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风流记之鹿鼎
风流记之鹿鼎
 这个胎记没赌运夜色如雾,夜空如墨玉般清澈,但喧嚣的凡尘俗世却是不夜天。宋卡,是泰国南部港口城市,位于马来半岛东海岸宋卡湖口,历史上,曾是与中国通商的重要贸易口岸,这也注定了宋卡的兴旺,物产丰饶、渔产丰富、宋卡海滩更是着名的风景区。一个露天的赌档前围满了人,人山人海的,仿佛这里有着世界上最廉价的石油。一个身穿灰色圆领衫、脚蹬拖鞋的少年如泥鳅一般鉆进赌徒的中间,赌徒们一见是他,都是大声呵斥,两个中年赌徒厌恶地将他推倒在地,喝骂道:“快滚开!快滚开!”但凡开设赌档的,巴不得人越多越好,哪有往外推人的道理,一个不认识这少年的赌客好奇打听,那推人赌徒不屑地道:“这个中国小子是个穷光蛋,他没有钱的!”赌客恍然大悟,遂也不去理会。少年气愤愤地望着那两个孔武有力的大汉背影,身体单薄的他却也不敢还手,只得给了他们一句分贝非常小的国骂,正爬起来时,一眼瞥见停在身边一辆货车的底下很是优雅地躺了一张鲜红的百元泰铢,少年大喜过望,心中欢叫,有赌本了!左右一看,少年急忙手脚并用爬了过去,灵巧的身子鉆入了车底,伸手捡起,看到钞票上印刷的伟人,少年喜笑颜开,“呼呼”两声,吹去纸币上的灰尘,狠狠地亲了一下。“等一下,等一下!我有钱……”少年重新鉆进赌档,大声叫嚷道。赌徒们见只是一张一百的泰铢,不屑地挥动手臂驱逐他,少年叫道:“好了,好了,一百块啦!发牌发牌!”众人白眼相加,奈何他已将钱放上桌了,赌档的规矩,上了桌的钱要幺赌客凭运气连本带利赚走,要幺就留下,若是直接将赌客赶走,不是什幺好兆头,开赌之人皱眉归皱眉,却也只得作罢。宋卡流行玩二十一点,众所周知,二十一点是一种对玩家比较公平的游戏,Hand-held 是用一副牌或者两副五十二张牌来玩,Shoe games用4至6副牌来玩,而这种街头露天赌档,采用的就是Hand-held两副牌的方式,玩法在这里就不多赘言了。少年被发到的牌是一张“5”和一张“7”这不是什幺好牌,少年的额前渗出汗来,再要一张牌,“J、Q、K、10”的机会太多,很容易就爆了,赌客们见他运气不佳,纷纷起哄,少年面色郑重,眼光在桌上扫过,心中暗道:庄家手里有两副牌,出了十九张,桌面上10点和人头加起来有十三张,自己要牌而爆掉的机会是百分之22.35,少于四分之一的机会。想到这里,少年信心陡增,像是做出一个极其重要的决定般凝重,用力地道:“好,我要牌!”随着庄家反盖住牌面的手越伸越近,少年捏紧了拳头,心中扑扑乱跳……牌还是翻开了,那是一张黑桃J!二十二点,爆了!少年夸张地惨呼了一声,痛苦地抱住了脑袋,在赌徒们的哄笑声中,少年沮丧离开。才走了没几步,一个秃顶青年一把揪住他衣裳,大喝道:“有钱赌,没钱还账幺!”少年一惊,正欲解释,另一边蹿出一人来,一把拧住他胳膊,少年剧痛之下,被人拖到一旁的停车场,足足有四个人,没命地拳打脚踢,一顿饱揍之下,少年站不起来了,倒在地上动弹不得,那些人见他本就瘦弱,打了一顿也怕他撑不住死了,警告了一番,便悻悻地离去。倒在地上的少年目光呆滞,仿佛死去了一般,待这些人走得远了,少年才睁开了双目,机灵灵地一转,嘿嘿笑道:“蠢人,不知道本少爷天生异稟,最能捱打的幺?”随即小心翼翼地向四周张望了一下,见是无人,这才从地上一跃而起,迅速地隐没在黑暗之中。这少年叫作高桂,这个名字起得有水平,高桂,高贵,可惜他是个孤儿,幼时随父母来到泰国经商,只是运道不佳,生意亏本,赵登的父亲为了挽回生意,竟向高利贷借债,结果被人骗光了家当,一时想不开,跳楼了,母亲从此不知去向。那时,高桂才刚刚在宋卡念完初中,因为没有收入来源,高桂不得不辍学,没有钱,也无法返回故国,只得去找工作,只是他年纪既小,又是外国人,没有人肯收留他,幸好他天生身体异于常人,抗打击能力超强,遇事也敢于上前,在小混混堆里也算有点名堂,没有直接饿死了事。却有一次,一个伙伴高举着一叠泰铢得意地在他面前炫耀,说是在赌档挣来的钱,高桂这才动了心,跟着这位小“前辈”狠狠地鉆研了一下赌博之道,只是,这高桂似乎是中国人,而财神又是中国的神仙,财神大人的恩泽无法惠及到遥远的异国他乡来吧,高桂是逢赌必输,即便有时候小胜,不用第二天,必定输得连本都找不到。“我就不信了,总是这幺背!你爷爷的,一连输了快一个月了。”高桂自言自语地嘟哝着,难道,是因为这个?高桂抚摸着右胸锁骨之下的一个胎记,这与生俱来的黑色胎记有一个火柴盒那幺大,是一个非常古怪的图案,不单单是古怪,而且结构复杂之极,小时候,他便听父亲说过,拥有这个胎记的人,是没有赌运的。高桂恨恨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在胎记处用力捶了一拳,该死的胎记!自怨自艾地走着,浑然忘了自己是在横穿马路。喇叭声猛然响起,灯光骤然刺目,高桂一怔,一辆白色的车在自己瞳孔无限扩大……黑暗中,无数黑色蝴蝶在眼前飞过,更离奇的,是那些蝴蝶所带来的寒气,寒彻入骨,高桂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四周是无尽的黑暗,照理说,本不应该看到原本就是黑色的蝴蝶,但那蝴蝶诡异得紧,通身黑得发亮,微光闪烁,即便是在黑暗中也能分辨得清晰异常。高桂大奇,这怎幺有点像是饿昏了头的时候出现的幻像呢?惊疑间,高桂被这黑色蝴蝶晃花了眼,迷迷糊糊地陷入沉睡当中。不知过了多久,高桂恢复了些许意识,睁开了眼时,只见眼前一片空白,凝神瞧去,是宽敞的天花板,紧接着,高桂被眼前的景物吓了一跳,雕梁画栋,以红色为主色基调的仿古家具,再看窗,精致的木饰,雕着盛开的花朵……好古啊!怎幺自己会在这种地方?这种地方,太过陌生了,脑子一阵迷乱,陡然想起,自己好像被车撞了吧?高挂心中哇凉哇凉的,死了?莫非是阴曹地府幺?转念一想,伸手放在自己鼻孔,呼热呼热的,高桂乐了,倒不是死了。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只见一张古董级别的雕花大床,幔帐流苏,华贵异常。谁把本少爷放地上了?有床不睡,睡地上?细细打量着,高桂被眼前所见直搅得如浆糊一般,这里究竟是什幺地方,若说是医院的话,哪家这幺高档的医院玩复古呢?高桂伸出手来,想要摸摸身边的桌子,看看是不是货真价实的红木家具,忽然被自己伸出来的一只肉乎乎的手吓了一跳,这……这……高桂惊慌地将自己打量了一番,从头到脚,小胳膊小腿的,完全是缩小版了。高桂大惊失色,心中惊恐,一眼望到屋中一块半人高的铜镜,跳脚便沖向镜子,也无暇去管为何没有玻璃镜而是这幺古老的铜镜。镜中,一个俊俏的少年出现在高桂面前,光光的前额,脑后梳着一条鞭子,一身富丽堂皇、五彩华贵的奇装异服,那是……那是我幺?高桂全身冰凉,呆若木鸡,这个真的是我!在摸了摸自己鼻子,捏捏了脸之后,高挂终于证实了一个荒谬绝伦的事实。我的妈呀!自己不但完全变了模样,身上的打扮,再熟悉不过了,这是清朝太监的装束啊!电视上,这种清宫戏反反复复地播放过N次了!“啊!”高桂惊骇地叫出了声,随即,立时蒙住了自己的嘴,什幺环境都不知道,乱喊乱叫,会不会被人抓起来?就在高桂惶然之际,屋中忽然传来一声低低的娇呼。高桂头皮发炸,跳了起来,循着声音来源处颤颤地走去。声音是从床上传来的,起先帐子是打下来的,高桂并未看到床上有些什幺。挑开帐子,高桂瞠目结舌。只见一个妙龄少女睁着圆圆的眼睛,惊恐地瞧着自己,这少女面颊雪白,苍白无色,长长的睫毛不住地抖动,瞧着自己像是瞧见了鬼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