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闷热的夜晚
闷热的夜晚
 那是很闷热的夜晚。即使是把冷气机开到最大,额头上还会冒出汗珠。-
三上江奈因为感到不舒服,不停的翻身。变成很不好的睡相,一条腿打在丈夫的大腿上。
-丈夫三上一郎发出呼声。大概没有睡熟的样子。
-「妳的腿压在身上好热了」
-一郎想把压在自己腿上的江奈的腿推开,可是她的睡衣撩起,变成抚摸光滑大腿的情形。
-江奈的肌肤是纯滑又有适当的弹性,今晚因出汗的关係显得有热度。一郎张开眼睛看江奈的腿从小腿肚到脚裸的曲线充满弹性。一郎决定要和江奈结婚的理由之一就是要有腿部的曲线美。既然要在一起生活一辈子,最好能和美腿的女人结婚。据说人老了腿的曲线还不会变化就这样遇到完全?
-他理想的江奈。
-虽然没有开灯。但由窗户射进来的月光,还能看清楚江奈乳白色大腿,这时候一郎的睡意完全消失。-
蓝色的睡衣在她每次翻身时会撩起;所以大腿也完全露出来。本来想把江奈的腿推开的,这时候用手抬起,睡衣的衣摆更撩起,女人成孰的下腹部暴露在男人的视野里。江奈穿的是浅粉红的丝质三角裤。-
三角裤紧贴在丰满大腿根和隆起的三角地带。双重底的部分,好像能透明的看到女人的肉缝。
-(这样看来,我的老婆也很性感。)-
不由的吞下囗水。
-同时也产生另一种慾望。
-(反正热的不能睡,和江奈干过之后也许会累的睡了。)-
不只是心理产生这样的慾望,事实上,他慾望成点的阳具,在他看到江奈的下半身时已经猛然抬头。-
一郎急忙脱去内衣和睡裤。-
因为最近的天气很热,性慾也衰退,很久没有和江奈性交。
-江奈二十五岁。二十五岁是一个女人最旺盛的时期,应该是根本不怕热的要求和丈夫性交的年龄。-
可是江奈不是这样,她是百分之百服从男人的意志。-
这种情形不只是因为她的性格内向,因为她的故乡本来就有男尊女卑的风气,从小就受到女人应该服从男人的教育,所以长人以后仍旧保持这样的的态度。总之,从来没有主动的向丈夫要求。这种情形多少使一郎感到失望。-
这些下说,现在他已经产生火热的性慾。-
忘记闷热把头伸入江奈的跨下,把抬起的腿放在自己的肩上。-
江奈惊讶的说:「你要做什么?不要这样!」
-这时候,男人的舌头正在汗湿的三角裤上蠕动。-
江奈几乎忘记睡不稳的痛苦,用力扭动屁股,但这样的动作反而给男人的舌头和手指带来方便。-
因为女人扭动屁股,一郎的手就顺势从三角裤的边缘直接进入肉缝里。-
江奈的全身弹动一下。
-「不要啊!!」
-这样一来,轮到一郎感到惊讶,因为从来没有听江奈说过……不要……的话。现在因为男人的色情行为使她拼命的摇动身体。
-(对了,这样才好,玩起来才够意思!)
-一郎感到很满意,用手指把三角裤的底部拉到一边,舌头在阴唇的上下舔。这里是女人的体嗅最浓厚的地方。
-手指拉开阴唇,手指尖碰到柔软的粘膜和蜜汁。
-(原来她也已经有了性慾。)
-一郎感到非常高兴。一切行为都很保守的江奈,像今晚这样扭动身体或表现性慾还是第一次。-
一郎开始更兴奋。-
「喂!我们从后面来吧。」
-「你说什么?」江奈露出惊讶的表情抬头看丈夫。
-「什么?妳不懂从后面来的意思吗?」
-一郎多少有一点意外,但也不能不反省,结婚已经三年了,每次都是所谓的正常姿势。-
(对了,要嚐试各种姿势,江奈就能理解性交的愉快了。)-
过去他也欠缺努力,不能完全责怪对方。
-「江奈,妳趴在床上。」-
顺从的江奈听到丈夫的命令,就把身体转过去趴在床上。-
睡衣流汗后紧贴在身上,发出玫瑰色光泽的年轻妻子的体嗅开始挑拨男人。
-一郎用力拉起睡衣,江奈轻轻叫一声并弯曲身体。形状漂亮的屁股露出,因为还没有脱三角裤,所以陷在屁沟的丝质布料已经完全湿润。-
一郎从屁股上拉下三角裤。
-「不要啊.羞死了!」江奈扭动身体。-
「江奈,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这样?我们是夫妻,所以无论做什么事也不会有人来干涉的。」
-「你今天晚上怎么回事?突然做出这么难为情的事。」
-「实际上,这才是一般的夫妻。因为妳太顺从了,所以我也不由得在享受性的乐趣上没有努力。听同事们说,有的很厉害,把他的老婆绑起来,还让她坐在椅子上搞她。」
-「啊,不要说了!从屁股那边摸过来,受不了!受不了!。」
-因为一郎一面说一面伸手到江奈的屁股缝里,在江奈的肉丘和肉缝里抚摸。江奈趴在床上抓紧床单,抬起屁股扭动想躲避男人的手指。
-光滑的后背向左右摇动,从撩起的睡衣微微能看到乳房。
-(原来她也能做出相当性感的姿势。)
-结婚到第三年才发现自己内向的妻子有这性感的一面,一郎兴奋的把二根手指插入到江奈的内缝里。-
汗奈不知在嘴里嘀咕什么,肩头不停的颤抖。-
肉洞里已经溢出蜜汁。短短的黑毛贴在阴唇附近,缠绕在插入的手指上。-
一郎的手指在里面转动,江奈鼓起嘴巴发出分不出是呼吸还是叹气的声音,把脸紧紧的贴在床单上,散乱的头髮盖在脸上,好像很痛苦的皱起眉头,那种表情和平时的江奈完全不一样。
-(听别人说:漂亮的女人做出痛苦和生气的表情最美。原来是真的。)
-一面欣赏女人产生慾望的情形,一面拔出手指品嚐着江奈的沾在手指上阴液的味道。虽然很粘但味道很轻,不过腥味很重。-
「你在做什么?不要这样,羞死人了!」
-在江奈来说,虽然对方是丈夫,但做出这么淫蕩的事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
-「妳等一下,马上就会舒服了。」一郎抬起身体做出插入的姿势说。-
「把屁股抬高一点。」-
「我怕!」-
「没有什么好怕的……这样会非常好,快点抬起来。」-
一郎以前就曾经想到过江奈的性器好像是偏下的,所以用正常的姿势是没有办法很充分的插入。所以,用后背的姿势很可能让江奈高兴。
-可是每次性交时,习惯上还是会採用正常姿势。
-(正常姿势是没有办法,今天晚上一定要试一试江奈的身体。)
-推开湿淋淋的发出黑红色光泽的花瓣,龟头扑滋一声进入里面。江奈在这剎那保持原有的姿势,四肢轻微颤抖……确实比正常姿势插入时更轻鬆。-
「啊,进来了,你的好厉害。」江奈一面哼一面说。-
「很粗,和以前不一样……啊……」
-「和以前不一样吗?妳果然是偏下的。」
-江奈自已的膣腔里产生了比正常姿势插入时强烈多少倍的压迫感。-
「啊……为什么会这样……我受到压迫了。」-
江奈的反应完全和以前不一样。
-「好厉害,太紧了……不要啦……不要动啦!」
-「妳不要这样说,已经有这样的感觉怎么能不要了?」
-「因为……我很痛苦,好像没有办法呼吸了。」-
「不要说多余的话,快扭动屁股吧!」
-一郎判断江奈是分不出快感和痛苦,她还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快感。
-过去没有设法让她知道,是一郎的过失。现在终于找到江奈的特徵,一郎感到非常高兴。
-「江奈,愈痛苦快感也愈强大。来啦!我来啦!」一郎拼命的扭动。-
江奈抓紧床单发出好像痛苦的呼吸。
-当更深入时,江奈的哼声变成长音。-
「不要啦……啊!!我快要死了!!」-
因为过份用力扭动屁股,一郎的肉棒几乎要脱落出来。一郎用下半身保持平衡,同时上身向后仰,屁股用力向前挺。-
二个人的身上都汗湿。
-江奈几乎是哭菩说:「不要啦!!……不要啦!!……」-
可是一郎立刻开始用力抽插。看着肉棒在丰满的屁股沟间进出,一郎开始用力扭打。-
「这样真好,她果然是偏下的。以后每天晚上都要用背后姿势了。」-
一郎拚命的干,很快就开始兴奋。-
「哦!来了!!江奈!!……太好了!!……」
-江奈只是发出低沈的哼声。
-三上的快感爆炸时,一囗气爬上快感的顶蜂。三上再无法忍耐,拚命的把肉棒插入到江奈子宫的深处,就开始喷射。-
「啊……江奈……好……」-
他一面扭动屁股一面猛射精,也没有机会看江奈有什么反应,就射出最后一滴精液,然后深深叹一囗气,全身软绵绵的座在江奈的后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