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与姐妹两人做爱的快感在摄像机前
与姐妹两人做爱的快感在摄像机前
 已婚男士,最近和我的妻妹简发生了一段不伦之恋,这件事到底怎样发生的呢?请听我慢慢道来。我的妻子希瑟是个20多岁的漂亮女人,貌似年轻时候的伊丽莎白泰莱,高耸坚挺的胸脯、肥美的臀部、圆润修长的美腿,令我对他爱惜不已。我们的夫妻生活很美满,希瑟知道我是一个恋物狂,时时都穿着晶莹的裤袜,令我们做爱时总能性福美满。不过,希瑟更疼爱她的妹妹——简。简是个大学生,希瑟常常给简打电话问候她的情况,并对我夸口说简同样是个大美人。我从来没有见过简,但是,我相信,她是我们生活中无形的一部份。那天我正在公司上班的时候接到希瑟的电话,说简放暑假,现正坐飞机来我家玩几天,下午我回家的时候就可以见到她了,并告诉我记得卖一盒空白录像带回去。我不知道为何要卖录像带,但隐隐约约觉得有点兴奋,于是便答应了。下班的时候我匆匆忙忙卖了录像带,驾着我的富豪轿车飞奔回家看看传说中的漂亮小姨。回到家的时候,希瑟已经在门口迎接,她穿着连身黄色短裙和白色的丝袜,很光滑细腻,我进门时不禁悄悄地在希瑟的大腿上抓了一把,真的舒服极了,便随手把录像带地给了希瑟。进到大厅,我呆住了,厅里坐着一个穿着白色碎花短裙、透明肉色丝袜的金发美女小姐,样子跟我妻子很像,身材也很像我妻子,都是大胸脯、大屁股、细腰、美腿毕现的靓丽女人。她看见我,站了起来,嘴角里呆着一丝奇怪的微笑,很诱人,我的呼吸开始变得有点急速。「这就是简。」希瑟介绍说,同时把录像带放在我们刚买不久的家庭摄像机里面:「简这次来可不是单纯渡假这幺简单。亲爱的丈夫,我知道你是老实人,但是有一件事我必须求你。简最近很像甩掉她讨厌的男朋友,这个讨厌的男人只知道卖口乖,上次在简的房间里面看见我们两姐妹的合影,居然想很我们两姐妹玩一龙二凤。我非常憎恶这个男人,现在简也不喜欢他,她宁愿找一个可靠的伴侣,但是想甩掉这个男朋友很困难,我也必须为简的生活着想,于是,我想到了你。亲爱的,如果我们拍下你和我们姐妹两人做爱的录像放给那个男人看,他就会很难堪的。你为人很好,身为女人,我也不应该自私,我把简给了你,对她、对你,都是很好的。我也感到很放心。」这一刻我的心脏好像停止了跳动,脑海中一片空白,生命中最怪诞的幸运之事在最没有防备的时候来临,我不知道如何应付。我不是清教徒,我也常常和妻子看黄色电影,但是我们都是很规矩的人。希瑟常常揶揄我像个大女人,想不到为我和简可以想得这幺开通。我的脸上好像发烧一样,一切都只有发生在小电影里,但是竟偏偏发生在我身上。但当我看见简这个尤物穿得这幺暴露,丝袜上肉光闪闪,我的一切想法早已烟消云散。我故作严肃地说:「那幺很难为简的,希瑟这只是你的想法,对不对?」简慢慢走过来,忽然拉住我的领带说:「亲爱的,我可是自愿的,由你这样一个老实人,我相信我会觉得安全可靠得多。难道你不希望我们三个人都有满意的结果吗?」于是我糊里糊涂,但是欢欢喜喜地被她们两人拖进卧室。我们都脱得精光,希瑟把摄像机架好,我躺着,面向上方一只手搓弄着简的乳房,另一只手在她穿着吊带丝袜的光滑大腿上游走。简蹲着,她真是个敏感的女人,轻微的触摸已经令她很陶醉了。希瑟则吃我的香蕉,我知道她也很陶醉,特意面向镜头显露出心满意足的样子,令我有点不习惯的是我像婴儿手臂那幺大的阳具显露在摄像机面前,我不知道那个讨厌的家伙看到以后心里怎样想?但是我的确很满意我自己的阳具。不久我们改变了姿势,希瑟平躺在床上,简则像狗一样跪在希瑟上面,两个乳房紧贴在希瑟的乳房上热烈摩擦。我不清楚她们以前是不是也常常这样,但是我很满足我的现在,毕竟两个女人都伏贴在我的控制之下。我从后面插进简的体内,双手在她浑圆的屁股上又摸又抓,我们两人合拍地抽动着,肉体之间的碰撞发出响亮的「啪、啪」声。我一边干着简,一边伏在她耳边悄悄地说:「你看来还是不够爽啊,看来我应该给你更多的美好感受。」于是,我一只手轻轻地在简的大腿边游走,给她痒痒的刺激。果然,不久她的扭动就越来越激烈,呻吟声越来越大。简兴奋地说:「快,求求你,快给我更多快感吧。」这时,我早有準备的右手扬起来,「啪」地轻打在简的屁股上,让她的痒痒可以在一瞬间得到痛快的解除。简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她的呻吟声越来越急速,但是仍然勉强从几乎失神的状态下回转头来,断断续续的对我说:「好人,你真是令我爽翻天啊,我就是喜欢这种被男人驱赶操纵的感觉,请对我为所欲为吧。」我看见她媚眼如丝,小嘴张开,一副欲望无穷的感觉,心里觉得威风极了。右手的巴掌声也越来越清脆。希瑟很配合我,她一边吮吸着简的乳房,就好像母亲对女儿的疼爱,一边用那双活力无限的美腿在我的股间来回摩擦,那种丝袜的触感令我也爽得不得了。最要命的是她的脚趾不时碰到我的睪丸,增强了我的兴奋度,我不禁用左手在她修长的腿上游来游去,让她也感受一下我的爱抚。我们不知道这样持续了多久,只知道尽管有冷气机开着,但是我们大家都出了汗。最后简的呻吟声已经肆无忌惮了,我从后面亲吻她的脖子,一路吻到了她的嘴唇,和她热烈亲吻着。她的需要真强,香舌就像小蛇一样紧紧地绕着我的舌头,令我都有一种窒息般的感觉,我感到她的阴道收缩得越来越紧。而希瑟的脚对我的睪丸的刺激也越来越厉害,在简近乎哀号的呻吟声中,我感到一阵热流喷涌而出,我知道她已经泄出来了,我也在频密的肉体碰撞声中尽兴射出,我们两人都瘫在床上,满足极了。但是希瑟还没有满足,不停地亲吻着我,双脚绕着我轻轻摩擦。我本来就是需要很强的人,过不了5分锺就给希瑟挑逗得兴起,我跪在床上,双手分开了希瑟的美腿,插进希瑟的体内,回头对着失神的简说:「看看我是怎样令你的姐姐快乐吧!」我于是轻轻地抚摸希瑟的脚板,那里是希瑟的敏感带。很快希瑟也进入了状态,紧密地配合着我的抽动发出满意的呻吟。我于是把希瑟穿着丝袜的脚放在口中亲吻、吮吸。这下子更加刺激希瑟了,她的腿不时在我的胸部、颈部擦过,丝袜又软又滑的质感令我相当兴致勃勃。我们随后又试了几种花式,才在狂欢中双双达到了高潮。从那天开始,我们美满幸福的家庭中又多了一位必不可少的成员——简。我们虽然做起爱来很狂野,但是,我们之间的感情却不是儿戏的。看得出,希瑟真的很开心,她承认两姐妹跟我一起做爱,有一种更快乐的感觉,简和我之间的感情丝毫没有影响到希瑟和我的感情。她们两姐妹常常尝试用不同的姿势、穿上不同颜色、不同款色的丝袜和我做爱,我们之间妙趣横生,跟电影里常有的大团圆结局差不多。至于那盒录像带、那个简所讨厌的前度男朋友——难道你们真的相信有吗?这都是她们姐妹为了可以共侍一夫而想出来的无稽之谈啊。不过,看着我们做爱的录像带,我们做起爱来又别有一番滋味。最后,我不得不重申:我的确是个老实人,虽然老实人做起爱来比你们想像得要狂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