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彩子——连内裤都要脱掉的计划】作者:不详
【彩子——连内裤都要脱掉的计划】作者:不详
          彩子——连内裤都要脱掉的计划


字数:65611字
下载次数: 89





  「罗密欧,请你抱紧我吧!」能够这样被一个人专注地爱,实在太幸福了。
  彩子一身中世纪装扮,与「英俊」的罗密欧抱在一起。说「英俊」是因为罗密欧根本没有面孔,只是彩子认为他英俊而已。

  「彩子同学。」唔,什么声音?

  「请起来吧!」一声大喝把所有景象都打破了,彩子张开眼才发现自己刚才是在发梦。怪不得罗密欧会没有面孔了,因为彩子都还没有幻想的对象。

  而张大眼后所看到的是全班的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彩子马上尴尬得脸上全变红了。

  「真是不好意思,太失礼了,竟然在班会上睡着了。」彩子心想。但那是有原因的,昨天晚上彩子由于温习到很晚才睡,今天在班会上讨论文化祭时便不知不觉睡着了。

  高野彩子,十七岁的高中女生。身裁高佻,乳房和屁股都小小的没有什么特征,脸上还余下一点点雀斑,不过比起去年已大幅减少了。面形瘦削,如果胖一两分说不定是一位骨感美人类的女子。但是她没有这种肉,所以她的瘦在外表看来接近骨瘦如柴那一类。

  性格内向的她,自小就非常介意自己的外表,对于自己认为是不可爱和平凡的面孔,她非常自卑,自从青春期开始以来就更加严重,对比起其他身体早就是女人的女孩子来说,她还未完全脱离小孩子的体形。装扮老是长衫长裙,冬天的衣服总是等到最后一天才换成夏季的。其实她花了非常多的心思去掩饰自己的缺点,她自知不是一个美人,可是她也不想做一个丑女,所以她比普通人更花心思去打扮自己,不是扮得漂亮,而是扮得平凡,因为她虽然知道自己不算是漂亮的人,可她却不想别人觉得自己难看。

  可是,她最自卑的一点是,她还不是一个「女人」。

  彩子唯一的特长就是会读书而已,而且为了获得老师和父母的赞赏,她总是拚尽全力的。可是一年努力下来,却只有成绩公布的一、两天她会成为注目的所在,其它日子永远都是被人忽视的。

  「不愧是优等生呀!很懂得利用时间,在班会上睡觉,又不会让老师骂?」
  这样说话的是有着一头长长的波浪黑发的班长领家百合。

  无论身裁、样貌她都是校内无出其右的美人,而且擅于人际关系,成绩也不错。但是百合对彩子其实是憎恶妒忌的,面对在全国模拟试十名以内的彩子,百合的成绩如果说是优秀,那彩子就是完美了。如果是输给男生的书虫还没什么,输给难看的彩子实在使她受不了。虽然百合经常以「彩子不过是死读书的书虫」
  来要自己不介意,但是百合总是一有机会就要讽刺和嘲弄彩子。

  「这……不是这样的……我不是故意的。」彩子害怕地连忙辩解着。因为作天温习得太晚了,而且在班会的活动中,她一向是连个配角的份都没有,根本只是一个旁观者,所以才会不小心的睡着了。

  「是呀!人家是读书机械,否则怎会有这么好的成绩?我看她就连洗澡和上厕所都拿着书的。」

  「班上的事,她根本理都不理。」

  「嘿,人家得老师宠呀!」

  「以为自己成绩好就可以看不起人了吗?」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根本没有这种想法!」彩子在内心呐喊着,但是懦弱的性格使她只能害怕的坐在位子上。害怕别人的眼光,害怕别人的嘲弄,害怕别人的讽刺,害怕别人的孤立。彩子的内心软弱,但其实非常爱美,是的,她是爱美的,虽然自己不美,也非常介意别人对自己的眼光。彩子其实经常照镜子,为的就是她总是觉得自己打扮得不整齐会让人笑话。

  「好了,你们吵够了没有!你们平时自己就没睡过觉吗?」大声喊出来的是留级生光崎宇。嘲弄彩子的全是女孩子,这使他很受不了,全班的女生联合起来对付一个女孩子,这算什么呀!

  在日本经常都是这样,学生之间的欺负问题非常严重。那些外表软弱的不起眼的人,往往就成为了欺负的对象。她们不只是当作一种游戏和有趣的行为,而且往往变成一种社交行为,愈是能欺负人便愈能表现自己。

  帮助彩子的光崎宇,可说是班上的另一个异端,身为美术社长,自少就很有艺术天份,从小不知得过多多少少的地方性奖项,而且立志成为艺术家。去年他想夺得能智美术大学的葵花赏失败,今年自愿留级一年再挑战一次,因为照规定三年生是不可以留级的。

  葵花赏是能智美术大学每年在文化祭时举办的对外公开绘画比赛,其中高中组的优胜可以就此免考试直接入学,而且还能得到四年的奖学金。光崎虽然是留级生,但是他的成绩并不差,加上比大家大一年,所以班上的人对他总有一种对前辈的惧意。

  他会出手帮彩子,主要还是他那大男人和锄强扶弱的性格。但是反过来也可以说他是一个非常自我中心和有占有欲的人,说他在帮彩子不如说他讨厌这种欺负人的行为。

  「平常班上的事不也都是你们自把自为的吗,几时有问过我们的意见了?走吧!彩子,别理她们。」光崎拉起彩子的手一起走出了教室。但是彩子却害怕地看着班上女生们的敌意眼光,那样做,只会更加被人孤立和更易成为被欺负的对象。

  「喂!光崎你。」领家喊着他们,光崎却完全不理。

  的确,黑板上写着的文化祭活动,是罗密欧与茱丽叶的戏剧,而且由内容到角色都决定好了,茱丽叶自然是领家百合。如果不是百合故意留难彩子,根本没有人会理她。

     ***    ***    ***    ***

  「喂!我说你呀!老是畏畏缩缩的,人家欺负你,就要反击啊!」光崎和彩子一出到走廊,光崎就忍不住教训彩子,虽然他主动帮了彩子,但是对彩子的懦弱也是很讨厌的。

  看到光崎发恶和埋怨的样子,彩子的表情不禁扭曲起来。

  「又不是我要你帮我的,为什么要教训我?要教训也应教训她们呀!」这样想着的彩子,最后没听光崎的话就往屋顶上跑去了。

  来到屋顶上的彩子,一个人爬上了水箱上。

  「过份,过份,我做错了什么?大家为什么老是针对我。一样的,全是一样的,她们都讨厌我,光崎也是,全都是。」彩子以一般人的声量自言自语的埋怨着,对她来说这已是很大声了。

  「美丽就可以吗?百合。自己什么都有了,为什么还要针对我?平时已是这样,今天又是这样,明天也是这样,好讨厌呀!」

  「为什么?妈妈生得我这个样子,姐姐们和妈妈明明都是很漂亮的人呀!」
  「对美丽的人大家就亲切关怀,对我这种平凡人就……讨厌呀!为什么我不能漂亮一点?」

  自言自语的彩子,一直没发现光崎就紧追在她后面上来了,而且还听到了自己的埋怨。

  「卑鄙,偷听别人的说话,无耻!你以为帮了我就会让我感激吗?那只会使我的立场更难过罢了。」当她注意到背后的光崎时,彩子感到难堪已极了。
  「过份,你以为自己是谁?」彩子抱膝坐下来,抽泣声渐渐变成了哭声。
  而光崎则是有点气愤难平的感觉,自己帮了她反而还被骂一顿,真是一个不识好歹的人。

  出于绘画的兴趣,光崎在上课时有时会把同学们拿来作素描的对象,而且所有人都有份,主要是为了锻炼自己的技术。而彩子算是一个特别的对象,一来因为她的衣服比别人都来得长,主要还是她高佻的身裁和瘦削的身体,虽然不算是美,但总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光崎试过模拟将彩子增胖来看,那倒是令他对彩子增加了不少好感。

  被彩子这样一说,光崎替彩子想一下,发觉她真的是太介意自己的外表了,而且因为自卑的绿故,老是和人保持距离。

  「她这样想是害怕被人拒绝吧?不与人接触就不会被拒绝受伤了。」这固然使得光崎同情她,但也令光崎厌恶她的懦弱。

  最后,比起责骂,光崎还是选了鼓励,因为对彩子来说,责骂只是使她更加自卑内向和懦弱而已。

  「好了!你没有那么丑啦!」光崎爬上水箱对彩子安慰道。

  「我……我丑吗?」彩子不想承认的事实被光崎直接说出来,使她更加难过了。「我……我才不丑。」彩子内心反驳着却没有说出口,因为自己说出来就好像承认了这个事实一样。

  「好像起了反效果!」光崎看着彩子皱起眉头,全变了样的脸色。

  「是我用词不当啦!我是个只会画画的人,我就用绘画来说。你跟我来!」
  说完,光崎从背后拉起彩子的双手。

  「不要……」本来想抗拒的彩子,一瞬间掉进了光崎的怀抱里,这动作也使光崎尴尬地停止下来。这十数秒的光景彩子完全动不了,但是在光崎强壮的臂弯里,彩子感到了自己的无奈和软弱,不过那样依在别人的身上,感觉好温暖。
  「啊!对不起,不如你自己下来吧!」光崎退后一步说。

  「唔!」此时彩子想的不是抗拒光崎的强硬态度,而是对被放开有一种轻微的失落。

  之后彩子先走下来,光崎次之。在光崎带领之下,两人向着美术室走去。为了准备文化祭,今天最后的两节课拨给了班会使用,所以走出了教室的两人没有人阻拦。

     ***    ***    ***    ***

  当两人走入了美术室,光崎按开光管之后,出现在眼前的美术室真的是很破很旧。这间美术室不是平时上美术课使用的,而是在旧校舍部份中拨出给美术部使用的。内部空间还算大,但是到处都破破旧旧,不过倒有一种奇怪的亲切感,或许是美术部的人都非常小心地保存这间旧教室之故。

  「彩子,你在中间坐下来吧!」光崎自己则开始准备画簿和炭笔。

  已经到了这里,彩子倒是没有抗拒的意思了,顺从地坐到美术室中间的椅子上。是因为刚才光崎帮了自己,而自己却反而责备他的绿故,在补偿心理的影响之下故意顺从着他。

  光崎拿起了笔开始画,「他正在画我吗?」彩子疑惑地想,但是自己的样子一点也不美,做模特儿不太好呀!

  「彩子,我说呀!一个人的美或丑虽然有很大的影响,但那并不就代表了一切。一个人对别人的态度心态才重要,乐观积极主动地和别人交往是很重要的,相对的悲观消极被动,往往会造成自己被别人误解和孤立的。而且世界上的人又不是全是美人,如果生得丑一点甚至只是平凡点就不能开心地做人?那全世界的人岂不是都要苦着脸生活?多点与人沟通,交换一下想法,要让他们知道你也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不是她们消遣用的玩具。」

  光崎说到这里,彩子已是一脸愤慨的表情,虽然她什么话也没说,但想也知道了。

  「够了,这些大道理谁不会说?你试过主动接近人时被人当不存在或当成阻碍的滋味吗?我被人孤立,被看不起,也是我的错吗?凭什么这样说?我就是我自己,为什么要我去讨好她们?而且她们根本也不理我。」这是彩子的想法。
  「唉!算了……说你是不肯听的了,过来看看吧。」光崎把画拨到彩子的一面去。

  彩子站起走近光崎,看着画中的自己。瘦巴巴的,眼神和表情显得难过和无奈,当中有带着小小的怨恨和不满,就像平时照镜一样,平凡的外表。而和照镜不同,有表情的她似乎更令人厌恶,总是有种懦懦弱弱讨人厌的感觉。

  「你这算什么意思啊?你不是安慰我的吗?说教也就是了,我不讨人喜欢我也知道。你这算是讽刺我吗?」

  彩子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不过单纯伤心表情的彩子比起带着不满和怨愤的时候倒是好看一些。

  「别哭了!你已经比别人好多了,再怎么说好也不能算丑呀!现在只是平凡一点。但是我平时也有观察你的身体,你的质素比别人好多了。你都这样子,那些天生完全无希望的人可以怎样?」

  光崎虽然诚恳地安慰着彩子,但是内心对她的懦弱倒是愈发讨厌。

  「你乱说……变……变态……」

  彩子在听到光崎的「我平时也有观察你的身体」就停止了哭泣,害羞地抱紧厚重衣服下的身体。不过彩子尴尬的表情倒是很好看,让平凡的面孔也可以算有一点点漂亮了。

  「好,你看着。你的身裁和脸蛋其实很有潜质的,只是比一般人高了一点,再加上瘦所以才难看。其实你那脸孔不是平凡,是轮廓特征太分明了,所以看上去不丑但是就有点碍眼,你只要长胖一点绝对可以做一个美人。我不是骗你的,你想想你漂亮的母亲和姐姐若果再增高,而且还绝食到瘦还会好看吗?彩子你也有看过那些患上厌食症的美人,皮黄骨瘦的怎会好看?」

  光崎一面解说,一面把面中的彩子线条改变,擦去一些部份再重新画过。
  「啊!这……这是我。」彩子由衷地高兴道,画中的彩子变胖之后,好看得多了。

  一点也不平凡,虽然比不上领家那种美人,但和班上称得上可爱的女生比也毫不逊色了。只是画中的自己仍然是那种表情,虽然无奈难过的表情转化为一种忧愁的美,但却使人有不好接近的感觉。

  「我……我也可以变成这样吗?」彩子说道。

  「相由心生呀!那不是说人的性格好,样子就会好看,但是开心和乐观的面孔总会让看的人开心。何况一个整天忧伤和苦闷的人,他的身体会建康吗?身体好精神好,是使自己的身体朝好的状况去变化。刚才我说过了,太瘦不好看,但是太肥也不好看,让自己的身体保状在最佳状态才是最好的。」

  「将来等你脸上的雀斑褪了,人长胖一点,整个人也会不同的。这个健康和心情的关系我是很难说的清楚,我画出来好了。」光崎说道,再次运笔如飞。
  而彩子自从看到画中自己的改变之后,一直拚命点头,能够变美她不知想过多少次了。这一次彩子看着光崎手上的笔的动作,画中的自己面上褪下了雀斑,表情变成开朗活泼和有自信的样子。

  画中的彩子实在和现实中换了一个人一样,闪闪发光的,比起领家百合还绝不逊色。

  「我真的可以变成这样吗?真的吗?」彩子兴奋激动地说。

  「要相信自己的遗传呀!你已经是很幸运的人了。性格决定命运呀!没听过吗?只要你注意身体,身心愉快,过一、两年一定会变成这样的。」光崎肯定地说。

  「好!我……我会努力的。」彩子朝气勃勃的说。随着表情的改变,彩子也变得动人了一点。

  不过其实光崎没说的一点是,彩子的白。她的肌肤真的很白,现在因为瘦显得有点带病的苍白,但是一旦她胖起来,那就真的是名符其实的白里透红、雪白诱人吧!

  「彩子!画中的你可不是随便乱画的,我的美术功力可不简单呀,我是根据你的骨骼结构去推测你将来的样子,没有十成准也有九成的。不过最好是你把身上的衣服全脱了,那样我看着来画就更有把握了。」光崎无比认真地说。

  他的态度像说笑,内心可完全不是说笑。不是色也不是性,光崎对有骨感美的彩子很好奇,特别是因为她成天用厚重的衣服包着自己之故。在那衣服之下的是什么样的胴体呢?好想知道。

  「讨厌,变态,你别乱说了!」彩子羞愧万分地说道,面上红通通的。
  「哈,说说笑话罢了!」

  光崎打着哈哈,掩饰他绝不是说笑的说话,不过在这么多表情之中,他最喜欢的还是羞耻怕丑的彩子。

     ***    ***    ***    ***

  这一天之后,彩子加入了美术部。

  光崎的技术的确不是盖的,他最擅长的是人体画,只要有了模特儿之后,要将画中人变胖变瘦都浑洒自如,画得栩栩如生,之后再根据自己的想像画背景。
  不过彩子的兴趣不同,她通常都是画物件、植物或风景的,但是用的都是抽像的画法。

  「喂!你真是一点学习能力也没有,你这也能算是画?」

  光崎看着彩子今天画的作品——茶壶,形状是勉强看得出来,也知道是抽像的手法。不过光崎虽然是学画的,可他从来就看不起抽像画,他觉得那根本是小孩子胡乱画一通,跟着有一班假艺术评论家乱说一通,让公众和买画的有钱人上当吧了!

  「学长,你真是很讨厌呀!我和你根本就不同,你喜欢写实的风格,而且也有能力,但是我画画只不过是为了喜欢,是用来表达我的感情。像今天,我和你在一起觉得很开心,所以我这里用黄色。午休之后有体育课,所以我有些失落,因此我用……」

  由于光崎比彩子大一年,所以彩子都称他学长,本来对留级生来说这是一个侮辱,不过光崎从来不以为耻,说实在的,他的学业成绩很优秀,留级只是他主动的选择。

  「好了,别说你的道理了。我真的不明白,像你这样随自己的心情而乱画一通,也有人当它艺术的。」

  光崎说完之前,彩子已变得气鼓鼓的。

  不过稍微带点怒意的彩子也比之前好看了不少,主要是她听了光崎的说话之后,本来胃口甚小的彩子展开了强力的增肥计划,虽然每餐吃得不多,可是一天吃上六、七餐,加上她不再在半夜温习,所以人明显长胖了一点,但主要是因为有了精神之故,人好看多了。

  老实说,彩子拚命读书无非是为了得到老师和家人的赞赏罢了,但是真正令彩子介意的还是自己的样貌,现在为了自己变美而努力,使她有精神和干劲得多了。

  不过像这种随和亲切互有说笑的态度,却只会在光崎面前出现。那是彩子在没有压力下的真正性格,即使在家中她也不会如此的,家中的父母认为会读书的彩子是个不用担心的好孩子,既然不用担心,所以都把心力放在又美又好动的两个姐姐身上。这使得彩子很吃味,自己也和爸妈刻意保持距离,说起来算是对父母的反抗,可是父母根本连这点都没注意到。

  「这样讨厌体育课是因为体育不好吗?」光崎问道。

  「……是呀……」彩子低声的答道。

  但其实不止这样,彩子的体育成绩算是中下,但还不至于讨厌。真正令彩子讨厌的是体育课前后的更衣活动,那是一个男人不了解的竞技场,大家相互的比较着身裁和内衣。

  对没有身裁的彩子,而且对自身评价颇低的她来说,她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的身体,而且她也很在意和妒忌其他女生的好身裁和美丽的内衣。

  「铃……铃……铃……」午休完了,讨厌的体育课还是要开始了。

     ***    ***    ***    ***

  离开了美术室之后,彩子回教室拿了运动服之后,就赶快去到更衣室,而那里早已人声鼎沸。彩子进去之后,就选了最里面的一个角落来换衣服。

  女生们为了爱美,除非是下雪,否则她们一律都穿夏季制服的。只有彩子不同,彩子除非是夏天最热的日子,一向她都穿冬季制服的。

  「哗!黑色的内衣,该不会是今晚有男人吧?」

  「就是有呀!羡慕吗?」

  「嘿!我穿的才厉害。看!」

  「哗哗哗!通花半透明的。」

  「喂!你又要做什么?」

  「没有什么要做,特意来让你们妒忌的。」

  「最近物子好像又变大了。」

  「这些人真讨厌!」彩子听着她们的说话就发怒,换好衣服就出去嘛!这又不是选美会。

  妒忌别人有好身裁和胆敢穿大胆内衣的彩子,每次都很有技巧地换衣服,换运动裤时不用说了,连换上衣都只有一、两秒的时间让人看到内衣。

  彩子选的内衣,都是纯白带小小花纹和装饰的,比起故作可爱的图案内衣,和那些成人类的黑、紫花纹非常朴素,而那无非是她怕人看之故,所以才特意选朴素的款式的。

  「又来了。」

  「我看她连一吋肉都不露出来,就可以换好衣服了。」

  「嘿!让人看到又不会少块肉。」

  对那些大方地让人看的女生来说,彩子这种拚命地保护自己的态度真是讨人厌。虽然不少人都会怕羞而尽快换的,可是唯独彩子一个人保护到这种程度,异于常人的彩子招来的是大家的厌恶。

  「我怎样换衣服关你们什么事?」彩子内心虽不满,可是懦弱的她却不敢有任何行动。

  「喂!彩子。」突然有一只手拍在她背脊。

  「啊!班长。」彩子惊讶地转身,看到的是班长领家百合。

  「我不是来偷窥的,不过你里面究竟有什么不能让人看的?我倒是好好奇,该不会因为里面什么都没有所以不敢让人看吧?」

  班长的讽刺引来大家的笑声。

  「我……我……」尴尬又愤怒的彩子只能这样说。

  「今天我例假,体育课的体操带领工作由你这风纪委员做。」

  「你,不是还在这里吗?」彩子的脑袋一时转不过来。

  「喂!例假你也不知道呀!该不会你现在还没来吧?」领家讽刺地说,彩子现在才想起是指月经。

  本来她还要抗辩的,但是彩子还不能算是一个女人,最让她自卑的就是她还未有月经。十七岁的日本女孩子竟然还没有月经,彩子担心得都想去找妇科医生看了,只是因她太害羞才不敢。

  这个秘密恰巧被班长撞中,使她强烈地自卑起来,在她没来得及撒谎否认之前。

  「天呀!你还真是怪物,十七的人都还没来经,该不会你是男扮女装的吧?
  啊,讨厌,我们岂不是每天都让你光明正大地偷窥了!「

  班长的说话引来全班的暴笑。

  「我……我……我……」尴尬和羞愤已极的彩子,面色脸看已极。

  「我看找天我们得把你脱光了,验明正身。你除了留了一头长发,哪里像女孩子?」班长说得愈来愈过份。

  「她该不会是石女吧?」

  「我看她是男扮女装。」

  「是妖怪,还是濒临绝种的生物。这么大一个人连月经都没有!」

  其他女生也配合着班长一起说。

  「过份!太过份了!」彩子丢下自己的东西,就这样连课都不上便冲出了更衣室。

  但是第二天,拜班长和女生们努力宣传之赐,全校都知道了彩子连月经都没来的事。这件彩子最介意、最自卑和私密的事竟然被全校的人知道了。

     ***    ***    ***    ***

  第二天放学后,光崎在美术室等了一天也没看到彩子。直到美术部的活动结束,光崎在收拾东西时,彩子才突然出现。

  「你怎么这晚才来?你一点都不热心的。」

  光崎自然想到彩子为什么不出现,所以他故作自然的稍稍发怒的说,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全校都知道了,学长怎会不知道?」彩子面容扭曲的说。

  「知道什么?」光崎硬装下去地说。

  「就是我不是女人的事……我根本是个妖怪……都十七岁了都没有来经……现在还弄得全校都知道……呜呜……呀呀呀……」

  说到一半,彩子的眼中已涌出泪水了,到说完的时候,彩子已如梨花带雨的哭了出来。

  看着眼前的彩子,发抖的肩膀,伤心的表情,无助的样子,光崎怜香惜玉之心大起。

  「她们不过是乱说的吧了!她们又怎知道你有没有来?难道她们曾经把你捉着脱光放一个月,看看你有没有来月经?从一开始她们根本是无证无据的乱说吧了,你根本不用在意的。」

  光崎把彩子抱在怀里,还很消瘦的她,抱在怀中却很柔软,没有想像中的骨感,而且彩子身上带着很好闻的女性幽香。

  「哗哗哗……问……问题是……她们说的都是真的呀!……」彩子更加激动的哭泣了。

  「果然是真的吗?这倒还真是少见。」光崎自己也不禁这样想,不过当然不可以在彩子面前这样说。

  「有什么所谓,我都说过要你不用太在意别人的眼光的。」

  「可是……可是……」彩子还在抽泣地哭个不停。

  「就算没人看得出你的美丽,我也看得出。不只是你内心善良的性格,我也相信自己的眼光,彩子将来一定会变成一个大美人的。那不如我现在下订好了,让我做你的男朋友。」光崎把自己的想法当作笑话的,混和着安慰的话说出来。
  「你不过是同情我罢了。」彩子悲伤地说。

  「其实呀!她们是妒忌你。彩子你想想,没有月经即是没有排卵,自然就没法怀孕了。她们那些坏女孩,拚命地做爱,想尽办法去避孕,甚么体温法、避孕套还体外射精呢!可是彩子你就不同了,你和我做爱的话,日做夜做一日七次也好,都不用担心怀孕。所以呀!彩子你才是最完美的女人,可以拚命做又不用担心有小孩了。她们只是单纯的妒忌罢了。」光崎以无比正经的方式说着黄色的笑话。

  「你……你……你……」想发怒又想责骂的彩子,脸都涨红了,「讨厌呀!大色狼。哈……哈哈呀……」彩子终于无法维持她悲伤的情绪,大笑出来,而且连眼泪都流下来。

  「笑起来不就好了吗?现在不是长胖一点点了吗?照镜时也发现自己好看多了。刚才我可不完全是说笑的。」

  光崎说着,在彩子额上吻了一下,惊讶的彩子停止了笑,也停止了哭。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