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蹂躏女刑警
蹂躏女刑警
 阳光穿过了浅色的窗帘,照在了屋内。赵剑翎雪白的双臂从被子中探出,伸了一个懒腰,空调把卧室打得满是凉意。她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十点多了。辛苦地工作了一周,周末本该是好好休息一下,但案件的阴影却在她的心头挥之不去。
  XX市已经有七名女子失踪了。这七个女子,个个面容姣好,失踪之时都穿着黑灰色的丝袜。这已经闹得全市人心惶惶,现在无论哪个女子外出,都不敢再穿黑灰色的丝袜了。
XX市警方早在一周之前就增派了巡逻的警力,但却依然没有能阻止新的失踪事件的发生。国际刑警处虽然提供了一些情报,警方已根据这些情报锁定了目标,但苦于没有证据,采取的几次调查都毫无效果,竟然拿这些歹徒丝毫没有办法。
更令人心惊的,是警方并不是没有用过其他手段。XX市有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刑警大队长,她的存在自然也为XX市的女刑警树立了一个榜样。杨清越下属的刑警七支队的支队长就是一名漂亮的女刑警,她有两个得力的女副手。三名女警官假借应聘之名,试图打入敌人的内部索取证据。
整个计画制定得还算周详,两人应聘,一人以陪同之名在外接应,另有一些警力负责在周围警戒。但就在应聘这天,三个女警官有去无回,而在周围警戒的警力却没有发现任何明显的动静。
赵剑翎认识这三个人中的两个,知道她们的武艺不错,人又机警,但竟然还是被敌人全部擒获。这件事情当然是公众所不知的。
赵剑翎一想到这个案件,就觉得颇为头痛。没有证据就不能明着采取行动。想要营救落入魔掌的十名女子,却又不知对方的实力和底细,不能贸然下手,拖着也不是个办法。女警官只觉得颇为棘手,一筹莫展。
不过周末还是要休息的。赵剑翎就这样穿着睡衣拖鞋向楼下走去,她需要检查一下信箱。但令人意外的,是信箱里除了有一张电费帐单之外,还有一个厚厚的信封。信封上没有邮票,没有地址,显然是有人直接塞进来的。
赵剑翎困惑地拿着帐单和信封回到了楼上。走进了屋子,她拆开了信封,只见里面除了一张纸之外,里面赫然放着黑灰色的连裤袜。女警官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也许这只是一个恶作剧,但也可能不是,放这么个东西是不可能吓倒她的。
赵剑翎随即望向了那张纸,纸上只写了一行字,是一个网址。看到站点的名字,女警官就知道这是一个国外的提供免费空间的网站。她走到了书桌边,打开了计算机,连上网路,敲入了这个网址。
网页上嵌着一个媒体播放器,正在缓冲着传输过来的数据,而下方则是一个链接。赵剑翎略有些不耐烦地地等待着,很快缓冲结束,影像播放了出来,她的脸色却顿时骤变。
屏幕上,一个身穿黄色格子连衣裙的玉女正脱去了脚上的凉鞋,然后赤着脚向内走了几步,右手伸到背后,随着手臂轻轻一颤,连衣裙顿时滑落,正当她那圆润的肩头袒露出来的那一刻,影像嘎然而止。
女警官摸着滑鼠的手微微地颤抖着,视频的分辨率很高,可以非常清晰地看清屏幕上的女子是她自己。她站了起来,走向了大厅,从阳台的玻璃门望向了对面,却什么都没有看见。随即,她拉上了门帘,向计算机走去。
赵剑翎按下了那个链接,新的页面则只有一行文字:“穿上连裤袜,下午1点到XX路XX弄X号。否则,整段视频将会放置于网上,同时该网址将被发送至无数人的邮箱,让大家都欣赏一下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的美妙裸体。”
女警官尖挺的乳峰剧烈地起伏着,满面羞容。她一方面后悔昨晚的大意,又不禁对歹徒的无耻极为震怒。现在唯一能庆幸的,就是她没有在大厅中换内衣的习惯,尽管没有被人窥探到一丝不挂的景象,影像中的裸露程度也绝不是她所能容忍的。
虽然明知敌人已经准备好了针对自己的计画,赵剑翎没有别的选择。身为国际刑警处的要员,女警官被黑道上的邪恶势力视为大敌,更多次落入魔掌被蹂躏过,但毕竟她平素一直保持着自己的玉女形象,对于她这样的贞洁女子,赤裸的身体被天下人窥看是不能忍受的。
赵剑翎知道,如果这样和歹徒进行交锋,她必然落在下风,很有可能会被敌人轻易擒住。但事到如今已没有别的办法,她只有冒险一拼,希望歹徒的安排中会有什么疏漏,她必须依靠自己的身手和智慧去和敌人搏斗,虽然很可能这些都全无用处。
***    ***    ***    ***
赵剑翎走在烈日照耀的街道上。她头戴遮阳帽,身穿一套浅红色的薄衫。上身是无袖的衬衣,微微敞开着V字的领口,肩部多出的一些布料正巧遮掩住了肩头,下身是粉红色的裙子,长及膝盖。
女警官的确按照了网页上的要求,穿上了黑灰色的连裤袜。由于天气非常炎热,而连裤袜本身是深色的,固然薄了一些,透明程度却不高,即便被人自下看到也无法看透她的下身,因此她在出门前褪去了自己的内裤。
当然,赵剑翎不可能注意到,刚出门几步之时,一辆轿车从身边驶过,坐在驾驶座上的人正是谈老板。他用目光确认了女警官的穿着,心头又生出了新的想法。
由于没有直达的公交车,这一路上颇为荒僻,空的出租车也很少,赵剑翎在炎热的空气中走了二十多分钟,终于来到了约定的地点。转入了弄堂,两侧全是老式的平房,似乎已经没有人居住了。她对着门牌号找到了网页上所说的那幢屋子。房门虚掩着,她毫不犹豫地推门进去。
女警官本以为房内应该充满了严阵以待的歹徒们,但令人惊异的是,这里面什么人都没有。空荡荡的屋子内只有一张靠墙的桌子,桌上放了一台打开着的电脑。
赵剑翎走上前去,由于没有椅子,只能站着进行操作。她的上身前倾,趴向桌面,右手挪动着滑鼠,只见系统的资源管理器开着,当前目录下,正是一个视频文件和一个文本文件。女警官一按滑鼠,打开了那个视频文件。
播放的正是那段偷拍的影像,和赵剑翎在网页上所看到的不同的是,这段是完整的。只见屏幕上赵剑翎褪下了连衣裙,白玉般的身体和精美的身材曲线顿时展现了出来。赵剑翎看着,不禁由于羞耻而微微颤抖。
尽管女警官生性贞洁,但她在穿着上并不仔细,没有注意到,现在她穿的这件无袖的上衣在腋部的口开得很大,所以从那里可以看到她雪白的腋部,白色的半截背心胸衣,以及在松垮的胸衣之下时而显露出的一部分胸部肌肤。
此刻的情景和视频中的一段颇为相似。女警官上身前倾,松垮的半截背心胸衣就会在重力的作用下向下垂荡,脱离了身体。胸衣移位越多,露出的乳峰肌肤也就越多。虽然此时多穿了衬衣,但腋部的开口之大,使得这件衬衣在这个角度毫无遮掩的作用,而她的两侧后部上方的安装着两个摄像机,正在工作着。
赵剑翎的注意力完全被这偷拍的视频及其引起的震怒所吸引,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现在也处于一个被偷拍的境地。影像播放完毕,女警官打开了另一个文本文件,里面是另一个地址。
新地址离这里又有二十多分钟的路,她在心中咒骂着,但却没有什么办法。她删除了那段偷拍的视频,虽然知道歹徒肯定保留了拷贝,这样做也无济于事。她只能继续赶往新的地点,内心充满了被愚弄的感觉。
女警官顾不上天气的炎热,继续向新的地点赶去。想到歹徒有意选择一些荒僻的地方,让她来回奔波,也许也是为了消耗她的体力吧。赵剑翎依然没有注意到,当她走出弄堂时,马路边又是同一辆轿车驶过,同一个人注视着她的身影。倘若不是心有牵挂,机警的女警官早该发现谈老板了。
***    ***    ***    ***
又走了二十多分钟的路,时间已经接近两点了,赵剑翎用手抹了抹额角的汗水,踏入了另一间无人居住的平房。推开虚掩的房门,里面的布局和前一间房间几乎完全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多了一把椅子,赵剑翎微微皱了皱眉,走向了电脑前。
电脑同样是开着,资源管理器所在的目录中依然是一个视频文件和一个文本文件。女警官颇感疑惑地打开了那个视频文件,首先映入眼帘的,竟然是放在桌子上一台的计算机,随即一个红衣的女子走入了镜头。
尽管是从侧后拍的,但只要看到脸庞那清秀的轮廓,就知道影像中的人是赵剑翎无疑。视频中的她上身俯向桌面,右手伸向前开始操作滑鼠,此时上衣腋部宽大的开口处,裸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同时也能看到她那白色的半截背心胸衣。
看到这里,赵剑翎不禁脸上微微一红。但更可怕的在后面,随着她的身躯向前倾斜的幅度加大,松垮的胸衣开始下垂,乳峰处大片的胸肌裸露了出来,那尖挺而又带着优美弧度的贲起的曲线逐渐展现,晶莹剔透的玉乳宛若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而遮掩这件艺术品的布幔已被掀起了一角。
赵剑翎只觉得自己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起来,她已经能够猜到了最坏的可能性。但她没有看到就不能确认,紧张的气氛顿时冲击着她的脑神经,使她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嘴唇。她万万都没有想到,竟会有人如此处心积虑地来偷拍她的裸体和走光场面。
赵剑翎万万都没有想到,竟会有人如此处心积虑地来偷拍她的裸体和走光场面。前一晚没有拉上门帘是她的不慎,而现在穿的上衣也完全是偶然的事件。对方竟然能临时利用这些完全不确定的因素,实在是出人意料。
只见在高清晰的影像中,女警官的乳峰大半都能被看到,胸衣垂荡的位置已经到了仅仅能够遮掩乳峰尖端的境地。但随着她的身体由于羞耻而产生了微微颤抖,一晕浅红色的乳头时隐时现。这一露点的场面,使得赵剑翎顿时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在这段视频结束的一刻,影像中的女警官转身走离镜头,正面拍摄到的脸庞使任何人都能认定走光的人的身份。
在无比的愤怒中,赵剑翎打开了那个文本文件,里面写道:“赵警官,谢谢你精彩的露点镜头。你的裸体、你的乳峰真美。我们下回见!”
女警官作出了一个决定,以后改用胸罩,再也不穿这样的胸衣了,现在自然于事无补。但她一定要把偷拍的人抓出来,因此,她没有直接回去,而是直奔第一次预约的那间平房。在那里,她希望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    ***    ***    ***
毕竟在夏日的午后连续步行了一个多小时,当赵剑翎回到第一次预约的平房那里之时,她已经觉得自己非常疲惫了。但一想到自己被人偷拍了裸体和露点的录像,她心中就焦急万分,她决定,等检查了这间平房之后再作休息。
和前一次来的时候不同,平房的门现在被关上了,但这难不倒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她在周围找到了两根废铅丝,将铅丝塞入了钥匙孔中,轻轻地试探了几下,就卡到了要位,将门打了开来。
事实上这是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前一次来的时候,房内开着一盏热炽灯,同时因为计算机开着,灯光、电脑屏幕和来自门口的光线提供了足够的照明。但现在,灯关着,电脑也不见的,只剩下了来自门口的光线,将房内映衬得分外阴暗。
赵剑翎才向房内踏入了两步,突然背后就有风声响起。她猛然警觉,才知道自己中了埋伏。女警官本该更小心一些,但是浮躁的情绪使得她不如平时那么谨慎。即便如此,骤然遇到偷袭之下,她的右肘依然迅速向后击去,同时准备转身迎敌。
背后的歹徒似乎对赵剑翎的这一击有所防备,女警官的这一击只撞在了对方用以招架的手臂上。她判断出对手不是一般的人,这一挡显得非常高明,似乎曾经受过格斗的训练。
与此同时,歹徒的左手从后向前一勾,已直逼赵剑翎的面门。而赵剑翎右肘的那一击已是仓卒之下的唯一及时的反应,她的左手虽然也迅速地去招架敌人那自后而来的那一勾,但毕竟还是稍稍慢了一线。
女警官的左手架住了对方的攻击之时,歹徒的手臂已经够到了她的面前。赵剑翎觉得一股冲鼻的麻醉剂的气味扑面而来,瞬间就使她感到了晕眩,全身的力量迅速地消逝着。这使得她的左手微微一松,歹徒的左手立刻碰到了她的脸庞。
“唔……”
敌人手里拿的是一块湿漉漉的毛巾,上面沾满了麻醉剂,压在了女警官的嘴和鼻子上。赵剑翎立刻试图屏住自己的呼吸。身为一个精锐的女警官,她经受过屏息的训练,但先前吸入的麻醉剂还是起了作用,不但削弱了她的力量,同时也使她的反应变慢了很多。
歹徒却拖着她的身体后退着,把女警官向后拖倒。赵剑翎右臂被歹徒用右手抓住了,扭到了身后,而她的左手还抓着对方的左手腕,试图扳开对方的左手。
她现在已经成了坐在地上的姿势被人向后拖去,裙摆掠在腰间。而歹徒却半蹲着身子,牢牢地将她的右手扭住,将浸满了麻醉剂的毛巾按在她的口鼻之上。
女警官用尽剩余的力量,猛烈地挣扎着,但这只能是双腿摩擦着坑坑洼洼的水泥地。只觉得毛糙的地面磨破了丝质的连裤袜,擦得女警官的臀部和腿部隐隐生痛。
歹徒淫笑道:“赵警官,你果然厉害啊!没想到用了麻醉剂,你还能坚持这么长时间。不过这次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赵剑翎不禁一惊,这个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有点耳熟。随后,她想起谈老板,那个向她求爱却被她拒绝的人。此时她才想到,这完全是一个故布疑阵的圈套,而一切疑团也随即解开。
能够拍下那么清晰影像的摄像机绝非一般。赵剑翎在当时谈老板被费老虎绑架的一案结束后曾经查到,谈老板在军队服过役,所在又是侦察部队,对最好的摄影摄像装备都有所了解,加上他财大气粗,又有门路,才能买到这样的东西。
另一方面,谈老板在军队中也学过格斗擒拿,虽然正常情况下不是赵剑翎的对手,但利用麻醉剂进行偷袭,还是能够趁其不备。若是换了一般人,刚才女警官的右肘一击就足以对付了。
至于黑灰色的连裤袜,那完全是一个幌子,让赵剑翎想到了妇女失踪案上。事实上,这个事件和那个跨国妇女卖淫团伙全无关系。
现在赵剑翎唯一佩服的,是谈老板的布局本领。在她出门之前谈老板是不知道她的穿着,更不知道能够偷拍到她的乳峰走光场面。
也许谈老板原先只是想进行一次试探,或者令有其他的安排,这不得而知。但在她出门后,谈老板能够在短时间内反复布下各个圈套,先偷拍了她的露点镜头,又料到她会再度赶回此地。再利用她的情绪浮躁,一举偷袭成功。
只是赵剑翎万万料想不到,象谈老板这样一个正经的商人,在十天前还是受害者,现在居然干出了这种事来。但现在知道这些已经太晚了。
女警官依旧奋力挣扎着,不甘于就此被活擒的局面,谈老板也依然向后拖着她的身体,不让她获得有效反抗的机会。赵剑翎屏息的时间有限,不到半分钟,她再也支持不住了。随着麻醉剂的吸入,她的挣扎减弱了,视线逐渐模糊起来,最终完全失去了知觉。
(五)

赵剑翎从昏迷中醒了过来,觉得自己的头部依然有些晕眩。她发现自己俯卧在一张铺着软垫的桌子上,全身都不能动弹。她白玉般的双臂被反剪在背后,上身被绳索五花大绑了起来,她的双腿被分开成了直角,一双纤细的脚踝分别被绑在了一根木棍的两端。
女警官只觉得一阵寒意从自己的下身传来,她勉强抬起头,就看见前面有六个显示屏。她处于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之中,但通明的灯光照亮了每一个角落。房内有六个摄像机,分别从六个角度拍摄着她被捆绑着俯卧的姿势,显示在了六个屏幕上。
从显示自背后拍摄的显示屏上,赵剑翎可以看到,红色的裙子被掀到腰际,而自己下身的连裤袜在被擒的过程中已经被地面磨得破碎不堪了。
连裤袜自臀部处到两侧的大腿后方被撕开了一个极大的口子,而小腿处也破碎了很多处,从后面看只剩下几道丝料分别缠在了腰间和腿关节处,女警官那浑圆的臀部、阴毛稀疏的阴部和线条修美的大腿都毫无遮掩地裸露着。灯光照耀之下,如丝缎般光滑的玉肌闪着晶莹的光泽,极为性感。
麻醉剂的药力似乎还没完全消失,赵剑翎摇晃了一下自己的头部,使自己的思路逐渐清醒了起来。她记得一踏进那间平房,就遭到了偷袭,听歹徒的话音,似乎竟是谈老板。由于麻醉剂的药力,武艺高强的她才会被歹徒抓了起来。
无疑,女警官从磨破的连裤袜中裸露出的臀部、阴部和大腿都被歹徒给看过了,这使得生性贞洁的赵剑翎产生了强烈的羞耻感。但想到自己在被歹徒活擒之前,就已经被偷拍了仅穿着内衣裤的裸体录像和胸部的走光露点镜头,又想到了在多年来的刑警生涯中,她也曾经多次被穷凶极恶的歹徒凌辱过,她的心情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无论如何,试图脱险是最重要的,赵剑翎试图移动自己的身体,但分开她双腿的木棍限制了她的行动,她的努力只是使得自己的双腿微微曲起。女警官不禁有些绝望,被捆绑成这个姿势,空有一身武艺也很难进行有效的反抗,而歹徒不需要对这个姿势作任何改变就可以对她为所欲为。在这种状况下,要想避免被歹徒强奸,简直太困难了。
房门打开了,谈老板走了进来,道:“赵警官,你醒了?既然醒了,那好戏就该开场了,我早就忍耐不住了,翻来覆去地看录像可是不解决问题的,你说是么?哈哈哈!”
房门在桌子的后方,赵剑翎虽然不能直视歹徒,但从一个显示屏上,她还是看见了谈老板,也证实了她心中的猜想。谈老板的表情已经不再是当初被费老虎绑架时的那种惊恐的样子,他的嘴边挂着一个极为淫邪的奸笑,双目中充满了欲望的火花。
赵剑翎愤恨地道:“没有想到你竟然干出这种事来!你这个畜生、禽兽!快放开我!”
谈老板道:“哈哈哈哈!放开你?我虽然也学过些擒拿格斗,但对付一般人还行,对付赵警官你可根本不是对手。难道你以为我是傻瓜?费老虎当初把你抓了,他手下还有那么多人,都最后让你反败为胜。我现在怎么还能不小心些?你以为我是傻子?”
说着,谈老板走到了桌子旁,继续道:“不过赵警官,你尽可放心,费老虎抓你是为了报仇,他是想用最残忍的手法折磨你。我可不会,我抓你的目的,只是在于占有你的身体,只要你日后从了我,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赵剑翎骂道:“你这不要脸的畜生!”
谈老板淫笑道:“赵警官,别怪我说你,你也一样不要脸啊!赵警官,你昨天换衣服不拉门帘,前不久又露出了乳头,现在还光着屁股,哈哈哈哈……”
赵剑翎羞愤得说不出话来:“你……”
的确,她过去也曾经被人在类似的情况下偷窥过,但事发后由于有其他紧急的事耗费了她的全部经历,使她没有把那件偷窥事件放在心上,以至于现在再度发生这样的事。女警官知道,谈老板能偷窥她,别人也一样能有偷窥她的机会。
赵剑翎顿时就陷入了极度的紧张和羞耻之中。她素来冰清玉洁,在别人的面前保持着自己的玉女形象,不愿自己的身体裸露在男人面前。但身为国际刑警处的高级女警官,职务和职责的原因使得她多次落入魔掌,她那紧守的冰清玉洁被歹徒们用暴力肆意地玷污,这已是非常人能忍受的极度的不幸。而现在,她才知道,即便在平时,自己的玉体都有可能被人窥视,惶恐的情绪顿时将她吞噬。
谈老板除去了赵剑翎脚上的凉鞋,同时将残存于她的下肢上的破碎不堪的丝质连裤袜全部剥去。这样,女警官自臀部以下就没有任何的遮掩,完全地裸露了出来。谈老板双手分别抓住了女警官两只赤裸的玉脚,肆意地抚摸了起来。
他淫笑道:“赵警官,我玩过的女人多了,其中也有不少颇有姿色的。不过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人这么美的脚。”
的确,女警官的一双玉足是她身上最美的部位之一。而且对于男人们而言,若想要窥视赵剑翎身体的其他的美妙部位,例如腰身和胸部,则需要等待她走光的机会,完全取决于运气,而女警官穿短裤赤裸大腿的场景也并不常见。相较之下,到了炎热的夏日,她一直赤裸着双脚,是能让人随意欣赏的。
女警官的双脚白皙晶莹,脚趾整齐而纤巧,脚掌的曲线十分地秀美,谈老板将她的脚捏在手中玩弄起来,就再也不愿意放开。渐渐地,他手上的力量越来越大,赵剑翎只觉得轻微的疼痛感从脚上传来。
这种感觉并不算强,却使赵剑翎从惶恐的情绪中摆脱出来。她意识到了自己处于随时会被蹂躏的危险之中,只要她不愿意服从,谈老板会一直会囚禁着女警官,反复地凌辱她。倘若一直为无可挽回的往事神伤,只会进一步减小自己逃脱的机会。
赵剑翎依靠自己坚定的意志和顽强的毅力,立即收敛心神,再也不去想自己的身体是否在日常生活中曾经被其他人通过各种方式窥视过。如果这次能够从谈老板手中脱逃,日后再也不穿这种会露出乳头的内衣。
赵剑翎骂道:“畜生!拿开你的脏手!”
谈老板淫笑道:“赵警官,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俘虏了,轮不到你来指挥我。你应该好好习惯一下你自己的处境,日后,你只有老老实实地服从我,根本就没有你发号施令的资格!”
说着,谈老板的双手丝毫不停,但他已经放开了女警官那两只令他心醉神驰的玉脚,延着她的脚踝和小腿向上摸去。男人的魔掌抚过小腿背侧柔和的弧线,在女警官那雪白而富有弹性的大腿上停留了片刻。
他在赵剑翎的大腿上轻轻地捏了两下之后,继续向上进发。谈老板的双手逆着她那被分开的双腿自下而上地前进着,双手的距离逐渐变短,直到最后按在了女警官那浑圆的玉臀上。随后,他的双掌一起向下一压,女俘虏那球形的臀部顿时被挤得扁了下来。赵剑翎又羞又愤,但在被捆绑得无法反抗的情况下,也只能扭动着腰部和臀部,却没有丝毫的作用。
谈老板道:“赵警官,你的身体真是太美妙的。你的大腿和屁股都是真是又柔软又有弹性,希望你的乳房也一样。如果我是和你作对的犯罪分子,我一定做梦都会想着把你抓起来,然后把你剥个精光,好好地享用一下你的身体。”
赵剑翎道:“畜生,你已经是了!啊……啊……”
谈老板的右手突然松开,手指插入了赵剑翎那阴毛稀疏的阴部。虽然被歹徒强奸过很多次,但她的阴道依然很紧。男人的手指在她的阴道内微曲成勾状,反复地转动着。女警官自从被发现偷拍之后,就一直处在强烈的羞耻之中,只是一直拼命忍着这种感觉,此时身体上最敏感的部位之一遭到侵犯,一阵剧痛从下身传来,她不禁发出了悲惨的呻吟声,宣泄着这正在不断增强的羞耻感。
谈老板道:“你的阴道还真紧啊!而且还那么干燥,真是一个贞洁玉女。难道你就连一点欲望都没有么?哈哈哈哈,没有也不要紧,我有办法。”
谈老板的手指从赵剑翎的阴部中抽了出来,左手也离开了她的臀部,转身向后走去。赵剑翎勉强抬着头,通过显示屏注视着男人的动向。只见谈老板走到一边,取出了一个注射器和一小瓶液体。他将瓶口敲开,将液体全部吸入了注射器中。
谈老板道:“赵警官,我玩过很多女人,只要一看你的神情和气质,就知道你是一个生性贞洁的女子。所以,我准备了烈性的催情剂。我很想看看,贞洁的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发情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谈老板的话语震撼着赵剑翎的心。她能在歹徒们如狂风骤雨般的轮奸之下,即使生理上的反应不能完全得以控制,但依靠顽强的意志和坚定的毅力,使自己在精神上不产生性交中的性欲和高潮,但自从一次惨痛的经历之后,她却不能抵挡催情剂的药力。
谈老板一步一步走了上来,最后左手再度按住女警官那扭动着试图躲闪的臀部,将注射器扎入了她那袒露的屁股中。歹徒缓慢地推着注射器的后端,催情剂渐渐地注入了她的体内。赵剑翎知道,当药力发作之时,她身为一个女警官最后仅存的一点尊严也将被剥夺殆尽。
注射完毕,谈老板把手中的注射器抛到了一边,然后,一手扳着赵剑翎的上身,一手提起固定住她双脚的木棍,把她的身体翻转了过来。自谈老板进入房间之后,他还是第一次直视赵剑翎那清秀的脸庞。女警官愤怒的表情和她微笑时一样,带着清纯和灵秀的气质,足以使男人产生一种征服的邪念。
谈老板抽去了赵剑翎裙沿上的腰带,随着“嗤”的声音响起,男人把翻卷在她腰间的裙子撕扯了下来。他用手在女警官完全裸露的臀部上抓了两把之后,又向上游走到了她的衣襟上,开始解红色衬衣的纽扣。
女警官徒劳地挣扎着,但衣扣还是被一颗颗地解了开来,随着衣襟的分开,她那无暇的玉体逐渐暴露在了歹徒的眼中。她的呼吸已经变得急促起来,一股热流在她的体内翻滚,下身奇痒无比,十分难受。薄薄的胸衣下,女警官那尖挺的乳峰不断地起伏着,胸衣上缘,有一部分贲起的胸肌和微陷的乳沟袒露在外,如波浪般彭湃不止。
谈老板用力将赵剑翎那已经被扒到肩头上的衬衣撕破,从她的裸体上剥了下来。赵剑翎轻声呻吟着,既是由于羞耻,也是由于催情剂的药力逐渐发作。虽然集中精力抵御着,但还是难以压制住体内不断升起的欲望。
女警官赤裸的玉体上仅存胸衣遮掩着胸部,谈老板虽然欣赏过她的乳峰的走光场面,但毕竟没有完整地从正面看过她的双乳。此时他兴奋地爬到了桌子上,骑在了赵剑翎的腰部,双手直扑上去,抓着她的胸衣向两侧一扯,布料破碎的声音显得极为刺耳。
“畜生……”
随着被撕破的胸衣被男人扔到一边,女警官那冰清玉洁的身体终于呈现了一丝不挂的全裸状态。她的一对玉乳显得尖挺而精致,两颗浅红色的乳头有如红宝石般,镶嵌在玉峰的尖端,随着她那粗重的呼吸有节奏地颤动着,周围的乳晕仅硬币大小,色泽极浅,将她那娇小的胸尖映衬得极为性感。
歹徒的双手分别拽住了赵剑翎的双乳,微微用力,即将她那酥软的乳峰挤压得变了形。男人的食指反复地抚拭过她的胸尖,一会儿,她的乳头就变得坚硬起来。感受到了这种变化之后,谈老板加大了力度,改用食指和拇指用力地捏弄她的乳尖。
“呃……呃……啊……呃……”
催情剂的药力已经难以抵挡,此刻身体上最敏感的部位又被男人随意地挑逗玩弄,敏感的体质使得赵剑翎的神经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无情地将她压倒。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被绑得失去了反抗能力,只能奋力地挣扎着,试图宣泄这可怕的感觉。她的头部反复摇摆着,长发飘荡,口中发出了低沉而充满痛苦的呻吟声,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谈老板也知道现在到了关键时刻,他放开了自己的右手,使得女警官的左乳峰恢复了那尖挺的形状,随即他一头扑上,张嘴咬住了赵剑翎的左乳头。
“啊!啊……”
在这一刹那,极度的刺激直冲脑海,击破了赵剑翎精神上最后的一道防线。她再也支持不住。她的裸体剧烈地震动了一下,不断地大声呻吟起来,呻吟声中竟带着几分淫荡。
谈老板依然咬着女警官的乳头,空闲出的右手却解开了自己的裤子,等一切准备完毕,他松开了嘴,但却不给女警官任何喘息的时间,迅速直起身来,生殖器对着赵剑翎的阴部直插了进去。
“啊……啊……啊……啊……”
歹徒的生殖器在赵剑翎的体内猛烈地一抽一插,使得她不断地呻吟着。下体的剧痛顿时缓解了原先那种难耐的刺激,但却产生了一阵阵快感,夹杂在痛苦之间冲击着女警官的脑海。她的挣扎逐渐变得有规律,融合到了歹徒抽插的节奏之中。赤裸的玉体如波浪般起伏着,一双尖挺的乳峰颤动不已。
赵剑翎的神志完全清晰,但在药力的作用下,虽然知道自己正处于被男人用暴力侵犯的境地,却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性欲。这个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在歹徒的强奸之下,药力竟然使她产生发情的反应,唯有清秀的脸庞充满了屈辱,使人意识到这完全是违背她的意愿的。
男人的冲击节奏变得越来越快,在几乎能压倒一切的痛苦之中,一波又一波的快感竟然极为清晰,突破了赵剑翎的精神防线,令她彻底地绝望了。女警官的玉体猛地弓起,随着男人的精液射入了她的阴道,高潮在她的体内爆发了出来。
“呃……呃……”
谈老板将生殖器从赵剑翎的身体内拔了出来,只见她的身体依然不停地扭动着,只是挣扎的节奏放慢了一些,呻吟声变弱了一些。显然,催情剂的药力还没有消退。他稍稍休息了一会儿,再度将生殖器对女警官的禁地插了进去……
***    ***    ***    ***
谈老板双手支撑着桌面,挪动着自己的身子。在一个多小时中,这个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在他的胯下被连续强奸了十二次之多。即使是谈老板这种在嫖上颇有经验的,这十二次射精也使得他筋疲力尽,再也无法继续下去了。
在遭到了长时间的强奸之后,赵剑翎倒在桌面上,粗重地喘息着,虽然看上去极为凄惨,却仍足以激起男人的欲望。女警官那随着喘息而起伏的赤裸的乳峰上布满了一道道淤青的指痕和淡淡的牙印,但依然保持着那性感的尖挺形状。她的阴部已经被蹂躏得红肿不堪了,精液和淫水夹杂着向外涌出,流淌到了光滑的大腿内侧。
刚才的凌辱过程中,在前四次强奸时,贞洁的女警官在催情剂的作用下连续爆发了四次高潮。后来药力逐渐衰退,只在第七次强奸时又出现了一次高潮,其余的时刻都被赵剑翎依靠顽强的意志压制住了性欲的产生。
不过,在谈老板看来,那五次强奸赵剑翎使之产生高潮固然是最大的征服成果,但其余几次她在强奸下没有的性欲的表现,却也同样能进一步激发自己的征服欲望。毕竟,谈老板极为欣赏女警官的刚毅和贞洁,如果不需要使用任何催情剂,赵剑翎在被强奸的时刻很快产生性欲和快感,那么男人也不会对她产生如此的兴趣了。
现在看着女警官的裸体,谈老板只觉得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希望休息一阵之后再作打算。他的目光依然恋恋不舍地停留在赵剑翎的玉体上,人向后爬下了桌子。就在他左腿依然曲着停留在桌子上,右腿向下试图探及地面时,一阵疲惫袭上了心头。
男人觉得自己的右腿应该快够到地面了,不料却一脚踩空,同时他的左腿却顺着预定的动作离开了桌面。毕竟,以一人之力接连不断地对女警官施以十二次强奸,消耗了他大量的体力和精神,这一下子踩空的起因既是因为他的疲惫,而这疲惫也同时令他措手不及,反应不过来了。
赵剑翎当然注意到了这一情况,虽然在歹徒的强奸过程中,她的挣扎消耗了大量的体力,但由于一直处在痛苦之中,她的思想高度集中,意识没有丝毫的模糊和倦怠。
她颈部用力,微微扬起了头,只见男人的身子向右侧摔倒,右腿曲跪在了地上,左手趴着桌子,头部和身体都转向了左侧,桌沿正好顶在了他的颈部。
谈老板刚想爬起来,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已经发生了。精锐的女警官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她的双腿一起抬起,向前伸直往下一压。绑在她那一双玉脚之间的木棍就立刻压在了谈老板的咽喉上。
这一下变故极快,歹徒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要害已经被对方击中。赵剑翎把所有的力量击中到了自己的双脚之上,木棍死死的压住了对方的颈部。
谈老板只觉得一阵窒息感突然袭来,他万万都没有想到,被强奸了一个多小时的女警官,居然还有这样的反击能力。他只觉得自己的意识逐渐模糊了起来。
最后的时刻,他想到的竟然是费老虎,想起了赵剑翎在被费老虎擒住后的脱身。他的脑海中充满了疑惑和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