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偏偏要做你的M】(4.11)【作者:deltat】
【偏偏要做你的M】(4.11)【作者:deltat】
字数:4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4。11章

  两天后,吴小涵买的钉鞋还是寄到了。

  那天和吴小涵一起在外面吃完饭,回到家时,我就在门外见到了那个快递的盒子。

  我还是只能熟练地将它抱起来,拿进屋里。

  在我一边舔着吴小涵脚上的小皮鞋时,她已经自己打开了那个快递包装盒,又打开了里面的鞋盒。

  从上面看下去的话,那鞋子粉红色柔滑的外表,看起来全然没有什么杀伤性,反而显得柔弱。

  简直就和这温柔的吴小涵一样,有着可谓充满欺骗性的外表。

  大约吴小涵不在兴奋状态,拿出那钉鞋看了看,只是叹息道:「哎,那天一时兴奋买了这双钉鞋,可惜,买来也没什么用了。不过,还是先试试大小吧,说不定以后跑步还可以用。」

  于是,我帮她把脚上的小皮鞋叼了下来,然后把钉鞋套在了她穿着白色船袜的小脚上。

  最后,我用嘴叼住钉鞋的后帮,让她的脚后跟也进去。

  薄薄的鞋面紧紧贴合在她的脚上,尽显出了她脚掌中间纤细的曲线。

  于是,吴小涵的脚似乎显得更小更美了——我不得不承认,这双鞋和她的玉足,简直是绝配。

  不过,钉鞋的鞋底现在还没有安装上鞋钉,于是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可怕。
  可是吴小涵此时已经开口了:「要不把鞋钉装上来,让我看看效果吧。」
  说完,她侧躺在沙发上,把脚搭在了沙发的边缘,鞋底面朝着我,以便我安装鞋钉。

  我拿出单独包装的鞋钉来——那鞋钉果然又长又尖,闪着金属的光芒,可怕至极。

  把一共十枚鞋钉装好到两侧的鞋底后,那钉鞋果然就成了撅着獠牙的凶器。
  这寒光简直让我有些感到害怕——要是她此刻像平时那样任性地蹬到我的脸上的话,想必不需要花什么力气,都足以让我毁容了吧——鼻梁砸断、眼睛戳瞎几乎是必然的。

  可是,我跪在地上诚惶诚恐地盯着她鞋底的模样似乎让她起了些感觉,她戏谑地问了一句:「你盯着这鞋底看啥呀?就这么想被它踩吗?」

  「没……没有。」我连连摇头。

  吴小涵坐起了身子,把脚伸到了我的腿间。

  鞋底的尖钉伸进贞操锁的缝隙里,触碰到了我可怜的肉棒。

  光是这么轻轻一碰,那寒气就让我哆嗦了一下。

  「真的没有吗?你好像有点兴奋呢,嗯?」

  「没有,真的没有。」我害怕地回答着。

  以前她这么挑逗我的时候,我通常确实是有些兴奋——可是这次,我半点兴奋的感觉都没有,只有恐惧。

  尤其是一回想起那视频画面里那牛蛙死无全尸的样子,我连呕吐的感觉都要有了。

  「噢?」她却不以为然地开始挑逗道:「你忘了你前两天你是怎么说的吗?」
  「我……」我不知如何接话。

  「你好像说要我用力跺,用力撕扯,把你的鸡鸡完全撕碎成几半。你记得吗?」
  「那……你不是说那都开玩笑的吗?」我的声音简直像是在求饶。

  「开玩笑?」吴小涵问道:「你对我的感情就是开玩笑?」

  虽然她语气听起来有些严厉,但是我的理智告诉我,她此刻只是调戏我,并没有真正进入虐待状态。

  不然的话,按她一贯的做法,刚才「开玩笑」三个字过后,她恐怕就该已经用力用鞋钉踹到我的身上了。

  大约,她今天也只是和那天一样,借着钉鞋意淫一番吧。

  所以,我倒也并没有反抗,只是顺从道:「那……那听你的吧,小涵学姐。」
  「乖,」她说道:「你好像还说过,要我把你绑住不给你反抗的机会,把你剩下的那个蛋蛋也废了,你记得吗?」

  一边说着,她一边用鞋尖轻轻撩拨起了我那个只有一个睾丸的阴囊。

  「嗯……」我应道:「记得。」

  「记得就好,」她继续说着:「是不是要我一点一点把你的阴囊划开,一点一点把你的蛋蛋从里面剥出来,然后听着你的求饶,把鞋钉慢慢地、用力地插到你那可怜的、仅剩的睾丸里?」

  在她缓慢却充满节奏的语言中,我已经渐渐迷失了,只能回答:「嗯……」
  而她弯下身凑到我的耳边,用魅惑的声音继续着撩拨:「然后,你是不是还要我用鞋钉在你的蛋蛋里一点一点搅动,把你的蛋蛋里面的东西全部搅成没用的浆糊、恶心的肉浆呢?」

  「嗯嗯……」听着她的幻想,我和她竟然都同时慢慢兴奋起来了。

  最后我再拔出鞋钉,轻轻地把你蛋蛋里的浆糊一点一点挤出来,用时,用鞋钉把蛋蛋外面的子孙袋也全部戳烂,戳成肉酱,对吧?「她继续在我耳畔挑逗,那热气都让我的耳朵痒了起来。

  「嗯,戳成肉酱……」我只是傻傻重复着她的话。

  「最后,我把那肉酱和你蛋蛋里的浆糊,还有你鸡鸡被我踩碎后的肉末,全部都踩得黏到我的鞋底,然后把鞋底伸到你的嘴边,喂你把你自己的肉酱吃掉,好不好?」

  说出这句话时,她脚上的动作愈发柔滑,用钉鞋那柔软的鞋面不停蹭着我的胯部;于是,我再也无法阻止自己势不可挡的勃起。

  性欲压过了恐惧,也压过了理智,我回答道:「嗯,学姐,好的。」

  吴小涵此时看到我的勃起,忽然直起了身子,嘲讽说:「哼,你果然又硬了呢。看来上次虐得还不够狠嘛,虽然没以前硬了,但是居然还能硬,嗯?」
  「那……」已经失去理智的我喘着气说着:「那学姐今天把我完全踩废,让我再也硬不起来,好不好?」

  吴小涵没说话,只是笑着为我打开了贞操锁。

  然后,她竟然轻轻用双脚夹住了我的肉棒。

  她小心地控制着角度,确保夹住我肉棒的都是她的温暖和柔软,而鞋底的尖钉完全触及不到我。

  「小坏蛋,」她说道:「这么大一根鸡鸡,现在还是硬得起来的噢。要是真被我踩过,应该确实是再也硬不起来了呢。你就真的不介意从此彻底阳痿呀?」
  「不介意呀,」我回答:「只要是学姐你做的,造成什么我都不在意的。」
  「傻瓜,」她说道:「这鞋钉这么长,到时候搞不好会把你的肉都撕下来呢。到时候直接从你身上把你鸡鸡扯下来也是可能的噢。」

  「不怕呀,小涵学姐。我早就想被你阉掉了。」我还在兴奋地应着。

  这句话既是实话,又是谎话——我确实渴望被吴小涵残忍地虐待,但又确实有些害怕真的迎来巨大的痛苦,和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的末日。

  「既然你这样,那就好好享受你最后一次勃起吧。」她说着,开始轻轻揉弄起我的肉棒来。

  随着她的搓揉,我微微发出了愉悦的呻吟。

  可是,她脚背的曲线实在太婀娜,动作也实在是太灵活,只揉搓了十几秒钟之后,我立刻就有了快要射精的感觉。

  「学姐……」我赶紧退后了一步:「别弄脏你的脚了。」

  「怎么了?」吴小涵问道:「不想享受吗?」

  「我……我怕弄脏你。你要是想踩我的话,就直接踩吧。我没事的,不要弄脏你就好,小涵学姐。真的,你直接踩我就好了,不用给我什么回报的。」
  吴小涵此刻忽然怔住了,愣了几秒以后,抚着我的脸说道:「傻瓜。谢谢你愿意被我踩坏,愿意为我牺牲这么多。」

  「不用谢的,小涵学姐。那都是我应该的,都是我一开始就答应过你的。」
  她摇摇头,竟是直接脱下了自己脚上的钉鞋,把她完美的双足,仅仅隔着一层薄薄的船袜,就轻轻放到了的肉棒上。

  「小涵学姐……你别这样……我……我会弄脏你的脚的。」

  「好啦,」吴小涵说道:「我这么踩在你的下面,舒服吗?」

  我点点头——这个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什么东西的触感能比得上她的脚呢?即使隔着袜子,那柔软的温暖也让我一瞬间再次几近高潮——我不得不深呼吸,分开双腿,抑制住射精的冲动。

  「小涵学姐,」我问道:「你……你不用钉鞋踩我了吗?」

  她摇摇头:「不了,我不踩你了。知道你愿意为我牺牲,就足够了,我就已经很满足了。真的把你虐坏,还是太过分了。」

  「那……」我问道:「这钉鞋都已经买来了,你真的就不玩了吗?」

  「不了吧。」她看了看那双被她丢在一边地上的钉鞋,说道:「钉鞋踩踏,想象起来是很不错,可是把你踩坏了就不值了。」

  「那……」我抱着她的腿说道:「那你可以试试轻轻地踩嘛。轻轻地踩不会把我踩坏的。」

  「你还不了解我吗?」吴小涵笑着叹了口气:「我要是兴奋起来了,怎么可能还做得到轻轻的。到时候很可能真把你踩出什么事情来的。」

  踩出什么事?

  就算我真的永远阳痿,对于吴小涵,又有什么影响呢?我的肉棒,确实早就如她羞辱我时所说的,已经没有什么真正的用途了。

  那根肉棒现在唯一的用途,不就是接受她的虐待吗?接受虐待的话,能否勃起,应该没有什么区别的吧——至少,到目前为止吴小涵尝试过的虐待项目,没有哪个是需要勃起时才能进行的。

  而如果连此刻吴小涵心里其实仍然想玩的钉鞋踩踏都不能满足她的话,那岂不是连着唯一的用途都没法做好?

  我想,我还是应该满足她心里的这个愿望的吧。

  也许,真的把我踩坏了,她是会有些负罪感。

  可是,她的负罪感,我相信我是能安慰下来的——正如我之前一直做过的那样。

  而如果没法实现她的愿望的话,她的遗憾会不会是终生的呢?

  想到这里,我决绝地磕下了头:「小涵学姐,你用钉鞋踩我吧。算是我求你了,好吗?」

  吴小涵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你怎么了?为什么忽然就这样?」
  「我……」我说道:「我想和你一起,体验一下这双钉鞋的效果。我们开始吧。」

  「你……你不会是认真的吧?」吴小涵问道。

  「我是认真的。你踩我吧,好吗?我想看着你穿上这双钉鞋,好好地踩我。」
  「你是不是看我想踩你才这么说的呀?其实我踩不踩都没事的。」吴小涵依然坚持。

  「没有啦,」我脑门贴着地面,小声说道:「我真的是自己想被你踩的。我喜欢被你踩。」

  「好吧。」吴小涵笑了笑:「那,你到调教室里等我吧。我会努力轻一点踩你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