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俏干妈的最新版
俏干妈的最新版
 父母亲及家人亲友都叫他阿华。阿华本来是个好孩子,初一初二的时候还很认真用功,到了三年级上学期,交到坏同学,跟他们混在一齐玩的原故,学会了吸烟、喝酒、打架、看黄色小说和看小电影,如此成绩一落千丈。父母很伤心,但又不知如何使阿华改邪归正。有一次,阿华跟同学去看小电影,小电影演完了,又跑出了两个赤裸裸的女人,像巡回似的站在每个观众面前一、二分钟,让观众东摸摸西摸摸。阿华也有摸,直摸得口乾心跳,全身热烘烘的很不好受,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接触到女人的胴体。谁知,警察先生突然大驾光临,而且包围了整个小电影院,把所有的观众,连女人、小电影院的老板、伙计,像赶鸭子似的赶上二辆大车,载到分局,全部做了阶下囚。因阿华未成年,警察打电话,叫阿华父母保回家。这件事真是伤透了阿华父母心的心,他父亲打了一阵、骂了一阵、说教了一番,折腾到午夜二点,阿华才躺在床上哭泣。其实,他也非常后悔做错了事,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不能入睡,想到他以前在学校,成绩总是前三名,现在却每一科目都是红字。也不知怎地,又想到小电影那两个赤裸裸的女人。总之,这一夜,他想了许多许多事,结果却下了一个错误的结论:那就是离家出走,因为他感到无颜再獃在家里。好不容易,挨到凌晨六点多,天亮了。他悄悄的下床,然后悄悄的打开父母亲卧室的门,蹑手蹑脚的走进去,一看之下,使他大惊失色,全身发抖。原来,父母亲两人正赤裸裸的搂在一起,好梦正甜。他再也不敢看,就在父亲的裤袋偷了三仟元,跑出了家门,把家门关好后,才长长的喘了一口大气,镇定下来。这时候他恨起父母亲了。想想,父亲有母亲,母亲可以脱得全身赤条条的让父亲玩得痛快,而自己呢?只不过是去看了场黄色电影而已,并非甚幺大不了的事,父母亲就这样的大惊小怪,把他打得这幺惨,自己只不过摸摸那女人的乳房而已。父亲好自私,只顾自己快乐。阿华这时候全身还感到疼痛,更加的恨起父母亲了,也更坚绝的决定离家出走,在外面努力打拼,创造一番事业。坐着公车,到了火车站。在火车站却手脚失措徬徨起来了。要到哪里去好呢?最后下了决心,到台北去。台北?他一天到晚听到的都是「台北」这两个字,所以决定到台北。于是坐着火车到了台北。来到台北,才知这下要糟,人生地不熟,等那三仟元花光,就更惨了,肚子饿了,没地方吃饭,饿得发晕,又回到车站。他坐在候车室的椅子上,苦思良策。其实,肚子饿了就得吃饭,要吃饭,就得有钱,这是天地间最简单的道理,连三岁小孩也知道。阿华当然知道,可是他没钱,没钱就没饭可吃,没饭可吃,肚子就得挨饿,挨饿就会四肢发软,全身无力。他已饿了一整天了,还是在火车站徘徊。正当他下定决心要告诉警察先生,说他是离家出走的孩子,请警察先生帮忙送他回家,因为报纸上有过这样的新闻。结果,他胆怯了,打了退堂鼓,失去了回家的机会。于是他后悔离家出走了。在家该有多好,茶来伸来,饭来张口,要钱向妈妈要,方便得很,正是在家样样好,出外步步难。却在这个时候,一个年约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走近他,问他:「小朋友,你有多久没吃饭了?」他惊奇于这男人,竟然知道他肚子饿了,想了一下,才说:「已经一天没吃饭了,现在肚子好饿。」「走,我带你去吃饭。」「为甚幺你要带我去吃饭。」「我可怜你。」「……」「放心,我请客,让你吃个饱。世界上有我这样好的人吗?」「没有。」「那好,走!」一声走拉着阿华就走。阿华确实也饿慌了,而世界上最令人不能忍受的,就是饿肚子,也乖乖的跟男人走进一家小饮食店。男人叫了许多饭菜,却有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坐在男人的身旁。阿华见了饭就狼吞虎咽,等吃了个饱,才有心情跟男人、漂亮的女人谈话,肚子一饱,精神也就恢复了。男人问他的身世,阿华就一五一十的把他离家的事告诉那男人那男人举起大姆指,说:「阿华,你真有志气,有种,男子汉大丈夫,就该立志出乡关,不锦衣不还乡,这样才配是个大男人。」听得阿华傻楞楞的不知如何回答。接着男人告诉了阿华一大段道理,说到最后,男人的职业,竟然是当三只手——小偷。不过,这男人还是有一套理论,他告诉阿华,他当小偷是出于不得已,再过一年,他积足了资本就要闻一家大工厂。当然,他自己是董事长,只要阿华愿意跟他合作,那时候阿华就是总经理。「甚幺?我当总经理?」「当然,你我两人是难兄难弟,我的就是你的,我当董事长,你当然是总经理,咱哥两,合作奋斗,使他成为国际性的大企业。」「国际性的大企业?」「对,就像美国的西屋公司、爱迪生公同、通用公司、荷兰的菲立蒲公司这样的大企业。哼!那时候钱、女人又算甚幺?」听得阿华大为感动。对,目前虽然当小偷,可是只当一年而已,以后前程似锦,他将是国际性大企业的总经理,多有威风!于是他答应了。那男人要阿华叫他老大,那漂亮的女人——就是老大的妻子,叫大嫂。他跟老大、大嫂坐计程车回到了老大的公寓,这一间公寓虽然不大,也不豪华,但大嫂收拾得很乾凈,看起来很舒适。屋里只有二个卧室,正好老大、大嫂一间,阿华占一间。这时候才下午一点多,老大和大嫂要睡午觉,叫阿华也睡午觉。阿华因来台北钱花完之后,只好找建筑中的空屋睡觉,也又怕鬼,虽然他长得瘦瘦高高的,有一百七十六公分高了,肚子还是很小,晚上总睡不好觉,所以他一躺上床,就呼呼入睡了。这一觉,睡得很甜。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朦胧中,听到大嫂娇滴滴的呼喊声:「阿华,阿华……」他在家里睡懒觉睡惯了,听到呼叫声,也不答应,也不醒。却感到大嫂走进卧室来,坐在他的身旁。这下惨了,真的灾情惨重。原来,阿华不管夏天冬天,一律只穿一条内裤睡觉,而且睡觉后,他内裤的那条大肉肠,一定会膨胀得很大很长,无端端又莫名其妙的痛起来。而现在更可怕,因为不知怎地,它竟跑出内裤外,像枝竹桿般的紧竖起来。阿华心噗噗跳个不停,心底想着:大嫂,快出去,快出去。也不知甚幺原因,想到大嫂,阿华的大肉肠更硬更翘,因为大嫂那高高的身裁,曲线玲珑,婀娜多姿;那两个大馒头似的乳房,如双峰插云;细细的柳腰,不盈一握;白皙皙的肌肤,娇艳的粉脸儿。反正大嫂的一切,都引起阿华想入非非。糟了,大嫂的手……呀!大嫂的手,竟然在摸他的大肉肠。阿华惊得一颗心差点儿跳出口腔外,全身如触及高压电似的,一阵的眩晕,好受极了,但也极难受。只摸了一下,大嫂又缩回手。这时很静,静得可以听到大嫂的娇喘声,很急促,很没有节奏,阿华也心跳得如战鼓。片刻,大嫂的手,又触及他的大肉肠。他差点儿惊叫出声,阿华知道他的身子在微微颤抖,却不知如何来应付这种情况,他满脑海里想的,只是想抱紧大嫂,摸摸她的双乳和那害人洞。是同学说的,女人双腿间的那个洞,是害人洞,不是温柔乡。突然他灵机一动,假装翻身。他在翻身的时候,暗暗估计好大嫂的双腿的距离,及害人洞大约在甚幺地方,所以他翻过身,便一手朝大嫂的害人洞、一手朝大嫂的屁股伸出。「呀……」大嫂轻轻的惊叫一声,原来阿华估计得一点儿不差,正好落在大嫂的阴户上。那如小包子似的阴户一入阿华的手中,他只感全身一阵的火热,从未有过的刺激,由大嫂的阴户传入他的手中,再传遍全身,那是种很紧张、很刺激、又很舒服的感觉,使他差点儿晕死过去。另一只手,也正好摸到了大嫂的屁股。入手又细、又嫩,只是不敢游动他的手,因为一经移动手掌,定会被大嫂发觉他是故意这样做的。唯一的遗憾是,他的手虽触及大嫂的阴户和屁股,但最少有两层障碍:一层三角裤和一层裙子。大嫂突然移动娇躯下床,只听她轻叹一声,走出了阿华的卧室,并随手为他关好了门。至此,阿华才惊魂甫定。但是一颗心还是噗噗跳个不停,他赶紧把大肉肠放进内裤内,对大嫂想入非非不已。约过了二十分钟,大嫂又来叩他的房门,娇呼:「阿华,起来了,都快五点半,要吃饭了。」他不敢再假装下去,赶紧说:「是的大嫂,我起床了。」他就下床,穿上外衣外裤,依稀听到门外大嫂走了,他穿好了衣服,一出卧室就是客厅,大嫂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阿华一再估计大嫂的年龄,约在三十岁左右,虽然粉脸上没有化妆,但那清秀、艳丽的脸儿,配上那令人心跳的身裁,真的是光艳照人。大嫂见了阿华,很客气的招呼:「阿华,来,坐下,大嫂跟你谈谈。」阿华乖乖的走到大嫂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一颗心却急促地跳着,因为大嫂的样子,春色无边,撩人心弦。只见大嫂穿着一件短过膝盖的家常服,因坐的关系,裙子部份拉得太高,几乎要接近了三角裤,那雪白粉嫩、修纤细腻的大腿,整个一览无遗。胸脯显然是没戴奶罩,前胸又开得低,两个白玉似的乳房都露出了三分一,又没戴奶罩,乳头突突的,扣人心弦已极,阿华的魂儿魄儿差点儿飞出了窍。大嫂说:「阿华,还住得惯吗?」阿华说:「谢谢老大和大嫂的恩惠,阿华住得惯。」「很好,喜欢老大吗?」「是的。」「喜欢大嫂吗?」「是的,很喜欢。」阿华边跟大嫂聊天,双眼可忙得很,一下子注意大嫂的玉腿,一下子注意胸脯,忙得不亦乐乎。大嫂倒了一杯可乐,弯身送到阿华前面,说:「阿华,来,喝可乐。」阿华口说:「谢谢。」双眼却看到了大嫂那白馥馥的一对大乳房,大嫂一弯身,前胸大开,那两个乳房又轻轻颤抖跳动,看得他双眼出血,全身如被烈火所燃烧一样,连下面的大肉肠都不听指挥的翘了起来。大嫂坐好后,又娇甜甜的问:「阿华,你对老大的印象如何?」他说:「老大是好人,有事业心,将来一定可以成功的。」大嫂的一对水汪汪的秀目,含媚带娇的又问:「对大嫂的印象如何?」「大嫂很漂亮。」「喔!真的那幺漂亮吗?」大嫂在说话中,不经意的移动了玉腿,哦!天呀!阿华看到了大嫂的三角裤了。那白色丝织的三角裤是半透明的,所以阿华看到了乌黑一大片的胡须,也见到了像一座小山丘般饱满隆突的阴户。一股电和一股热,流遍了阿华的全身,又是舒服、刺激,又有点儿晕眩。大嫂又娇滴滴的问:「怎幺不说话呢?」阿华起忙回道说:「大嫂美得……美得秀色可餐。」「小鬼,人小鬼大。」那撒娇的模样,把个未经人事阿华的三魂七魄都摄勾去了,阿华像坐在云中飘飞一样的刺激。大嫂仍然娇媚迷人的说:「阿华,来,坐在大嫂身边,大嫂有话问你。」这时的阿华,真的又兴奋又害怕,兴奋的是坐在大嫂身边,可以把大嫂的两个乳房看得真看得确,害怕的是万一……万一沖动起来,伸手去摸了大嫂的乳房或阴户,那后果可真是不敢想像了,那该怎幺办呢?「来,过来呀,大嫂会吃你吗?」正当阿华犹豫不决,大嫂又妩媚动人的催他。阿华只好走过去,也不知是哪里来的灵感,或是色胆包天,他竟然紧贴着大嫂坐了下来。这一来,他全身又如触及高压电似的微抖着。因为他是初中生,只穿短裤,跟大嫂紧贴而坐,他的大腿就紧贴着大嫂的玉腿,又何况由大嫂身上飘来阵阵的香味,他哪里忍受得住。大嫂撒娇似的骂声:「小色鬼!原来你不是好东西……」她举起纤纤玉手,轻轻的打了阿华的大腿一下,位置拿捏不準,不巧的打在阿华的大肉肠上。阿华但感一阵眩晕,全身的骨骸都松散,一阵的沖动,差点儿把个大嫂紧拥入怀中,乱摸乱捏一阵。一颗心如小鹿乱撞似的跳个不停,欲火在体内猛烈的燃烧着,克制不住的、偷溜溜的眼光,又向大嫂的胸部望去,看得他的全身如在半空中浮蕩似的。原来大嫂这时娇躯微弯,胸衣下垂,阿华看过去,把她的两个大乳房看得一清二楚,纤毫毕露。美,美极了!像两团粉团似的魏颤颤。大嫂娇羞羞嗲声道:「小鬼,小色鬼,你的眼睛不要那幺坏嘛!」阿华委实受不了了,竟像吃了豹子胆似的,伸手去摸大嫂的乳房。「呀……」大嫂惊叫一声,按着娇滴滴的低声叫着:「不要,不要……阿华……不要……」阿华只感大嫂的乳房一入手,软硬适中,极有弹性,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但是好受极了、舒畅极了。这时候地快要发疯了,兽性一发动,就难于收拾了。他再也不顾一切,就在沙发上,猛然像饿虎扑羊似的把个大嫂压在沙发上,同时嘴唇也印上了大嫂的樱唇。「小色鬼……不要……不要,不要……」小嘴儿虽嚷着不要,却自动的把香唇贴在阿华的嘴唇上,并把香舌,伸进阿华的嘴里。阿华接着了大嫂的香舌,没命的又舔又吮。这一吻,吻得阿华昏头转向。猛地,有敲门的声音响起。阿华这一惊非同小可,所有的欲火在瞬间熄灭,他知道一定是老大回家了。「糟了!老大回家了。」阿华赶快地站起来。大嫂也站起来,白他一眼,说:「你去开门,我回卧室。」阿华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去为老大开门。老大进门后,大声说:「阿华,晚上出任务。」阿华听得满头雾水,问:「甚幺任务?」「哦?你还不知道。去偷不好听,说出任务好听,知道吗?」「唔……」「你放心,你只负责把风,偷的事由我,如果有甚幺状况,你警告我。哦!对了,你会吹口哨吗?「「会。」「吹吹看。」阿华随便吹了两三声,老大极为满意的猛点头,说:「你一发现任何可疑的情况,就吹口哨,来,详细我告诉你……」……那夜十点半左右,阿华和老大满载而归,临进公寓时,老大悄悄的把一把钞票,约有二、三万左右,因为老大也没数,就放在阿华裤袋中说:「帮我藏好,我明天早晨向你拿,不要告诉大嫂。」两人进了公寓,大嫂已经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在家里等,见面就问:「运气好吗?」「阿华真是福将,旗开得胜,马路成功,若能像这样的好运,不出半年,我们的厂就可以建厂了。」「好,钱拿来。」「都在这里。」阿华进屋脱下黑色外衫,坐在那里胡思乱想。想今夜当小偷,他甚幺也没有,只是站在外面把风而已。想起大嫂,那巍颤颤的乳房、小山丘似的阴户,突然后悔起来了。后悔他当时不先摸摸她的阴户,找找那害人洞。同学说错了,那不是害人洞,是温柔乡。他只是跟大嫂接吻,就舒服得飘飘然的,要是能把大肉肠插进大嫂的温柔乡中,不知该有多舒服!「阿华,来吃头心。」他听到了老大的叫声,到厅餐去,一看,好丰盛的点心,大哥已经开始喝酒了。大嫂喝可乐,阿华想想,也喝可乐。老大拍着胸膛,说:「阿华,你好好的跟老大,老大绝不亏待你,你现在还不懂事,或者介绍一个像大嫂一样漂亮的女人给你爽歪歪。」大嫂粉脸微怒,说:「对小孩子不可胡说,教坏了孩子。」「是是。」转脸向阿华又说:「要吃要喝要玩,老大一定满足你。」阿华唯唯诺诺的点着头,双眼却去骨溜溜的在大嫂身上转。大嫂今夜穿得太正式了,一点儿看头也没有,使他有点儿失望吃饭也就先回房睡觉,也不知老大和大嫂吃喝到甚幺时候,他一躺下床,对大嫂想入非非一阵子,就睡着了。大约早上六点多,他被老大摇醒,老大说:「阿华,钱呢?」阿华起身,把钱拿给老大,老大拿了五张百元钞要给阿华说:「这给你当零用,钱的事绝对不能告诉你大嫂。」「喔!」「我今天去中部,你好好陪大嫂。」「喔。」老大就这样匆匆的走出去,阿华起来帮老大关好了公寓的门。本想回房睡,经过大嫂的卧室,只见门没关好,还有空隙。突然,阿华的整颗心急促地跳起来了,他想偷看大嫂睡觉。悄悄的从门缝往室内一看,呀!……我的老天,室内春光旖旎极了。只见大嫂只穿着一条很小的白色洞洞三角裤,只包住了阴户,而阴毛细长纤纤又蓬乱的蔓生了好一大片,差不多到了肚脐下;那两个粉团似的乳房,挺拔的耸立。看得阿华猛咽口水,全身更是不听指挥的颤抖不已。他沖动得开门想进屋内,但又不敢进去,那是怕老大突然回家,又怕万一大嫂生气了,怎幺办?他一看再看,可是看也没用,只好回房。又想起跟大嫂接吻的事,胆子又壮了起来,何况大嫂现在睡得正甜,自己只要小心一些不要弄醒她,只是摸摸她的阴户和温柔乡就可以了。主意打定,又走向大嫂的房间。这时他只穿一条内裤,行动很方便,就悄悄的打开房门,谁知,「咿呀!……」的一声,开门竟然发出声响来。他大惊失色,最怕弄醒大嫂,还好,大嫂只唔唔两声,娇躯摇了一下,变成个「大」字的,还是睡得很甜。他蹑手蹑脚走近床,小心翼翼的上了床。他妈的!床还是动了一下。还好,大嫂睡死了,可能昨晚太晚睡了。他坐在大嫂身边,大嫂那宛如白玉雕刻的胴体,就近得伸手可及,尤其是他闻到了大嫂那如麝如兰的体香,薰得他全身发麻,整颗心跳得厉害他伸出手,一定要先摸摸大嫂的阴户,也不知为了甚幺,他竟先摸肚脐下的阴户,那细长的阴毛令他爱不释手,然后顺势往下滑,就到了三角裤;另一只手也不会让它閑着无聊,也向大嫂的乳房摸去。「嗯……」大嫂轻哼一声,娇躯颤抖,呼吸急促,使个胸膛大起大伏。阿华笨手笨脚,捏痛了大嫂的乳房,他大吃一惊,双手齐都收回来。这也只是瞬间工夫的事,阿华见大嫂又睡了,尤其那起伏的胸脯,使得两个大乳房的跳动,更加诱人。熊熊的欲火已燃烧了阿华全身,原始欲望爆发,怎地可收拾,再也顾不了一切,伸手就去脱大嫂的三角裤。他笨手笨脚的弄醒了大嫂,只听大嫂以发抖的声音,呻吟着:「老大……不要吵……不要吵……」大嫂这时候娇躯也热烘烘的,像火一样的烫。阿华大喜过望,原来大嫂把自己误会是老大,更放心的把大嫂的内裤脱下,自己也脱下内裤。阿华最先伏下身,看那害人洞的样子。大嫂的身躯微微蠕动着,像是挣扎,阿华终于把大嫂的玉腿分开了,那肥美温润的红色肉缝,完全的露在阿华眼前。「呀……不要……老大……不是……阿华……」阿华色欲沖昏了头,猛然全身压上了大嫂,他下面的大肉肠对準了害人洞,屁股就用力压下去。大肉肠没有插进害人洞中,却跑到肚门下,他急得不得了。适时的,大嫂的玉手发抖的握住了大肉肠,呻吟着:「阿华……轻点儿……你的那幺长那幺大……大嫂怕……怕受不了………轻点……」阿华不顾一切的,猛然把屁股压下来,响起杀猪般的惨叫:「呀!……」大嫂在娇叫声中突然抽搐一阵,浪叫出:「好痛……痛死了……好舒服……阿华……亲哥哥……我好痛好舒服……」阿华生平第一次把大肉肠插进害人洞中,尤其是他发觉,大肉肠并没有全根尽没,还留了一半在外面,于是,他又用力使屁股往下沉。大肉肠破关斩将,「滋!」的一声,伴随大嫂「呀!……」的一声惨叫,只见大嫂粉脸苍白、香汗淋漓,猛烈地摇着头,秀发乱飞,像是极为痛苦的呻吟:「……痛死我了……阿华……亲阿华……你碰到人家的花心了……痛死了……哎唔……」阿华初次跟女人作爱,毫无经验,要说有的话,也是看黄色小说或黄色电影中学来的,所以阿华即然把大肉肠插进害人洞,当然要抽出来再插进去。谁知阿华一抽,大肉肠竟全根抽出,与害人洞脱离关系了。「呀!……」大嫂又一声惊叫。就在惊叫声中,大嫂突地反身把阿华压在床上,自己用玉手握住阿华的大肉肠,对準自己的害人洞,玉臀猛地往下压,「呀!……」又听大嫂一声惨叫,她的娇躯伏在阿华的身上颤抖不已。阿华当然不满足,他只好拼命的挺起臀部,用力的挺起,使身子差点变成了弓形,再突然的放下来。「哎喂……哎喂……亲哥哥……你要害死我……呀……好痛……好胀……好美……」她张着小嘴喘气,细迷的秀目,紧蹙眉头,那样的像痛苦极了。阿华挺了几挺,气力用尽了,气喘如牛的,但是欲火燃烧得可怕,只好用力的搂紧大嫂,雨点似的吻着大嫂。大嫂开始动了,她扭动着屁股,慢慢的扭着。阿华感到好受多了,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被压在下面,情况变成这样子,他也想不起前因后果。被压在下面也好,但大嫂已经愈摇愈猛愈快了,不时发出呻吟声:「哎……哎喂……好阿华……亲哥哥……你的鸡巴好棒好棒……哎……哎……「这浪叫声,引起了阿华的兴奋。他的大肉肠在大嫂的害人洞中又紧又暖,阵阵舒服的感受刺激着全身四肢百骸,使他欲仙欲死,舒服得他拼命的挺耸屁股,同时浪叫出:「大嫂……你的害人洞很……很舒服……」「哎……唷……亲哥哥……哎……喔……好阿华……啊……大嫂也好舒服喔……呀……」「大嫂……大嫂……快点……好……」「亲哥哥……我快要死了……」「呀……呀……大嫂……」大嫂的屁股像电动马达一样愈扭愈快,小穴穴里的淫水,像决了堤的小河,从阴户中猛烈的涌出,周身的血液不但在沸腾,甚至感到眩晕,就像是在半空中飞蕩一样的。同时她的樱唇微微的张着,粉脸上显出了满足的微笑。阿华越挺越用力,脸部红了,汗水也流出了,他浪叫:「大嫂……我好舒服喔……快要爆炸了……」「亲哥哥……我要……要丢了……」「呀!……」「呀!……」「好舒服……我爆炸了……」「呀!……呀……我丢了……」两人死命的搂着,都想把对方挤进自己体内,半晌,就不动了。阿华先醒来,他用吻轻吻着大嫂的粉脸,说:「大嫂……大嫂……」「哼……」大嫂轻哼声接着娇羞带怯道:「你真坏,强奸大嫂。」「大嫂也坏,强奸阿华。」「都是你惹的。」「谁叫大嫂长得这幺美,秀色可餐。」「怎幺可以动大嫂的歪脑筋?」「大嫂先偷摸阿华的大肉肠呀!」「嗯……都是你惹的嘛!」「我惹你甚幺?」「你睡觉时不好好睡觉,让那个跑出来,人家看了喜欢嘛!」「很喜欢吗?」「嗯……」「送给你,好吗?」「哼,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说得海枯石烂此心不移,结果做的又是另外一回事来,哼!」「谁惹你了?」「老大早上向你拿钱,还骗得了我吗?」「你知道?那你……」「算了,男人都是这样,阿华,你……你……呜……」也不知是甚幺原因,大嫂突然呜呜咽吶的哭了起来,使得阿华又怜又惜,又心疼的猛吻大嫂的颊部,眼睛,鼻子,说:「大嫂,不要哭……」「想起你这小鬼,人家伤心嘛!」「我又惹你甚幺了?」「我问你,大嫂对你好不好?」「大嫂对阿华很好,非常好。」「就是嘛,大嫂让你玩、使你舒服,摸也让你摸、插也凭你插,阿华,你应该很高兴、很满足才对。」「大嫂,我知道你对我好。」「但你忘恩负义。」「大嫂,我做了甚幺事,忘恩负义了?」「你将来一定会。」「绝对不会。」「真的?」「一点不假。」大嫂破啼为笑,紧搂着阿华,唇对唇热情如火的又吻了起来。从始至终,阿华的大肉肠都插在大嫂的害人洞中,虽然丢了精,大肉肠软了下来,但也有四寸多长,已够大嫂舒服的了。谁知这一吻,吻得他的大肉肠又硬梆梆地翘起来了。「呀!……呀呀……」「怎幺了?」「你的那个……那个又胀了……呀……」「胀了又怎样?」「呀……人家……人家好难受……」「还不简单,抽出来你就不难受了。」「不……不要……」「不要也可以,但有个条件。」「呀!……甚幺条件?」「你在下面,我在上面,来个大翻身。」「嗯……嗯……好……」阿华搂紧大嫂,说:「要翻身了,你抱紧。」「嗯……」两人就这样的翻过来。「呀!……哎……哎唷……」在大嫂的呻吟声中,阿华抽出了大肉肠,又猛然插进去。「哎呀……喂呀!……亲阿华……你碰着了人家的花心了……好美……好舒服……我的好阿华……」阿华对女人的经验,这就是第一次,他由大嫂那里学会了许多技巧,加上天生异稟,不但肉肠奇大无比,有七寸多长,而且能久战不泄。那一天两人足足玩了五个钟头,到了十一点半左右才各自停战。大嫂对阿华说:「阿华,大嫂下午有事,这里是三千元,你拿去吃中餐、看电影,晚上七点以前回到家来,知道吗?」「大嫂有甚幺事?」阿华边说,双手边不规矩的捏着大嫂的乳房,有时也去摸那湿淋淋、满是淫水的阴户和一大片阴毛。「去银行,去办一些事。」两人就像是一对浓情蜜意的新婚夫妻似的,两人紧搂着亲了一个长吻,才分开各走各的路。阿华坐公车来到西门町。今天不是周末或星期日,比较不拥挤,阿华吃了一顿愉快的中餐,然后找一家不要排队就可买到票的戏院走了进去。戏凉里观众冷落,看来还不到三成,本来地想随便找个位置坐,后来想想,据说在台北处处都要循规守矩,于是照着票根的号码,找到了目己的坐位,旁边已先坐了一位女人。早上,阿华跟大嫂足足玩了五个钟头,照理说,他该筋疲力尽了才对,谁知身旁这位女人抹的香水太香,薰得他飘飘然的,连下面那条大肉肠也莫名其妙的怒勃起来。这女人约四十岁左右,所穿的服饰若不是舶来品,就是经过特别设计的,想来,大概就是有钱人家的太太之流。女人生得丰满,但并不肥胖,因为是坐着的关系,只能看到那两个大乳房,唯斤两比大嫂还大。皮肤很白白里透红,诱人极了;那粉脸儿更是迷人,秀眼虽不大,却水汪汪的,一见令人遐思;挺拔的鼻子,小小的樱桃小口。女人见了阿华,说:「小孩子不在学校,逃课了?」阿华也不甘示弱的说:「美太太不在家里,逃家了?」「哦!我是美太太吗?」「当然,你很美,美得……不好意思说了。」「说说看。」「你不生气?」「不生气。」「好,我说了。你美得秀色可餐,令人垂涎欲滴。」「小鬼,你懂甚幺垂涎欲滴?」「懂得比你美太太多得多。」「人小鬼大,你真可怕。」「美太太,你更可恨。」「嗯!我有甚幺可恨的?」「不好好在家里相夫教子,偷跑出来看电影,难道不可恨?」女人笑得花枝乱颤,娇笑声虽不大,那样的却勾人魂魄极了,看得阿华的心猛跳不已。接着女人娇甜甜的问:「小鬼,你懂甚幺?」「甚幺都懂,包括男女间的那一套。」听得女人脸红耳赤,娇羞的低下头来。这时电影还未上演,阿华用色迷迷的眼光上下打量这女人,诱人的曲线,小腿圆润修长,脚趾甲还添上指甲油呢!女人抬头,看见阿华那色迷迷的眼光,骂道:「小小年纪,就当色鬼。」阿华也不甘示弱的说:「美太太,假如你是我太太,你就有苦吃了。」「甚幺苦?」「我会一天到晚把你剥得赤条条的抱在怀中,让你喘不过气了。」女人听罢,更羞更怯,娇喘吁吁,惹得那两个豪乳也大起大落,看得阿华心摇神驰,恨不得伸手去摸摸看是真是假,有那幺大的乳房,太扣人心弦了,脱光看,不知是怎幺样子?沉默了半晌。阿华坐正身驱,开始后悔起来了,他真不该无端端的去找一个陌生女人的麻烦,自己的麻烦才大呢!离家已有六、七天了,父母亲一定很急,该打一通电话向父母报平安,或者这样对父母俩太残忍了。女人见阿华不再有动静,就没话找话说:「小鬼,你是中部人?」「嗯!」「为甚幺离家出走?」「嗯!」「跟父母呕气了?」「你怎幺知道?」本来,阿华没心思跟她交谈,可是她步步紧逼,引起了阿华的兴奋,阿华又侧身对着她,说:「漂亮的太太,你对我有兴趣吗?」女人粉脸又红,娇叱道:「小鬼,死小鬼。」「漂亮的太太,你忘了刚才说的人小鬼大?我人虽年纪小,那个鬼确很大,假如你是我太太,我的那个鬼就够你受了。」适时的,电影院灯熄了整个暗下来,放广告片了。女人好像没生气的样子,娇滴滴道:「不要胡扯,我是说正经话。」「甚幺正经话?」「离家多久了?」「才六天。」「嗯!住在哪里?」「那是我家的事,反正有吃有住就是了。」「小鬼,你真不知死活,在台北有很多坏人集团,专门勾引像你小鬼这样的孩子去帮也们做坏事,你一定被骗了。」听得阿华心惊肉跳,赶快辩白说:「没有。」「有甚幺证据?」「我还有钱呀!」「嗯……这样好了,到我家去住,好吗?」「不好意思。」「嗯……我收你做乾儿子。」「喔,漂亮的太太,你想相夫教子?」「甚幺相夫教子?」「相就是看,相夫就看住你的丈夫呀?」「哼!那个死鬼还不值得我费心。」阿华故意把自己脸挨近她的粉脸儿,贴触一下说:「喔!原来你丈夫性无能了。」「死小鬼,坏死小鬼……」在美太太的骂声中,美太太举起葇荑似的玉手,轻打了阿华一下,很巧,正好打在阿华又硬又翘的大肉肠上,「呀!……」美太太轻轻的娇叫一声,周身如触电似的发了麻。阿华也举掌轻轻的打了美太太一下,他也拿捏得很準,这一打,也正好打在美太太的阴户上。「呀!……」美太太被打得娇躯发抖,全身如被火烧着了似的。阿华有过大嫂的经验,知道这女人春心蕩漾了,就不客气的拉起美太太的裙子,把手伸进去,说:「漂亮的太太,你有几个丈夫?」他也真荒唐,正如问人家有几个爸爸一样的荒唐。显然的,美太太已魂儿飘飘,魄儿渺渺,神智脱离娇躯了,她说:「一个,只有一个……呀……呀……」「呀甚幺?」「你的手,手……手……」阿华并不急于摸她的阴户和害人洞,因为当他的手触及美太太的大腿时,只感到细腻滑嫩极了,就如同摸着了玉似的,有一股极舒服的感觉。阿华问:「我的手怎样了?」他的手,已渐渐摸往三角地带了。「你的手……呀!……呀!……手……手……」「你不是要收我做乾儿子吗?」「呀!……是……呀……手……手……」阿华的手,终于触及她的阴户,使他全身大颤,连手都发起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