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电影院的遭遇
电影院的遭遇
 
 伍迪很快来到了电影院中,他在一旁的沙发上看见了两个同样青春靓丽的女孩无聊的玩着手机,一边玩还在一边聊天。

  左边的女孩有一米六五的样子,一头棕黑色的长发齐肩,末段微微发卷,靓丽的面孔上微微化了点淡妆,使得她更加光彩照人,头上戴着一个黑色的发卡,身上则是穿着一件黑色的收身连衣长裙,胸口处微微鼓起,并且有着蕾丝装扮,微微露出的小腿上覆盖着光滑的黑色丝袜,一对玉足上则穿着点缀着一个大蝴蝶结的黑色高跟鞋。身上斜挎着一个黑色的LV皮包,两节藕臂暴露而出,纤细如青葱般的手指在iPhone手机屏上划划点点。红润色嘴唇微微张开,棕色的美眸无聊的盯着手机屏幕。

  「诶……你说?杨雨洁她怎么还没有来啊……」女孩说着看了一下时间,「时间都过去半个小时了……她再不来电影都要开场了,要不你再打个电话?问问她到底在哪里?」另外一个女孩大约有一米六八,穿着一件红色的T恤,同样棕黑色微卷的秀发在脑后扎成了一个马尾,她修长的美腿上穿着一条带着破洞的牛仔裤,玉足上穿着一双罗马式的高跟凉鞋,露出了她白皙滑嫩的皮肤与晶莹的脚趾,露出的脚趾上涂着红色的指甲油,而裸露的芊芊玉手上也涂着红色的指甲油,一对纤细的玉臂也在无聊的划弄着手机,她红唇微张,打了一个哈欠之后就说,「诶……是啊……刚刚她说自己快到了……真是的,现在还没到,我该催催她了,马上到了让她请我们吃饭,哼,叫她让我们等这么久。」「嗯嗯,就是这样。」一旁的女孩也是笑逐颜开,稍微弯了一下腰之后起了身,「我去上个厕所,马上回来,我们一起?」「恩,好啊」充满活力的女孩立刻就站了起来,跟着她的朋友走向厕所,同时拨通了杨雨洁的电话。

  「诶?真奇怪?怎么会不在服务区?」

  刘紫檀走进了厕所,此时厕所中一个人都没有,她打开了入门处的第一个包厢,突然一个男子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什…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伍迪趁着她愣神的一瞬间就将早已准备好的丝袜塞进了她的嘴中,刘紫檀感到大量的东西进入自己的嘴中,直捣咽喉,一阵呕吐的感觉就要袭来,而就在这时,伍迪拿出一个黑色的口球锁住了她的红唇。

  「呜呜?呜!」看到自己嘴上的口球,刘紫檀瞬间慌了神,嘴中发出了屈辱的叫声,「他是谁?他尽然敢把这种羞耻的东西放在我的嘴上。」刘紫檀心中又是恼怒又是恐惧,一对美目死死地瞪着伍迪。

  「呜呜呜!呜,他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下做这种事,变态!」此时刘紫檀完全没有为自己的安全着想,她此时仅仅确定这是一个变态试图猥亵她,毕竟现在可是电影城啊,这可是大白天啊,谁会选择在这绑架人?就算真的这么办了,也带不出去,所以她此时心中仅仅是充满了屈辱。

  「这是给人带的吗!」

  然而伍迪也不在乎她的想法,他仅仅又是将刘紫檀拽进了包间,用脚将门关上,强硬的在刘紫檀的痛呼声中将她翻了过来。伍迪将她的藕臂反剪在背后,拿出一节麻绳穿过她的脖子先是勒住了她的双峰,然后用劲一拉,在刘紫檀的娇叫声中把她的双手对其,已一个背缚观音的方式将她的双手紧紧的固定在了背后。

  「呜呜呜呜!」刘紫檀不满的发出了一长串毫无意义的呻吟声,俏脸绯红,眼神中则充满了屈辱。

  「呜呜呜!谁能把他带走?」她想呼叫关绫求助,可是嘴中的物件大大的降低了她的声音,使得仅仅有一丝声音能传到门外,而门外又是相当的吵杂,所以关绫完全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绑完手臂了之后伍迪在她剧烈的呜呜声中撩起了她的长裙,一对修长的黑丝美腿瞬间引入眼帘。刘紫檀在伍迪的手中不断挣扎,面色绯红,发出了更为屈辱的声音,而伍迪仅仅是拿出麻绳,又顺着她光滑的丝袜,一道一道的缠绕上去,中间再加以固定,没有一分钟,刘紫檀的黑丝美腿就难以分离了。

  这次伍迪放过了她的私处,然后就放开了两颊绯红的刘紫檀,刘紫檀在地上晃了好一会儿才掌握好了平衡,她难受的挣扎着,眼神中充满了厌恶,看着伍迪发出了一连串声音微弱又无实际意义的呜呜声。

  此时她被紧紧束缚的黑丝美腿被黑色长裙覆盖住,原本不是非常雄伟的双峰也被伍迪勒的汹涌彭拜,她的美眸中满是厌恶,不断地摇晃着娇躯,想要脱离束缚。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伍迪笑着看着刘紫檀,同时手中出现了一个黑色的项圈,「你说如果我就把你锁在这,等着别人来发现你,怎么样啊。」刘紫檀的娇躯瞬间一震,不断的摇头,眼中充满了恐惧,「呜呜呜呜…我……我才不要被人这样发现呢」她又瞬间想到如果这真的发生了,那么明天的新闻必然会有自己的一页,而这是她万万不想要的,她焦急地看着伍迪,不断地摇头,美目中充满了急切与恐惧。

  「嘿嘿嘿,那就看你能不能努力不要被别人发现咯。」伍迪还是把在刘紫檀屈辱的眼神中将项圈戴在了她的脖子上,然后将另外一头绑在了门锁上。

  「那么我出去咯,门就你自己来锁吧。」伍迪摆了摆手,拉开门,搞得刘紫檀一个踉跄,然后在刘紫檀焦急而又屈辱的眼神中离开了包间。

  「呜呜呜!他!他竟然敢这样对我!」刘紫檀脸颊绯红,眼神中充满了复杂的神色,她现在希望关绫赶快进来,不然没有任何一条路是行得通的,如果被人发现,那么她的名声也就毁了,如果没有发现,那么晚上自己可能就会被这个男人绑架。

  「他究竟想要什么。」刘紫檀想到,她又同时想到这个男的应该怎么走出厕所,不过此时她知道自己没有时间来思考,她现在必须将门锁上,避免自己被发现,虽然被紧缚的双脚依旧在底下,但是她必须要先锁上门。

  于是她开始扭动起了自己的脖子,想要把门锁上,想到这个黑色的项圈,她的面颊又一次因为屈辱而充满了红色。

  「呜呜呜…辛亏这个男人不知道我的朋友在外面。」她先用绳子把门拉近,然后让一处扭脖子,终于把厕所门关上了,虽然没有多少工作量,但完成这一切之后,由于屈辱与刺激感,她胸脯微微喘息,全身香汗微微渗出,她此时只能无力的瘫在墙边,一边抱怨着今天倒霉的运气,一边希望关绫可以早一点进来,在此处解救她。

  关绫看了看手表,距离刘紫檀进去厕所已近有十分钟了,前前后后都有两三个人进去出来了,而刘紫檀现在还没有出来。

  「不会是吃坏肚子了吧。」关绫心中默默想到,「再过两分钟进去看!」两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任何刘紫檀的声音,关绫决定进去看,来到了第一扇门,在门口问道。

  「紫檀,你好了没?」

  刘紫檀听到关绫的声音,立刻挣扎着发出呻吟,并且扭动着想要把门打开。

  「吱哇—— 」厕所的门打开了,关绫看见面前被捆的紧紧的刘紫檀愣住了。

  「怎……怎么回事…」她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变成这个样,此时她的娇躯一震,然后在刘紫檀剧烈的呜呜声中才要上前帮她解开束缚。

  「呜呜呜!呜呜!」刘紫檀的叫声突然变得强烈起来了,对着关绫不断地用眼神示意让她回过头,然而关绫完全没有get到刘紫檀的点,她仅仅是回到,「放心啦,我会帮你解开的,不过这究竟……呜呜?!呜呜!呜呜呜!」从关绫的背后突然伸出了一只男人的手,快速的将另外一整条丝袜塞进了关绫的嘴中,然后又用一个红色的口球锁住了关绫的小嘴,原来伍迪一直埋伏在旁边的厕所包间内。

  「呜呜呜?呜呜!」关绫娇躯一震,穿着高跟凉鞋的美腿就要向后踩去,而伍迪只是一个弓腿,就将关绫跪在了地上,他用一只腿控制着关绫,然后用手握住她的芊芊细手,用麻绳一道一道的绑了起来,将整条玉臂绑成了一体,滑嫩的肌肤被紧紧束缚的绳子勒出,就像糖葫芦串一样。他又伸出一条绳子穿过她的腋下,顺着她红色的T恤环绕住了她的双峰,然后用劲一勒。

  「呜呜!」关绫一瞬间红着脸娇叫了一声,一旁的刘紫檀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不能相信自己希望的救星就这么消失了。

  「呜呜呜!」刘紫檀此时愤怒的看着伍迪,不断地呜呜着,但伍迪没有丝毫在意,紧紧是在把手中的绳子一遍一遍的收紧,听着关绫的呻吟声。

  「呜呜呜!」关绫愤怒的挥舞着被绑成了一体的手臂,希望能打到伍迪的脸上,然而伍迪此时丝毫不在意,他仅仅用一条绳子绑住了她手踝处的绳子,然后拉着这根绳子穿过了她的私处,最后堪堪的在她的脖子上系了一个环,并打上了一个死结。

  「呜呜呜!」关绫尝试着再次扭动着自己的手臂,然而唯一的结果是给她自己的私处带来了刺激,并且拉的自己的头颅不得不低下以表平衡。

  「呜呜呜呜!这个男人竟然!」关绫面色绯红,眼神中满是愤怒与屈辱,她狠狠地向后一撞个,把伍迪撞在了厕所门上传出一声巨响,伍迪一个不平衡就跌倒在地上,关绫趁着这个机会就站了起来,一个高跟鞋鞋跟就要往伍迪眼睛里采取,而伍迪也仅仅是刚刚没注意,只是顺手就用抓住了关绫的鞋底。

  「呜呜?!」关绫努力的用尽,想要踩到伍迪脸上,可是她的美腿此时似乎就是被固定住了一样,丝毫不动,难以移动。

  「诶呀哎呀,今儿竟然被小麻雀琢了眼。」伍迪笑着起身,猛地将关绫转了个身子,用腿又狠狠推了她的背一下,她立刻就痛呼着倒地了,而刘紫檀看见刚刚燃起的希望就这么消失了,也是在不断地呻吟着,眼中充满了失落。

  「乖乖躺下来。」伍迪把关绫摁在脏兮兮的地板上,不顾她强烈的挣扎,用绳子也把她的腿给紧紧的绑了起来,最后就连高跟凉鞋的跟也被紧紧的绑了起来。

  于是,第二个美女也被打包起来了,苗条健康的身体上被绳子紧紧包裹,一条绳子穿过她的私处,另外一条则是绑住了她的双腿。绑住私处的绳子连接在她不断挣扎的玉臂上,使得她的每一次挣扎都会带来莫大的刺激。修长的美腿穿着破洞的牛仔裤,被紧紧束缚,晶莹的美足也被固定在了一起,她此时就像是一条搁浅在了岸上的鱼儿,在不断地挣扎求救着。

  他接着的把在不断呜呜叫的刘紫檀也拽了过来,把两人面对面靠在一起。然后用绳子,把她们面对面就这么绑了起来,然后看着面前的「肉粽子」不断地挣扎呻吟,伍迪满意的点了点头,用手狠狠地打了两个美女屁股一下,并说道,「晚上我会再来的,如果到时候你们还在这,我会带你们去见杨雨洁的。」感受到屁股火辣辣的感觉,两女屈辱的娇叫了起来,然而,就在听到这个名字之时,两女全身一阵,然后更是拼了命的挣扎了起来,因为她们已经知道这个人恐怕是想要她们两个人!

  「嘿嘿嘿,那我就出去了。」伍迪这次离开了这个包间,并且回复到,「晚上我会回来的哦。」「呜呜呜呜!」包间中的两女,听到此,立刻更加剧烈的想要解开对方身上的束缚,关绫想着马上就求救,她觉得面子没有那么重要,要是人没了,一切就都没了,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此时伍迪已经通过一些特殊途径让别人难以发现她们,而她们,也终究离不开哪一个小小的包间,所谓的希望,仅仅是伍迪的一个小游戏罢了。

  「嘿嘿嘿,反正时间很多,那我自己看一场电影吧。」第十四章各就各位看完电影,伍迪又逛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还有两个女孩还被绑在在电影院的厕所里,他就慢悠悠的转回了厕所,走进包间看着仍然在挣扎呻吟着的两女之后走到她们耳边,悄悄说道,「那按照规定,你们现在归我了。」关绫和刘紫檀已经被绑在这将近五个小时,她们现在已经逐渐失去了希望,就在一开始的两个小时内她们不断地挣扎,然而却没有一个人进来可以帮助她们解开束缚,她们只能在希望逐渐消失的情况下无助的挣扎。

  「呜呜呜!呜!不……不。」两女的美眸中透着惊恐,看着伍迪的身影不住的摇头,甚至还有着眼泪从她们的眼角滑落,而伍迪仅仅拿出两条眼罩,手指划过她们细腻的肌肤,在她们呜呜声与拒绝中一个个帮她们封闭了视觉。然后抱住两女不断扭动的娇躯,逐渐消失在了厕所中。

  …

  「唔…」叶菲托着粉腮,圆圈泛红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往日活泼的她仿佛失去了全部的动力,她已经维持这个样子超过三天了。

  「嗯…菲儿?…你还好吗…?」一个穿着淡黄色连衣长裙的女孩踌躇着走了过来,轻声问道。

  「怎么可能好!倩儿就这么不见了!而现在那帮酒囊饭袋的警察们却说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一个活生生的人啊,就这么不见了!」叶菲怒瞪着美眸,咬着牙说道,「要是我!要……要是我!」说着她的眼圈又红了一下。

  叶菲与白倩是从小的朋友,从小读着相同的学校长大,就连最后的大学都在机缘巧合之下考到了同一所学校的同一所大学,就连她们俩当时都吓了一跳,说这真的是缘分啊。

  可就在半个月前,白倩在去过了图书馆之后就再也不见了,叶菲通过各种途径都发现不了白倩之后开始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了,她当时就报了警,可经过将近半个月的调查却没有任何结果,或者说是嫌疑人莫名其妙的消失了,甚至在向上继续申报时还出现了更高一层的信息封锁,这是让叶菲难以忍受的。

  「唔……嗯…」叶菲把头埋在自己的手中,轻轻地抽泣,她此时真的对于白倩是否真的可以回来,她真的很害怕白倩就这么不见了,她越想越好怕,最后只能强迫自己不再这么想,但她依旧是悲从心来,不断地低声呜咽着,一旁的黄依依想要上前安慰却又踌躇着犹豫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阵悠扬的音乐响起,那是叶菲的手机响了,叶菲抬起头,擦了擦眼泪,努力平复了一下情绪接通了电话,努力用着平缓的声音问道。

  「喂?请问您是谁?」

  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了一声电子合成的女声,「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有关白倩当晚以及她的嫌疑人的信息,不知道你要不要呢?」「什…什么!」叶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声音猛地大了起来,甚至吓了一旁的黄依依一跳。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叶菲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我警告你最好不要给我开玩笑,这件事不好玩!」「诶呀呀,怎么这么凶呢,算了,我发一个文件到你的邮箱,你自己进行查收吧,那么…再见啦。」「唰」的一下,电话就被挂断,听着没有了声音的手机,叶菲心中充满了疑惑与犹豫,「她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她是怎么知道我的邮箱的?她是怎么…」「菲儿…你……」黄依依刚想说些什么,叶菲的手机就提示到她的手机上收到了一个新的邮件。叶菲用她纤细的手指点开来一看是一个视频文件,经过一小会儿的加载之后,她看到了一辆黑车停在了白倩的小区门口,然后一个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接着摄像头进行了切换,变成了楼内的摄像头,她看到那个男人带着一个行李箱上了楼,停在了白倩的房门前,撬开了锁,然后过了一会儿,男人又拖着一个明显充实了许多的行李箱走出了房间,回到了车上,然后,驾着车离开。

  看到这,叶菲的小手已近开始紧握,黄依依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只能在一边站着,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叶菲银牙紧锁,眼中似乎要将视频中的男人吃掉,但是视频没有结束,接着视频切换到了一个新的界面,从视频中可以看到男人开着车到了一个别墅面前,左下角还亲切的配上了经纬度。这个男人在别墅前将一个不断在抖动的箱子从后备箱取出,然后就拖着箱子进入了别墅,视频结束。

  叶菲此时心中充满了各种情绪,有兴奋,有悲伤,但是激动明显占了大部分,这个视频中所提供的信息如果提供给警察的话很有可能能够解出案子乃至救出白倩。

  黄依依看着兴奋地叶菲,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依依,看看这个!我们有希望了!」叶菲兴奋地喊黄依依也来看这个视频,看完之后就连黄依依都感到一丝希望,她们不顾周围同学的目光激动地离开了教室,去了教师办公室,想要推进下一步的发展。

  ……

  在白倩家附近的一家「废弃仓库」中,一个少女正在接听着电话。

  「恩……是的……我已经将信息传送给了她……恩……对……等待下一步行动了。」说完女孩挂断了电话,坐在监控室前,自言自语道。

  「没想到当初的一个小小的绑架竟然会牵扯到这么大的事件,诶……希望这次可以成功吧…代号「暴徒」……希望这次能将他消灭。」说完,娇小的女孩走下了监控室的椅子,来到了仓库的地下,对着一旁的研究人员命令道,「新改装K- 0025再进行确认,马上就是实战了。」「是!」一旁的研究人员回应道。

  …

  空间中,伍迪将所有密室中的女孩都带了出来,将她们带到了主调教室,看着一地不断挣扎的女孩,伍迪脸上慢慢浮现起了微笑。

  「嘿嘿嘿,虽然没有电,但是我们还是可以玩许多有趣的东西哦。」「呜呜呜!呜呜呜呜!」女孩们在地上躺着,看着伍迪邪恶的笑容,都在不断地摇头,发出一声一声的呜呜声。

  …

  展览馆中,白倩孤独的依旧被固定在那里,她尝试逃脱,可是完全没有丝毫的松动,每天都会有流状食品从上面的进食口流入白倩的胃,而且每天的排泄物也会被管道带走,白倩没有任何娱乐,由于黑暗,她看不见任何东西,就连声音都因为隔音玻璃的存在使得她仅仅可以听到自己的声音,她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她不知道自己哭了多少次,但是她唯一知道的自己在逐渐变得越来越恍惚,私处中的跳蛋一直在运行没有停止,她也在不断地高潮,在一波波冲击中她感觉自己的意识也是越来越微弱。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维持多久,可能自己最终会疯掉,自己的人性可能会慢慢消失,想到这,白倩的眼泪又慢慢留下。

  「呜呜呜呜……我不想…这样……」

  然而黑暗中,没有任何声音可以传出去,唯一可以确定的除了伍迪没有任何人知道白倩被孤独的锁在了这一个小小的角落。

  ……

  燕京的秘密基地中,男子坐在地上,吃着外面人给他的食物,他现在已经想明白了,自己的价值在这里仅仅是用于牵制伍迪,所以只要暴徒还在外面,他就不会有事。

  「诶…「暴徒」…你真的是坑的我好惨啊,真是的。」男子一边吃着饭,一边在心中默默思考着。

  ……

  指挥处,慕梓涵结束了刚刚的对话,缓缓地扶了扶额头,又在3D投影上打出一条一条新的指令。

  「为什么?!」叶菲不敢置信,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收到这样一个结果,「不予进行?上级给了压力?什么意思?!」叶菲震惊的看着眼前的警察,警察也是面色犹豫,十分艰难的回复到,「这……这个……我们也是才告知…上级突然就…」「就什么就?!」叶菲粗鲁的打断了警察的话,「你们不敢干,我自己去干!」说话间,她的声音中都带上了一丝哭腔,接着就气愤的走出了楼房,走到了路边,在星光的衬映下,她坐在了花坛边,把头埋进了自己的手臂,轻轻地抽泣。

  「菲儿…不要冲动。」黄依依跟着叶菲处理着这件事情,此时也同样是在叶菲的身边,默默地开导着她。

  「我不要冲动?!白倩也是你的好朋友!你就不急?」叶菲红着眼对黄依依吼道。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黄依依也是被叶菲的反应吓了一跳,清纯的脸上也是浮现出了犹豫的神色,「我…我只是觉得…」说到这,黄依依也有一些眼眶发红,不再言语。叶菲此时也稍微冷静下来了,她想到今天黄依依和自己忙了一天,她也是对这件事情很上心的,她此时对黄依依有着一丝歉意,不好意思道,「嗯…其实也是我冲动了…但是!」想到那些所谓的高层,叶菲的又是银牙紧咬,美眸中充满了愤怒。

  「我……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回家休息,明天再继续跟进。」「嗯…」叶菲冷静了下来,看着高挂着月亮的夜空,回到,「嗯……是的……我们该回家了……」……回到家之后,叶菲躺在床上,突然想起了那个神秘的电话,她又尝试打过去,没想到成功了。

  「嘻嘻,我就知道我们会很快再联系的,怎么啦。」一头传来了熟悉的电子女声。

  「你们可以帮助我救出白倩吗?」叶菲急切的说。

  「这个嘛…可以哦。」

  「真的吗?」叶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此时仅仅是病急乱投医,没想到对方竟然给了肯定答复,「你不是在骗我吧?」「嘻嘻,怎么会呢,你现在去门口,看,你的门口会有一个快递,你拆开包装,里面会有一个你需要的东西。」「什…什么时候?!」叶菲一惊,她没有想到对方会有这么多的信息,甚至就连自己会回电话给他们都猜到了,她的眼神中此时多了一些说不清的东西,「你们究竟是谁?」「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帮你。」叶菲尝试深呼吸,平缓了一下语气之后说到「希望如此吧。」接着,她出房间打开了大门,看到果然有一个包裹在地上,她美眸中闪过一丝忌惮,迅速向周围扫视了一眼之后就将包裹带进了房间。

  包裹中是一个小型的仪器,上面显示着一个坐标,这时,还没有挂断的电话中传来了女声。

  「这个坐标就是白倩的地址,你可以去看看。」「我怎么确认你们不是在骗我?」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终于回复了一句「我们无法证明,但我们可以提供给你进一步的信息,如果你不愿意冒险的话。」这次换到叶菲沉默了,她沉默了更久,最后终于干巴巴的回复一句。

  「我相信你们。」

  通过目前的信息,她确信如果这个组织想要害自己,根本不需要用这么愚蠢的方法,就看那个快递的技术就能做到了。

  「你们为什么帮我?」叶菲不相信免费的午餐,对方这么做肯定是有道理的。

  「……等以后我们会告诉你的。」

  ……

  第二天,叶菲说服了黄依依,两个人请了假来到了这片地形,这里是一片郊区,两女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骗了。

  「菲儿…我说……我们就不该来这…我们回去吧」黄依依怯生生的说到,她身上穿着一件简单的黄色外套以及一条休闲裤,这是为了方便行动所以穿的简单,而叶菲也是简单的穿了一件牛仔裤和蓝色外套,精致的脸上英气蓬勃,一头柔顺的黑发扎成马尾。此时也是秀眉微皱,暗想自己是不是被骗了。

  「唔……」就在叶菲思考时,她突然看到了一个男人笑嘻嘻的凭空出现在了她们的面前。

  「诶哟哦,没想到还有两个大美女就这么来找我,看来我这么有吸引力?」「你…你什么……什么时候?!」叶菲被突然出现的男子吓了一跳,但是她没有犹豫,她把手伸到了口袋中,里面装着一把大功率的电击器,这是自己在网上偷偷找商家定做的,一下绝对可以把人电晕。

  「你把白倩放到哪去了!」叶菲厉声道。

  「哦?白倩?」伍迪思索了一下,「不急,你马上就能看见她了,甚至你们还可以永远的在一起。」「废话少说!」就在菲儿要采取行动之际,她突然看到男人迅速向自己走来,然后身体又一次消失不见,接着就是她就感到自己放在口袋中的手突然剧痛,然后不得不一松手。

  男子突然出现在叶菲的背后,在黄依依惊骇的眼神中拿出一个电击枪点在了叶菲的手上使得她不得不一松手。接着伍迪立刻将叶菲的藕臂反剪在背后,拿出麻绳就绕着手臂绑了起来。哪怕叶菲极力挣扎她的手臂依旧很快就失去了自由。

  「变态!你要干什么?!」叶菲找到一个机会逃了出来,立刻向黄依依跑去,要找她解开束缚,然而伍迪又怎么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他立刻就用从叶菲口袋中获得的电击器电晕了叶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