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洛府家丁】(02)【作者:tank0627(林一)】
【洛府家丁】(02)【作者:tank0627(林一)】
字数:1307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皇家公主并不同于朝中大臣,一般外威,加上林三身份特殊,偌大的林府门禁森严,外府有兵甲巡逻,内院为护卫执哨,普通宵小一旦擅自闯入,无疑是自寻死路。

  另外林三在府中娇妻闺房,都安装了他亲自设计的锁头,从里门上锁后无钥匙者皆无法进出。

  但俗话说的好,千防万防,家贼难防,任谁也绝没想到竟真有无耻小贼前来。
  藕丝宫灯,青蛇长廊,夜色下二条人影交叠快速地移动。

  其实林三并不清楚秦仙儿在不在寝室里,她最近常常一早就出门,也不知道是去那,神神秘秘的。林三打算如果秦仙儿不在,就去玉若或玉霜处,反正他的爱妻们不论多晚都会等他的。

  锁头是林三打造的,自然难不到他,抱着巧巧轻推房门,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把巧巧放下,林三抬手将柱子的薄纱取走,上面嵌有数颗夜明珠,流明皓光,华屋乍亮,淡黄色的光泽照遍四周。

  这是一间素雅简洁的卧室,墙上一副水墨画,左边几桌摆着金彩瑶琴,右边橱柜放有紫檀香炉,除此之外并无任何装饰。秦仙儿自幼流落江湖,纵使恢复霓裳公主称号,也无半点大华贵族普遍拥有的那种奢靡气息。

  可惜房间的主人并不在此,林三看着内室空荡荡的床铺,略感失望的说:「巧巧,我们…」

  话未说毕,身后传来一声清脆声音:「呦,这是那来的鸳鸯大盗?敢情偷东西偷到我这来了?」

  林三大喜,转身回头,秦仙儿一龚雪白连身薄纱,内衬墨绿滚边肚兜,云鬓未乱,裙角整齐,显然并未入睡,笑问:「咦?仙儿,你怎么没有就寝?」
  原来是林三抱着巧巧,脚步声略显杂沓,让秦仙儿认不出是爱郎,还误以为有贼子闯入,只好躲在暗处,待发现是林三才现身,她似嗔似怨的望向二人,说:「本来己经要躺下了,只是不知那来的俩混人,跑来我这胡闹?吵的睡不着觉。」
  夫妻行房本是天经地义,无需任何理由,不过林三天性荒誔不羁,偏偏要绕着弯子,闹它一闹,便说:「非也,非也,驸马我近来见公主似有忧愁,连日烦忙,特意过来关心,正所谓积忧成劳,公主乃千金之躯,可不容有半点闪失。」
  秦仙儿闻后,俏颜一红。

  洞房当夜,秦仙儿厌恶宫廷的繁文缛节,和林三约法三章,除进宫之外,没有必要时夫妻之间不需互称那劳什子的皇室称呼,但林三往往欲向秦仙儿求欢前,总是会正经八百或嬉皮笑脸地叫上几声公主,惹得她哭笑不得,这也成为两人心中秘密,现在左一句驸马右一声公主,岂能不懂他心中所想之事。

  又见林三带着巧巧前来,秦仙儿已知丈夫要玩上那一龙逗双凤的戏码,只是夜深扰人清梦,理由更像是信口胡诌,自己不愿让林三如此称心如意,转念一说:「难得相公有此心,不过今儿我倦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林三岂会打退堂鼓,说:「此言差矣,虽然公主你内功深厚,但人吃五谷杂粮,小病小痛在所难免。驸马不才,刚好略懂医术,还有请公主坐下,好让我诊断诊断。」最后语气还特别加重了一点。

  「既是看病,为何巧巧妹妹也一同前来?莫非妹妹除了厨艺过人外,也精通歧黄之术?」要玩是吧?本姑娘陪你玩。

  「医书当中,有一食疗之说,既是诊查,也好让巧巧在旁了解。若真有病情,看看有无建议,可耤由食材进补帮助康复。」林三反应极快,又补充问说:「巧巧你说是吧?」

  「…哦?…嗯…是。」巧巧这时那有心思理会,花房内的精水正一点一滴地流了出来,她只能夹紧双腿,但被相公欢爱多时的娇躯根本无力合拢,想借机离去,回房清洁身体,可此等羞人之事,怎好意思说出口,只好搀扶墙壁,一边心不在焉的回答,一边望向秦仙儿,盼望二人别在针锋相对,互不相让。」妹妹蕙质兰心,我是晓得的。只是…?发觉巧巧扭捏作态,秦仙儿略为想想,已知是怎么回事。

  「只是…什么?」林三问。

  「不知驸马平常除了爱招惹我们几个姊妹外,何时也有空钻研医书了?」
  「哈哈,公主多虑了。我带兵前往突厥足足有一年多,闲暇之余,都会去请教军医一二,不然一旦军中发起瘟疫病情,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什么?竟然将我和布衣庶民相提并论。」秦仙儿娇斥:「再说山野杂医只懂刀创外伤,那会高深医术?」

  「仙儿,为夫会不会医术,待会你试试便知我如何妙手回春。」握住秦仙儿的手,林三永远是那副痞子样,坏坏的说着话中话。

  「谁稀罕。」秦仙儿甩开林三,身形一闪,移至巧巧身旁,问说:「妹妹可是身体乏力?」

  「嗯。」

  「快随我来,别理那个臭男人。」

  林三一楞,暗付:「难道是玩的太过火,惹的这小妮子生气了?」

  将巧巧安置床上,秦仙儿对她附耳说了几句,让她脸带红霞,说:「岂敢麻烦姐姐。」

  「你就好好躺着,其他事别管。」秦仙儿将手绢沾水,掀起巧巧裙子,擦拭大腿上的斑斑秽物,女子爱洁,自古皆然,见巧巧下身狼狈不堪,她心想:「相公真是任性,把妹妹折腾成这样,还来闹我。」当下又恼了几分,回头瞪了林三一眼。

  林三以不变应万变,笑问:「仙儿你帮了巧巧,怎么不帮帮我?」手还指了指胯间。

  「哼。」

  远瞧巧巧一双白嫩长腿,微微分开,其中桃源密处模糊难明,另有一种蒙眬美感,林三想起刚刚在巧巧身上的驰骋快乐,又看到秦仙儿背对他的浑圆俏臀,欲望刹时大涨,慢慢走向两人。

  秦仙儿查觉林三的意图,恨恨的说:「你就站着,那都不许去。」

  「姐姐莫怪相公。」巧巧为林三打圆场。

  「妹妹你太温柔了,也怪我们平日对相公太过百依百顺,才会让他这么放纵。」
  「可是…相公毕竟是相公啊。」

  秦仙儿悄声说:「没事儿,我就晾晾他,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妹妹这次就配合配合我,好吗?」

  「……」巧巧无语。

  秦仙儿还想说服巧巧,但她错了,仅是口头警告,如何阻止的了林三,突然他从后面环抱住她。

  「讨厌,不是要你站着吗?」秦仙儿挣扎着。

  「你没说在哪里站着啊?而且我是过来,你是说不准去。」

  「强词夺理。」

  「哇,那是我误解了仙儿的意思?」

  「本…来…就……,嗯,别闻。,痒。」

  「仙儿好香。」林三紧贴秦仙儿,将玲珑有致的娇躯纳入怀中,鼻子就近她的后颈,轻轻嗅闻她身上的清雅淡香。

  「呜…你是小狗…啊!……干。嘛一直挠我?」

  「这是中医望、闻、问、切诊疗法中的闻法,我是借此来判断仙儿有没有生病。」林三解释说。

  「我…我没病」熟悉的男子气息,包围着秦仙儿,让她的口气少了几分强硬。
  「等我把把脉再说。」

  秦仙儿见林三如此赖皮,换她向巧巧救援,说:「巧巧,快把你男人…拉。走…」

  林三抓住语病,笑说:「仙儿,巧巧的男人就不是你的男人了?难道你没有和我拜过堂,喝过交杯酒?」

  「那家相公像你这样的,半夜在这胡吵瞎闹。」

  顾此失彼,趁秦仙儿说话之际,林三手掌滑入肚兜侧缘,沿着左胸下缘,剑指乳根穴,轻轻一按,秦仙儿瞬间麻了半边身体,急问:「啊…坏蛋,你又。在干…什么?」

  「我在治病啊!心藏神,为君主之官,仙儿劳累,自是要从这里治起。」
  「骗…人。」秦仙儿抬手欲阻止林三进一步骚扰。

  林三笑咪咪的,握住她的右手,中指轻挠掌心:「心包劳宫,补养安神。」
  「嗯…哈…啊…嗯…!」秦仙儿武功高绝,如何不知乳根、劳宫两穴,并非主治忧悒,听着林三信口胡扯医书,还占尽自己便宜,偏偏浑身瘫软,无力反抗,只剩嘴角紧咬,不让发出羞人娇吟。

  林三得寸进尺,突攻胁下。

  「哈…哈…啊…停…啊……不行…」秦仙儿在众女之中最是怕痒,急说:「相…公,停。下…痒……好痒…啊…!」

  林三没停,换了个手法,慢慢游走娇妻全身。

  忽快忽慢的动作,让秦仙儿招架不住,嗯的一声,意识渐渐远离。突然她瞧见巧巧抿嘴轻笑,促狭的眼神仿佛是在对她说「姐姐你也撑不下去了。」,发觉自己正难堪的躺在林三身上。羞得她鼓起余力,挣脱林三掌握,反身抡起拳头向他招呼,说:「都是你,都是你,害的人家……」

  力量不大,林三也没有阻止,他轻轻说了一句:「仙儿,我想你。」

  秦仙儿娇躯一震,整个人没了反应,她不敢抬头看他,怕他看出她眼中的情意,怕他晓得她的举动只是出自于女孩家的矜持。

  抱住了秦仙儿,林三,和她、巧巧,三人无言,良久他才说:「夜深了,我们休息好吗?」

  巧巧往后挪了挪位置,说:「相公、姐姐快过来,别一直站着。」床很大,挤上五、六个人都没问题。

  「仙儿?」

  「……好。」秦仙儿头还是没有抬起。

  床铺由织造处造办,做工精美,下铺西域异石,冬生暖气夏聚寒意,坐在上面,非但不感暑热,另有丝丝凉感。

  不过现在温度可是节节升高。

  林三半跪床沿,吻着秦仙儿。

  他的吻,很轻。

  从额头慢慢亲到眼角、鼻梁、最后到耳垂时,秦仙儿终于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仙儿你喜欢吗?」

  「喜…喜欢」林三此句一说,微微话风钻入耳道,激的秦仙儿心里麻麻地。
  「仙儿也喜欢这样吗?」林三的大手盖上她圆满的丰臀,老实不客气的揉弄起来。

  「嗯。」

  「这边呢?」两指顺着尾骨,上滑腰椎,不停地移动。

  「也…也喜欢。」

  「那我继续哦。」林三吻至秦仙儿鹅颈,打算一路亲下去。

  无人在耳边说话,秦仙儿顿感一阵空虚,急急的说:「不…不要,人家要相公。」

  巧巧偎依林三身旁,说:「相公,姐姐这是在跟你撒娇。」

  林三经提醒,才晓得怀中女子刚刚情绪波动,最需温柔慰藉,说:「仙儿莫慌,相公在这。」

  重新听见熟悉的声音,秦仙儿微睁美目,眼中一片迷离,说:「相公,亲亲。」像个小女孩在跟大人讨糖吃。

  四唇相交,果不岂然,秦仙儿丁香暗吐,主动轻扣齿门,林三纳入其口,水乳交融,女人浓浓爱意,尽化此次亲吻,他心头不由得激动起来,自己何德何能,得到众多美人垂青。

  思绪转换行动,狂烈的情绪一鼓脑爆发,林三紧拥娇躯,舌头更加侵略纠缠,秦仙儿感受到他的想法,也主动起来,双方你来我往,时而挑弄,时而撩拨,彼此津液交换,直至喘不过气才依依不舍的分开,林三看着秦仙儿红通通的脸颊,对她说:「仙儿,把衣服脱了吧。」

  见对面男人已是在脱自身衣物,秦仙儿也下意识的要解开胸前绳结,只是被吻的头昏脑涨的她,手指颤抖,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犹在徒劳无功的秦仙儿,身后多了一人,说:「姐姐莫慌,交由我来吧。」两手扶着秦仙儿,顺顺利利的拉开结扣,露出了其中的肚兜。

  兜儿不大,仅能遮掩下半边,上半露出丰腻乳肉,雪白的肌肤透着淡淡青色血管,在珠光的映照下,有种令人眩目感。

  巧巧赞叹:「姐姐好美,我狠不得自己生为男子身,可以好好爱怜姐姐。」
  「你这小妮子,好没良心。」秦仙儿幽幽的说:「刚刚相公如此荒唐,你不开口帮忙,现在倒是说话欺负人了。」

  「姐姐冤枉我了,要是我阻止相公的话,怕是现在咱们还在拉拉扯扯。」巧巧表情无辜,小声说:「而且你我不正是相公的风流不羁,才爱上他的吗?」
  秦仙儿、巧巧不约而同的望向林三,这个让她们一生梦牵魂萦的男人。
  两个天仙般的美人齐看过来,实在惊艳,林三脱得精光,问:「仙儿可否帮相公品玉吹萧?」

  「讨厌,才不要理你那下流勾当。」其实秦仙儿是想林三多些软言温存,刚那耳边细语,令她舒服不己。

  「那里涨的厉害,仙儿先帮帮相公。」

  「你干嘛不叫巧巧帮你?」

  林三得寸进尺:「你们一起,双凤朝阳,岂不甚好。」

  「想得美,这种事你也讲的出,羞羞脸。」

  「羞羞脸?可我怎么记得前几天某人不是这样讲的。」林三翻起旧帐。
  「不许说。」听闻林三要把她俩的闺房情趣讲出,慌得秦仙儿赶紧出言制止。
  「嘻嘻,那就要烦扰仙儿开金口了。」

  「是你要我这样做的,待会可不要反悔。」秦仙儿嘟着嘴,不服气的说。
  林三拍胸脯,说:「能跟仙儿春风一度,相公绝无后悔。」

  「啍!妹妹听我说。」秦仙儿悄声和巧巧吩咐。

  「一切都听姐姐的。」

  商讨完毕,秦仙儿俯身向下,巧巧往上,手指缓拈男子乳头,另一边用软滑的红唇撩逗着。

  「每次都要人家做这些难堪的事。」秦仙儿发觉林三胯下阳物早已朝天勃发,靠近纤指一握,一股由精水、爱液混合而成的腥膻气味扑鼻而来,没有任何迟滞,她低头轻舔顶端马眼,舌尖顺向旋转往下,到肉菇边缘打住,手围成圈,慢慢套弄阳根,待吸吮片刻,再试齐根深拢,才至一半,整个腮帮子已撑的满满。
  林三被秦仙儿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的动作,搞的全身爽畅,说:「对,就是这样,仙儿…啊…!那边轻点,……小…小力…」

  得到鼓励的秦仙儿,更加卖力的吞吐,口中滋滋做响。

  「刚才仙儿和你讲了什么?」林三抱着巧巧纤腰问说。

  「姐姐说让她先打头阵,待会再交换。」巧巧从这角度,瞧见秦仙儿半跪,螓首前后摆荡,墨色肚兜束?不住饱满胸肉,随着身子行动也是颤抖不己,仿佛要跳蹦出来。她心想「姐姐的好大,又白,就像是自己做过的发馍馒头般。」
  林三好奇:「上次不是你跟玉霜一起试过?」

  「对,可是我和妹妹配合的不好。」巧巧转移阵地,舌儿一路游走,跑到林三颈间。

  「我想起来了。」那次巧巧不小心用牙齿刮了好几回,林三不死心,又问:「巧巧别在这边了,我后面还空着,要不要试一试?」

  巧巧脸显嫌恶,犹豫的说:「相公,那地方可不可…以。不要,…我…我……不想。」在她的观念中,菊眼唯一的功能,就是出恭而己,绝无其他用途。
  林三暗咐:「唉!巧巧还是不肯,罢了,待她放的开再说。」众妻当中肯为他毒龙钻的,仅有洛凝一人。

  巧巧拒绝林三,怕他心生不快,只好越发起劲,四下爱抚男子壮硕身躯,专挑敏感部位。

  林三浑身发热,自然不会闲着,一手轻抚秦仙儿秀发由她戏龙尝硕,一手捉住巧巧椒乳耍弄殷红顶端,享尽齐人之福,就是神仙也无这般福份。

  由于已在巧巧体内发泄数回,秦仙儿口活花样百出,费尽力气,林三阳根非但没有松精不守,反而越发硬如铁棍,她气馁的说:「巧巧换你换你,真是的,嘴巴酸死了。」

  「仙儿,做事岂可半途而废?」佳人败下阵来,林三乐得眉飞色舞。

  「别高兴的太早,等我休息好了,让你知道我的厉害。」秦仙儿银牙轻咬,寻思着要让林三也吃一次亏。

  「那我等着仙儿。」林三转向说:「来,巧巧换你了。」

  棒身晶莹剔透,上面布满涎水,经秦仙儿一番挑逗,竟更显粗壮,巧巧心中惊叹:「好像又变大了?这要怎么才吃的下去?」顿时主意全无。

  秦仙儿从后纠缠,上身靠拢林三,嫩舌舔颈,双手爱抚,手法看似平奇,实则不然,兜布丝滑,内隔尖翘红蒂,丰满肉球,紧贴男子虎背,一息之间,乳肉缓动,轻挤慢压,就宛如两团装满奶酪的薄膜水袋不停摩擦,触感无双。

  林三满意后背的特殊服务,也没忽略前面的暂停,问说:「巧巧?」

  一声提醒,唤回了巧巧,她抬头看向林三:「相公……我……」

  巧巧虽为人妇,但这般巨大实难「入口」,反观林三爱煞了她妩媚成熟的身躯下,犹带几分清纯的模样,那含羞带怯的神情,真让男人使其狂暴。

  看着楚楚可人的巧巧,林三强忍心头欲火,说:「别怕,试试从两边来,就跟上次和玉霜一起那样。」话声一落便臀部夹紧,牵动会阴肌肉,阳根更加坚挺,巧巧知道自己相公有心炫耀,也不言语,先侧身一边,顺从林三意愿,从旁出击,两片唇瓣半夹右边肉棒,软舌游走茎身,有别于传统直上直下,右有左无的方式,使其官能异常刺激,特别是这样可以清楚看到女子容颜,增添男人征服感。
  秦仙儿见林三此等享受,趁他不备偷偷暗提气劲运至指尖,突然轻弹根部蛋囊。

  「啊!」正当爽到通天时,要害连连被袭,酸痛交加,饶是金钢铁柱也要投降,何况是肉身凡胎的林三,他抽身后退,一个重心不稳,跌坐床上。

  「相公你怎么了?」巧巧也被这声惨叫,吓了一跳。

  秦仙儿笑说:「他没事,只是搞不好,你我就要当活寡妇了。」

  林三手捂下体,说:「仙儿你干什么?」患处隐隐作痛,昂挺的阳根已是软了六成。

  秦仙儿洋洋得意,说:「活该,谁叫你刚刚要故意气我?」林三狠狈不堪的模样,让她感觉终于扳回一城。

  林三并非初哥,风月之事也算是个中好手,但聪明反被聪明误,床第之乐,首重调情谈爱,肉体交欢次之,他戏弄秦仙儿,让她怨怼在前,后又只图自身快活,怠慢女子心思,终于惹火上身。

  秦仙儿说:「妹妹,这就叫欲擒故纵。」对巧巧眼神一挑,就像在讲,此乃训夫之道。

  夫妻敦伦,娘子反欺相公,巧巧是闻所未闻,比在少女时听天桥下说书的鼓词儿还精彩,她这才知道秦仙儿就连男欢女爱也有自己与众不同的主张,哑口无言,望向俩人。

  林三剑眉紧蹙,强忍痛楚,说:「巧巧,别听她胡说,哎唷…」

  「很疼吗?要我帮你秀秀么。」状似无辜的秦仙儿,睁大双眼,一脸古灵精怪的表情。

  「不必了!」再来一次,怕是真的会命根不保,林三明白自己栽了一个小跟头,但阴沟里翻船,岂有一翻再翻的道理,他脑袋一转弯腰道歉:「仙儿,刚是相公鲁莽了。」

  「……」秦仙儿没有话语,她狐疑看着林三。

  果然林三话锋一变,笑说:「为表歉意,可否给相公一次机会,这次让我来帮仙儿。」

  「帮?帮什么?」秦仙儿感觉林三的眼神就像是一只大野狼,而自己是被他盯上的小白免。

  「换我帮仙儿含豆浇花啊。」话后他便像饿虎扑羊一般的扑了过去。

  「啊!」秦仙儿一声惊呼,已被林三压至身下。

  「你快点起来。」

  「这姿势不好吗?」

  「不好,你重死了,压的人家好痛。」秦仙儿手推林三。

  顾此失彼,林三在没有抵抗下,顺利地将颈后绳结解开,慌乱之中兜布褪去,白嫩嫩的乳球跑了出来。

  他老实不客气,一口罩了下去。

  秦仙儿闷哼一声,不再挣扎,双手改成紧摀嘴巴,分才种种不快已飞至九宵云外,成熟久旷的女体耐不住一丝的挑逗,男人的每一个动作都仿佛充满了魔力,将她拖入情欲的深渊。

  巧巧见林三如此贪恋秦仙儿,心中不禁生出醋意,说:「相公偏心,有了姐姐就把人家晾在一边。」

  「不偏心,你看仙儿那么难过,不先让她纾解纾解,怕是要难受死了。」林三手拉巧巧到身边,说:「来,你也来搭把手。」

  三人同床,在林府已是常事,巧巧熟练的趴下,轻轻将秦仙儿的手拿开,此刻她的高超身手就像是消失一般,任由摆布如弄小儿,仅能出声阻挠:「巧。巧……别……这……」

  「姐姐寛心,分才怨妹妹不帮,现在我定全力协助姐姐。」

  「那有你这样帮忙的?」

  巧巧问说:「难道姐姐不想要相公的怜爱吗?」

  她说的没错,秦仙儿怎会不想林三,只是刚刚一场小闹之后,不愿主动出声罢了,虽仍兀自强硬的说:「随……随便你……们。」但此刻的她俏脸粉晕,嘴角透春,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语声一落,两女同时发出惊呼,原来林三一手伸至秦仙儿雪色亵裤里,另一手直探巧巧菊蕾,他指法灵活,左右开弓,发觉仙儿花径已情动湿润,指头沾浸有如涂上蜜油,而巧巧后庭门户紧闭,不容一点外物,可一旦强行突破,肠头便缓缓包裹侵入者,亲密的没有任何空隙。

  秦仙儿:「别……别……嗯。好。酸……坏人。」

  巧巧:「相。公……那……里。脏……啊。」

  双美羞处被袭,芳心不禁酥透,身躯乍绷乍松,而林三的回应便是逐次加快,不时还偷偷左旋右转一下,摀弄的房内呻吟声此起彼落。

  下面忙活,上方也没闲着,秦仙儿难忍快感,粉臂环抱巧巧,樱唇急迎,吻住了她。

  巧巧纳口相就,食指圈绕红滟滟的乳晕打转,周围的肌肤浮起点点疙瘩。
  女女慰藉,别有一番迷人情景,林三尽收眼底,阳根再次发威,瞬间暴涨,凶猛之势不逊方才,他急急收起手指,在离开巧巧菊眼时,还发出一声「波」,像是依依不舍一般。

  秦仙儿裤头随即遭林三除去,不着片缕的她,半身侧躺,曲线窈窕,白嫩肌肤映衬根部的乌黑毛发,纤毫毕现,尽展女人最完美的一面。

  「相公。我。要。」秦仙儿腻声娇唤,她感到一阵强烈的空虚,急需林三来填满。

  林三却不急插入,粗长的凶器在花唇外慢慢地磨擦,他问:「要?要什么?仙儿不讲清楚,相公可不知道要如何做?」尖头还时不时的轻触上端,刺得深埋其中的红豆微微颤抖,煞是可爱。

  秦仙儿被惹得心头一荡一荡的,可男人偏偏没了动作,体内越来越是酥痒难奈,情急之下,抬臀欲迎火热棒身。

  林三等的就是这一刻,虎躯猛烈一沉,瞬间没入花穴。

  「啊!」秦仙儿失声娇啼,两腿夹紧,收在林三腰后。

  「仙儿放松,哦,好紧。」林三被死死地缠捆,欲动不能,虽然女子反应令人大大愉悦,但犹不满足的他想再抽离深进第二次、第三次,直至尽头。

  秦仙儿又是另一心境,自己作死的配合林三,换来的是几乎无福消受的冲击,脑袋瓜里不知骂了他多少遍,口里却喃喃的说:「坏……蛋,……不要……动……好涨。」

  可惜此时就是皇帝亲临,也无法阻止林三,「仙儿别怕,爽快的还在后面。」他分开秦仙儿大腿后,强行提枪杀进销魂地。

  「呜……叫你……别……动。坏。人……坏蛋……呜……涨……死人了……」秦仙儿被弄的毫无招架之力,只好转向求助旁观者「巧……巧,救……我。救……啊!啊!」

  林三笑说:「对,巧巧别袖手旁观,你来尝尝仙儿的蜜汁。」

  秦仙儿知晓林三打的什么坏主意,一人欺她,已是难以承受,若是再加巧巧,岂不是会让她死在快美巅峰,急说:「不……行……巧。巧……不……能……」
  不顾反对,林三一边抱腰一边提臀,将她反转过来,又叫巧巧躺下,其举动不明而喻。

  秦仙儿双臂撑挺,想起身力拒三人同行。

  林三大手贴上玉背,稍稍发力,使其上身无从抬起。

  秦仙儿被林三压制,娇躯一瘫已是稍嫌胸闷,偏偏此时突感下身有一滑嫩软肉轻触蜜穴,原来巧巧顺从林三疯语,将臻首移至姐姐羞处,帮着丈夫爱怜这大华公主。

  「停。停…,那。里……酸。」巧巧伸出红润小舌,游走仙儿芳蕤花唇,起初本显生涩,可没多久便熟能生巧,一会儿舔舐花豆,一会儿饱含男子精囊,惹得秦仙儿春水潮涌,已是小泄一回,但身后两人并无停下打算,只好出言制止,望能喘过气来。

  「巧巧好乖。」林三见她如此听话,欲火大炽,阳根又粗涨几分,立马挺直腰杆,大开大阖勇闯花径。

  「嗯。不行…啊……不可…以。」上有爱郎长抽深入,下有巧巧为虎作伥,秦仙儿越来越情难自控,喉间似有若无的喘息,也渐渐高亢起来。秦仙儿打小师从安碧如,狐媚之术深得真传,又在妙玉坊多年,耳濡目染下,学会了不少服待男人的本领,可这靡靡娇吟,一声声浪到骨子里的仙音,自是情动深处的天生表现。

  林三闻声,又岂会放过这爱到骨子里的娇妻,从加速猛冲改为慢挑重插,专找花心研磨两、三下,再缓缓拔出,反复几次,秦仙儿连自己是谁都快要忘记,腔内蜜肉阵阵紧缩,压榨着身后那根害死的凶器,要「它」为她带出更多的爽美。
  美人纵有绝世武艺,怎堪情郎恣意挞伐,不过百来抽,秦仙儿一声娇吟,高潮已至,浑身颤抖的不停地说:「不……行,不……死了,要死……了!死了!」,双掌抓的指节泛白,青筋冒突。

  林三犹是不停不休,阳根势如雷霆,次次顶至花心,似要将棒身全部突入秦仙儿体内,她玉股被撞的通红,阴唇白沬渐增,呼吸也急促难断,蓦然两人交合处,一股蜜液喷出,流淌到床上。

  秦仙儿先至快乐尽头,不停的说:「好。舒服,……到。了……啊……死……了……」

  林三就是想忍,也不敌秦仙儿花径猛烈挤压,「嗯……」闷哼几句,白浊阳精劲射怒泄,背部肌肉从紧绷转成放松,虎躯前倾,揽怀佳人,双双倒在床上。
  秦仙儿犹仍失神,两眼迷离,双颊晕红的她,香汗淋漓,表情尽是满足后的妩媚,除了轻喘,连抬起一根手指的体力都没了。

  「仙儿舒服吗?」林三问。

  「……」秦仙儿没有回答,绝顶过后让人慵懒的不愿再想任何事,只剩身体不时地轻颤几下,说明刚刚她是经历了多么强烈的刺激。

  林三没有多问什么,慢慢游走秦仙儿全身,丝滑的肌肤让人爱不释手。
  「相公。巧巧也……想……」身边一句话,提醒了林三。

  他抬头瞧见巧巧,后者眼神流露出委屈、情悃,但更多的是欲望。

  林三明白,拉巧巧过来,笑说:「相公不会厚此薄彼的。」大手一盖,放在巧巧嫩乳上,翻身压住她,开始新一轮的荒唐。

  夜已深,爱正浓。

           ***  ***  ***

  「这就是那天的所有经过了。」洛凝阴着脸听完,巧巧心里雪亮,虽然她们爱着同一位男人,但身为女人的自尊,让眼前的这位姐姐,极不喜欢一样是想争取林三更多爱情的秦仙儿,她急忙转移话题,问说:「对了,姐姐你还没说找我有什么事呢。」

  巧巧一句话,提醒了洛凝,她轻叹了口气,问说:「哦,是的。妹妹你这个月天葵来了吗?」

  「姐姐问这干嘛?」

  「你先回答我。」

  「嗯,就是这几天了吧。」巧巧今天起床后,肚子有点闷痛,胸部也感到涨涨的,八九不离十是快来了。

  「我的刚走。」洛凝叹了口气:「妹妹,你我至今尚未怀上相公的子嗣,难道你不着急吗?」

  子嗣?巧巧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肚子,嫁给林三二年,尽管他一视同仁,对众女雨露均沾,自己依旧月月见红,肚皮毫无消息,内心当然着急,但急有用吗?
  「妹妹,想不想回金陵一赵?」洛凝又问。

  「金陵?」

  洛凝点头,说:「对,金陵城外五十里有间注生娘娘庙,香火鼎盛,我打算去那斋戒一个月,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注生娘娘?灵验吗?」

  「嗯,听我爹府中的侍女说:只要是去住一段时间,少则二个月,多则半年,都会怀上的。」

  「我要去,我要去。」巧巧已经在幻想着自己为林三生下一个白胖小子的情形了。

  洛凝拍掌,笑说:「太好了,那就这样说定。老实讲整天待在府中,无所事事,我早就闷坏了,正好藉这个机会让相公带我们出去看看各地的名胜古迹和山川风光。」

  「什么时候出发?」巧巧迫不及待的问。

  「当然是越快越好啊。」洛凝也是一门心思的想赶紧动身。

  注生娘娘一事,在林府炸开了锅,萧玉若、萧玉霜也要报名参加。

  所以当洛凝跑去跟林三说这事时,他呆住了。

  「我们洛才女竟然想要小孩了?难不成是吟诗会举办腻了?」林三回过神来,笑问洛凝。

  「才不是呢!」洛凝私语嚅嚅的说:「是…是…爹爹啦。」

  「是岳父大人?」

  「几天前爹爹来找我,问起我为何还未有孕?又说什么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还说他娶娘亲后,不到半年,就有了我。」洛凝拉着林三的手,不依的说:「相公好不好吗?爹爹都催的这么紧了,我们就去试一试。」其实洛凝语带保留,洛敏的原话是要她尽快生下子嗣,不然依林三的性子,三不五时带个漂亮女子回来,一旦年老色衰,难说女儿的地位不保。

  洛凝绝对相信林三对她的情意,可爹爹的话也并非没有道理,自己虽不敢称为通人,但也博览群书,纵观史书,历朝历代后宫佳丽,皇后、贵妃、诸多嫔妃,有那个是独享钟爱,尊荣终生,而相公可是比皇帝还要花心百倍的。

  林三又是另一想法,他并不想众女那么快怀有他的孩子,青璇有子并不是刻意所为,如果有心的话,算好危险期,那现在可是儿女数不完,何需去求神拜佛,只是在他看来她们都还太年轻,关于怀孕顺其自然就好,不过他也很清楚知道传统道德观念下,没有子嗣对一位已出合的女子是件多可怕的心理压力。

  「好吗?相公求求你了,就答应我这一次。」洛凝那知林三想了这么多,只当他不愿同意,便使出了杀手锏:撒娇。

  「可以是可以,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洛凝问。

  林三在洛凝耳边嘀咕几句,惹得她脸似红霞,:「讨厌,净要人家做些不知羞耻的坏事。」

  「那我的凝儿答不答应相公啊?」

  「好好好,我答应,不过我想那样做。」洛凝踮起小巧金莲,凑拢林三侧耳细语。

  林三听后,喉结一滑,惊问:「真的?」

  「你说是真的还是假的?」洛凝眼波盈盈,内含情欲,撩人心弦。

  「小妖精,还敢反过来勾引相公,看我如何收拾你。」林三拦腰横抱洛凝,直奔寝室。

  不久,房中就传出娇嗔:「不要…大白天…的,不行…」

  又闻:「没关系…,来亲一个。」

  女人再没声响,最后只听见阵阵呻吟和男子粗犷的喘气。

  林三和娇妻们敲定一个半月后启程。

  行程很简单,目的地:金陵,其他的林三打算走到哪玩到哪。

  但世事多变,计划赶不上变化,出发前五天,肖青璇收到军报,说疑有突厥兵马骚扰边关,她马上协请林三进宫商讨相关事宜。

  兵凶战危,这一耽误,又不知何时才能起程。洛凝自是不愿等下去,她想跟巧巧先行,见见金陵的老朋友,待战事完毕,林三、萧家姐妹再南下和她们会合。
  林三知道后,强烈反对到底,这世道并不如她们想像的那样太平,有些县境,官员贪污成风,朋比为奸,逼的民是贼、贼是民,几乎成了强盗世界、响马乾坤,怎能放任两个弱女子千里迢迢的去拜神。

  可个性娇纵的洛凝姑且不说,连一向温顺听话的巧巧也坚持意见,丝毫不让步。

  妥协之下,林三同意两人,但他还是向肖青璇商借了三十名精壮士兵,作为洛、巧护卫,并把他们分成三拨,一拨假装成商客,前往金陵采办商货,一拨秘密跟在后头,最后一拨乔扮下人和洛凝随行,林三犹不放心,再叫来仔细安排,其中细节不必一一详述。

  洛凝见林三如此体贴关怀,大感窝心,只是路途长远,又带有粗通武艺的常使小厮二名丫环二名,随身侍候。

  六天后,出发回金陵。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