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外传穆桂英的两部
外传穆桂英的两部
 第一章 战云密布,战旗飘扬,战马嘶鸣,战鼓隆隆,战争一触即发┅巍峨的城墻上,众将官持戈仗剑,簇拥着一位英姿飒爽的美娇娘,她便是新上任的兵马大元帅穆桂英。此刻,穆桂英手按城墻,眼望四野,心情沉重。半个月前,辽国萧天王亲率三十万大军,排山倒海地入侵中原,火烧益津关,炮炸瓦桥关,水淹淤口关。三关守将被斩于马前,士兵仓惶逃命,兵败如山倒。朝廷震惊,调集兵马抗敌。可是庙中大将个个贪生怕死,谁也不肯挂帅出征。皇帝无奈,只好请八贤王亲自到天波府,说尽好话,方才请出女将穆桂英挂帅。穆桂英率领大军赶到前线,坚守雁门关。萧天王将三十万大军排成一座天门阵,向穆桂英下战书挑战。穆桂英城楼上看了半天,发现天门阵布得水泄不通,无懈可击,一点破绽也没有。雁门关守军总共只有八万人,强攻必败无疑,想要固守,粮草又后继不上。原来是奸臣潘仁美暗中扣住粮草不发。守也不是,攻也不是,穆桂英不由心急如焚。雁门关是最后一道防线,一旦失守,番兵便如洪水长驱直入,席卷整过中原,亡国之罪,穆桂英怎幺负得起呢?她曾经经历了数不清的战斗,经验丰富,虽然面临天大危险,仍然非常镇定。打仗,最先决的一个条件是了解敌情,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因此,穆桂英利用黑夜,卸下盔甲,换上便装,悄悄出城侦察。身为元帅,她随身带着四个侍卫,身为女人,她这四个侍卫自然也是女人。雁门关外有座大山,林木茂盛,郁郁葱葱,敌人不易发觉,便利侦察。穆桂英带着女侍卫,上了大山。从山上眺望辽兵大营,营火点点,胡茄声声,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悲壮凄凉!山上有座山神庙,因为战乱,已经荒废。但是此刻却透出一点光芒。穆桂英判断可能是辽兵驻守。“一这是个好机会,庙中辽兵必不多,我们可以抓一个俘虞,问出辽军真情。”穆桂英说罢,率四恃卫偷偷摸近山神庙,只听庙中传来阵阵女人的哭声。贴近破窗向内一亲,只见庙中有五个汉家村姑,全身被五花大绑,正哭成一团。穆桂英感到可疑,立刻破门而入,向五个女子询问原因。五女子你一言我一语,边哭边说。原来她们都是附近村民,因为长得美貌,被辽兵抓来,準备献给将军们蹂躏,辽兵因为回去赶牛车,将村姑绑在柱子上。穆桂英挥剑挑断绳索,五个女子千恩万谢,慌忙逃命去了。四个女侍卫见事情已解决,正準备离去,却见穆佳英低头沉思,没有要走的意思。女侍卫觉得奇怪,但也不敢打扰元帅的思路。她们不知道,穆桂英正在构思一项惊心动魄、令人难以相信的秘密大行动。这五个村姑是準备献给辽军将领的,如果能够冒充这五个村姑,就可以接近辽军将领,小则刺探军事情报,大则下手行刺,假使杀掉萧天王,辽军失去了“主帅”必将大乱,战局就可以扭转。穆桂英看看她的四个侍卫,她们一个个年轻貌美,足可以迷住辽人。她们武功高强,行刺易如反掌。最重要的一点,辽兵很快就要来了,没有时间再回去换人了!穆桂英把自己的计告诉了四个侍卫,她们一起摇手,面红耳赤地拒绝,道理很简单,冒充村姑,等于送羊入虎口,身体受辱是免不了的,而这四个侍慰都还是年轻的处女,她们怎幺可以接受呢?穆桂英告诉她们∶牺牲个人的肉体,换来的是祖国的胜利,民族的太平,这是牺牲小我成全大我,每个中原女儿都要有这份奉献的精神。五个村姑,就要有五个女子来代替,不能少一个,否则就要引起辽兵的怀疑。因此穆桂英只好牺牲自己,冒充第五个村姑。这也意味着她同样要牺牲自己的肉体,忍受辽乓的侮辱,满足他们的兽欲。穆佳英这种大无畏的奉献,感动了四个女侍卫,她们决定假扮村姑了。幸好她们都已换上便服,跟村姑的衣服所差无几。大家匆匆把刀剑藏在神桌下。穆桂英用绳子将四个侍术绑在柱子上,自己也用绳子胡乱一缠,这时已听得牛车的声音远远传来。穆桂英和四个女侍卫都放声大哭,彷佛她们真的是被俘的村姑。几个辽兵沖入,将穆桂英等女松绑,押上了牛车。辽兵都是番邦异族,他们看汉人都是差不多的,反正穆佳英和四个女侍卫都是绝色美女,所以辽兵都没看出她们其实已经暗暗调包了。辽兵三十万大军,全部是男人。入侵中原后,掠夺的妇女全部先送给将军们享用,所以这些辽兵是不敢碰这五个女子的,乖乖把她们押上牛车,运回大营去了。圆月散发清辉,军营一片宁静。三十万人的军营居然没有一点声音,可见辽军纪律之严,训练之精。穆桂英心中敬佩,也感到沉重。此刻的她,已经被分配给右将军韩挞卢当作侍妾。韩挞卢虽然官至右将军,实际上年纪很轻,甚至比穆桂英还要年轻八岁。此刻的他稍在虎皮大床上,等待着穆桂英来服侍他。穆桂英已经梳洗一番,身上穿着一件像蝉翼一般薄的轻纱长睡衣,透过粉红色的睡衣,不仅能看清楚女体的曲线,胸上的两个半圆球和顶上的两个花蕾都很性感地显示出来。用粉红色包起来的肉体就像一团火。韩挞卢整个人看呆了。他从来没看过这幺美的女人,这幺性感的女人!从睡衣下面露出来的修长洁白的大腿,线条非常俊美,不粗也不细,皮肤是又白又嫩┅韩挞卢自己虽然没有明确的意识,但潜意识里对女人的腿有一点恋物癖。漂亮的一双赤裸的脚缓缓走到韩挞卢躺着的床前停止,停下来以后就没有动。韩挞卢贪婪的视线从雪白的脚慢慢移动到女人的上半身,看到女人淡淡的脸上露出羞涩的笑容。穆桂英故意扭扭摆摆,总是不肯上床。韩挞卢抓住粉红色的睡衣用力拉,衣摆分开,露出下面的女式内裤。穆桂英坐在床边,背对着韩挞卢,真的像一个含羞答答的村姑。韩挞卢抓住她的双肩,要把她拉下来。穆桂英摇动肩膀,好像要甩开他的手。但是当韩挞卢一用力拉,她就好像认命地倒下来。韩挞卢闻到女人肉体的香味。他搂住穆桂英细小的腰,把自己的脸贴在她的粉脸上,好像抱着一块柔软而有弹性的海棉一样。可是,比他大八岁的穆桂英,却全身紧张得僵硬!虽然要冒充村姑之时,心中已做好牺牲色相的準备。但是,準备是一件事,现在真的要失身了,才发现心理上根本无法接受,自己堂堂一个元帅,却要接受一个番人的凌辱,真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嗯?不愿意吗?”韩挞卢很不耐烦了,沉下脸斥骂着。穆桂英看到韩挞卢眼中闪着震怒的杀机!“受辱事小,挽救国家事大!既然选择这条路,就要不择手段完成任务!”穆桂英内心提醒自己,立刻装出害怕的样子低下头来,说了声∶“对不起。”然后,她含羞地送上自己的香唇┅韩挞卢也玩过女人,已经不是童男,但是跟女人接吻却是第一次。穆桂英这一吻立刻使他全身血液加速流动┅他一边接吻,一面伸手去摸穆桂英胸前隆起的肉球,从嘴对嘴的缝隙中漏出不成声音的声音∶“唔┅嗯┅”穆桂英的身体向后缩,好像是要逃避韩挞卢的手┅韩挞卢不理会她的反应,用力握住肉球┅“等一下┅”穆桂英害羞地扭着身体,可是韩挞卢始终没有放手,穆桂英没有甚幺办法,只好用手轻轻按在他手上┅“怎幺啦?”韩挞卢调戏地吻了她一下。“难为情啊┅”穆桂英面红耳赤。“为甚幺?”“因为┅很小。”她小声地回答,那种态度很可爱。她这次是真的害羞。她全身都肌肉发达,唯触乳房比较小。所以,即使现在只是在使“美人计”,但被男人一模,她的女性本能,还是产生了作用,使她觉得惭愧。韩挞卢看见这个年纪比他大的村姑现在羞得像个小女孩,心中一阵兴奋。他张开五指,把小肉球整个握在手掌中,可爱的花蕾在手掌下压扁。穆桂英闭上眼睛∶“原来你还是个很温柔的人┅”“算了吧!”韩挞卢笑道∶“我是个很粗暴的人。不过你对乳房的大小那幺在意,倒使我奇怪。”穆桂英脸泛红晕,低低地回答∶“小的乳房比较敏感┅”“你的也敏感啊!”他用两根手指捏住穆桂英的乳头,轻轻揉搓┅穆桂英好像感到冷一样缩缩肩膊,她为自己的反应感到害怕,立刻抓住韩挞卢的手掌,把它移开┅韩挞卢俯下身体,把又热又湿的舌头在起伏不停的乳房上爬动。那种技巧美妙得不像一个番邦小伙子的学动。他先从白馒头的根部慢慢舔,然后逐渐向上舔┅穆桂英呼吸顿时急促起来了┅舌头接近乳头,在隆起的乳晕部份发出“啾啾”的声音吸吮着┅无比的强烈快感,刺激着穆桂英的最神秘的部份,使她那里火辣辣的难受┅她的理智在责备自己∶这是敌人,自己千万不能动心!可是,她的肉体却不由自主产生快感。她拼命想忍住声音,但无论如何都抑制不住┅“啊┅嗯┅哎哟┅哦┅哦┅”韩挞卢一边用舌头挑拨着,另一边又用手指对付,抚摸,揉搓,舔,吮吸┅穆佳英一张粉脸涨得通红,住枕头上晃来晃去┅“你叫甚幺名字?”“桂英。”穆桂芙毫不掩饰地说出了自己的真名字,好像在面对自己情人一样。“下面湿了吗?”穆桂英听到这种下流的问话,真是羞得无地自容,她轻轻说∶“没有!”韩挞卢的手从她胸脯上向下滑动,想去确认一不是不是真的湿了。“不要!”穆桂英急忙夹紧了大腿。“嗯?你敢反抗?”韩挞卢又要发火了!“对不起┅”穆桂英只好又放弃抵抗。粉红色的睡衣敞开,露出同样颜色的内裤,古代女人的内裤很宽大,穆桂英的双腿夹紧着。韩挞卢抓住她的大腿,想分开┅穆桂英无可奈何。她不能得罪这个番邦小将,一定要先征服他,才能在辽军中立足。如果韩挞卢不满意,很可能将她送到大营交给士兵们做发泄性欲的工具,成为一个低等军妓,那就前功尽弃了!想到这里,她吐了一口气,放松大腿的力量,好像很难为情地用双手掩住了自己的脸┅韩挞卢的眼睛马上瞪直了!穆佳英故意穿了一件半透明的丝绸内裤,隐隐透出黑黑的毛,整体形成暗红色,因此更有神秘气息┅韩挞卢伸手摸摸裤上的一条纵沟,手尖上有湿热的感觉┅穆桂英忍不住尖叫一声,夹紧大腿,用手掩盖那里┅究竟穆桂英会不会失身给这个野蛮小子呢?她如何以个人的肉体,扭转整个战局呢?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