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保镖风云录】(01-15)作者:秀玲(yingdeping)
【保镖风云录】(01-15)作者:秀玲(yingdeping)
【保镖风云录】 
字数:95066  
 第一章暗算

  大成王朝、南楚城,南方最大的城市之一。

  此时正是下午时分,南楚城南门的集市热闹无比,在城门口更有一堆士兵守着,并且还检查着,进入城里的行人的东西,顺便收一下入城税。

  「入城一个人五文钱,一辆车二十文钱。」这时候有一队商旅,来到了城门口,就有一个士兵直接说道。

  当即那队商旅付了钱,接着便有士兵放行,接着那队商旅,正准备入城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呐喊传来:「天成威武……」

  「怎么回事?」当即一个看起来像是士兵小队长的人喊了一声。

  「好像是天成镖局的人……」那队商旅里,有一个老者南来北往的做生意,有着数十个年头了,由于见多识广,倒是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顿时那老者就说道。

  「哦……原来是天成镖局的人,你们几个去接一下,虽然天成镖局名头很大,但是入城税还是不能免的,不过你们言语之中客气点。」那个小队长接着就吩咐左右。

  于是就有四个士兵,走向了排队进城的人员后面,当即他们就见到一条长长的车队行了过来,车队里面竖着最高的几面旗帜,分别写着「天成」字样。
  这车队当头的是一名骑着马的女子,其年纪二十出头,长得虽然美丽无比、人间少有,却没有给人任何艳丽的感觉,完全就是出尘脱俗,好似从天上降临下来的仙子一般。

  此女子身穿一身白色劲装,由于衣服非常紧身,便将身材完全衬托了出来,只见她胸前突起、腰身纤细,显然有着一副玲珑有致的身形,并且身后披着的披风,更给了别人一副英姿飒爽的感觉。

  由于当头的女子太过惹眼,使得那四个士兵看的迷糊了,一直到车队在他们面前停下,他们在反应了过来,接着四个士兵就听到了女子开口说道:「我是天成镖局白研,押送一批货物去城中刘员外府……」

  「哦哦哦……」这女子一开口,声音如泉水叮咚之声,听得人如沐春风,顿时让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的四个士兵,又傻了一会,最后又过了会,其中一个士兵才再次反映过来。

  那士兵回过神,向着女子身后看去,便看到四个威武的男子,分别骑着马跟随在女子后面的左右两侧。

  再往后就是四辆马车,每辆上面都有两个马车夫,以及四个箱子,那四个箱子看起来非常沉重,在每辆马车周围,更有七、八个趟子手团团围住,只看那些趟子手的模样,就是训练有素的老手。

  「什么?这女子就是白白白……白研,果然如传闻中的一边,美如天仙呐……」同时这女子说话的声音,虽然听着并不大声,却是让城门前所有人都听了个清楚,显示出了她强大的实力,而刚刚付过钱的,那队商旅里的老者,顿时就低呼一声。

  「喂老头……这女的长得是美,不过用的着这样子么,没见过美女哇。」还站在老者面前的小队长,看到老者的样子,不由皱着眉说道。

  「咦?你不知道么?白研啊……大名鼎鼎的神剑白研,你竟然没听说过?」结果老者听了小队长的话,便很是惊讶的看着小队长说道。

  看着那老者好似他不认识白研,是了不得大事的样子,小队长不由有些郁闷,接着他摇了摇头说道:「我天天闷在城里,几年没出去了,江湖上的事情没听说过多少,要不老大爷您给介绍介绍?」

  别看那小队长的样子,刚才有些凶神恶煞的,其实他本身脾气不错,毕竟看管城门的士兵,也都是一群苦哈哈的底层,平时那小队长收钱很凶,只是因为职责所在,收不到钱他要倒霉罢了,现在他要询问事情,态度就非常之好。

  顿时那老者就说道:「哎呀……这天成镖局也是老字号的了,原本的老总镖头白霸山,那可是江湖上响当当的好汉,不过在两年前,那白霸山押镖的时候,和江西四匪大战一场,结果双方打得两败俱伤,眼看天成镖局就要散了。」
  「结果那白霸山也没找别人求援,只是将总镖头的位置,传给了刚满二十的女儿白研,便两腿一伸去了,后来天成镖局在新总镖头的打理下,反而基业越来越蒸蒸日上,很多老总镖头敌不过的高手,都败在了新总镖头的手下,你说这白研厉害不厉害?」

  白霸山的威名,那小队长小时候也是听过的,只是他长大之后,做了管城门的一个小队长,日日夜夜要给长官赔小心,还要天天发愁收税指标,更要是时不时关心小弟,便不再有闲情关注江湖上的事情了,这才使得他对,近两年江湖上的许多热门事情毫无所知。

  「竟然比白霸山还要厉害,那真是了不得啊,不过白霸山的这个女儿白研,如今只有二十二岁的年纪吧,哪来这么大本领?」随后小队长又问道。

  「哎呀……听说白霸山早年机缘巧合,遇到了一位江湖异人,原本白霸山想要自己求艺的,结果那江湖艺人看中了他五岁的女儿,说是天资极好,便将白研收为了徒弟……」那老者随即便又解释道。

  而那老者正说着,天成镖局的车队,也已经交完了入城税,进了南楚城,由于天成镖局家大业大,并且人数众多,就算是插了队,别人倒也不敢有什么意见。
  如此天成镖局的车队进城之后,城门口便又恢复了之前的秩序,那队商旅的老者,也不再讲解,而是带着队伍,同样的进了南楚城。

  却说进了南楚城,骑着马走在最前面的女子,也就是天成镖局总镖头白研,便头也不回的说道:「昨天刘员外派人过来了,说是进城先去交割货物,晚上还有宴席安排。」

  「是……」于是白研身后的四个男子,其实也就是天成镖局的四个镖师一起应道。

  随后天成镖局的车队,就先去了南楚城里刘员外的仓库,将货物全部交割清楚,并且接收了剩下的镖银。

  等到全部交割完毕,就已经是傍晚了,好在这次托镖的刘员外,专门在南楚城包了一间客栈的院子,可以让天成镖局的趟子手、马车夫入住。

  而白研和其余四个镖师,则是被刘员外邀请去了他的府邸,据刘员外派出的小厮说,是刘员外很重视这次货物,既然天成镖局成功护送到南楚城,刘员外自然要表示谢意。

  原本白研倒是不想去那宴席的,不过随行的四个镖师里,有个叫做孟尧的再三劝说,才使得白研勉为其难答应了。

  这样很快就到了晚上,大概是一更过去大半的时候(一更:晚上七点到九点),白研将趟子手、马车夫,都安排入住了客栈的院子,便带着四个镖师去了刘员外的府邸。

  进了刘员外的府邸,白研倒也见到了委托货物的刘员外,之前白研都是和刘员外派出的小厮联系,这时候见到刘员外本人,就见刘员外乃是一个五十岁的中年人,有些矮矮胖胖。

  看到刘员外的一瞬间,白研就有些微微皱眉,这却是白研发现,这刘员外不像是能够操持很大家业的人,不过这疑惑也只是一闪即过,白研没有多想。
  接下来就是劝酒、歌舞了,这种场面白研自从接掌天成镖局之后,倒也经历过许多次,虽然她本身不喜,却也应付的游刃有余。

  期间白研只是稍微喝了几杯酒,然后每盘菜都尝了一口,算是礼貌的回应了刘员外的招待,如此过的半个时辰,白研就准备离席了。

  见到白研要走,刘员外当即就殷勤的挽留,这倒也没有引起白研什么怀疑,毕竟这样做也符合人之常情,随即白研自然是万言拒绝,坚持要离席。

  最后刘员外发现白研非走不可,便无奈改口说道:「既然白总镖头要休息了,那鄙人也不便挽留,来人啊……带白总镖头去厢房休息。」

  事先倒也有说过,宴请之后刘员外在府邸里安排了房间,以供白研和四个镖师居住,于是白研便站起来抱拳说道:「刘员外当真好客,这次合作愉快,若是下一次刘员外还要托镖,老主顾的话价钱……」

  本来白研准备再说几句场面话,便直接转身走人了,结果她话没说完,就觉得眼前忽然一黑,四肢瞬间有些软绵绵的使不上力。

  这顿时让白研心中惊骇莫名,下一刻白研便整个人,软倒在面前的桌子上。
  等白研一倒下,现场先是安静了好半响,过了一会那叫孟尧的镖师,才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神剑白研,出道两年未曾一败,如今也只能够躺着任我们摆布了。」

  「孟尧,是你在暗算我?这是你布下的局?」此时白研虽然身体无力,人确实清醒的很,顿时她趴在桌子上说道。

  听到白研的话,那孟尧就是冷笑一声:「不错,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白研你没有想道吧,哼哼……任凭你智慧如海,也防不住身边之人下手。」

  「确实如此,若是半个时辰前,有人和我说孟尧你要暗算我,那我多半是不信的。」白研随即就叹息了一声,「不过我想不明白,你在天成镖局里权利很大,好好的为什么要反我?」

  「什么叫好好的要反你,当年白霸山快死的时候,论资历还不是我最大,应该就是我来当总镖头的,结果谁知到白霸山没儿子,却还会把位置传给女儿……」孟尧当即就大吼道。

  白研虽然现在趴在桌上,语气里却没有丝毫慌乱,她仍旧是接着说道:「当年我接到我爹的信函,千里迢迢赶回镖局,准备接任总镖头,我记得你确实不同意,还提出了比武定胜负,胜者才能当总镖头的主意。」

  「没错,当时我想你不过就是一个二十岁的小女娃娃,就算拜的名师,但又能有多大本领,我乃是数十年勤学苦练,江湖上的一流高手,却没想到……」听到白研提到旧事,孟尧的嘴巴就抽了几下,接着他才恶狠狠的说道。

  「哼……俗话说的好,愿赌服输,比武是你自己提出来的,结果你失算败在我手下,却还心中不甘,也好意思在这里和我说话,可惜……你们都是我爹的老部下,我想着有我爹的传位,我又证明了我的实力,该不会有隐患了,结果还是不行。」白研随即冷哼一声。

  「白研……你现在落在我手里,竟然还敢和我这么说话,实话告诉你吧,你中的是软筋酥骨散,中者不但内力无法运转,更是四肢酥软,你是逃不出我的手心的。」孟尧被白研喷的当即非常冒火,顿时他又恶狠狠的说道。

  「你也就这点出息了,当年你还有些骨气,可惜和我比我被我打落了气焰,现在只敢处处用阴招,这次也是我没想到,天成镖局里面会有人反我,不然凭你们几个,能够让我中毒?那么最近天成镖局事情频发,也是你搞得鬼了?」白研接着冷冷的说道。

  孟尧顿时又哈哈一笑:「不错,当年你击败我,使得我做不了天成镖局的总镖头,那时候我就有心反你了,不过后来我发现你不但身手好,而且聪明无比,比白霸山要聪明不知道多少倍,天成镖局的九大镖师,只出四、五个人,虽然能够胜你,却也留不住你。」

  「再加上天成镖局里,还是有几个对白霸山死忠,如今一心拥护你的人,我想要在天成镖局里正面夺权,那还是毫无希望,于是我就特意来到南楚城布局,这刘员外就是我安插的,哼哼……这些年跟着白霸山,我倒也是挣了不少家业的。」
  「然后天成镖局的九大镖师,刘泰、王兴、魏源是死忠白霸山的,我也就不去找他们,剩下的五个人里,我私下里都找过了,那吕安、云冬不肯反你,只有这三个人肯跟着我干,接下来么你也知道,吕安、云冬我施个计谋,现在都伤着躺在镖局呢。」

  「这么说吕安、云冬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看来他们虽然不愿帮你,却也念在多年交情份上,没有把你给卖了,可惜孟尧你心狠手辣,那就是你趁着他们出镖时,狠下杀手打伤他们的咯?」白研这时候接口道。

  随即孟尧便又说道:「正是这样……当时他们不愿意帮我,为了安全起见,我当然要先下手为强,免得哪天他们忽然想你告发我,现在他们都给打成昏迷不醒,怕是这辈子没指望了,这就是不愿意帮我的代价。」

  「同时吕安、云冬的两次出镖,我都偷偷劫掉,使得天成镖局损失惨重,赔付了不少钱财,结果刘泰、王兴就都出镖去赚钱了,然后我就让刘胖子,用我劫来的货物,加上这两年经营的财货,向着天成镖局下了个大单子。」

  「于是由于单子太大,就算白研你也不敢独自押送,我又花言巧语一番,你便带着我们四个来,把魏源留着看家,哼哼……怎么样白研,我这连环计谋不错吧,如今这里是我的地盘,不会有人来救你的,等我炮制了你,回去看我怎么收拾那三个家伙。」

  「也不怎么样,都是我玩剩下的,能成功还是靠着,我从来没怀疑过你而已……」白研看着孟尧得意的模样,只是冷冷一笑说道。

  「白研你到这地步了还敢这么说话,小八……让白总镖头看看我们的手段。」孟尧顿时也冷笑一声,然后看着身边的镖师吩咐了一声。

  「好的……嘻嘻,白总镖头你平时爱洗澡,每天睡觉前都要洗上很久,做兄弟的跟了你两年,一直没眼福看到,现在倒是想要看上一看。」被点到名的,却是孟尧的贴身小弟,天成镖局九大镖师里垫底的郑八。

  「不错,白总镖头平时一副仙子的样子,对我们都是不假辞色,其实说到底也就是个女人,不知道被人干起来是什么表情,会不会特别骚浪啊哈哈……」这时候说话的,是随行的四个镖师中的另一个,叫做邓新建。

  此时白研中了暗算,整个人趴在桌子上,看起来是大局已定,完全逃不出孟尧等四人手心了,顿时孟尧等四人,便开口闭口都是「白总镖头」,叫的比以前还要响亮。

  这时候郑八淫笑着走到了白研身前,五指一张就向着白研的胸部抓去,只是在半路上,郑八便微微一愣,却是他贴近白研,就看到了白研身前有着一滩血迹。
  「这里怎么会有一滩血?」顿时郑八就愣了愣同时想道。

  就在郑八脑筋没转过来的时候,突然趴着的白研便瞬间跃起,下一刻一道光芒一闪,白研右手一摸腰部,一柄软剑便如毒蛇吐信,瞬间刺入了郑八的咽喉之中。

  白研在江湖上名号既然是神剑,那必然是用剑的,而她不管任何时候,都是两手空空,却不是佩剑没带在身上,而是白研用的就是师传的一柄,能够削铁如泥的软剑。

  这柄软件平时围在白研要将,基本上就是当做装饰品束带,需要杀敌之时,白研只要伸手一抹,便能够将软件抽出来攻敌。

  此时郑八被白研一剑刺穿咽喉,自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其实郑八虽然是天成镖局九大镖师垫底,但是白研和他平手相斗,没有七、八十招也是拿不下的。
  可惜这时候在场的众人,都以为白研没有反抗之力,而白研装弱装的这么久了,等的就是这个机会,更是全力以赴,务求一击必中,这样此消彼长,便让郑八杯具的被一剑杀死。

  白研忽然出手杀了郑八,还剩下的三个镖师,虽然原本在淫笑,这时候却也反应过来了,毕竟他们也各个是身经百战之辈。

  顿时以孟尧为首,三个镖师便直接站成一个圈,形成掎角之势,接着孟尧就喝道:「白研你中了软筋酥骨散,怎么还能够动……额……血……」

  孟尧话说了一般,就一眼瞄到地上的血迹,而孟尧的智商比郑八要高多了,顿时他就直接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原来白研发现中毒,没有像寻找人一般,马上运转内力,而是收敛心神、抱元守一。

  若是像寻常人那样,直接运转内力的话,那么软筋酥骨散的毒性,便会瞬间随着内力运转,而流入丹田之中,接着在丹田里面发作,使得中毒者很快就不能够运转内力。

  但是白研只是收敛心神、抱元守一,却让软筋酥骨散的毒性,只是在她身体里面流淌,并且慢慢渗入血液里面,并不能够侵入丹田之中。

  然后白研等毒性差不多都渗入血液了,便一边和孟尧对话拖延时间,一边将左手的手腕,悄悄的移动到软剑那里,然后在手腕上划一道小口子放血。

  由于这时候毒性已经渗入血液,白研就算运转内力,也不会吸引毒性进入丹田,便可以放心运转内力,将毒血慢慢逼出。

  同时这里本来就是宴席,桌上各种酒菜香气扑鼻,虽然过了许多时间,现在有些凉了,但是原本混合出来的酒菜味道,还没有完全散去,便能够遮掩白研流出的血腥气。

  等郑八想要侵犯白研的时候,白研靠着逼出毒血,以及全身内力压制,暂时使得全身恢复了一部分行动力,拥有了原本三成的战力。

  其实像白研这样做,会使得她全身血液中毒,甚至会更进一步毒入骨髓,使得白研将来要拔除毒素,需要耗费上十倍的精力,但是也正是白研当机立断,使得她现在不会束手待毙。

  此时孟尧看到血迹,马上明白了白研刚才干了什么,顿时孟尧相当后悔,他还是在快要得胜的时候,太过得意忘形了。

  而孟尧在那里后悔,白研可是不理会孟尧怎么想的,她又是连续刺出了九剑,分袭剩下的三个镖师,瞬间孟尧、邓新建和另一个镖师,就被一片白茫茫的剑光围住了。

  见到剑光袭来,正走神后悔的孟尧,便直接回过神来,随即他就和邓新建,以及另一个镖师,纷纷使出各自的看家本来,来抵挡白研的进攻。

   第二章反杀

  这时白研连刺九剑,分袭孟尧、邓新建,以及另一个镖师的上、中、下三路,由于郑八已经用生命,亲自演示过一次轻敌的下场,使得三个镖师各个都不敢大意。

  顿时就见孟尧往背后一摸,就摸出了他一直藏着的成名兵器,乃是一对双钩,随即孟尧双钩上下翻飞,一瞬间也打出了三招,分别抵挡白研攻向他的三剑。
  而邓新建则是后退避让,这却是邓新建以掌法成名,而白研所用的乃是削铁如泥的软剑,用手掌去对抗宝剑,显然邓新建是不敢的。

  最后一个镖师,实力在天成镖局九大镖师里,算是中等水平,他精善流云铁袖的功夫,一对袖子乃是特制的,顿时这个镖师也是想孟尧一样,连连出招来抵挡白研的剑招。

  这些事情说起来慢,其实就发生在一瞬间,可见白研出剑何等快速,其实白研在江湖上有神剑之名,擅长的就是快剑,此时若非她实力大减,导致出剑速度下降的厉害,怕是孟尧和另一个镖师,就算是手中有着兵器,也只敢抽身后退。
  等孟尧和另一个镖师纷纷出招之后,却感觉自己扑了个空,同时就听邓新建大喊道:「不好……白研用的是虚招,她要逃……快去拦住她!」

  原来孟尧和另一个镖师,由于纷纷出招,视野没有闪身退让的邓新建来的好,而邓新建一退之后,却发现白研也在抽身后退,便连忙大喊出声。

  「混蛋……」接着孟尧也马上反应了过来,顿时孟尧便大骂一声。

  原来白研若是完好无损,和四个镖师大战,胜负也在五五之数,如今她中了毒,最多只能够发挥出三成实力,便根本不是孟尧等人的对手。

  如此白研若是还在这里恋战,那最好的结果就是杀掉一、两个人,然后力竭被擒了,倒是白研若是被擒,那也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于是白研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和孟尧等人硬拼,她出剑袭杀郑八,只是想要扰乱敌人的视线,然后趁机遁走罢了,毕竟白研只要养好伤势,将来有的是机会卷土重来,完全没有必要在这里和人硬拼。

  至于郑八被白研一剑杀死,那是郑八太过得意忘形了,说实话白研自己都没有想到,竟然这么轻易的,就能够将郑八毙于剑下,接下来白研就将计就计,继续分袭其他三人。

  随后的情况和白研想的差不多,孟尧等人受到郑八死亡的影响,第一反应就是退缩防守,一时间想不到白研其实是以进为退,这便让白研能够虚晃一招逃遁。
  刘员外是在他的家里摆宴席的,自然席间不可能只有刘员外、白研和四个镖师等区区六人,其余还有许多小厮走来走去,而这些小厮,自然也是孟尧安排的人。

  毕竟孟尧跟随白研也有两年多,见识过白研的手段,知道只要一次出手没有制住白研,他就麻烦大了,因此孟尧安排了许多后手,这些在刘员外家的小厮,都是孟尧这些年收拢、培养的高手,实力差不多能和天成镖局的趟子手一比了。
  这时候听到邓新建的招呼,这些伪装成小厮的孟尧的手下,便纷纷向着白研冲去,这倒也不是他们之前只会看戏,而是白研出手太快,从突然暴起杀死郑八,再到虚晃一招离开,只用了数个刹那,以这些孟尧手下的身手,还真是反应不过来。

  白研在江湖之上,除了出剑很快,轻功也是极高,白研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见过哪个人能够在轻功上胜过她。

  不过现在白研实力大减,再加上那些孟尧的手下位置极好,本来就有三人分散在门口,使得这三人,能够在白研抽身离开的时候,第一时间拦截过去。
  见到有三个身穿小厮衣服的人,向着自己冲来,白研就是眉头微皱,毕竟白研现在状况不佳,杀这三人需要费上一番手脚。

  而白研只要赶稍微停留一下,剩下的三个镖师就会找到机会合围,那时候白研就算轻功再好,也没有办法离开,更不要说白研中了毒,轻功也没原本那么快了。

  不过白研身经百战,只是一皱眉就有了主意,只见白研瞬间一个侧翻,在翻转的过程中双脚连踢,直接把脚上的两只靴子踢了出去。

  白研出门行镖,穿的都是定做的小剑靴,这种靴子结实耐用,并且在许多部位装有铁片,关键时刻能够用来抵挡敌人的兵器,缺点就是太重了。

  此时白研中毒,实力大减之下,原本没有感觉的小剑靴,倒也成了一种负担,顿时白研一边飞出小剑靴攻击孟尧的手下,一边也能够摆脱负担,使得能够更好的施展轻功。

  顿时白研飞出的两只小剑靴,就分袭到三人中的两人面前,这两人不过是江湖上二、三流的存在,哪里挡得住蕴含内力的两只小剑靴。

  随即这两人就被小剑靴击飞,当然由于白研临时出招,又是实力大减,他们也只是给打成了重伤,并没有立即就被打死,也算是运气好了。

  在飞出小剑靴的时候,白研左手撑地,也是瞬间窜了出去,一剑就将第三人的脖子割出了一条口子,使得第三人狂喷鲜血而死。

  击退两人、杀死一人之后,白研也成功得到了刘员外的院子里,此时孟尧等三个镖师,不过刚刚发力,想要追赶白研,离白研还有一段距离,同时孟尧安排的其他手下,也从四面八方开始包围白研,看上去大约有二、三十人。

  「哼……」看到众人合围,白研也只是冷哼一声,接着她双足一顿,就凌空翻出了院子,然后施展轻功向着远处跑去。

  虽然白研也是骑着马过来的,但是孟尧既然有所准备,那马匹经过这么多时间,怕也是被吓了药,使得白研也不敢去马厮寻马逃遁,只敢展开轻功逃走。
  「他妈的……明明已经让她中毒了,竟然会给她逃走……」眼看着白研翻了出去,孟尧便破口大骂起来,毕竟白研只要走脱,养好伤之后,凭孟尧等三个镖师,便不是白研的对手了,更不说白研还能够去镖局,再找三个帮手。

  「放心……当初我们不是预计到这种情况了么,邓新建……把白研的披风给我。」第三个镖师,看了看咆哮的孟尧,只是皱着眉头说道。

  「接着……范力!」邓新建这时候,拿起白研原本座位上的披风,直接扔给了第三个叫做范力的镖师。

  这件披风就是白研一直披着的,在上了宴席之后,白研就将披风解下来放在一旁。

  「汪汪汪……」接过了披风,范力就张口叫道。

  这倒不是范力在学狗叫,而是范力养了一条鼻子灵敏的忠犬,名字就叫做汪汪汪,此时范力叫来忠犬,却是让这条汪汪汪,闻一闻白研披风的味道,好随后追去。

  而在这时候,孟尧也已经冷静了下来,其实孟尧一直知道白研不好对付,为他的计划设计了许多种可能,无数种应变方式,原本白研走脱,也是在孟尧设计的可能之中的。

  只是刚开始孟尧计策成功,使得白研中毒,只能够任人宰割,在如此巨大的优势下,竟然让白研走脱了,还搭上了一个郑八,这才是孟尧大发脾气、心理失衡的关键。

  现在孟尧凭借身经百战的经验,彻底冷静下来之后,便马上反应过来说道:「白研已经中了毒,虽然她及时放血减弱毒性,但是血液流失也让她更加虚弱,而她又要用内力压制毒性扩散,轻功便没有原本那么强悍,现在我们追上去,却正好能够在她不支的时候追到。」

  顿时孟尧等三个镖师,带着二十多个手下,在汪汪汪的带领下,也追出了刘员外的府邸,然后他们一路直追,很快就追出了南楚城。

  虽然南楚城夜里有宵禁,城门也是关闭的,并且有士兵巡逻,但是一逃一追的双方都是高手,就算那些孟尧的手下,也是江湖上二、三流的人物,普通士兵哪里拦得住,这样他们纷纷出城,却也没有什么士兵察觉。

  等孟尧这一方,又追了差不多半个时辰,这时候已经是三更的深夜了(三更:晚上十一点到凌晨一点),而孟尧这一方,在汪汪汪的带领下,便追到了一条小河边上。

  只见这条小河水流湍急,远远看去见不到底,河宽约有九、十丈(三十多米),上下游都不见头,想来还是整条河流还是很长的。

  到了这条小河边,汪汪汪就很快跑到了河边,然后叫了起来,范力察觉到有异,便直接过去,当即范力就在河边石块上,发现了一件白色的外衣、一条白色的裤子,正是白研穿在外面的劲装。

  「你们快来看……」随即范力发现汪汪汪就在河边不动了,便向着小河看去,下一刻范力就高声喊道。

  接着孟尧和邓新建,就顺着范力的喊声,向着小河看去,顿时他们就看到了,小河中突起的石头上,有着一件肚兜。

  然后向着更远处看去的话,在下游不远处,河边一节突出的树枝上,还能看到一只袜子,同时在下游更远的拐角上,更有一条亵裤卡在那里。

  这些东西不用想了,必然都是白研的。

  「这是怎么回事?」邓新建随即就问道。

  「应该是白研遁水逃走了,汪汪汪的鼻子虽然灵敏,却也会被水流影响……」范力想了想就回道,「汪汪汪白研也认识,应该能够想到我们会用汪汪汪追击。」

  「就算是遁水走了,那这些衣服是怎么回事,现在天气炎热,大家本来穿的就少,劲装更是讲究轻薄,白研应该没穿中衣,看河中那些衣服,她现在应该已经裸体了。」对于范力的回答,邓新建并不是非常认同。

  「大概……可能……白研觉得脱了衣服游泳比较快吧,可以游的更远吧……」范力想了想,就不是很肯定的说道。

  「这小河再长她总要上来吧,现在衣服都留在这里,难道她就赤身裸体的上岸么,再说劲装本来就轻便,不会影响多少游泳的速度……」邓新建还是不认同,他便继续说道。

  只不过这次邓新建说了一半,就被孟尧打断了:「我知道了……这是白研故布疑阵,其实她已经逆着河流,向着上游遁去……」

  「怎么说?」邓新建和范力,看孟尧的样子,便齐声问道。

  「哼哼……」顿时孟尧走到河边的石块上,随手抓起了白研那条白色的裤子,就扔进了河里,孟尧扔出的角度非常巧妙,正好扔到了小河中突起的石头上。
  这条白色的裤子,落到石头上之后,只是停顿了一下,就被湍急的冲走,不一会便无影无踪了,接着孟尧就说道:「你们看……这里水流如此湍急,真要有衣服落在水里,肯定就被冲的没了,怎么可能被我们看到。」

  说完之后孟尧又捡起了一块小石头,仍旧是对着小河中突起的石头扔去,这块小石头击中了石头上的肚兜,接着肚兜就被这一击给打飞落入了河里,也是很快就被冲的不见。

  「你们……肚兜下面有痕迹,是被人用剑刻出来的沟渠,正好可以卡住肚兜,让它不被水流冲走。」孟尧接着指了指原来肚兜所在的位置。

  「嗯……还真是这样,看来是白研是故意留了很多衣服,想要让我们以为她是往下游逃去,其实她应该是向着上游遁走了。」范力接着就名表了孟尧的意思。
  「那白研的衣服都在这里,岂不是成了裸体?」邓新建随即又说道。

  「裸体就裸体了,有什么要紧啊,这荒山野岭的又没人看到,白研是什么人你们不知道么,这种事不会影响到她的,反正到了有人烟的地方,以她的身手,偷几件衣服不是轻而易举么,现在对白研来说,最重要的是从我们手里逃脱。」孟尧当即就回道。

  「没错……看来应该是这样了,这条河水流湍急,白研若是沿河而上,必然逃得不远。」范力顿时就同意了孟尧的说法。

  「等一等……」邓新建这时候又说道。

  「卧槽……你怎么这么多事,又有什么事啊?」孟尧随即就些不耐烦的叫道。
  「万一是你们想的太多了,或者白研故意在下游留下衣服,引我们去上游追,其实她还是从下游遁走呢?」邓新建只是挑了挑眉毛就说道。

  「这倒也有些道理,若是我们分两边追踪,那势必就要分开,这样就算遇到白研,也未必能够拦阻她,看来白研算计的很深啊,我们往哪边追,或者分开追都有问题……」范力想了想邓新建的话,便点头说道。

  「这样吧……范力你带人去上游,邓新建你带人去下游,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发现白研,马上用响箭传信,这样我居中策应,不管她往哪个方向跑,我都能够以最快速度带人赶到,只要我们有两人在,应该能够阻止状态越来越差的白研逃走。」孟尧接着眼珠一转说道。

  「好……就这么办……」这回邓新建再也没有异议,当即他就带着八、九个人,顺着小河的下游一路追了过去。

  于是范力就也带着汪汪汪和八、九个人,顺着小河的上游追去了。

  很快两波人就走的没影了,只剩下孟尧一人,也带着八、九个人,留在原地等候。

  接着等了一阵,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在孟尧身边的手下,便都有些不耐烦起来,孟尧看了就暗自摇头,知道还是他训练时间太多,这些人的耐心比不上天长镖局的趟子手。

  随即这八、九个人,便有四个人看了看孟尧,发现没有被呵斥,就慢慢的走到旁边,开始坐下来休息了,对此孟尧虽然表面上没发火,其实心里有了别的计较。

  此时孟尧的这些手下,等着邓新建和范力的消息,也有一段时间了,随着时间推移,他们就渐渐的分心起来,显示出他们的心理素质不强,只是战斗能力有二、三流水准,于是八、九个人都在分心,孟尧又在想心事,便没有人注意到河边的情况。

  接着坐在河边的两人,忽然就各自惨叫一声,这一声便让孟尧和其他人,纷纷向着河边看去,下一刻孟尧就大叫一声:「白研!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呢?」此时出现在河边的正是白研,而在她身边,就是刚刚她杀死的,两个孟尧的手下。

  站在河边的白研,现在全身赤裸,身上没有任何遮掩的东西,只在右手握着她的软剑,由于此时白研全身没有衣物,便将她美丽的身体展现了出来。

  只见白研长发披肩,长发上面还有不少水珠往下滴落,显然她刚才一直都躲在水底下,从而避过了汪汪汪和众人的耳目。

  顺着长发往下看,便是两边光滑细腻的肩膀和锁骨,由于白研的皮肤很白,看上去就非常美丽,再往下面当然就是胸部了。

  白研这时候没有衣服遮掩,便让人能够看得清楚了,有此就可以见到,白研的胸部虽然挺立,但也不是特别巨大,差不多每一个乳房,也就是让一个成年男子,没有办法用一只手握住(C罩),不过乳型很美,向上翘起、浑圆挺立的,并且乳头粉嫩无比。

  在接下来就是白研的腰非常纤细,却没有给人无力的感觉,上面的皮肤非常紧致、白皙、有弹性,并且前面的小腹也是非常平坦,看上去很有美感。

  白研的屁股从前面自然是看不到的,不过微微由侧面看去,倒也能够隐约看出,白研的屁股浑圆上翘,没有任何赘肉。

  接着再往下看,白研的两条腿也是笔直的很,其中大腿没有赘肉,小腿并不粗,配合上白皙的皮肤,可谓是一双完美的玉腿。

  而白研的双腿之间,便是浓浓的黑毛了,显然白研平时没有刮阴毛的习惯,而此时有着阴毛遮挡,使得白研就算双腿微微分开,也不怕别人看到什么。
  最后便是白研此时赤裸的双足,若是又足控看到这双足,必然会爱不释手,却是白研的双足不但白而且粉嫩,上面还没有任何老皮死皮,而且曲线优美。
  此时白研就算赤足站在地上,靠着内力循环,也能够使得周围的污垢,无法在她的双足上留下痕迹,这倒也不是白研乱用内力,而是武者运转内力时候的附带效应而已。

  白研美丽的身体,配上她美丽的容貌,就更加引人遐想了,原本白研的容貌就很美丽、出尘脱俗的气质配上白色衣服,便让人以为是天上的仙子。

  如今还是那样的容貌,甚至出尘的气质都没有变,但是赤身裸体之后,就有种种诱惑的感觉,从白研身上传出,就像是仙子下凡诱惑众生,让看到的人会有着更强烈的征服欲望。

  白研这样出场,顿时让孟尧的那些手下,各个看的目瞪口呆、口水直流,而孟尧在一瞬间也有冲动,想要冲过去将白研按在地上狠狠蹂躏一番。

  好在孟尧接着就被光芒一闪,却是白研的软剑反射了月光,正好照到孟尧的眼睛上。

  被光芒闪了一下,孟尧当即清醒了不少,知道他要是现在脑抽扑上去,妥妥就是被白研一剑刺死的下场,随即孟尧定了定神说道:「白研……原来你没有逃,反而是躲在水里,不过你现在赤身裸体,可是被我们都看个精光了。」

  「看了又怎么样呢,孟尧你以为你还能活着见到太阳?」白研在孟尧说完之后,便一边向前走一边说道,「你们潜意识里,都以为我肯定是要逃,可惜如今是个死局,逃是肯定没戏了,只有找个机会反击,才有一线生机,那生机就让我杀了你来寻到吧……」

  白研一番话说完,她也向前走了四步,顿时白研话音一落,她手中的软剑就是一抖,向着离她最近的三个孟尧的手下刺去,随即这三个人只是一瞬间,就惨叫着被白研送走了。

       第三章  杀戮

  连杀五个人之后,白研连气都不喘,便赤足在地上一点,向着孟尧冲了过去。
  听到三个人死亡的惨叫,孟尧心下不由大骇,好在孟尧想到白研现在是中了毒,只要时间拖得越久,对他就越有利。

  接着孟尧就看到白研向着他冲来,顿时孟尧大喝一声:「杀!」

  随即孟尧双手挥舞,两柄双钩舞出了无数银花,在月光底下闪亮闪亮的,却是孟尧在一瞬间连使三招,分别护住上、中、下三路。

  看到孟尧出招抵挡,白研神色不变,在半路上她突然一个翻转,将剑尖从刺向孟尧,转变成了刺向孟尧身边的一个手下。

  下一刻白研就一剑,刺进了这个孟尧的手下的咽喉之中,顿时这个孟尧的手下,连惨叫都没发出来,就双目圆睁的躺在地上死了。

  「你们还在干什么……上,杀了她,不然我们都要死!」孟尧连出三招之后,发现白研转换了攻击目标,顿时看了看身边还剩下的两个手下怒喝道。

  此时白研在上了河岸之后,又是连杀四个人,就算白研出手再快,孟尧的手下心理素质再差,还剩下的两个孟尧的手下,终于还是反应了过来。

  顿时那两个孟尧的手下,听到孟尧的命令,却是各自发一声喊,提着武器就冲向了白研,而同时孟尧却是悄悄的转身,向着小河的上游行去。

  这却是孟尧两年来在白研手下听令,潜意识里对白研早就恐惧无比,若不是他天生贪婪,想要成为天成镖局的总镖头,怕是会永远不会有反抗的念头。
  如此孟尧精心准备了将近两年,好不容易压下了对白研的恐惧,一朝突然出手,眼看白研都要落入他的掌握之中了,结果白研还能领阵反扑,将四个镖师杀了一个。

  随后孟尧就算带着人一路追击,明明有巨大优势,结果却变成了他一个人,单独面对白研的局面,这种情况渐渐的,就让孟尧心中压下的,对白研的恐惧再次涌现上来。

  于是这时候孟尧完全没有心思和白研动手,他只是想让两个手下,去阻拦一下白研,然后他自己去上游找范力,想要得到范力援手。

  毕竟按照三个镖师原本的推测,白研是接着水遁里开的,那么往下游走能够借着水流跑的很远,邓新建自然会跑出一段距离再细细寻找。

  而网上游却是要逆流而行,自然速度很慢,那么范力带着汪汪汪和八、九个人,就会在上游近处慢慢寻找,如此孟尧去上游找范力,比去下游找邓新建容易许多。

  孟尧让两个手下冲上去,自己却是抽身后退,这说起来很慢,其实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那两个孟尧的手下,由于背对孟尧,却是一点不知道有这种异变。
  至于白研则是用眼角瞄到了,顿时就听白研冷笑一声:「孟尧……哪里走!」
  此时白研身经百战,也是想到了孟尧的意图,自然不会让孟尧去和范力汇合,毕竟白研现在状态越来越差,若是真有两个镖师联手,她是真的斗不过的。
  顿时白研右手软剑向前就是一招横扫,这招横扫不讲究招法,也不怎么运用内力,纯粹就是以软剑的锋锐,阻拦那两个孟尧的手下。

  果然那两个孟尧的手下,不会和白研以命换命,当即他们看到剑尖闪过,便纷纷抽招后退,想要等白研这招使老再继续进攻。

  看到那两个孟尧的手下停顿了身形,白研不等招式使老,就左手运转内力,瞬间拍在了右手之上,同时白研的右手也调整了个角度,正好对准了孟尧。
  接着白研的软剑,受到白研左手内力的加持,便「嗖」的一下,如一支箭一般的窜了出去,从那两个孟尧的手下中间穿过,向着孟尧激射而去。

  这时候孟尧才逃了没几步,忽然感到身后劲风袭来,顿时回头看了看。
  这一看不要紧,孟尧见到白研的软剑飞射而来,当即又是大惊失色。

  对于白研软剑的锋锐,孟尧从前可是有过深刻体会的,于是孟尧便想也不想,双手持双钩向前一挡,然后孟尧就听到「叮」的一声,却是他左手钩被软剑削断了。

  然后白研的软剑余势不衰,继续向着激射,不过由于孟尧左右手高度抬得不一样,这一次白研的软剑,可就没有削断孟尧的右手钩,而是在钩柄旁边穿了过去。

  不过就算只是从钩柄旁边穿过,也不知道是孟尧运气差,还是白研运气好,这一剑正好将孟尧右手四根手指全部削断,顿时孟尧惨叫一声,右手一松之下,右手钩也掉在了地上。

  「啊!白研你这个贱人,我跟你拼了……」接着孟尧就是惨呼一声,左手捡起了右手钩,向着白研猛然冲去,却是不准备逃了。

  「现在才知道拼命么……太晚了。」白研看着孟尧冲过来,便冷笑一声迎上了孟尧,顿时双方就战在了一起。

  在白研和孟尧动手之后,那两个孟尧的手下,却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应该干嘛了。

  这却是他们也不是傻子,一回头看到孟尧站的位置,当即就知道刚才孟尧,其实是想要逃离,并且是在拿他们当炮灰。

  就在那两个孟尧的手下犹豫的时候,白研和孟尧的战况又是一变。

  此时孟尧虽然手持武器,但是却是左手拿钩,运势起来毕竟不如右手钩,毕竟就算是使双手钩的人,也是在战斗的时候,右手钩为主攻,左手钩只是为了弥补破绽存在的。

  不让孟尧如今,右手血流如注,几乎没有什么战力,只有左手能够勉强出招,如此孟尧的战力最少只有原本的三、四成。

  而白研虽然两手空空,并且也只剩下三成不到的内力可以运用,其他内力要用来压制毒性扩散,却是在和孟尧的战斗中渐渐占了上风。

  毕竟白研和孟尧原本实力差距就很明显,两人认真相斗,白研百招之内就能够拿下孟尧了,如今双方都是只有三成左右的实力,白研的优势便体现了出来。
  同时白研虽然在江湖上以快剑和轻功为最,其实其他的功夫也不差,掌法、拳法之类的都在平均水准之上,此时就算没有了软剑,她展开轻功以极快的速度和孟尧游斗,依然能够让孟尧应接不暇、无法抵挡。

  如此两人都是以快打快,等三十招一过,那两个孟尧的手下还在发呆,顿时被压制的孟尧就大喊一声:「你们两个找死么,等我被白研这个贱人杀了,你们也活不成……」

  听了孟尧的大喊,顿时两个人中的其中一个,便觉得很有道理,随即他就大喝一声,提起兵器向着白研和孟尧的战场冲去。

  另一个由于刚才孟尧临阵脱逃,将他们当做炮灰的行为,便仍旧有些犹豫,一时却没有上前,继续在原地拿不定主意。

  又有一个人加入战场,白研却是不慌,她趁着那个人还没有来到的时候,忽然双手连番,晃得孟尧两眼就是一蒙。

  接着孟尧就觉得左手一轻,却是他的右手钩被白研瞬间夺了过去。

  而白研在夺了孟尧的右手钩之后,便反手一下,一击就钉在了冲过来的那个人的咽喉上。

  顿时想要冲入战场的那个人,就是两眼一翻,不可置信的倒地死亡。

  其实过了三十招,白研差不多摸清楚了孟尧左手进攻的套路了,毕竟孟尧不管用左手,使来使去就是那几招,不像右手那么变化多端,这顿时让白研抓住了破绽。

  结果白研真要下杀手的时候,便有个人冲过来送死,那么白研便顺手料理了。
  一下钉死一个人,白研回手对着孟尧就是一掌,这一掌硬生生的击在了孟尧的胸口上,当即让孟尧吐出了一口鲜血,吐了白研一身,将白研两个雪白的乳房都染红了。

  随即孟尧挨了这一掌,整个人就瘫软在地上,再也提不起内力来,却是刚才那一掌,孟尧就被白研震断了心脉,若是不加以救治的话,最多半个时辰孟尧就要死透了。

  接着击败了孟尧,白研就过去将自己的软剑捡了起来,随即又回到了孟尧面前,在孟尧哀求的眼神中,挑断了孟尧的咽喉,彻底结果了孟尧的性命。

  这一下彻底杀死孟尧,白研才呼出了一口气,觉得总算是轻松了一下。
  这却是白研在中毒之后,虽然靠放血逼出了一部分毒性,使得她手脚还能有一些力气,却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

  毕竟在白研血液中的软筋酥骨散,还会继续蔓延扩散,这样随着时间推移,白研最终还会变的手软脚软,全身是不出力气来。

  若是白研使不出力气了,那么就算她内力再深也没有用,毕竟内力只能够增强人体本身的力气,却不能够代替人体的气血流动,比如死尸输入再多内力,那尸体也不会动一动的。

  如此白研在逃出刘员外府邸的时候,只是用内力压制毒性不扩散,使得她只剩下三成左右的内力,还能够用来对敌,并且白研也知道逃下去不是办法,一味的逃避最终只会内力耗尽,然后被孟尧等人捉到。

  于是白研便在逃到小河边的时候,便故布疑阵,让孟尧等人分开,从而可以各个击破。

  其实那时候按照白研的状态,她也没有把握在短时间内,单打独斗杀死三个镖师之中的任何一个,不过白研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这么搏上一搏。

  结果白研在孟尧落单的时候一出手,孟尧由于白研多年积威,不敢单独面对白研,最后还运气不好,被白研飞出的软剑,瞬间削弱了极大的战斗力,才让白研最后成功。

  虽然杀死了孟尧,白研却不敢有丝毫放松,毕竟还有范力、邓新建两个镖师,随时会回转,就算此时首恶已除,范力、邓新建已经有了反叛的举动,双方都知道已经是不死不休,不可能再有转圜余地了。

  等过了一会白研转头看去,发现在场的最后一个孟尧的手下,早就吓得瘫在地上了。

  这最后一个人,他原本还在矛盾,是直接逃离找别人,还是去帮助孟尧围攻白研。

  随后还没等到他做出决定,白研就连续出手,将上去帮忙的另一个人给杀了,甚至连孟尧都杀了,如此这个人顿时就吓得怕了。

  此时这个人瘫在地上,心里还在期盼白研忘记他,结果没过一会,他就看到白研转过头看向了他,当即这个人吓得叫道:「我我我……我最后没有动手,白总镖头就放过我吧。」

  「刚才我的身体你应该看过了吧?」白研看着这最后一个人,就笑了笑说道。
  「看看看……看过了……」此时白研上半身许多地方染了鲜血,原本雪白的乳房,如今沾了血之后便是又红又白,有了一种妖异的美感,而看着这样子的白研,这最后一个人就结结巴巴的回道。

  其实这不用问,当时白研基本就没有遮掩全身各处,肯定是被看到了,也因此这最后一个人,丝毫不敢说「没看到」,毕竟那样骗不了人。

  于是白研接着就笑道:「既然看过了,那就没放放过你了。」

  随即白研就走过去,一剑将这最后一个人也给了结掉。

  白研从记事开始到现在,还第一次被这么多男子看到她的身体,对此白研自然是愤怒不已,不过白研能够在两年内,将天成镖局经营的更加兴旺,当然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

  如今能够不被孟尧等人抓住凌辱,才是白研真正应该在意的事情,如此身体被看到只是一件小事了,而身体让别的男子看一看,最终能够让白研解决危机,就算她非常不喜欢,还是愿意去做的,毕竟江湖女子,许多事情看的都很开。
  而且白研在脱衣服的时候就决定好了,要将所有看过她身体的男子都杀死,这样的话就算孟尧等人饱了个眼福,最后还是要死,等于是白看了,这也能让白研心情稍微平和一点。

  如此这最后一个人,既然是看过白研身体的,那白研肯定不会放过他,再说现在白研危机还没接解除,还有两个镖师随时会回转,白研自然也不会放走一个有可能告密的人。

  等杀光所有人,白研就感到一阵眩晕,却是她本来状况就不佳,一直强撑到现在,已经是非常难能可贵了,接着白研就把孟尧的尸体,搬到了一旁的树林里面,并且布置了一番,做出孟尧就是被人在树林里杀死的假象。

  然后白研就去河边的石块上,将她丢在上面的白色外衣,捡起来穿上。
  本来在石块上放置外衣和裤子,白研先是想引起孟尧等人的注意,以便让孟尧等人发现她在下游的布置,接着便是白研上岸之后,还能够有衣服穿,毕竟白研还没有赤身裸体,就在外面乱跑的习惯。

  结果那条白色的裤子,被孟尧扔到河里去了,使得白研现在只能穿件外衣,两条笔直雪白的大腿,还是露了出来遮挡不住。

  同时由于白研的外衣是劲装,以方便战斗为主,便非常短小,基本上就是到腰部下面一点,基本上她前面的双腿之间,以及后面的屁股,还是没有被遮掩住,不过就算如此,有衣服总比没有衣服好一点。

  接着白研就在孟尧的尸体旁边埋伏起来,一边慢慢恢复内力,一边静静的等待着。

  这样又等了一阵,就听到人声传了过来,却是去上游的范力,带着人回来了。
  「找了那么多地方,白研还没有被找到,上游逆水而行,她根本就走不了多远,既然找不到,那么她肯定不是往上游逃了……什么?」渐渐的范力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却是他在和身边的人分析,白研会在那里,接着范力就看到了一地的尸体。

  「范爷……这是怎么回事?」顿时范力身边的九个人里,就有一个问道。
  「好……好一个白研,死路之后便是生路,她哪里都没去,原来一直在我们身边,好计谋……好计谋。」范力惊讶了一阵,不由仰天大吼一声说道。

  「范爷你在说什么,我们听不懂啊?」刚才问话的人便又问道。

  接着就见范力冷笑一声说道:「哼哼……刚才我们在这里商量对策的时候,白研应该就躲在河水里面,下游那些确实是她布置出来的假象,可惜……刚才我们没有想到,白研竟然这么勇敢,不然白研现在已经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
  「刚才我们若是上当,直接向着下游追去,白研就能够从上游遁走;我们自以为识破她的计谋,向着上游追去,她就会从下游遁走;若是我们争论不休,分兵二路没有人在这里留守,白研就会原路返回;而派人留守就是现在的局面了,她出来将留守的人都杀了……」

  其实白研的计策本来也不深奥,基本上是个局外人,就都能够想到,不过若是局内人,思路一下进了死角,某些事情想不到,就容易杯具。

  如今范力看到一地尸体,自然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只是他现在反应过来,却是太晚了。

  「范爷,白研如今在哪里,莫非还在河水里躲着?」听了范力的解释,顿时说话的那人,就向着小河里看去。

  「现在怎么可能在那里躲着,不过之前我和邓新建都在上下游堵着,她应该是从原路逃走了,这下让她进了南楚城,随便找个地方一躲,我们就再也找不出来了……」范力听了那人的话,当即摇了摇头说道。

  「原路跑回去了,那我们用汪汪汪找……」最先说话的那人接着又建议道。
  「这里一地的鲜血,到处都是血腥气,早就把白研的气味掩盖掉了,汪汪汪的鼻子虽然灵,这种情况下也找不到白研了,可惜……这么好的局面还是让她杀出了一条血路来,你们去找邓新建,把他叫过来吧。」范力叹了口气就说道。
  顿时听了范力的话,跟在他身边的九个人,也都是非常泄气,毕竟准备了许多时间,忙了大半夜,最终目的没达到,反倒是陪了好多人命进去,更是结下了一个强敌,这种感觉换成谁都不会舒服的。

  接着就有三个人向着下游跑去了,而范力也是指挥其余的六个人,开始摆运尸体。

  「孟尧的尸体呢?」过了一阵,众人就发现孟尧的尸体不见了。

  「看,在那里……」接着就是一轮寻找,很快就有人就看到了,树林里孟尧的尸体。

  「去抬过来吧。」范力随即又吩咐了一句。

  如此就有两个人走过去,想要将孟尧的尸体抬起来,结果他们在抬的时候,白研在暗处伸出手,搭在孟尧的尸体上面,并且暗暗运转内力,使了个千斤坠的力量,让这两个人抬了几次,都抬不起孟尧的尸体。

  由于这时候是三更天,差不多是一天里最黑暗的凌晨,使得这两个人,都没有发现白研暗处伸出来的手,顿时就有一个人叫道:「范爷……孟爷的尸体抬不起来。」

  「怎么可能,我来看看……」接着范力就走到了树林里面,看了看孟尧的尸体皱眉说道。

  然后范力便慢慢走到了孟尧的尸体旁边,便准备试试看,是不是想这两个人说的那样,孟尧的尸体无法抬起来。

  就在这时突然剑光一闪,范力还没反应过来,顿时他咽喉就中了一剑,却是白研在这时候出剑了,一剑就刺穿了范力的咽喉,剑尖都从范力的脖子后面突了出来。

  「你……你……没……」范力接着就不敢相信的,看着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只穿着外衣,满身血污的白研,然后范力挣扎的想要说话,却是没说几个字就咽了气。

  「既然都想到了我之前没走,这回怎么又没想到,其实我还在旁边呢……」白研随即看着范力的尸体,淡淡的说道。

  等杀死了范力,白研便没多花什么时间,就将剩下的六个人全数杀死。
  最后杀光所有人,白研就坐在小河边,静静的等待邓建新回来,这一次她却是不准备躲了,而是想要正面迎战最后一个镖师。

   第四章  重新开始

  却说按照范力的真正实力,白研想要在百招之内战胜范力,那是几乎没有可能的,更不要说杀死范力了,若是白研和范力正面战斗,怕是等打到邓新建回来,白研都杀不死范力。

  虽然当时白研可以直接离开,不理会范力和邓新建,但是白研就算回了南楚城,也暂时没有地方落脚,毕竟剩下来的那些趟子手和马车夫,里面还有多少能信任的,白研却是不知道,若是贸贸然回去,不小心被小喽喽干翻了,那笑话可就大了。

  如此白研拼着杀死孟尧,已经达到顶点的气势,便准备留下来继续伏击,接着白研就将现场布置一番,然后偷偷守在孟尧的尸体旁边。

  当时白研将气息全部内敛,从躲到孟尧的尸体旁边开始,就慢慢在酝酿绝世一击,这样等到范力走到,白研的出剑范围之内的时候,白研已经酝酿良久,这才能够使得白研,刺出了那威力无穷的一剑。

  而白研的这一剑,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能刺出,毕竟实战的时候,大家你来我往的过招,根本没有可能有机会,花这么长的时间进行酝酿。

  同时白研能够一剑就刺中范力,还是由于范力虽然跟随白研很久,但是对白研仍旧是缺乏了解,因此那时候范力本身也缺少防备,如此才让范力空有江湖上一流高手的身手,却只能委屈无比的,死在白研一剑之下。

  而且别看白研一剑就杀了范力,好像不费吹灰之力,其实从白研中毒到现在,她杀的最费力的便是范力了,白研大战孟尧的消耗,都比一剑刺杀范力要小许多,当然和别人动手,白研消耗的都是体力、内力,而刺杀范力消耗的却是白研的精力了。

  在杀了范力之后,白研就光明正大的等待邓新建回来了,由于邓新建是顺着小河向下游追去,便直接追的很远。

  如此前去寻找邓新建的三个人,跑了很久才找到邓新建,然后一众人再往回赶,这一来一回就用去了很多时间,期间白研消耗的精力,也慢慢都恢复了过来。
  此时就算是邓新建,也是没有想到,白研仍旧是在原地没有离开,更是已经将范力都杀了,所以邓新建带人往回赶,却也不是疾行。

  毕竟追杀白研追杀了一夜,其实邓新建和那些手下,早就已经非常累了,同时追杀白研失败了,还搭上了好多人命,这也打击了众人的心情,于是邓新建带着人回来的时候,就有一股心力交瘁的感觉,这样众人的心情都很糟糕,自然便走的很慢了。

  等到邓新建带着那些手下,终于回到了他和孟尧、范力分开的地方时,远远的就看到了白研坐在小河边,当时邓新建可谓是惊得非同小可。

  而等了这么久,精力和体力恢复的差不多的白研,虽然内力下降的更加厉害,只剩下不到两成,但是凭借着连杀两人的其实,白研的战力反而没有削弱多少。
  接下来邓新建身边虽然有十二个手下,却依然不是白研的对手,先是白研展开轻功,靠着快剑和速度优势,将邓新建身边的十二个人先全部杀死。

  然后白研便慢慢和邓新建游斗,在一百五十招左右的时候,白研终于找到邓新建的一个破绽,便顺手一剑就将邓新建杀死,至此天成镖局的叛乱,就彻底完结了。

  杀死了邓新建之后,白研剩下的内力就连一成都不到,可见白研也是拼尽全力,才能够反败为胜的,并且这时候已经是四更了(四更:凌晨一点到三点),白研吃不准,南楚城里还有多少孟尧的人,便也不敢轻易回城。

  却说当年白研学艺的时候,就跟随江湖异人,在深山老林里待了五年,这五年待在深山老林里,一切都需要自给自足,却也是江湖异人故意如此的,其目的就是为了培养白研的生存能力,让白研能够在任何情况下,都有办法生存下去。
  因此多亏白研的师傅悉心教导,如此白研孤身一人在野外,丝毫没有任何不知所措的感觉,顿时就见白研先是强撑着找了个山洞,确认这只是一个荒凉的山洞,并没有野兽在里面栖息,便在山洞外面弄了点遮掩,以防止其他野兽发现。
  接着白研就躲在山洞里面,放弃以内力压制血液里的毒性,任由那些毒性重新扩散,同时白研暗自恢复内力,毕竟要将毒性全部逼出,没有内力是不行的,而白研现在消耗甚大,若是还用内力压制毒性,那根本就无法恢复内力了。
  然后随着毒性扩散,白研就渐渐觉得手脚发软,几乎没有办法使出力气来,当然几乎没有力气,也是还有一点劲的,至少走个路,拿个杯子什么的,白研还是能够做到,就是和成年男子比力气,现在的白研便是完全比不过了。

  在毒性扩散的同时,白研全身内力也在缓慢恢复,等白研内力差不多全部恢复之后,她就开始运转内力,继续用放血的方式逼毒。

  这次逼出一部分血液之后,白研不需要经历战斗,自然内力也不会消耗太多,完全能够一边用内力压制毒性,另一边缓缓恢复。

  由于白研内力深厚,虽然还不能够不饮不食,但是短时间内辟谷却完全没有问题,这使得白研躲在山洞里之后,也不需要出去寻找食物、饮水,只要一心逼出逼毒就行了。

  如此白研在山洞里待了三天,差不多能保证有着两成内力,可以随时应用的时候,她就离开了山洞,开始在野外找点食物、饮水,补充这三天里的消耗。
  接着再次过了八天,白研差不多将血液里的毒性,都逼出了体外,只留下了一些残余毒性,这些残余毒性,白研便只能够平时抓点要吃,花上数个月到一年的时间,来慢慢解决了,同时残余毒性,对于白研的身体,几乎也没有影响,便不需要白研花费内力压制。

  这样白研几乎就恢复了全盛是的状态,然后白研就挑了个夜晚,趁黑摸回了南楚城。

  进了城之后白研先去了刘员外的府邸,发现那里不但早就是空无一人,门口更是有着封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