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话说百變仙子
话说百變仙子
  桂芝說不出話,也不能掙紮,只能任敵人作踐,她感到自己的屁股被人扒開,雖然她用力收縮著自己的括約肌,但肛門還是被強行扒開。

 


  “看到了嗎?”

 


  “露頭兒了,挺干的。”

 


  “有尿嗎?”

 


  “不知道。先給她穿上吧。”

 


  “等等,給她屁眼兒里灌點兒香油,看她憋得住憋不住!”

 


  穿上褲子的桂芝被重新放倒在床上,那警察用手放在她的小腹上,用力按了按,她感到一股熱流向下沖去,被灌了香油的直腸里也感到了一陣急迫的壓力。

 


  她用力夾緊自己的雙腿,借助全身的力量堅持著。

 


  “差不多了,再給她灌點兒水再走。”

 


  ……

 


  百市街是城里最熱鬧的地方,集中了各種小店和小攤兒,鄉下人進城賣土特産也都到這條街上來,同時,這里也是青幫的勢力最大的地方之一,他們整天在這里收保護費,所以街上多出現些青幫的小混混兒也沒有引起太多的關注。

 


  幾個警察拿著紙張、小炊帚和漿糊桶來到街中間的丁字路口上,在兩邊的街角牆上開始張貼布告。這年頭兒布告滿天飛,除了加捐就是加稅,人們對此早已厭煩,反正你加不加捐我也窮得活不下去了,老子沒錢,你能怎麽樣?!所以一開始並沒有人關心,只有幾個遊手好閑的青幫小混混兒圍著。但當人們聽到那小混混兒念出“百變仙子”四個字的時候,人們卻不約而同地圍了上去,並不住地交頭結耳。

 


  “嘿,那上面說什麽?”

 


  “說什麽?那個外號叫‘百變仙子’共黨要犯曹桂芝今天要槍斃啦!”圍在告示下的一個小混混故意扯著嗓子喊道。

 


  “百變仙子?真的假的?”

 


  “真個屁。”有老者低聲說道:“報上都登了不下十次了,殺一個又一個,這百變仙子有幾條命?不定又是哪家姑娘給逮了去屈打成招呢。”

 


  “我說也是嘛,還真嚇了我一跳。”

 


  人們在告示下議論紛紛,但最后的結論卻是:又一個假仙子。

 


  “這次是真的。”一個貼告示的警察聽到人們私下的議論后大聲叫著:“你們都聽著,耳聽爲虛,眼見爲實,上峰有令,今天就把那女共黨提到這里來槍斃,讓你們都看看,這個讓有些人吹得神乎其神的女共黨到底是不是三頭六臂。”

 


  人們的心一下子又涼了下來,因爲以前百變仙子的死訊只是從報上傳出,從來沒有得到過官方的證實,這次不會是真的吧?否則他們怎麽敢把人拉到大街上當衆處死呢?

 


  人們懷著忐忑的心情圍在告示下,很快,附近的人聽到消息也聚攏了過來。

 


  兩輛拉著全副武裝的軍警的卡車把一輛黑色的囚車夾在當中,穿過擁擠的人群來到路口。

 


  卡車一東一西停下,軍警們跳下車,凶神惡煞般地推擠著人群,以那兩輛卡車爲界,在那丁字路口“丁”頭一側的牆邊圍出一塊很大的空地來。

 


  人們的目光緊盯著那囚車的后門,真希望那車門打開的時候,里面什麽也沒有。

 


  一個警察小頭目站在一輛卡車上,手里拿著一張布告,用高音喇叭一遍又一遍地宣讀,每讀一遍,就在人們的心上砸下一顆釘子。

 


  不知從什麽地方冒出來三、四個拿著照相機的人,從不同的方向開始對準現場拍照,人群越發感到,他們所擔心的事情可能真的要發生了。

 


  但那警察的告示已經讀了四、五遍,囚車的門卻一直沒有開,人群等得焦燥不安,警察們也開始慌,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麽,難道那女人真的有魔法,硬從鐵皮包成的囚車里飛了不成嗎?

 


  (十)

 


  人們並不知道,此時的車里正在進行著一場慘絕的斗爭,押解曹桂芝的那幾個警察是萬德才的親信,準備在曹桂芝再也無法忍尿的時候再行刑,但曹桂芝一直依靠自己的毅力堅持著,決不肯讓敵人得逞。眼看著車外面那警察小頭目已經把告示讀過了第四遍,回過頭來不解地盯著囚車,那四個警察看再拖下去也得不到結果,竟把曹桂芝拖倒在車廂的地板上,四個人齊上,用力擠壓曹桂芝的小腹。

 


  曹桂芝終於無法抵抗四個窮凶極惡的歹徒,一股熱流沖破了阻礙。

 


  人們終於看到了他們心目中的女英雄,她是那麽年輕,那麽美麗,昂著一顆不屈的頭顱,臉上帶著無畏的微笑。他們不願意相信她真的就是那個百變仙子,但她臉上那只有女中豪傑才有的神情讓他們不得不接受這殘酷的現實。

 


  曹桂芝的手腳都被捆著,根本就不能自己走路,只能由兩個警察架著她在地上拖拉,她的嘴被堵著,無法說話,只能用自己的目光表達著自己的信念。

 


  不知道什麽時候,那群青幫的無賴們已經悄悄地出現在人群的最前面,他們用最下流的語言汙辱著曹桂芝。

 


  “嘿!看哪!那小娘們尿褲子啦!”

 


  “嚇的吧?”

 


  “什麽他媽的女中豪傑,什麽他媽的巾帼英雄,還不是草包一個,一聽說死,嚇得褲子都尿了。”

 


  “……”

 


  人們不相信“百變仙子”是個膽小鬼,但他們確實看到了那姑娘的褲子從褲裆里一直濕到了褲腳,並且還不斷地有液體滴在石板路面上。他們知道那一定是有原因的,因爲他們從那姑娘的眼睛里看到的堅定決不是故意裝出來的。

 


  曹桂芝早已從敵人的言談話語中知道了自己將要面對的情景,她真想告訴人們,那是敵人最無恥最下流手段的結果,但她說不出話來。一想到自己要當著那些曾經那麽愛戴她的人出醜,一想到他們那失失望的表情,她比被強奸的那一刻更想哭,但這一次她忍住了,她決不能讓敵人輕易得逞。

 


  警察架著她轉過身去,她知道時候到了,在完全轉向牆壁之前,她向人群展示了一個一生中最燦爛的微笑。

 


  姑娘被拖到牆邊,按著跪在地上。她想站起來,但她連膝蓋都被捆著,除了直起上身之外,根本無法作其他的動作。

 


  警察把她重新按倒,讓她跪坐在自己的腳上,她感到一只手在向下按她的頭,她明白時候到了,便順從地低下了頭。

 


  負責行刑的那個萬德才的親信害怕夜長夢多,曹桂芝的姿勢剛剛擺好,他便用手槍沖著她的后腦開了一槍。隨著那一聲槍響,曹桂芝猛地向前一栽,頭一下子頂到膝蓋前的地上,臀部象前滾翻一樣翹起來,卻沒有翻過去。

 


  一切都靜了下來,人群一聲不響,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看著他們心目中的偶像以那樣一種怪異的姿勢一動不動地撅在牆邊。

 


  一聲令下,軍警們跳上汽車揚長而去,人們卻還站在原地不動,就象傻了一樣。

 


  突然,象是明白了什麽,人群開始向前擁了過去。

 


  “都聽著,都聽著。”一群青幫的混混兒們喊叫著,想把擁上來的人群推回去,再毫無效果。

 


  “怦怦!”幾聲槍響,人群立刻停了下來,驚愕地看著響槍的方向。

 


  “各位,都聽著。”人們這才看清,開槍的是青幫的一個小堂主:“這女共黨跟我們青幫有過節,你們要是想看這小娘兒們的死屍,給我離開一丈,哪個想替她收屍,就是同我們青幫過不去。”

 


  人們都知道,青幫作事一向是任性胡爲,殺個人就象撚死個臭蟲一樣,懾於他們的淫威,人們是敢怒不敢言。

 


  那小堂主見把人群震住了,便穿過人群走到牆邊,看著已經死去的曹桂芝。

 


  “這小娘兒們屁股挺好看嘛。”他用穿著千層底布鞋的腳輕輕踢了一下曹桂芝高高撅起的臀部,然后用力蹬了一下。姑娘更高地翹起臀部,然后向旁邊一歪,蜷曲著側倒在地上。

 


  姑娘的半邊臉緊貼在地上,額頭上有一個不大的槍眼在向外冒著鮮血和腦漿。

 


  她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定定地看著面前的石板路。

 


  小堂主抓住姑娘被捆住的一雙腳,用力把她拖向路中間,然后她把她那被捆緊的兩條腳壓向她的胸脯,一邊解開她膝部的繩子。人們不知道他想干什麽,但沒等他們反應過來,一個小混混兒已經搶著過去把姑娘的褲帶一扯扯開,一把便將她的褲子扒到了膝蓋處。

 


  人們明白了,他們的憤怒溢於言表,但青幫的流氓們已經站在了曹桂芝屍體的四周,手里握著斧頭和手槍,手無寸鐵的人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女英雄赤露出了最神聖的地方。

 


  “看見了嗎?屎都嚇出來了,還什麽仙子?”小堂主象得了寶貝似地叫道。

 


  果然,姑娘的雙腳朝天翹著,沒了褲子的遮掩,潔白的臀部完整地暴露在人前,在那兩塊滾圓的臀肌之間,夾著一塊黑黑的,硬硬的東西。小堂主一手抓著姑娘的腳,另一只手撥開桂芝的臀肉,那黑黑的東西果然是一截兒糞便,由於很干燥,所以只便出來一半,另一半還在身體里,肛門的肌肉被那糞便帶著向外翻出著。流氓們發出了一陣陣下流的歡呼。

 


  ……

 


  (十一)

 


  一個小時后,萬德才悄無聲息地溜進主席辦公室,把一大摞報紙放在楊克鈞的面前。

 


  “楊主席,您看,這是今天各大報刊的號外。我昨天就叫他們排好版等著,照片一到就馬上制版印刷,這是報審的大樣,您看看。”

 


  楊克鈞隨手拿起一張來看。頭版頭條特大字的標題:《昔日百變女妖,今日紅顔糞土——共黨女要犯曹桂芝今日伏法》,接著是不太長的消息正文:警察局新聞處特訊:被傳爲百變仙子的共黨女要犯曹桂芝今日在百市街北口被依法槍決。

 


  曹犯桂芝,女,原名馮小花,24歲,本市曹莊鎮馮家堡人。該犯於五年前參加共匪遊擊隊,多次在城鄉各處刺探軍情,並殺害我軍、警、探員共十七名,警方數次揖拿,終於本月十七日在其家中擒獲。被捕后,該犯對所犯罪行供認不諱。

 


  爲明正國法,市高等法院依法判其死刑,並於今日在百市街北口槍決,以儆效尤。

 


  接著便是一篇所謂本報記者的“刑場目擊記”:接到警方通知,本報記者於今日到曹犯的行刑現場目擊了執行的全過程。……該犯刑前,面帶微笑,佯作鎮定,然視其下體,則下裳盡濕,蓋因恐懼而小便失禁所致。行刑后,有好事者除其衣褲而觀之,則大便亦出,穢臭難當,醜態盡露,足見所謂百變仙子,亦不過貪生怕死之徒爾……在第一版的下面,是一張幾乎撐滿整個版面的曹桂芝的面部特寫照片,那是她剛被捕時爲建立檔案而拍下的,接著的第二版則是一張桂芝被兩個警察架著站在人群前的正面全身照,第三版是她的面部特寫,第四版則是行刑后,曹桂芝跪伏在地的屍體照片。

 


  楊克鈞又翻了兩份報紙,內容大同小異,有的報紙還在照片上另加了箭頭指向曹桂芝的裆部,以指出被尿濕的部分,其實,灰色的褲子一濕,立刻就會變得很深,在照片上也是十分明顯的。

 


  “楊主席,您再看這個。”萬德才從那摞報紙下面抽出一本雜志放到最上面。

 


  楊克鈞一看,封面上的名字是《秋海棠》特刊,他知道,這是本地最臭名昭著的色情雜志。他隨手翻開,知道這份特刊也是爲報道曹桂芝被處決而發的。前面幾頁的內容與其他報紙沒有太大的差異,但繼續翻下去,卻看到一副流氓們正在扒女屍褲子的照片,姑娘的臀部已經完全暴露了出來。

 


  楊克鈞裝著若無其事地把雜志合上,心里撲通通狂跳起來:“哦,這是怎麽回事?”

 


  “是這樣,這《秋海棠》本來就是下流小報,讓他們登這些照片沒有人會懷疑到政府頭上。我和侯登魁都想過,讓那些老百姓親眼看到曹桂芝屁股里夾著屎的照片,那不是比咱們四處貼告示更有說服力嗎?所以我就把《秋海棠》的總編找來,告訴他,讓他把這一期特刊大量印刷,免費分發,至於錢的問題不用他擔心。您看,我這麽辦行麽?”

 


  “啊,不錯,你干得好,這錢麽,總不好由你們警察局出,你們也不富裕,啊,回頭你寫個數,我給你批一下,到市財政廳長那兒領錢去。”楊克鈞知道,萬德才這是借機撈一筆。

 


  “是,謝謝你。完了事兒,我親自來替《秋海棠》謝謝您。”萬德才在這方面可不會把自己弄得沒面子。

 


  “那就去吧。”

 


  “是,那我告辭了。”

 


  萬德才剛一退出去,楊克鈞便飛步過去把門反鎖上,然后撲向了那一本《秋海棠》特刊。

 


  《秋海棠》的照片是按照時間順序編排的曹桂芝被殺害的整個過程的照片,不僅包括她死后被脫褲子的相片,還用大量的版面刊登了從不同角度拍下的她赤裸屍體的全身照以及下體的特寫,一些照片中竟然還拍下了男人的手扒開她臀部和陰唇時的照片,每一張特寫上都用箭頭標出了那夾在肛門中的半截糞便。

 


  看著特寫照片中那拍得異常清晰的女性生殖器,楊克鈞一下子坐在沙發里,一只手緊緊地握住了自己的褲裆……

 


  百市街上人群依然不斷,聽到消息的人們從四面八方趕來親眼看一看那個不曾謀面的女英雄,青幫的混混兒們則不遺余力地向人群分發著《秋海棠》特刊。

 


  曹桂芝躺在青石板上,流了一地的血已經干涸,變成了黑色。

 


  她的小白汗禢兒已經被青幫的人當胸撕開了,兩朵銅錢大的小絹花用細銅絲從奶頭正中刺入,頂在那挺實的雙峰上,下身兒已經被剝得沒有一條布絲兒,膝部和腳上的繩子也被解掉了,在那細小的腳踝上還留著繩索的勒痕。流氓們把她的雙腿分開到了極限,還用兩摞土坯放在她的膝蓋下面,使她的大腿呈“V”字形敞著,爲的是讓她的臀部盡可能多露出一些。

 


  在她的旁邊有一張太師椅,青幫的混混們輪流坐在那里監視著,不讓人替她收屍,同時也不斷的地用下流的語言提醒人們去看一看夾在女屍肛門中那已經干透了的糞便。

 


  最初的時候,混混兒們還曾經用細細的藤條去撥弄姑娘的陰戶,后來玩兒得沒意思了,便把那藤條直接插在桂芝的陰戶中,並把一枚老銅錢橫著放進她的前庭,以便把她的陰戶和尿道都完全暴露出來。

 


  他們想盡辦法汙辱她的屍體,因爲她曾經負有的威名,因爲這是她的那些崇拜者所最不願意看到的。

 


  曹桂芝靜靜地躺著,眼睛看著天空,聽任自己的身體赤裸裸地在人前展覽,仿佛這一切都與她毫無關系似的。

 


  三天以后,青幫把曹桂芝的屍體裝在板車上,一路展示著拉到西山的黑龍潭,抛入了深不見底的潭水中。這里是由一條瀑布沖出來的深潭,沒有人知道有多深,只知道掉在里面的人就再也不會漂上來。

 


  接下來的日子里,市黨部和警察局忙著慶功,遊擊隊則處決了出賣曹桂芝的胡大奎。

 


  沒有了曹桂芝,遊擊隊照樣把城里城外的軍隊和警察鬧得雞犬不甯。

 


  本來就不相信百變仙子會死的老百姓當中很快便又傳出了仙子新的消息。這消息有很多版本,中心的意思是說百變仙子沒有死,其中最具想象力的一個版本說,那天被當衆槍殺的女人不是百變仙子,而是她的師妹,她本人換了法身,現在改叫百變真人了;而最有根有蔓而又神乎其神的一個版本則說,有一個乞丐夜宿黑龍潭,突然潭中光芒四射,那個被槍殺的女人竟完好無損地從水中走出,還給了乞丐一塊銀洋,乞丐嚇得夠嗆,以爲遇見鬼了,但那女人摸了一下他的頭,那手竟是熱的,而且回來一看,那大洋也是真的,並不是冥票,才知道百變仙子是活人。不管那些傳說有多奇特,多麽不可思意,多麽荒誕,老百姓們都願意聽,願意想念,而且他們都無一例外地認爲,百變仙子永遠都不會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