悲,看的慈悲一阵心头乱跳。只听方丈轻声轻气的说道:“慈悲,有什幺办法就赶快说吧!别调我们的胃口了,没看我们都快被这事烦死了吗?”慈悲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扫视了一下四周,又趴在墻上确认了正在宿醉的李老虎还在打呼噜,这才小声说道:“我看这李老虎身强力壮,平时也喜欢练些拳脚,而且曾经有一天他还问过我,想要知道咱们这里有没有什幺武功之类的给他学。不如我们就真的找些武功给他学,一来一去的,他沉迷在这上,咱们也就轻松了。”慈心眉毛跳了半天,强忍着才没给玄悲一个抡圆了的大嘴巴,道:“咱们庙里要是有什幺武功,李老虎在佛祖面前烧烤的时候,我早就出手揍的他脑袋上的包比佛祖都多了!”慈悲是慈念的师弟,在这个庙里的地位,换成二十一世纪,也相当于一个副所长,忙道:“虽然我们没有,可是少林寺有呀,掌门,你当初不是和少林主持结交了吗,你可以把他推荐到少林去呀,少林里武功高强的多的是,他去了肯定会老实的,他反正也有了度牒,也算个和尚了,少林寺虽然封山不收俗家弟子,可他却合适的。”众和尚听的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