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性福生活中的我
性福生活中的我
 快速的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了下来,走上床,把老婆的尸体抱入怀中,一边亲吻脸颊一边抚摩着老婆的胸部。我把她的舌头重新卷回口中,开始在她嘴中搅动着,来回翻转着,舔着她口中的每一块地方希望更多的收集到她嘴中不多的唾液和味道。说实话还是活着的时候两个人一起搅动会让我有感觉,现在只有我的舌头在她嘴中搅动着而她却没了反映让我失去了兴趣。我把老婆重新放下,双手开始抚摩她的乳房,老婆的乳房很大我想可能到D杯了,虽然她已经死了但是乳房还是很有弹性的,抓在手中软软的,手感非常的好。我抚摩着,揉搓着,我开始亲吻这美丽的乳房,舔着,吸允着,用舌头挑逗着乳头。乳房上粘满了我的口水。最后我疯狂的啃咬着丰满的乳房,不一会乳房和乳头上一枚深深的牙印呈现在这丰满的胸部。

我一边吻着乳房,手也没闲着,摩擦着老婆的阴部,幻想着她发出「嗯…嗯…
嗯…」的呻吟。老婆的阴毛张的很浓密,但毕竟不在年轻,老婆的阴唇已经有些发黑了还有些褶皱。我决定最后在享受这美丽的阴部,我要先爱抚这丝袜美脚。

修长的美腿在肉色超薄裤袜的包裹下显的更加迷人,我的手游走在这美腿之上,感觉是如此的丝滑、柔嫩。我亲吻着,舔着,慢慢的亲吻到脚边。我把老婆的丝脚抱入怀中,把玩着,老婆的脚保养的很好,没有一处脱皮的地方,脚趾头上涂着鲜红色的指甲油在丝袜的映衬下显的格外诱人。我先舔着脚心,我想「如果她还活着她一定会说讨厌」不过现在由不得你了,我疯狂的亲吻着她脚部的每一存皮肤,我张开了嘴一口就把老婆的丝袜脚吞入口中,吸允着,咬着,舌头也在里面忙碌的搅动着。不久,丝脚上就粘满了我的口水。我又抓起另一只丝袜美脚放在我的小弟弟上来回摩擦着,挤压着,不一会我的小弟弟就立了起来。
要开始进攻老婆的美穴了,我先把她的腿分。隔着裤袜我开始舔着老婆的阴户,阴道中残余的蜜汁与尿液混合后的爱液被我隔着丝袜吸允进我的口中。有一股又骚又咸的味道,真是享受。然后我费了点劲把老婆那已经僵硬的腿放到我的肩上。为了不留下任何对我不利的证据我拿出了早准备好的安全套套在那早已变的又粗又大的阴茎上。我的阴茎在老婆的阴唇上摩擦着,然后隔着裤袜猛的一下就插了进去,看来老婆经常做爱,阴道已经非常宽松了,阴道里已经慢慢的变凉了。我慢慢的抽插着,嘴中不自觉的发出「噢!……噢!……」的声音。看着已经死去的老婆,脑中不知道为什么浮现出她跟别人做爱的景象。心中顿时充满了怒火,我开始加快并用力的抽插起来,就像一个失去控制的汽车。就听"呲"的一声,老婆的裤袜已经被我的龟头刺穿了,由于我下身的激烈晃动,老婆的胸部也开始上下摇动,我一边做爱一边单她耳光还一边说:「贱货!我对你那么好你却给我在外面带帽子!让你背叛!让你撒谎!叫啊!喊啊!」说完我身子一哆嗦,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射在了安全套里。在我发泄完后,我的怨气也一点一点的消散开来。

我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该走了。我不慌不忙的开始收拾起现场,我把她身上的情趣内衣和超薄肉色裤袜都脱了下来放进了塑料袋里,因为我要让她赤裸着被人发现,在赤裸中死去。就是死我也不会给你留任何的尊严。我把老婆重新摆放好,把洗澡前穿的那条内裤塞入她的口中,然后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而把两条腿摆成"人"字型,露出那女人最为隐秘的地方。我又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手套带好后清洗了在桌子上的茶杯,然后把抽屉和柜子都翻了一遍制造出被人翻动的假象,最后我拿出改锥和锤子把门锁也破坏掉。

我来到鞋柜前,拿走了一只老婆经常穿的米色系带凉鞋。(这成为了我的战
利品也可说是以后我作案时所留下的标志)在确定现场没有任何我遗留下的犯罪
证据后,关上门,已最快的速度离开"犯罪现场".在穿过两条街后,我打了辆出租直奔火车站,用假的身份证买了张深夜去上海的火车票。躺在火车的卧铺上,望着那深蓝色布满星星的夜空,脑海中像过电影般把刚才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让我久久不能入眠……

我的生活[4]-过渡

3天后,我从上海坐火车回来了。进入小区的一刹那我看到楼下停着好几辆警车,我乘电梯上了楼,电梯开门后,我看见楼道里挤了好多围观看热闹的人。
我知道他们已经发现了我老婆的尸体,我故意先问周围的人「怎么了?」「可能是死人了!」他们回答。然后我快速的穿过拥挤的人群来到了家门口。
正要进去,门口两个警察把我拦了下来说这里是案发现场,闲人不得进入。
我"歇斯底里"的大叫着「为什么不让我进去!这是我家!快点让我进去!我老婆呢!」我推搡着想冲进家门。不一会,从里面出来了个人我猜可能是刑警队长,他知道我是这家的主人后,便把我放了进来。带我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跟我说「你要有准备,你太太今天中午被人发现死在了自己的家中。」「不可能!」

我大吼着,他接着说:「一会请我我们先去医院认一下尸,然后跟我们去公安局做一下笔录。」说完他让一个警察把我带下楼,坐上警车,我们就来到了医院,嘿!原来停放我老婆尸体的医院是我上班的医院,真是太巧了。我们来到了太平间,工作人员推出了一具尸体,掀开白布露出脑袋,我认出是老婆。我扑到老婆身上,假装失声痛哭起来,嘴里不停的念叨着「老婆你为什么会死!这么会这样!

到底是谁干的!」警察也上来安慰我,确认完尸体后。他们把我带到了公安局给我做了笔录,问我一些关于案发时间我的行踪啊、老婆有什么仇人啊等等一系列的问题。最后他们说:「让我要坚强,他们一定会抓住杀害我老婆的凶手!」便让我回了家。

第二天,报纸头条就登了出来,"本市一高档住宅小区发生恶性杀人奸尸事件,一女子赤身裸体死在家中,警方现征集线索,全力追凶"我淫笑着说:「老婆啊,没想到你死后还能占据报纸的头版头条啊。」一边拿来剪刀把关于这个的所有报道都剪了下来贴在了我的日记本里。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每天都往公安局跑,询问着案子的进展情况。他们说:「可能是个老手作案,而且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犯罪证据和线索,外围调查也没有进展,所以案子停滞了下来。」我装出愤怒的样子埋怨着他们,而他们只是一个劲的安慰我,让我回家等消息。

又过了一个礼拜,我准备把老婆的尸体领回来办理后世。我先来到医院申请了一个半年的长假然后来到了公安局,由于还是没发现什么新的线索和证据,他们就同意了。我开始联系殡仪馆、火化、墓地、通知亲属等各项事宜,准备在3天后把老婆好好安葬。火化的前一天殡仪馆打来电话让我拿衣服过去给老婆换上。
我从柜子里翻出了老婆生前最喜欢穿的一些衣服。一款黑色镂空设计并镶着蕾丝花边的胸罩和相同颜色款式的开裆内裤,一件她舍不得穿的Dior高级定制的黑色小晚礼服裙,一双超薄肉色长统袜和一双鞋跟有10厘米的红色高跟鞋。我又装了一些化妆用品和首饰,哦,对了差点忘了带便携式摄象机,我要拍下老婆的最后一刻。装好后我就匆匆赶往了殡仪馆。

来到殡仪馆,已经是傍晚了。帮忙换衣服的大妈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我跟大妈说:「大妈,求求您了我想自己给我的爱人换最后一次衣服。」说完我又掏出500块钱塞进了大妈的手中。大妈先是说不行这是她的工作,然后看着那500块钱心中开始了动摇,最后在我的软磨硬泡下大妈终于同意了。我走到停尸间,看门的老头问我干什么的。我说:「给老婆换衣服,而且还希望能陪她待一晚上。」说罢我又掏出500块放在了桌子上。这老头可比那大妈好说话,拿了钱后就把我带到了拐角的一间小屋子里,问了老婆的名字然后叫我等着。不一会老头推着老婆的尸体就回来了。嘱咐我说:「为了不让别人发现,我会把门锁上,明天早晨我会来开门,你自己在里面动作轻一点。」我满口答应,他便走了出去锁上了厚厚的铁门。

我摸着黑打开了灯。开始环视这间小屋,屋子不大有12-3平的样子。没有窗户只有一个换气口,左手边有一把椅子和一个柜子,右手边是一张停尸床。
我从包里拿出了摄象机,选了一个可以把整个房间都拍摄到的好位置架好,装好DVD光盘后按下了录制按钮。我走到老婆的面前,虽然盖着白布,但老婆那性感的身材还是显现无疑。我慢慢的把白布拿了下去,老婆全身都已经明显发白失去了血色。由于是刚刚从冷冻柜中推出来,所以站在旁边能感受到一阵阵凉意。

我把老婆抱起来放在了旁边的停尸床上,把推车推到了墙角。我拿来背包,把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倒了出来。拿起眉笔我先开始给老婆重新描眉,又刷了睫毛膏,在脸上擦了粉底后,最后涂上了红色的口红。顿时老婆的脸上恢复了生机。
画好妆后,我开始给老婆换衣服,她的四肢还是很僵硬,我先给她穿好了内衣和吊袜带,又拿来肉色超薄长统袜卷成一团后套在老婆的美脚上然后一点一点的卷到大腿根用吊袜带夹住。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那套小礼服裙穿在了老婆的身上。最后,我给她脚上穿上了红色的高跟鞋并戴上了一套泊金的项链和耳坠。
我开始欣赏起已经打扮好的老婆,简直就像一件艺术品,太完美了。怎么看也看

不出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人而是更像一个睡美人在等待着她心中的白马王子用吻来
唤醒她。我看着老婆说:「亲爱的,愿意跟我跳之舞吗?」说完我把老婆扶了起来,把她的头轻轻的靠在我的肩膀上,右手从老婆的胳膊下穿过紧紧的搂住她,然后抓住老婆另外的一只手,我一用力,把老婆架了起来。我幻想着音乐,开始在屋子里转圈。老婆那无力的身体全部靠在我的身上,跟着我在屋中摇摆,脚上的高跟鞋与地面摩擦着发出轻微的响声。

不久我就跳累了,我把老婆抱起来让她坐到停尸床上,后背靠着墙壁,双脚耷拉在床边。我轻轻的吻了一下老婆,感觉到老婆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僵硬了。我把摄象机从架子上取了下来,准备进距离拍摄。我把椅子放在了她的身前然后坐下,先要拍一个全景。我拿着摄象机从上到下扫了一遍。好,先开始拍上半身,我把手指伸进了老婆的口中,老婆的口中已经有些干涩。我拿来水给她喂了一小口,在水的滋润下老婆的嘴中润滑多了。我的手指头在她口中来回的伸缩着,拨弄着她那香舌。玩了一会后,我又开始爱抚起老婆的胸部,老婆的胸部虽然还是那么坚挺但是已经失去以往的柔软,摸起来来硬梆梆的,毫无真实感。我揉搓一会后变彻底失去了兴趣。摄像机的镜头又移动到了老婆的下体,于是我又转战开始抚摸起那被丝袜包裹起来的美腿。我抓起老婆的小腿开始摇晃起来,在剧烈的晃动中老婆右脚上的高跟鞋被晃了下来,左脚上的高跟鞋只是被脚趾头勾着所以没掉下来悬挂在空中,看着那露出鞋外的半个脚掌真想去亲吻着。「我还等什么呢?」我自言自语到。我把老婆左脚上的高跟鞋脱下,开始疯狂的亲吻起这对美丽的丝袜脚。我使劲的吸允着它,疯狂的舔着它。心想以后再也玩不到这双美丽的脚了,心中顿感悲伤,我使劲的咬了一会这美丽的丝袜脚,不一会一圈大大的牙印印在了老婆的美脚上。我把老婆的两条腿分开,露出那迷人的阴部,在那条黑色镂空设计的开裆内裤映衬下显的更加诱人。我的手游走在老婆的阴部间,我用中指伸入了她的阴道在里面来回的抽插着,由于没有了爱液的润滑里面显得很粗糙。「老婆,弄疼你了吧。我来给你润润滑吧!」说罢我把老婆的腿放在了我的肩膀上,我扶住她的小蛮腰,开始舔起老婆的阴户,我的舌头开始伸进老婆的阴道中探索着,不一会阴道口附近就已经都是我的口水了。我心想「如果是以前,在我这种刺激下,老婆早就呻吟了!」我看着老婆说:「怎么样还舒服吗?」我低下头又继续快乐舔着老婆的阴道,舔着、舔着。我在不知不觉中居然睡着了……
迷迷糊糊我听到了开锁的声音然后是敲铁门的声音,我从睡意中惊醒,知道已经是早晨了。这时我发现昨晚坐在停尸床上老婆现在已经趴在了我的背上,看来昨晚我一定用了很大的力气。我赶紧把老婆安详的重新在停尸床上摆好,整理了一下已经有些凌乱的衣服,我分别吻了一下老婆的嘴和丝袜脚。最后把红色的高跟鞋帮她穿好。在匆匆收起了摄像机后说了声「请进」。老头进来后,看着躺在停尸床上的老婆说:「唉,真可惜啊!才这么年轻漂亮就死了。」然后我把老婆抱上了推车老头便把她缓缓推入了遗体告别室。

早上10点,葬礼开始了,我整理了一下衣服从里面走了出来,大厅中好多老婆生前的好友来看她最后一面,我装出悲伤的神情看着老婆,妈妈由于接受不了这个打击昏倒了被往了医院。大家都上来安慰我,让我想开点,在跟每一位好友握完手后,老婆被推进了火化室。3个小时后,殡仪馆的人抱着骨灰盒走了出来,我小心的接过骨灰盒,把它埋在了墓地中。并悲伤的抽泣着跟每一个朋友道别。

回到家以后,我看着挂在墙上老婆的艺术照,想着我精心密谋的计划竟然能这样顺利的瞒过这么多人的眼睛毫无破绽。顿时心中的喜悦充上心头,不由自主的放声大笑起来……

我的生活[5]-犯罪继续

在不知不觉中我在家中浑浑噩噩的生活了有俩个月,心中杀人和奸尸的欲望越来越强烈。正好我从网上定购的迷你放电器也送来了,我决定今天晚上重新开始寻求刺激的生活。

我洗完澡好好打扮了一番,照着镜子,头发有些长了又热又扎人。我决定要修剪一下,看了看表已经10点了,我心想这个时间了理发店都关门了吧。便出了家门,不出所料,家附近的几家理发店都关了门。我想到隔两条街的一个拐角还有一家理发店。「走,碰碰运气。」不久,我就来到这家理发店门前,老板娘正要关门看见又来有客人来了,便把我迎了进来。理发店是一间平方改的前面理发后面住人。在理发的过程中我跟老板娘聊着家常,从中知道老板娘叫陈雪,河北人,今年33了,老公开货运长途车的今天刚走。没过一会,头发剪好了,我付完钱正准备离开,陈雪突然叫住我。问我「要不要特殊服务?」「什么服务?」
我装傻着问到「就是那个啦!一个人反正很寂寞,赚点外快啦,怎么样?我功夫很好的,很便宜啦。」陈雪露出一副淫荡的表情。我心想「本来我是不想杀你的,既然你那么想死。」我便答应了下来。

陈雪先把我让进了里屋,她则去把前面理发店关了。锁好门后,陈雪走了进来,我看着这个里屋虽然小但五脏俱全,有空调、电视、一张大床后面居然还有一个可以洗澡的浴盆。她拿出一袋自慰用品并开始麻利的脱起了衣服,我心想「果然是个荡妇!」我跟她说「先去洗个澡吧,我喜欢干净的女人。」她说我真是麻烦走向了浴盆,等水放满后便坐了进去。她看我老是盯着看她洗澡淫荡的说:「要不要一起洗啊?」

我坏笑着一边走了过去一边从兜里掏出了放电器,她问我「这小东西是什么玩意啊?」「能够让你升华的玩意」说着我把放电器插入了水中。只听见"啊"的一声,她全身抖动了一下便没了动静,我害怕她只是昏了过去,又把放电器摁在她心脏的位置上然后按下了电钮。「啪…啪…啪…」放电的声音响彻整个屋子,确认没有了呼吸后我才停了下来。不久心脏位置的皮肤上就显现出被放电器击过
的痕迹——两个小红点

我脱下了衣服也坐进了浴盆,毕竟是两个人,浴盆中的地方小了很多,一些盆中的水也因为浮力的关系溢了出来。我把陈雪的双腿搭在了浴盆的边上,然后把脚伸到她的屁股下面,让她坐到我的腿上,这样我就可以把双腿伸直不用屈着腿那么难受了。我把陈雪的左脚抓在胸前,开始抚摩起她那已经有些发胖的腿。
因为经过水的滋润,所以摸起来很滑嫩。我开始亲吻起这美腿,从大腿一直到脚裸。陈雪的脚比较大,我看起码要穿40号的鞋,虽然脚刚才在水中浸泡过,不过仔细闻闻还是能闻到一点点淡淡的脚臭味。我舔起她的脚掌,吸允着她的每一个脚趾,亲吻着脚上的每一寸皮肤。不一会陈雪的脚上就沾满了我的口水。
我把陈雪抱入怀中,开始玩弄起她的乳房。虽然她已经死亡但是握在手中的乳房还是很有弹性的,我使劲的揉捏着、疯狂的啃咬着,不久陈雪的胸部就布满我的牙印,有些地方也因为我用力过大而被我咬破。我扶起她后仰着的脑袋,开始亲吻她的脸蛋。又用手把她的嘴轻轻的掰开,用我的舌头搅动着她的香舌。亲吻了一会后,我松开了扶在她腰上的手,陈雪无力的向后沉入水中。

我又开始爱抚起陈雪的阴部,她的阴唇又黑又大,而且阴毛也比较浓密。我把那早已按耐不住的阴茎对准陈雪的阴道口,把她的双腿举了起来,一用力在水的润滑下轻松的插了进去。我开始来回的抽插起来,抽插了一会我把那粗大的阴茎拔了出来来到她头部的位置,我掰开她的嘴把阴茎送了进去,又从床上的袋子里找出一个假的阳具插入陈雪的阴道中,我上下一起快速的抽插着,阴茎在她口中搅动着,享受着陈雪的口交带给我的快感,我的龟头在她香舌反复的摩擦下终于顶不住了,身子一哆嗦,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就射在了她的口中。临走的时候我拿走了陈雪刚才穿着过的一只黑色凉拖。

5天后,报纸又登出"变态色魔回来了,一发廊女老板死在店中"从此我就多了个变态色魔的绰号。

我的生活[6]-犯罪升级

由于家中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每天都对着这空荡又没有生气的房子,让我觉的很寂寞很无聊。所以我决定取消休假,重新回医院上班。同事们看我回来了都很高兴,不过第一天回来上班就碰到了4个大手术,让我一直从早上8点忙到了晚上7点。

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冲完凉后,我准备去酒吧让累了一天的身子放松放松。来到酒吧已经12点了,不过里面依旧热闹,我点了一杯黑啤坐在角落里慢慢的喝着。不久,一个女人也坐了过来,酒吧里灯光昏暗所以我也看不清楚她张的什么样。她开始主动跟我搭讪,我们聊着工作、家庭、理想、爱人,聊着聊着她问我「要不要去她家在喝几杯?」我心想「是你主动来送死的,一会可别怪我!」便愉快的答应了。

我们开着车便向她家的方向失去,在车上我知道她叫王衫,今年30岁了,不久前跟老公离婚了,分到了一笔不少的家产,现在一个人住在郊区的别墅里。
她还有个妹妹叫王颖,27岁,是个空姐,因为她妹妹总是在天上飞来飞去,所以她很少会回来住。大约行驶了40分钟的路程,我们来到她位于郊区的别墅,别墅很大,前面有一个大花园,我把车按她的指引停入了地下车库。

我们进入了别墅,她把我带到了2楼的主卧,这时我才看清王衫的样子,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是皮肤还是很白嫩的,穿着一条黑色的紧身连衣裙突显出她那还算性感的身材,腿上包裹着肉色的闪光丝袜,脚上穿了一双鞋跟差不多有12厘米的高跟鞋,这一身打扮显得王衫格外风骚。她转过身来到梳妆台前开始摘下她身上的首饰,我慢慢的来到了她的身后,开始亲吻她的肩膀抚,摩着她的脖子,她一边闭着眼享受着一边说:「嗯…别着急吗!嗯…在等一下啦。」我趁她放松之既,双手死死的掐住了她的脖子。她猛的睁开双眼,嘴巴一张一张的发不出声音,好像在说着什么,刚才那种享受的神情也消失殆尽。不一会她的脸就已经憋的通红了。王衫的双手一会胡乱的挥舞着,一会又掰着我的手试图让我松开。由于我使了很大的力气,王衫被我提了起来。离开地面的双脚开始向前后拼命的蹬着,好像想够着什么东西似的。她激烈的挣扎力气很大,把梳妆台前的椅子都给踢倒了而且带着我的身体也晃动了起来。我心想「这样不行,她会挣脱开的」于是加大了双手的力度,8分钟过后她的脸蛋已经由红色变成了紫色,眼睛也开始慢慢翻白,挣扎的力气也小了下来,双脚也不像原来那么猛力的蹬着了现在更像一只青蛙在跳跃时蹬腿的慢动作。又过了3分钟,王衫彻底的不动了。我松开了双手她就像一滩烂泥一样倒在了地上。

我决定等会在玩弄这具艳尸,先查看一下别墅。别墅是3层构造,地下一层,地上2层,地下一层分成了3个区域车库、储藏室和洗衣房。1层有个大客厅还有一个开放式厨房,我打开冰箱,哈!有我最爱的清酒。我打开一瓶喝了起来,我又回到了2层,2层有1个主卧、2个客卧、1个健身房和1个书房。我来到书房坐在那舒服的老板椅上开始翻动着,我打开桌子旁的一个小柜子里面放着一个黑色的手提袋。出于好奇我打开看了看,打开后我傻了,都是面值100元一张一捆捆的钞票,我数了数一共有100多万。我今天真是走大运了昂!居然让我拥有了这么多的钱。

我正在幻想着拿这么多钱干什么用,突然门口传来一阵清脆的声音把我吓呆住了「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门口站着一位空姐,我的脑子快速的转着,心想「这可能就是她妹妹王颖」我想让她冷静下来便朝她走去,看见我过来了,她好象察觉出什么来了,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大喊着「来人啊!救命啊」便向楼梯方向跑。她已经看见了我的模样不能就这么放她走,我快速的追了出去,刚出了门口,就听"啊"的一声紧接着是东西滚落的声音,然后就没了动静。我赶忙跑过去,我来到楼梯口,可能是太惊慌脚踩空了王颖滚了下去成一个倒了的U字型背超下腿在上那么撅着躺在了1楼和2楼楼梯的拐角处。我走过去笑着说:「死都死的这么有个性哈」,王颖穿的是南航的空姐制服,腿上是黑色的丝袜,脚上穿着黑色圆头的矮跟空姐鞋。我发现她的头很不自然的歪在一边,嘴角边还挂着一条血迹,看来刚才摔下来的时候把脖子折短了所以才丢了性命。「这样也好,省的我麻烦了。」我心想

我把王颖抱了起来走回主卧,把她扔在了床的一边,我又走到梳妆台前把倒在地上的王衫也扶了起来,放在了床的另一边。现在有姐妹两人的尸体可以供我一起享受了,我麻利的脱下衣服。然后把从王衫、王颖两姐妹脚上脱下来的鞋扔在了一边,然后又迅速的扒光了她们俩身上的衣服,只把那薄薄的裤袜留在了她们的身上。两具赤裸的艳尸放在床上很轻松的比较出妹妹的皮肤比姐姐的要白很多。我坐到她们脚边,左手拿起王衫的右脚,右手拿起王颖的左脚放在我的脸上。
深深的吸着姐妹两脚上的味道,姐妹俩的脚没有什么味道让我很失望,我拿着她们的脚在脸上来回的蹭了起来,由于两种丝袜不同的质地蹭在脸上姐姐脚上的闪光丝袜比妹妹的普通丝袜要顺滑得多。我开始分别亲吻辆个人的丝袜美脚,舔着她们得脚心。我把她们俩得脚脚掌对脚掌得并在一起,然后拿到嘴边,我张开嘴费了半天劲才把她们俩人得丝袜美脚塞入我得口中。我得舌头在里面不安份得四处游走着,舔着每一个脚趾头,使劲的吸允啃咬着。一会她们俩的丝袜就湿了。

然后我拿着她们俩的丝袜脚夹住我的阴茎开始摩擦起来,在两只丝袜美脚的不断刺激下,我很快就射了出来。我又玩弄了一会,就把这两只美丽的丝袜脚放下了。

我趴到她们两中间,开始分别亲吻她们得乳房,手也没有闲着揉捏着俩人靠外则得美乳。妹妹得乳房要比姐姐得乳房有弹性,握在手中更又质感,而姐姐得乳房比妹妹要大,吸允起来更加带劲,我开始啃咬起来在那两个不同的乳房上留下我的痕迹。我又亲了亲王衫的脸颊,掰开她的嘴巴,舔着她的香舌,手则伸进王颖的嘴巴搅动着她的舌头。吻了一会,我又对调了一下,开始亲吻起王颖的舌头。一阵疯狂的玩弄之后,我让妹妹王颖的身体趴在了姐姐王衫的身上,让她的头对着王衫的阴部,把自己的阴部对着姐姐的头。

我坐到了王衫的阴部的位置,爱抚着她的阴唇,王衫的已经有些变黑,阴毛也不是很茂密了。我分开了她的腿,把裤袜的档部撕了开来,举起我那再次膨胀起来的阴茎,在她的阴唇上摩擦了几下,对准阴道口,一用力就插了进去。王衫的阴道中还残留了些爱液所以阴茎在里面还是很舒服的。我开始有节奏的抽插起来,随着我身体的晃动带动着王衫的晃动,王衫的晃动又带着趴在她身上的王颖有节奏的上下晃动着,王颖的阴部一下一下的蹭着王衫的嘴。抽插了一会我拔出阴茎,掰开了王颖的嘴巴把阴茎插了进去,开始慢慢的搅动。在她香舌的来回刺激下,不久就射了出来,乳白色的精液射到了王颖的嘴唇和嘴里,混合着王颖嘴中的一点鲜血又流了出来,我赶紧抓住她的头然后对准王衫的阴部来回的擦着,把流出的精液蹭在了王衫的阴部上。我休息了一会,从厨房拿了一根擀面杖来,从地下捡起他们俩的内裤,把王衫的内裤塞进了她的阴部,然后把王颖的内裤塞在了她的嘴中。最后拿着擀面杖,把两头分别插进王衫的嘴和王颖的阴部中,完成了我的杰作,按老规矩把她们俩的鞋每人拿走了一只。刚要走出别墅,突然想起在书房里找到的钱还没拿走,我拿上钱匆匆消失在夜色中。

3天后,报纸上头条又登出"变态色魔再次杀人,姐妹双人惨遭毒手,无能
警方至今还没查到任何线索"

我的生活[7]-也许这就是报应?

一个月后,从王杉那里拿来的钱就被我挥霍光了。短短的时间里可能是我过
惯了有钱人的生活让我觉得与其拿着着可怜的工资还不如突发一笔横财所得到的
满足感更让我兴奋。我决定以后把目标都锁定在有钱的少妇身上,一到晚上我开始频繁地出入高级的娱乐场所、酒吧、夜总会希望能碰上好的猎物。

我开着车在马路上闲逛。我不经意间的一瞥看见路边坐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在哭,我把车慢慢靠了上去停在了路边。这时我才发现这女孩不是别人正是我们外科的小佟,佟娜今年21岁,是刚分配到我们科室的实习医生,身材还算可以。
由于她是我们科室最年轻的所以我们都管她叫小娜。我下车来到她的身边,一股浓重的酒精味扑鼻而来。我问她发生什么事情了她说:「男朋友跟她分手了,她一个人跑到酒吧来喝闷酒……然后就哭了。」我说:「小娜啊,这么晚了,一个人不安全,我送你回家吧。」说完便把她扶上了车。

这几天都没有找到好的猎物,心中的欲望也越来越大,我决定杀了小娜打打牙祭。由于是同事,小娜并没有提起戒心,很快就在车里睡着了。而我则开着车向着她家相反的方向驶去。我左拐右拐将车驶进了一条偏僻的小胡同停了下来,小娜睁开眼睛看见我拿着绳子正在慢慢伸向她的脖子,「你要干什么?救命啊!」
她开始大声的叫唤起来,眼睛瞪的大大的散发出恐惧的信息,纽过头惊慌失措的拉着门把手可是却怎么也打不开我阴笑着说:「没用的,不要白费力气了!」迅速的将绳子套住小娜的脖子开始用力的拉着绳子的两头。她一下子张开了小口,喉咙里面发出「啊…啊…啊…」痛苦的声音。她的双手一会在半空中胡乱的挥舞着,一会又努力的敲打着车窗,指甲不时划过玻璃发出刺耳的噪声,期盼别人能来这里救她。她的双脚也在那不宽敞的副驾驶座位里拼命的蹬着,踹着内饰板。
脸色也开始从少女的红润开始变的有些发紫,她的挣扎渐渐变的无力了眼睛也开始翻白。舌头也伸的老长。我没有因为她的表情而放松我勒住她颈部的绳子,双手反而更加用力了。又过了10分钟。小娜彻底不动了,连抽搐都没有了。我才敢送了手,这时勒在她脖子上的绳子已经嵌在肉里面了。我慢慢的把绳子松开,只见绳子勒过的地方出现了一道深深的紫色勒痕。

环顾四周确认周围没有人后,我把小娜的尸体从副驾驶的座位上抱到后座上放平,我脱下她穿在外面的风衣开始端详起来,原来她没有换便装直接穿着医院的护士服就出来了,腿上包裹着的白色裤袜,脚上是一双白色的旅游鞋,这身打扮显得小娜格外的可爱。我先吻了下小娜的脸蛋,接着把她抱起来开始吸允起她伸在嘴外的香舌。然后麻利的把她身上的护士服脱了下来。我解开她的胸罩开始亲吻起她的乳房,小娜的乳房嬌嫩秀氣,渾圓成型,一對少女的乳蒂已經驕傲地翹著,乳尖頂著淡棕色、衣扣大小的乳暈,乳頭大概只有相思豆那麼大。我快乐的吸允着,玩了一会。我把小娜的双腿抬起,蜷缩着放在我的怀里抚摸着、贪婪的亲吻着,然后把她的旅游鞋脱了下来。一双带着浓重脚臭味的穿着白色丝袜的美丽女人脚展现在我的面前。不知小娜的丝袜穿着了多久,袜尖的部分已经有些变的发黑发黄了而且散发出的味道也是最重的,而且依稀看出她涂了鲜红的指甲油,使她的丝袜脚看起来格外的吸引人。我深深的吸着她脚臭的味道,边抓起她的丝袜脚放在嘴中吮吸着。她的丝袜脚又咸又臭不过就像臭豆腐一样虽然闻起来很臭但吃在嘴中却是人间美味。光滑的丝袜在我的嘴中很是舒服,我的舌头在她的脚尖上反复的蠕动着,我又把她脚上的每一寸肌肤舔了一遍。

然后顺着脚—小腿—大腿开始慢慢向上吻去直到小娜的阴部,我用力把裤袜的档部给撕了开来,哈!这个骚货,这小小的内裤是系带的。我快速的把小娜的内裤撤了下来,然后卷成一团塞进了小娜的口中,这时她美丽的阴部显露了出来,小娜的阴毛又黑又张的茂盛,我的手开始在她的阴户上来回揉捏着。我掏出了已经在内裤中涨的难受的阴茎,双手搂住她的腰,把她的双腿放在我了的肩膀上。
看来她不经常做爱所以阴道很紧我费了点力气才把阴茎插了进去。我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她的乳房随着我动作幅度的加大不停的上下摇摆。在小娜那窄小的阴道紧紧包裹下,我获得了充足的满足感,不一会我就射了出来。这样反复几次后,我觉得有些累了。看了看表,已经深夜12点钟了,我决定今天就进行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