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海彼岸】(04)【作者:wzlconan】
【淫海彼岸】(04)【作者:wzlconan】
字数:76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悬空艳阳,桂花飘香。

  这便是赫赫有名的南云城,武国南方第一大城。

  我拉着月儿的小手走在前面,大柱两兄弟在不远处提着大包小包跟着。
  月儿之前那套衣服沾了不少精水,显然不能再穿了,现在又换了一套新的,当然了,也是出于我手设计的。比那套有过之而无不及。

  上身是一件白色深V ,大半雪白乳肉都在外面露着,腰间布料镂空,更是完美展现了优美迷人的线条。下身则是一件短的不能再短的短裙,这也应该是这世界上第一件短裙吧?当初设计的时候,那老裁缝都说我在裁缝界简直天赋异禀,可惜就是没往正地方用。

  我呸了一口,懒得理他,一个死老头子,怕是硬都硬不起来了。还懂什么叫情趣吗?

  这件短裙穿在月儿身上简直美的不能再美了,一双光滑修长的美腿一览无遗,由于裙摆太短,哪怕月儿一动不动,挺翘的美臀都露出三分之一,为了安慰月儿怕走光的羞涩心里,我还专门给月儿配了一件丁字裤,黑色的布条就陷在月儿的臀沟中,随便一动,只见雪白浑圆的臀瓣中间夹着一条黑色的细线,无比性感。
  我的好月儿,你一穿上这条丁字裤,比不穿还要勾人啊!

  这一路上,只要是个男人,就没有不停在原地盯着月儿流口水的,身后大柱两兄弟看的眼睛都直了,走路都得弯着腰,不然他们那两条二十几厘米的大肉棒都能给粗布裤子顶穿了。

  但是月儿肯定是不懂男人的想法,下身有了保护,原本那股羞涩都不见了。
  「夫君,走慢点……人家下面有些不舒服……」月儿拉着我的手,迈着小碎步走的极慢。

  月儿虽然身体淫荡,接受能力惊人,但也承受不住两条二十几厘米的鸡巴轮番轰炸啊!虽然小穴从被撑开的小洞已经完全恢复,但是娇嫩无毛的阴唇却是又红又肿,起码得过一两天才能恢复如初。

  「你这个小淫娃,趁着我睡觉,自己偷偷和大柱他们做爱,就他们两个那两条肉棒,你受得了就怪了!」

  「啊?夫君你都看到了啊……」

  「我装睡的啊,就是想看看我家月儿有多淫荡!」

  「讨厌!坏夫君最坏了!哼!你也不怕人家被他们给玩坏了……」月儿羞红着脸,撅着小嘴气鼓鼓的看着我。

  「我就是想阻止也来不及啊!我家月儿那么主动,扶着大柱的鸡巴就……哎!怎么还带掐人的!」

  「你还说!你还说!哼!」月儿羞的不行,对着我腰上的赘肉就掐了一把,虽然一点也不疼,但我还是装模作样的叫唤了一声。

  「不说了不说了,唉。在家的地位越来越低咯!来吧,我背你走。」我弯下腰,一把就把月儿背在背上。

  我和月儿都不知道,月儿趴在我背上,由于双腿大开,本来就短的裙子更是被扯的再也遮不住了,足有一半的美臀都露在外面,供路过行人欣赏。

  由于我们都不知道,还一路开心的聊着天,突然就听见背上的月儿娇呼了一声,脸上都窜上了一股坨红。

  「怎么了?」我一扭头,就看见身边站着一个穿着光鲜的青年,一脸淫笑,手按在月儿的美臀上揉着,旁边还站着两个仆从,也是面露淫光看着月儿。
  「把你的脏手拿开。」我窜起一股怒气,呵斥道。

  「呦!口气倒是不小,老子就是不拿,你能拿我怎么样啊?」那青年非但没松手,反倒更是过分,大手用力,雪白的臀肉都被掐的深陷下去。

  「啊!好痛啊!」月儿吃痛,蹙着眉头轻呼一声。

  远处的大柱二柱看见这一幕,拎着包裹快速的跑了过来。

  「我最后再警告你一次,把你的狗爪子拿下来,不然你真的完了。」

  「老子就是不拿!穿的这么暴露,屁股都在外面露着,不就是给人摸的吗?真是个小骚货……」青年还要再说,可是背后两道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现,吓得他一激灵,连忙回头。

  「机会给你了,这次可没了。大柱,狠狠的揍,只要别出人命就行。」我冷哼一声,背着月儿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你敢!你们两个快给我拦住他们啊!」青年色厉内荏的大喊,身边那两个仆人还欲要阻拦,没走两步就挨了两兄弟一人一巴掌,倒飞出去足足七八米远,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你们不能打我!我是赵府的赵安!」赵安吓得瘫坐在地上,两条腿疯狂向后蹭。

  「呸!敢摸嫂子的屁股!你是谁也没用!」大柱脸黑如墨,两只手一捏,骨节爆响。

  「就是,嫂子的屁股我们才摸过一次,你这小瘦子也敢跟我们抢嫂子的屁股!」二柱一只脚踩住赵安的身子,挥着胳膊就抡了上去。

  顿时,只见赵安身上拳脚纷飞,揍得他哭爹喊娘。

  「大柱他们对人家真好。」月儿脸上露出一股甜蜜蜜的笑容。

  「肯定的,不能白给他们干了啊」,

  「坏蛋你怎么还说!」

  ……………………

  赵安仅仅是一点小风波,我根本就不在意。虽然他被大柱两兄弟揍的挺惨,但至少没死。管他是谁,我都还有李家这一虎皮大衣穿在身上。虽然李家在南云城没赚到钱,但影响力多少还是有的。

  想摸我老婆的屁股就直说嘛!我肯定举双手同意,但你说都不说,抬手就摸,这可就是打我的脸了!揍你就对了!

  没办法,咱就是这个驴脾气!

  我哼着小曲,背着月儿,身后跟着哼哈二将,终于到了目的地。

  李氏药材!

  龙飞凤舞的烫金大字就刻在牌匾上,造型古朴,足有三层高的大店铺显得极为气派,现在是正午时分,按理应该人来人往,买药者络绎不绝才对,可现在,居然连一个客人都没有。

  「有人在吗?」我背着月儿走了进去。

  「来了来了,客官里面请,我们这原药,成品药应有尽有。」倚着墙壁打盹的小厮听到我的声音连忙跑了过来。

  「我不买药,叫你们管事的来见我。」我手一甩,扔出令牌。

  「这是……小人拜见少爷!小人这就去请李管事!」小厮接过令牌,飞似的跑向里面。

  没一会,一名肥头大耳的富态中年男子就挺着肚皮走了出来,看见我连忙跑了两步。

  「早就听说少爷要来坐镇南云,却没想到少爷来的这么快,还请少爷饶恕怠慢之罪。」胖子手里捧着令牌,毕恭毕敬的说道。

  「无妨,这位是我妻子,月儿。那两个是我的随从,大柱二柱。」我接过令牌,把月儿从我背上放了下来。

  「老仆见过夫人,夫人真是美若天仙啊!」李福眼睛一亮,但碍于我在,只是在月儿的胸口瞥了几眼就拿开了。至于大柱和二柱,李福也仅仅是点点头示意了下。

  「少爷,我已经吩咐厨房摆宴,还请移步后院,让老仆为少爷和夫人接风。」李福弯腰伸手,我点点头,带着众人朝着里面走去。

  药材铺后面还有一个庞大的后院,院内占地极大,房屋林立,各种设施一应俱全。

  院内有片花园,花园中间有座凉亭,统一穿着的仆人忙前忙后端着酒菜摆宴。
  「少爷,夫人,请入座。」李福紧张的看着我们,生怕我们对他的招待不满意。

  「我夫妻二人不是那纨绔子弟,你不必在乎这么多虚礼,以后我们常住在此,也是一家人了,不用这么见外。你看我们就叫你福伯可好?」我看着满桌的山珍海味,带着众人坐下。

  「当然可以!谢少爷厚爱!」福伯脸上窜上一股喜意,不再那么局促了。
  「来来来,先吃饭,我们边吃边聊。这桌酒菜还是我特意请来逍遥阁的大厨准备的。少爷看看合不合口味?」

  我夹起一口菜,放到嘴里品尝了一下,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不错,这等美味我都没吃过几次。大柱二柱,你们敞开了吃,不用客气。」

  站在旁边的大柱二柱早就馋的直流口水了,听见我的话,马上坐下来狼吞虎咽,吃的那叫一个香。

  看着两人那股饿死鬼的架势,我们几人都乐的前仰后合,这饭桌的气氛顿时无比轻松,我和月儿也动起筷子,和福伯聊着家常。

  ……………………

  转眼间,已经是三天后。

  我和月儿住在后院最大的房子,大柱二柱也分到了一间客房,福伯也忙前忙后的给我们备至了不少新家具,以及一些日用品。大家也算彻底安顿了下来。
  我搂着一丝不挂的月儿躺在床上,看着布置温馨的房间,一股家的感觉油然而生。这几天我根本没过问店铺的事,只是安排大柱二柱跟着福伯打杂,就这么跟月儿享受无人打扰的清净日子。

  「夫君,今天咱们还去城里逛街吗?」月儿躺在我怀里撒着娇,那叫一个可爱。

  「晚一点的吧,一会福伯来给我汇报店里的情况。」我搂着月儿,大手在月儿的美乳上揉了一把。

  「啊?那人家先穿上衣服。」月儿说着就要坐起来。

  我哪能让她如愿,一把就拉了回来。

  「穿什么衣服啊,这样不就挺好的吗。」我嬉皮笑脸的在月儿的娇躯上随意摸着。

  「坏夫君,肯定又在想那些坏事了!」月儿被我抓到了好几处痒穴,在被窝里笑着不停扭动。

  我和月儿正闹着,突然房门就被打开了。

  「少爷,我把账本和……」福伯腆着大肚子走了进来,一抬头就愣在那不动了。

  我刚才和月儿闹的正起劲呢,被子都掀开不少,我还好,穿着条短裤,月儿可是什么都没穿啊!这不,福伯刚进来的时候,这丫头半个身子都露在外面,奶子和美腿让人看了个精光,要是被子再往下一点,怕是小穴都得让人看咯!
  月儿小脸一红,连忙把被子拉起来盖上。

  「账本放桌子上吧,你搬个凳子过来说。」我神色如常的随手一指,另一只手在被窝里还摸了一把月儿的翘臀,惹得她一声娇呼。

  「哦哦……好的……」福伯意犹未尽的看了看被子下的玲珑曲线,放下账本,搬了个椅子坐在床边不远处。

  这三天下来,每天看着月儿更换一件件性感暴露的衣服,福伯和一众下人早被勾的欲火焚身。那天我听几个下人私下聊天,已经把月儿定义为绝世淫娃了,听的我那叫一个开心,回来就和月儿大干了一场。

  不过这群人碍于自己是仆人身份,怕惹我生气,也就敢私下评论一番,当我面连看月儿一眼都不敢。

  但这些天来,我刻意在众人面前多次挑逗月儿,又旁敲侧击的告诉众人我不在意他们对月儿的想法,这群下人的胆子也就大了不少,有几个下人当着我面说了好几次试探的言语,见我没有任何怪罪,放的也就越来越开了。

  在这其中,福伯是最放不开的那个,福伯服侍李家大半辈子了,一直忠心耿耿,哪怕我有意放纵,他也不敢越过底线。

  这我可就不开心了!大家都在一个院子里住着的,我老婆不就是你们老婆吗?那么见外干嘛?

  于是我灵机一动,干脆今天把福伯喊道我房间来,准备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一下。

  「福伯,你说说这几天的情况。」

  「是,少爷,这三天我们一共卖出六株药材,赚了……」福伯一提到生意,更是正经了不少,认认真真的汇报起来。

  「嗯。嗯。」我随口答应着,其实根本就没用心听,听不听都一样,肯定没什么生意。

  毕竟我的目的可不是听他汇报工作啊!我笑着搂住月儿,大手在她胸前动了起来,还刻意加大了动作,让福伯隔着被子也能看清我在干什么。

  果然,再怎么正经的男人也是男人,福伯本来流利的语言变得吞吞吐吐,瞪着眼睛看着我的大手在他面前的被子里,揉着月儿那对大奶。

  「坏蛋,福伯还在这呢!你怎么还……」月儿羞涩的缩了一下,回头看了我一眼,马上明白了我的想法,知道我的淫妻癖又犯了,红着脸不吱声了。

  嘿嘿!知我者,月儿也!

  「嗯,福伯你接着说,我和月儿每天都这样,你不用见外。」

  福伯虽然眼睛还盯着被子,但是嘴里越来越流畅了,依旧认真的汇报着工作。
  嗯?这么正经吗?不应该啊,我看福伯胯下帐篷都直起来了,但怎么脸上还这么正经,话都说的这么利索?

  我转了转眼睛,坏笑两声,一把就把被子拉到月儿胸下,瞬间,春光乍泄,月儿那两团大桃子一样的美乳就露了出来,我揉着月儿的一只乳房,另一只美乳没有丝毫遮掩的耸立在那,让福伯随意欣赏。

  月儿一声娇呼,欲要盖上被子,不料被我阻止了。

  「月儿你紧张什么,福伯又不是外人,让他看看没什么。」月儿听见我的话,又羞又臊,干脆直接闭上了眼睛。

  「好了,福伯你接着说。」我点点头,微笑着看向福伯。

  「少爷,这万万不可啊!老仆可不能这么看夫人的身子啊……」福伯盯着那对他一辈子都没见过的完美乳房,喉咙吞咽一下,居然抬手把眼睛捂住了。
  我靠!福伯不会是和尚吧?这么能忍?难道是柳下惠转世?

  我万万不理解福伯怎么忍耐力这么强,原本的那股捉弄之心已经变成了好胜之心。

  笑话!我家月儿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怎么可能连你都吸引不了!

  于是我面带不悦的说道:「福伯,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夫妻拿你当自己人,你怎么还这么见外呢?赶紧把手拿下来。」

  「这……」福伯听到我的话,犹豫的拿开了手,眼睛盯着月儿的奶子直咽口水,大肚子下面明显鼓起了一团大包。

  你看,这反应不是挺明显的吗。也不是圣人啊,既然这样,让你看点更厉害的。

  月儿这小妮子被我这一通乱摸,还当着福伯的面露着奶子给人欣赏,早就想要的不行了,我感觉大腿的位置湿漉漉的一块,不用想就知道这小妮子春水泛滥,都流到我腿上了。

  我闲着的那只手几下就脱了裤子,抬起月儿一条腿,肉棒对准穴口,一滑就进去了。

  「啊!」月儿被我这么一捅,张着小嘴发出一声娇媚的呻吟。

  月儿的身体实在是太迷人了,我的肉棒被柔嫩的穴肉紧紧的裹住,本来逗弄福伯的想法都忘了一半,此时就想好好和月儿大战三十回合。

  不过我还是分了下神,看了一眼福伯。只见福伯那张胖脸上全是汗珠,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月儿,胖手还不经意间搓了搓肉棒。

  我心里一股获胜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家月儿这等大美女,在你面前露着奶子挨操,你哪怕真是和尚,我也得让你好好回忆一下七情六欲!

  「啊!夫君的肉棒好大……不要那么用力啊……月儿会受不住的!啊……啊……」月儿就是这样,一旦性欲上来了,什么都顾不上的。更何况现在屄里还插着我的鸡巴,早就忘了福伯这号人了。

  我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被子全拉了下来,就这么当着福伯的面操起了月儿。
  福伯看着月儿的娇躯,眼神也渐渐的变了,那股被掩埋多年的淫色逐渐浮上了眼角,不断打量着这幅他从不敢想的完美身躯。

  那对丰润弹嫩的大奶子,没有一丝赘肉的平坦小腹,那双修长笔直的美腿,还有那双他看着都想跪舔的美足。更何况我现在正抬着月儿的美腿,肉棒不停进出无毛小穴的场景他也一定能看得一清二楚。

  福伯喘着粗气,眼睛通红:「不管了不管了!柳红啊!是我李福对不起你啊!我真的忍不住了!」

  随后福伯为了看的更清楚,走到了床边,却也不敢离我们太近,只是在月儿的腿边。随后脱了裤子,一只手握着鸡巴撸了起来。

  福伯看着月儿被干的连连颤抖的娇躯,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月儿的美足,随后惊了一下,见我没有怪罪他,便放大了胆子摸起了月儿的小脚。

  福伯的大手在月儿肉嘟嘟的小脚丫上来回摸着,光滑的足背和粉嫩的足底都被他摸了遍,另一只手来回撸着鸡巴。

  唉!这福伯胆子也太小了,搞了半天,也就敢摸摸月儿的小脚。

  我恨铁不成钢的招了招手,示意福伯过来,随后松开了一只奶子。福伯跪在床边,毫不犹豫的就抓了上去,肥胖的老手小心翼翼的来回捏着月儿的软乳,滑嫩的乳肉在他的手中尽情展示着柔软。

  我看着月儿的奶子被福伯玩弄,胯下更硬,用力更猛,干的月儿娇哼连连。
  此时月儿已经完全情迷意乱了,只知道抬着屁股尽力迎合我,眼神之中一片迷离,媚态绽放。而福伯就在她面前不远处,揉着她的奶子,另一只手撸着鸡巴,月儿居然做出了一个我意想不到的举动!

  只见月儿伸出白嫩嫩的小手,握住了福伯的肉棒,娇躯略微前倾,居然张开樱桃小嘴含住了福伯的肉棒!

  「这小嘴!舔的我!」福伯挺着鸡巴,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本来摸着奶子的手都愣住了一下,似乎被那惊人的快感震惊到了。不过没一会,福伯便习惯了快感,一边开心的享受着,大手也继续活动,握着月儿的乳房揉个不停。

  看着月儿被我搂在怀里,屄里插着我的鸡巴,嘴里还含着福伯的肉棒,我激动的差点喘不上气,肉棒飞速的插着月儿的嫩穴,淫水四溅,月儿的身子也颤抖个不停。

  「月儿我挺不住了!要射了!」我干了一会,只觉得精关松动,再没操几下,便缴械投降了。

  月儿也来了高潮,小穴一阵收缩,湿滑的穴肉疯狂的吮吸着我的肉棒,但由于嘴里含着福伯的鸡巴,只能嗯嗯啊啊的表示她的快感。

  我的鸡巴刚喷射完,只见福伯也哆哆嗦嗦的射了,而月儿完全无意识的闭紧小嘴,认真含着福伯的肉棒吮吸,当福伯拔出肉棒的那一刻,月儿半张着的小嘴居然一滴精液也没流出!看来是全咽下去了。

  「老了,老了,而且夫人的小嘴太厉害了。老仆根本撑不住啊。」福伯叹息,摇了摇头。

  「福伯,月儿现在需要休息,咱们出去说。」我穿上裤子,看着趴在床上,依旧沉浸在高潮,没有缓过来意识的月儿,带着福伯出了门。

  「唉。夫人的魅力太强了。没想到我李福晚年也犯了这么一个大错。」福伯摇着头,站在房外自言自语。

  「少爷,我夫人十年前就去世了。从那天开始我就发誓不碰女色,今天又一不小心……唉。少爷您要杀要剐,李福任凭您处置。」福伯黯然的低下头,似乎在想些什么。

  「福伯你瞎说什么呢?我为什么要治你的罪?」我嘿嘿一笑,伸了个懒腰。
  没想到福伯那么正经,原来是因为他的亡妻,这福伯也是个可怜人,戒色这种痛苦,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得了的,没想到无意中还做了件大好事,让福伯这些年的性欲好好释放了一把。

  「少爷您……我刚才……对夫人如此不敬,还……射在夫人嘴里,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我李福从小在李家为仆,没有家人。少爷直接处死我便是了。」
  「在别人那是罪,在我这不是罪。福伯放宽心就好。」

  「可是夫人她……」

  「唉!福伯你怎么死脑筋,现在都想不通。这件事是我默许的啊,不然月儿那等天资,是你想碰就能碰的?」

  「啊?这……」福伯不理解的看着我。

  「淫妻癖没听说过吗!月儿和别的男人做爱我就开心!这回听懂了吧!」我对福伯的理解能力报以二十分的怀疑!这沟通也太难了吧!

  「唉……老了,老了,跟不上年轻人的思想了。少爷您是默许了,老仆以后的日子就难咯。劫色十年,这一破戒,怕是再也戒不成了,这以后的日子可如何是好啊。」福伯一脸忧虑的看着天空,喃喃自语。

  「戒什么色啊劫色,食色性也听没听过?有什么难过的?你能碰到月儿一次,那道就没下一次了?下一次说不定月儿就直接和你做爱了呢!这么一想,这日子是不是开心多了?」

 「少爷此言当真?老仆真的还可以……和少夫人做那事?」李福两眼放光,一脸希意的看着我。这破戒之人,瘾更大啊!

  「你好好为我办事,机会肯定是有的。」我也不把话说满,只是模棱两可的提了一嘴。

  「夫人那等容貌……若是老仆能干上一次,怕是死也值了!少爷请放心,老仆定当尽心尽力。以后我李福,就是少爷的李福,其次才是李家的李福!」
  好家伙哎!月儿的魅力真够大的啊,福伯可是从小在李家长大,被赐了姓的仆人,居然直接跟我表了忠心,以后第一效忠对象就是我了?

  月儿啊月儿,你这一下,给我收了个心腹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