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冷焰灼心01~10完
冷焰灼心01~10完

楔子
在近年内,国际上突然出现一个神秘的组织,他们的代号就叫——千神门。
听说,这个千神门的背后有一个十分庞大的集团在领导他们,并提供他们所
有的一切所需,包括金钱、资讯与武器等等……
这个集团是一位被尊称为老太爷的人所主导,其底下由多位优秀菁英组成。
他们平时各自为一单位,掌管其下的各个部门,但依然以老太爷为主。
千神门的成员分散在世界各地,不分男女、国籍。之所以有这个门派是因为
老太爷所培养的这些人,全都因其某项技能专精的程度到了令人称神的地步,是
以才会有此封号。
至于其门派的成员到底有多少,并沒有一个详细的数字,只知道每一个代表
性的人物都有七个最得力的助手相辅相成而已。
音乐能陶冶人的性情,而歌声则是每个人心中的调剂品。悦耳的声音能让人
心旷神怡、全身舒畅,这个世界上如果少了音乐与歌声,将是多么寂寞啊!
就在歌唱的领域中,出现了一位具有天籁之声的神秘男歌手,他的歌域十分
宽广,刚柔并济,一旦听过他歌声的人都足以馀音绕耳三日而不绝。唱抒情歌,
就以那磁柔浑厚而富感情的嗓音,让闻者动情;唱热门歌曲,就能让人热血沸腾、
情绪奔放。
这种唱功的厉害之处,掌握了聆听者的喜怒哀乐,让世界各地的歌迷为之疯
狂,因而喊他歌神。但他有项更特別的是,他可以依靠歌声掌控一个人的神智与
心理,但这只是一项传说,并沒有经过证实。
他是一个极其神秘而低调行事之人,在他窜起的近几年,他只发行唱片,根
本就不做宣传,就算出现在传媒上,也是戴着面具,一身银色劲装打扮。至今从
沒人看过他的真面目,也不知道他的来歷和真实姓名,他只是以众人替他取的名
号为代称。
最后在众多歌迷的连署下,他才破例每年开一次演唱会,并带领「七声」,
组成「夜影合唱团」。
但,这个合唱团只有在演唱会上出现而已。
这七声不只各自拥有个人的实力和事业,并随着任务的出现,而作为歌神最
佳的助手。
这七声分別为:
宫——擅长作曲,以青飞之名成为畅销世界的作曲家,并成为享誉国际的钢
琴家,歌神所演唱的曲子全由他创作。
商——擅长笛子,以简伟之名在欧洲成为笛界翘楚,听说他的笛声具有神奇
的魔音,能让他的敌手闻笛声而投降,他只在出任务对付敌手时才会使用。
角——擅长作词,以自铃之名成为家喻户晓的作词家,她和宫分別帮歌神作
词、作曲,其他人若想要他二人的作品必须高金礼聘,并得他们的青睐。
徵——当红唱片制作人,捧红旗下不少红歌手,并有一制作公司,专门替歌
神制作唱片,很少人知道他也是一个弹吉他高手,并在任务中以吉他当成武器。
羽——歌神的专属经纪人,打理歌神的一切生活所需与人际关系,并辅助管
理他名下的财产业务。
变宫——宫之双生兄弟,负责保护歌神的安全,并以本名成立「乐帮」,横
行黑白两道。
变徵——徵之双生兄妹,负责和羽配合,管理歌神以本名所经营的娱乐国际
公司,并负责财务。
这七个人表面上各有其职业,但实际上却是歌神的得力助手,辅助他完成老
太爷所交付的任务。
第一章
在一间幽暗的房间里,传来女人的呻吟声与男人的低笑声。
只见女人的手紧紧的攀住男人的肩膀,脸上佈满情欲而陷入迷离的情境,嘴
里吟叫着男人的名字:「哦!风,快点,再快点!」她淫荡的喊叫着压在她身上
的男人。
伊风只是邪笑的看着全身赤裸的女人,眼神中却沒有任何的笑意,手指无情
的揉掐她的丰满双乳,下半身则不断地在她体内冲刺着。
他的样子好像不会受她的影响,只有额上滴下的汗,说明他正恣意发洩自己
的生理需求,他冷眼旁观身下女人对他身体的疯狂痴恋。当她激情的想凑上他的
唇时,他偏过头闪开,十分厌恶而突兀的抽身离开,原先高张的欲望因而消退。
他充满自信而旁若无人的走下床,那坚实有力的躯体展现在她眼前,那每一
寸光滑结实的肌肉,即使在完全静止状态下也流露出无比优雅的气息。
这让雪丽心动不已。她走下床从后面抱住他的腰,十分娇媚的说:「风,你
真讨厌,人家好想要,你都不理。」她的手大胆的握住他巨大的男性,希望能再
次唤起他的欲望。
但,他却甩开她的手,用一双幽黑的寒眸看向她,令她心里一惊。「你知道
自己犯了我的大忌吗?」他冷冷的说。
雪丽对他原本的热情转为如今的冷漠态度十分心惊,伊风是动感国际娱乐公
司的负责人,他所经营的范围涵盖整个世界各地的演艺事业,不论是歌手、演员、
模特儿等,都需要伊风的帮忙,才有可能在这个行业生存,甚至大红大紫。
因为他不但有享誉国际的名作曲家、作词家为他效命,也有一个才华洋溢的
名制作人为他全程负责唱片制作,他的每一张专辑都在唱片界名利双收,而他公
司旗下更不乏名导演、编剧、歌手与演员。
最令人震撼的是,近几年内大受欢迎的歌神,竟是他公司旗下的特约红歌手,
这让人对伊风更是另眼相看,他以年轻、俊朗的容貌与放荡不羁、风流潇洒的态
度,赢得许多追求摘星梦的女性青睐。
雪丽正是其中之一。她有出色的外表,更有想踏人模特儿这行而成为当红新
星的野心。
当她运用关系认识伊风后,不只被他帅气的外表所吸引,更被那气质卓然的
风范所迷倒。就算不从他身上得到好处,能和这种俊美中带三分邪气的性感男人
上床,她也心满意足。
伊风冷眼看着她,对于女人他一向抱持着游戏人间的态度,只要他厌烦了,
不论时间长短,全都不能留在他身边,而且他更不喜欢和女人嘴对嘴的亲吻,因
为那只会让他想起以往不堪的回忆。想到这里,他的眼神闪过一抹暗沈。
难不成她以为违背了他的禁忌,还能再继续待在他身边吗?这种女人只要他
随便一招手就有一堆,他根本不在乎。
雪丽偏不信邪,竟敢想要改变他,女人在想什么,他怎么会不知道,只是,
她真是太自不量力了。
「风,我刚才是忘情了,所以才……」她想解释,想挽回这十多天来相处的
亲密气氛,奈何他却毫不领情的快速着装,起身便欲离开。
「不必多说,你等着承受惹我的后果。」他冷冷的丢下这句话,不理在后面
苦苦哀求的她,绝然离去。
她忍不住哭泣,知道自己別想在模特儿界立足了。
伊风边走边想,女人对他而言,虽算悬可利用的东西,但他的心中无情,又
如何会有所眷恋?反正女人会找上他全是为了名利,而他则是为了自己的欲望,
各取所需,他也不会有任何愧疚之感。
他每个月换一个女人,是为了不让她们对他产生期望,大家好聚好散。他通
常会要人安排不同的饭店房间做为他欢爱的场所;而他真正的住处,是沒有女人
够资格进去的。
只因他沒有那种心思和女人周旋,所以他才会换女人像换衣服般快,以致被
外界称为最风流的花花公子。
他对这一切完全不在意,因为他心中有一段创痛的过往,似乎再无法忍受任
何女人的进驻,所以对这种游戏人间的态度,他感到满意,并且毫无改变的意愿。
一个挚爱的妻子、一群孩子、一副天伦乐的画面,浮现在他的脑海,他马上
嗤之以鼻,他是不信这些的,全都是骗人的假相罢了,浪子的形象才是适合他的。
现在唯一要做的是,到台湾去,因为他的任务就在那里,看来,歌神又要出
现了。
一个身穿白衣、白裙的女孩子正站在房间里,隔着一片玻璃看向外面的景象,
那头长髮柔顺的披在她的背上,望着她的身影,可以看出她是一个纤细而柔弱的
女孩。
卫雪伦是一个几乎沒有和外界接触的特殊女孩,她先天上体质较弱,半年前,
她被下人发现昏倒在前院里,紧急送医急救,经检查发现脑中长了一颗瘤,本来
还很小,可以顺利取出,但因她特殊的弱体质,根本沒有医生敢接下这个手术,
生怕她的身体负荷不了这个大手术而造成生命危险。如今,经过半年的时间,她
开始出现幻觉、幻听的现象。
她和哥哥两人相依为命,为了不让哥哥太操心,她一直很坚强、乐观;而她
现在病情恶化的情况,更让哥哥忧心。医生已经判定她有失明的可能,要将她的
病医好,必须尽快动手术。
但,她的身体状况却又比以前差,更沒有人敢动这个手术了,为了她的身体,
哥哥四处奔波打听更好的医生。
就在三天前,哥哥透过关系,打听到行事怪异、却医术高明的医生,再进一
步瞭解,才发现他是近年来颇受争议的千神门里的一个成员——医神。
只要他肯动手术,不论任何情况,都能将人医好,从沒有失手的纪录。听说
他现今人在一个地图上沒有标示出来的私人小岛,于是哥哥便动身前往,希望他
能答应医治她的病。
一个短促的敲门声后,服侍她的何妈推门走进来。
何妈看到卫雪伦站在窗边发愣,十分心疼的喊着:「小姐啊,你怎么又站在
那里了?还不赶快上床躺着。」
卫雪伦任由何妈扶着她躺回床上。何妈十分的照顾她,在一场意外中,何妈
失去自己的家人,当哥哥要为她找个看护时,透过介绍而认识何妈,经过这些年,
何妈待他们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的疼爱与关心,而她和哥哥也将何妈当作自己的
亲人一样。
「何妈,你不必这么担心我,我只是躺得太久,想起来活动一下而已。」
「唉!你这孩子就是这样,有什么苦也不说,这么的体贴人,真不知道老天
爷怎么忍心让你受这种苦啊!」何妈十分不舍地说着。
「何妈,你別这么说,老天给了我一个这么好的哥哥和碰上你这么好的人,
也让我活了这么久,我真的已经感到很幸福。」
何妈只能无言的看着她,知道她只是在安慰她而已。其实,她和外界一直都
沒有接触,也无法像一般的女孩那样过平静的日子,但她却仍是如此善解人意的
以微笑安慰身边的人,怎么不教人替她感到心疼呢?
卫雪伦一边喝着药,一边要何妈替她放歌。
「何妈,我要你替我买的歌神专辑,你帮我买了吗?」
何妈直起身子来,微笑的看着她。「小姐,我早就买好了,这个年轻人唱歌
还真是挺让人心动的,连我都喜欢听,也难怪你会迷成这个样子。」
「年轻人?」卫雪伦忍不住笑道,「何妈,歌神的真实样子从沒有人见过,
你怎么就能肯定他是个年轻人呢?」
「他的声音就像呀!」何妈理所当然的说。
卫雪伦听到这里,只是沈默了下来。她很喜欢听歌神的音乐,所以收集了很
多有关他的消息,但,他行事低调又神秘,至今她只有他一张戴着面具的宣传海
报而已。听着他的抒情歌,她的心灵格外平静、祥和;而他的动感歌曲却又能激
起人的强烈情感共鸣。这种掌握人群情绪的特殊歌声,令她深深的着迷。在哥哥
要离开之前,早已打听到歌神一年一次的演唱会竟临时决定在台湾举行,于是透
过歌神所属公司负责人——伊风,拿到了贵宾区的票。
哥哥和伊风是在伊风的保全主任介绍下认识,因互相欣赏而成为朋友。伊风
一知道好友的妹妹十分喜爱歌神的歌,就主动透露这个消息,并赠送两张票给哥
哥,所以她好期待今天的演唱会。
负责保护她的随侍人员和医护人员在她到场后,必须在场外等待,这是伊风
的规定,而她也为了让哥哥安心,愿意让他们随时在她身边待命。
「小姐,別发愣了,赶快把东西吃一吃,好好休息一下,今天晚上不是有你
最爱的歌神演唱会,不养足精神的话,可能撑不到全场,你希望这样吗?」
「何妈,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好好睡一觉的。」
她放下手上的东西,然后躺了下来。
何妈放心的替她盖被子,走了出去。
室内流泻着歌神柔和而充满情感的嗓音,伴着卫雪伦入眠。
羽皱着眉看向已做好上台前准备的伊风,「我还是不喜欢你用这个方式引出
敌人。」
伊风挑眉问她:「要不然还能有什么其他的办法?显然这个任务的对手,已
经知道我和歌神的关系密不可分,对方还不至于猜到伊风和歌神是同一人,但有
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他们想要利用伊风引出歌神。」
商不解地问:「奇怪?他们找歌神到底有什么目的?」
「根据老太爷给我的资料,对方是高科技研究中心的人员,是由陶德博士一
手训练而成,专门研究各种特异能力、现象,尤其对人类构造里为何会有特殊的
能量十分有野心,一直想得到最高的权力,而且想以科技的方式来达成。」
「那我就更不明白白,你有的只是歌声,和他的野心有什么关系?」商更是
疑惑了,怎么也想不透,老闆的歌声什么时候可以让人得到最高的权力?
「让我来说。」变宫不疾不徐的说:「这位陶德博士一直致力研究一种想要
控制人类思想的产物,却一直沒有成功,当歌神出现时,那似有魔力般的歌声,
足以牵动人的情绪与情感的共鸣,这自然引起他的注意;歌神的嗓音魅力无人可
挡,看到全世界超过一半的人口全都被歌神的歌声所惑,就想要得到歌神的歌声,
并以此研究出一项高科技的产品来达到他想要统治国家的野心。」
商冷笑一声,「简直是痴人说梦,他以为这样就能成功?」
伊风冷冷的一笑,「那倒不一定,他确实是很有一套的科学家,只可惜他却
不将之用在正途。他找我,是想要割我的喉咙,好看看有什么异于常人之处,并
取得它好进行阴谋。」
商瞪大眼睛,「我的天!那不是要你的命吗?」
羽这才开口:「所以我才不希望你因这次的任务而以身做饵。」她十分不开
心的说着。
伊风无所谓的一笑,「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出任务,而且哪一次不是冒着生命
的危险?何况,这次的任务是以我为主,如果我不出面,他怎么肯现身?」他斜
睨她一眼,认为她太过担心。
羽依然忧心的说:「可是,这次的危险是针对你耶,而且陶德博士是一个心
理异常、手段兇残,专门研究那些害人的、让人防不胜防的先进科技,教人如何
不担心呢?」
伊风只是对她笑了笑,「他在暗,而我的行踪也难以掌握,所以这次我们只
好主动出击,引他出来,为了要尽快完成任务,这是唯一的方法,你们该知道我
这个人,遇到事情一向不希望夜长梦多,若你这么担心,不如做好万全的准备,
并随时注意生面孔与行事怪异的人。」
他的话一说完,马上指示宫、商、角先上台,他随后即上,「变宫,你随时
注意突发状况,并交代保护卫小姐的人员要多费心照顾,她可是我的上宾。」
他刚才接到卫迈仕的电话,要他多照顾他的妹妹卫雪伦,若在朋友的情谊上,
他绝不能让她有任何的差池。
这场演唱会不只爆满,而且在会场外还人山人海。所有人都闻风而来,因为
在这么多国家中,他们所着迷的歌神,竟然会选在台湾开一年一次的演唱会,无
疑的,这个消息对每个歌迷来说,不只欣喜,还十分疯狂的抢购门票,但在这个
只限制一万人的场子里,实在无法再让蜂拥而来的各地歌迷进入,他们依然不死
心的守在外面,造成附近的交通瘫痪。
当歌神站在后台,准备开幕时,他身上依然是一身银色装扮,右耳上也挂着
一只闪闪发亮的银耳环,而只有他知道,这是他和七声联络、通话的特殊装置,
再加上一个精緻的银色面具及一头银髮,这已成了他在乐界的特殊装扮与身分的
表徵。
而他全身上下更是散发无比的魅力与精力,仿佛已做好最佳准备。
当他听到开幕时的疯狂掌声和激情嘶喊声,他大步的踏上舞台,眼中闪着自
信的光彩,而他的伙伴早已伴奏起动人的前奏乐曲。
他在踏上台时,期盼的掌声更是膨胀为狂喜的尖叫声,「歌神——歌神——」
那齐声如雷的呐喊声充斥整个室内,表现出其热情与威力。
歌神一个手势,全场都静寂下来,他意态飞扬、英气勃发的向大家打了个招
唿,马上得到热烈的回应。「你们是来看我们的表演的吗?」他拿着麦克风问。
观众立即报以一声狂热的回应:「是。」
歌神露出一列雪白的牙齿,银色的眼眸闪着异常的光芒,「好吧!」他拖长
着声音说道:「我们不会让你们每一个人失望的。」然后他以眼神向在台上的三
个伙伴示意,随即曲风一变,传来一连串悦耳的抒情音符,而歌神那独特而迷人
的嗓音随即飘扬在场内的每一个角落里——
我曾经步过这熟悉的街道,
我也曾经说过我将会回来,
这一次我再也不离开你了。
你是唯一瞭解我的人,我的心为你而悸动;
我的体温为你而上升,
还有我那心跳也为你怦然心动到天明……
第一阶段的歌曲,让观众如痴如醉的进入他歌声中蕴含的情感,那富含感情
的嗓音使他们陶醉不已。他定定的站在灯光下,身体的每一道缐条都流露着漠然,
这种强烈的对比差异,却让人感觉出其特殊的魅力。
此时,突然有数条人影窜上舞台,随即变成一阵混乱。歌神马上以麦克风为
武器,攻击侵略者,并用耳上的通话系统联络其他人。
台上,所有人扭打成一团,打得难分难解;台下的人群混乱成一团,尖叫、
惊惶、杂乱,几乎像座疯人院般。歌神的眼光一闪,将一个攻击者丢给宫他们,
「我看到主使者了,这里交给你们。」他丢下这句话后,马上以一个俐落的动作,
翻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