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芳景美容院
芳景美容院

這是中國大陸的某城市裡,這裡經濟發展十分迅速,所以來往的內外地人也特別多。經濟一旦發展了,會給一個地方帶來很多外界的東西,有些是優秀雅的,而有些就是糟粕,並不為這個社會所歌頌,但是如今這個社會,地方保護主義占很大的成分,人們為了一己私利會不惜一切代價,自私,是人類的天分。



芳景街是這個大城市中的一個小區域,是個以街道命名的地方,這個城市在國內很有名,而這個街道在這個城市裡也是很有名的,因為它有個芳景街美容院,相信大家都知道,如今的美容院,大多數都是養小姐的,這裡也不例外,這裡的美容院之所以很出名,主要原因有兩個:一個是這裡的小姐都特別的美麗,你剛看到她們都能相信她們是幹這行的,她們不像其他地方都是些殘花敗柳,這裡的小姐都十分有氣質,你要是沒有錢都休想讓他們正眼瞧你一眼,有時候你只有錢長的要是不怎麼著她們也會對你不屑,你要問為什麼,那就是第二個原因了,就是這裡的後台非常硬,這裡的後台也就是這裡的老闆,是個三十出頭的女人,大家都叫她鳳姐。據說她認識的人,大到國家級有權幹部,中到本市市長,小到地痞流氓頭頭,可說是坐飛機撒尿了--(澆)人廣啊。道上混的沒有不認識她的,有名的大姐大,所以有這麼個大姐罩著,連養的小姐好像也變的尊貴起來了,也就難怪這裡不出名了。



可心從小是個孤兒,童年是在一個陌生的姑姑家長大的,那戶人家對她並不是很好,所以在她剛滿18歲的時候就一個人離開了她們,自己在外面生活。可是生活何其容易啊,生活了才兩年便已經走投無路了,只好把自己賣了,當小姐。經人介紹,可心來到了這個名為芳景街的美容院,剛到這裡可心還以為弄錯了,因為這裡歡樂的像一個聚會,唯一不同的是這個聚會只屬於女人的,可心發現這裡的每個女人都保養的非常好,愉快的笑聲是發自內心的,她真搞不明白為什麼做小姐了還能這麼開心,這是以她高中的知識水平所不能理解的問題,也許她們和自己不一樣,她們不是被迫來的。



可心到了這裡首先被分到一個房間,房間位於地下室,這是個她所見到最溫馨的地下室了,完全沒有陰暗的感覺。這裡燈光明亮,溫暖舒適,她發現這裡很大,有很多獨立的房間,原來每個小姐都住這。把她帶到房間的是一個叫小惠的女孩,好像比她還要小,一個房間住了4個人,她的房間據小惠介紹除了她兩外還有兩個非常美麗的女人,一個叫溫麗榮23,一個叫孫美焉24,因為她們兩個歲數比較大,所以通常叫她們榮姐和焉姐就可以了。



可心收拾了會帶來的衣物,稍微休息了一會,傍晚的時候,溫麗榮和孫美焉回來了,溫麗榮一頭烏黑的長髮垂落在肩膀上,穿著一條黑色的連衣裙,下面是一雙光亮的黑色長靴,可心第一眼看到她覺得她給人一種壓力感,大概是穿著的問題,但是她臉上溫柔的微笑又讓可心很舒服,真是個讓人矛盾的女人,可心心裡想。孫美焉穿的很簡單,一個白的微微透明的長衫,下面是條破頭齒爛的牛仔褲,一雙紅黑相間的運動鞋讓她顯得很有活力,她到不想小姐,到想個大學生。小惠分別給她們做了介紹然後各自坐在自己的床上聊起了家常,可心從她們的談話中發現,其實這些女人和自己一樣,都有非常不愉快的過去,到這裡來都並非本意。聊了很晚,各自開始脫衣睡覺了,可心突然看見榮姐的靴子頭上有一小片陰紅,好像是乾透的血跡,而榮姐也發現了正在擦拭,嘴裡開始習慣性的罵著什麼,可心也沒在意,畢竟要適應的東西還很多,她現在最想看見的是這家美容院的大姐大,那個有名的鳳姐。今後的生活會怎樣呢,想著想著慢慢進入了朦朧之中,隱約聽到有男人痛苦的叫聲,還有攙雜其中的女人尖銳的叱呵,但很快就被屋子裡姐妹的鼻息聲淹沒了,自己也漸漸進入了夢想~~~~



第二天。



當可心睜開眼睛的時候姐妹們都已經不在了,她穿好衣服,來到一樓的大廳,幾個別的屋子的小姐正在化裝,她看見了小惠,「怎麼起的這麼早啊?我們什麼時候那個啊?」可心有些不好意思的小聲的問小惠,「咯咯,可心姐你先不用著急嘛,我們的工作隨客人在變,他們什麼時候要我們什麼時候開始工作。」看著可心笑了笑又說「不過你不用擔心生意的問題,就算沒人來我們照樣有飯吃,因為我們的鳳姐很厲害喔」可心對這個鳳姐更感神秘和佩服了,以後也要成為鳳姐一樣的人物。



很快,一天就這麼過去了,晚上姐妹們又聚到了一起,原來白天榮姐和焉姐去接客了,聽說是一個非常有錢的少爺,一次就要了兩個小姐,出手也很闊綽,可是兩個姐姐回來卻並不高興,她們都罵這個少爺太狂妄,不把她們放眼裡,還侮辱鳳姐,說要找個機會幹掉他。可心趕緊勸她們不要衝動,說一些關心的話,惹得兩個姐姐哈哈大笑,愛憐得看看可心就出去了。



「你呀,那麼膽小,不過也沒什麼,慢慢你就會適應了,我的傻姐姐」連小惠也這麼說,可心很是擔心,他那麼有錢,兩個姐姐會吃虧的。可心非常惦記她們,但又怕小惠嘲笑她,於是和小惠敷衍了幾句就偷偷的出了房間,想看看榮姐和焉姐去了哪裡,她很喜歡這群姐妹,她不想看到她們受到任何傷害,至於那些狗男人,就讓他們去死吧,可心想。



地下室很大,一條寬寬的大走廊延伸著,可心看見兩個姐姐並沒有去大廳的方向,而是向相反走廊的盡頭走去,雖然這裡很亮堂,但是越往裡走越覺得陰森,而且走到裡面很長的路時,兩邊就沒有門了,在盡頭處正對著她的是一扇大門,可心發現只有這扇門是防盜門,其餘包括自己房間的都是松木門。漸漸走進了,門是虛掩著的,她伸手想慢慢打開門,突然一聲悶哼聲讓可心嚇了一跳,「是個男人。怎麼會有男人?」可心好奇的爬在門縫向裡面看去,屋子很大,燈光比外面略顯昏暗。她吃驚的發現,屋子的四壁綁著四,五個男人,他們赤裸的綁在牆上,手臂穿過牆上閃亮的金屬環,他們每個人都深低著頭,身上都部滿了血跡,一條條血紅的鞭痕清晰可見,還有被煙頭一類東西燒過的痕跡,屋中間一個男人躺在一張椅子上,腿和手被反綁在椅子上,頭被卡在一個凹下去的海面墊子裡,嘴裡含著一個管子樣的東西,外面套著一個寬的塑料,塑料鋪在男人的臉上,邊緣穿過繩子把男人的頭緊緊的纏著。



一個很大礦泉水瓶插在男人口中的管子裡,裡面泛著泡沫的黃色液體一點一點的灌進他的嘴裡,男人的胸膛起伏著,鼻子喘著粗氣,不時還發出沉重的悶哼聲,氣氛顯得詭異非常。可心看見兩個姐姐正對著一個綁在牆上的男人,榮姐換上了一個黑色的皮短褲,長筒的黑色網襪緊緊裹在她豐滿筆直的美腿上,低胸的皮衣和黑色的短靴讓她看來宛然一個可畏的女王。而焉姐穿著與榮姐一樣但是紅色的衣服,美麗的長腿踏著白色的絲襪,她幽閒的坐在後邊,翹起腿,從側面看她美麗的身體弧線讓可心也心跳不已。這時榮姐正拿著一條長皮鞭,一下接一下的抽打著那個男人,男人起初是低著頭,但不一會就因為巨大的疼痛而抬起頭,他的頭和身體在左右劇烈的晃動,帶動綁著他身體的鐵環也叮噹做響,榮姐開始狂浪的笑起來,而男人卻不出聲,可心很奇怪,他怎麼會那麼堅強,當可心仔細再看時,原來是男人的嘴已經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不是他不出聲,而是他出不了聲,可心很努力才能聽到他沉重的喘息聲。鞭子抽在男人身上激起巨大的響聲,每一次擊大都給男人留下抹不去的傷痕,血紅液體開始從男人的體內滲出,但是榮姐並沒有停的意思,可心突然感到榮姐豐滿的身體裡蘊藏的能量,女人其實並不脆弱,起碼在這一刻。可心呆呆得看了大約10分鐘,榮姐終於停手了,可心看見男人身上全是汗水,濕濕的,流過傷口時痛得他不停的發抖。榮姐走到男人跟前,用手托起男人的下巴,嘴裡說著什麼,可心離的遠聽不到,但是隨之反應的是男人豐富的表情,他睜大眼睛看著榮姐,目光中充滿了懇求,淚水也停不住的順著臉頰流出,他臉上的肌肉因為恐懼而劇烈的抖動著。榮姐挑逗著男人的下體,用鞭子摩擦著他傷痕纍纍的身體,轉而狂笑著向後退去,男人的目光不停的看著榮姐,轉而又用乞求的目光看向坐在一旁微笑的焉姐。這時榮姐轉身走到焉姐身旁,把鞭子放在旁邊的桌子上,然後舒服的坐在焉姐旁邊,拿起桌上擺著的酒杯,將裡面象紅色火焰的烈酒一口喝下。焉姐慢慢站了起來,拿起那只沾有男人鮮血的鞭子,向男人的方向走去,在離男人還有五米遠的地方停了下來,甩開了手中的皮鞭。男人的眼睛暗淡了,淚水模糊了雙眼,他不在看焉姐,他的目光突然轉到了門口,正好與偷看的可心相對,他的眼睛又燃起了希望,但又迅速退了下去,因為現在的可心,眼裡留露的只是虐待男人的快感和對眼前看到的這些現象的興奮。男人徹底絕望了。



「啪~~啪~~」隨著輕脆的聲音,可心偷偷的離開了這個神秘的房間。當她回到屋子裡的時候發現自己的下面已經濕透了,她體驗著從沒有過的快感,這是她一輩子沒有想到的,而她卻想要這種快感,她要親自體驗。



半夜的時候,她們都回來了,可心裝睡躺在自己的床上。她偷聽著姐妹們的對話。



「心情好多了,那個畜生死不了吧?」榮姐此時溫柔的聲音讓可心顫抖。



「誰管呢,反正我也舒服多了。死了更好,換新的。」這是焉姐清脆的聲音。



「你們別說了,可心姐姐已經睡著了,別把她吵醒了,她還沒適應呢,我怕嚇壞她的。」好心的小惠輕聲的提醒著兩個姐姐,於是她們一起咯咯的輕笑著,慢慢的,屋子恢復了平



過了幾個星期。



每天晚上,可心都偷偷的跑到那間密室,看著裡面發生的事情,每次都能讓她興奮不已,她把這些年所有的愉快都發洩在眼前的想像中,想像有一天她也穿著美麗性感的衣服,手拿皮鞭,好好教訓教訓這些壞男人,相信那一天也不遠了,幾次都想著想著就丟了。她開始愛上這個新家了,她要一輩子留在這裡。



這幾天她通過觀察,開始懂一些這裡的過程,一般新捕獲的男人都要被綁在中間的椅子上,將男人固定好後,在他嘴裡插上可以控製的管子,讓他頭部可以坐人,而這裡的小姐可以任意在他上面大小便,而這個過程大約要持續兩個星期,起初男人會不停的劇烈的掙扎,但是一個星期後就會變成微弱的掙扎,接近兩個星期的時候就會變得很馴服了,因為他們已經對自己產生絕望了,原來人明白一個道理的時間不過就是一兩個星期。經過這一階段的男人再被綁在屋裡不同的刑具上,這個選擇全看每個小姐自己的喜好,想鞭打就綁在牆上,想讓他為你進行舌服務就綁在固定的椅子上,椅子的種類還不同,有的是可以坐在男人臉上讓他專門為你口交和吃大小便的,有的椅子是長椅,男人綁在下面,臉在椅子腿處,面向內,專門服侍小姐的腳,小姐可以在這裡得到她想要的一切服務,她們可以一邊喝茶,喝酒或者一邊看書,看電視,聊天,一邊享受來自這些不幸男人的服務。一般這些男人的來源都是外地的,或者對這裡的小姐不尊重而被捕獲回來的,一般被捕獲到這裡的男人都沒有翻身的可能了,因為她們已經為他做好了一切後事,比如什麼失蹤,什麼以外傷亡屍體草草被火化了等等,而他們的壽命一般是二,三個月,維持他們生命的主要是葡萄糖,由每個小姐輪流注射,副食就是小姐的大小便了,有時候哪個男人點背,或者遇到哪個小姐在外面不順心,他可能就要吃幾天的大小便而不注射一點葡萄糖,那他的死期也就快到了,對他來說,也快解脫了。這些男人是選擇不了自己的生死的,他們根本自殺不了,他們要死的時候想活也活不了,這裡的小姐沒有人把他們當人看,他們只是發洩的工具,一失足成千古恨,太有哲理的一句話了。怪只能怪你選擇了這裡。又過了幾個月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可心已經加入到了虐待男人的行列了,每次她們接完客,不開心的時候這些男人就是她們的開心果,而可心更是樂此不疲。她不開心的時候會來,開心的時候還會來,姐妹們開始嘲笑可心,說她好變態喔,遇到她的男人都倒透黴了。可是可心喜歡這樣,她要把以前失去的都在這個時候找回來,不能正常的找回來就要以其他方式找。



這一天一大早,還沒睡醒的姐妹們被一陣敲門聲吵醒了,進來的是今天值班的一個小姐,她說鳳姐要來,讓大家趕緊起來收拾收拾。期盼已久的鳳姐終於要出現了,可心欣喜若狂,那是她的偶像,那是她的理想啊。姐妹們匆忙的起床開始收拾東西,今天的化裝廳人格外的多,大家都擠在一起唧唧喳喳的吵個不停,像一群快樂的小鳥。看來沒見過鳳姐的人不止她一個,姐妹們都想給鳳姐一個好印象,鳳姐在她們心目中不止是姐姐那麼重要,甚至早已超過了母親的地位。



上午10點的時候,一輛白色的巨型奔馳停在了這棟華麗的美容院門口,美容院的門口兩旁站著兩排雍容華貴的女人,一個打扮入時,年齡稍大的女人跑到車旁打開了車門,一雙美麗修長的玉腿從車中伸了出來,美麗的肉色絲襪緊裹在腿上,柔軟的高根皮鞋顯出女人的高貴氣質,只看這雙美腿就足已讓無數男人垂褳的了。緊接著映入眼簾的是一頭烏黑的秀髮,瀑布一樣直灑在女人的肩膀上,米黃色的職業套裙顯示出她尊貴的身份。一米六八左右的身高加上她美麗的容顏,微笑的時候就像是二十初頭的小姑娘,根本就看不出來她都已經年過三十了。圍觀的人很多,她的美麗全城介知,看熱鬧的大多都是男性,隨她一起下車的還有一個男人,很胖,據說是市裡一個重要的角色,他在鳳姐的邀請下走進了屋子。屋子裡收拾一新,鳳姐在一張為她準備的椅子上坐了下來。她高貴的氣質和平易近人的笑容讓人又怕有敬。可心看著她說不出是什麼感覺。「大家都在這裡嗎?」鳳姐看著管事的,這裡年紀最長的蘭姐說。鳳姐的聲音令可心陶醉不已,像來自天國的美妙聲音令她愛慕非常,她發現在座的每個女人的眼裡都閃爍著同樣的光芒,鳳姐不禁能降服男人,她同樣有令女人摺服的魅力。她的美幾近完美,她的動作和聲音好像是非常自然但又像經過琢磨,那個胖忽忽的男人一直在色咪咪的看著鳳姐,從來就沒有移動過目光,屋裡的女人很多,美女也很多,可是和鳳姐相比簡直就是庸脂俗粉,每個人都被比的黯淡下去。



「都在這裡了鳳姐。」半天蘭姐才答到。鳳姐看著蘭姐笑了笑,然後巡視了大家一番,她的眼睛掃過每個小姐的時候,那個小姐都低下了頭。



「我今天才有時間過來看看大家,聽說又有很多新成員加入了,很好,我歡迎你們的到來。在這裡就當成自己的家吧,忘掉過去所有的不愉快,從新開始,有睏難就和蘭姐說,我會通過蘭姐給予你們任何的幫助,因為你們都是我的好姐妹。」鳳姐溫柔的話語讓每個人都倍感親切,可心更是想起了過去而哭出了聲音,被小惠拉回了房間。



鳳姐帶著那個胖男人參觀了整個美容院,除了地下室。因為一到五樓才是服務的場所,地下室是小姐們的住處,所以沒有必要參觀。據說鳳姐是要利用胖子在政府的財政權利做些動作,畢竟養這麼多小姐不容易,小姐在這裡工作按規定美容院只收百分之一的提成,其餘的都歸自己。可以說相當照顧這裡的小姐了。



鳳姐很快就走了,她走的時候蘭姐匯報了一些工作,還有一些小姐提出的請求,鳳姐都答應了,據說有一條請求是要改造小姐的床鋪,因為這裡的奴隸男人是有數量的,密室裡只能關住不超過十個男人,而小姐的人數在三十人以上,而且還在增加,而現在小姐虐待男人的心理越來越顯著,很多時候女人多男人少,一個小姐要排好幾天才能發洩一次,所以許多小姐一起想了個主意,就是把臥室改成一個小的調教室,把床鋪改裝成刑具,把男人綁在裡面,這樣就能做到人手一個奴隸,很方便。這個建議很快被所有小姐擁護,鳳姐也表示同意,只要不要出太大的亂子就好。於是床鋪改裝計劃就這樣進行了。



一個星期後每個小姐的床鋪都起了很大變化,每個床鋪都像個長箱子,但是經過小姐們細心的裝飾都變得美麗舒適。表面看來床還是那張床,只是床的中間和床角有兩個可打開合上的洞口,這是用來卡住男人腦袋的地方。當小姐躺在床上休息時,男人可以從中間的口伸出腦袋為小姐完成口交,喝小姐尿。床角的口是讓男人把頭伸出來為小姐舔腳的,冬天小姐也可以把腳插進男人的嘴裡溫暖腳趾。床裡面是由很多機械構成的,外面可以通過一系列按鈕控製,男人實際是被躺著綁在一個活動滑輪上,男人的腿跪在滑輪的兩側,手和腳都被固定住,可以隨滑輪一起在床裡面前後滑動,滑輪也能上升和下降,裡面還裝有電棍,是用來懲罰不老實的男人的。萬一發生意外,小姐就可以通過電棍搞定,電流可調,小到象螞蟻啃噬,大到讓人立即死亡。這是完全是安全措施,事實證明還沒有一個男人能掙扎到要讓小姐用電擊處死的呢。男人們的嘴一般都被小姐用襪子或者內褲堵著,控製男人的叫聲這是最好的辦法,聲音污染在小姐的臥室裡,特別是睡覺的時候是千萬不要的,如果不識趣,很容易讓小姐封殺掉,虐殺的手段可畏是多種多樣了。



半年又很快過去了可心在這樣無憂無濾的生活中越發漂亮了,她時常對著鏡子看著自己裸露的身體,美麗優美的曲線讓她自己很滿意,一米六五的個頭不高也不矮,讓人姐妹們羨慕的長腿結實而修長,她曾經嘗試過用它勒死過一個男人,一個還算強壯的男人。可心坐在床上,一個男人的頭從中間的洞口伸出頭來,男人機械的舔著可心的小穴,他還那麼年輕,才剛剛上大學,可是他的倔強無知卻害了他的今天這步,可心是很喜歡這個男孩的,她給了他身體卻讓他漫罵,他說小姐每一個好人,他強壯,他還打她,可是現在他卻成了她的傀儡,一個永遠也不能翻身的傀儡。大概他沒有想到他會有這一天吧,他會後悔嗎?



可心用腿緊緊夾著男孩的腦袋,胸脯壓在男孩的頭上,抱著她的小腳丫,傻傻的看,笑了,這樣美麗嬌小的小腳丫也能摺磨一個男人,而且讓他怕得不得了。她看著自己的腳,皮膚白的透明,小小的。她突然抓緊男孩的頭髮,癡癡的看著他幼稚的臉,男孩恐懼的看著可心的眼睛,他已經被可心摺磨怕了,深深的恐懼。他從來沒想到這樣弱不禁風的女孩竟能這麼狠,這麼毒。



「後悔嗎?」可心問他。



「……」男孩沉默,他在沒有經過可心允許的時候是不敢說話的。



「你可以說話了,回答我!後悔嗎?」



「後,後悔。能,能,……」男孩想乞求可心放他走可是沒敢說出口。



「啪,啪,啪……」可心用力的打著男孩的臉,男孩嘴角很快便益處了鮮血,可是他卻一聲也不敢出。



「你打過我,還記得嗎?想過我會還過來嗎?還會加倍奉還。啪……」可心開心的報復著,開始用手打男孩的嘴巴,過後開始用腳抽打他的臉頰。男孩努力忍耐著,有幾次忍不住發出來了聲音。



「你出聲了。」可心說並停止了抽打,把腳踩在男孩的臉上。



「嗚……」男孩開始小聲的哭著,他知道他還是逃不過的,只要她想他就逃不過。



「把嘴長開吧,你知道怎麼做的。」可心說的很慢很輕,可是男孩聽了卻不住顫抖。



男孩張開嘴,張得很大。可心把做腳踢開,舒服的放在床上,美麗充滿彈性的腿靠在男孩的頭,右腳蜷起腳尖塞進男孩嘴裡,一點一點越來越深。可心的腳很小,腳的一小半塞進男孩的嘴裡的時候就有些進不去了。可心腳背上有很多細細的線,這時候男孩的嘴唇碰到是倒數第三個線。



「還有兩個,昨天就剩一個了,你今天的狀態好像不是很好啊寶貝」



男孩的頭開始晃動了,他努力的向前移動,並且更加努力的張大嘴巴,可是可心的腳隨著男孩的頭一起動,所以男孩努力了半天也沒有絲毫進展,男孩乞求的看向可心,眼中快要急出淚來了。



「咯咯,寶貝好笨啊,用我幫你嗎?」



男孩拚命的點頭,可心稍稍用力伸了下腳,男孩跟著用力將頭向前頂,可心美麗的小腳終於緩緩的插進了一些,剛好讓男孩的嘴唇碰到第二根線。



「我們昨天說什麼了?如果你不能碰到第一條線你就要接受懲罰,你知道的,我的懲罰是什麼,對你會有怎樣的傷害。」可心幽幽的看著男孩,臉上帶著無限的憐憫。男孩清楚的知道她的手段,可心的電擊曾讓他想到死,那種一會像螞蟻啃噬的癢痛,一會又如遭雷擊般的巨痛換誰也無法承受,而且可心可以讓他持續通電一個晚上,甚至更多,而電擊的力度不會讓他死,但足以摺磨得讓他叫娘。



男孩拚命的向前探頭,可心卻沒有幫助他的意思了,那條細細的紅線忽然變得好遠好遠,男孩的嘴角益處了鮮血。最後一條紅線的位置正好在可心的腳心處,那可是腳的一半啊,雖然她的腳很小,可是人的嘴能有多大呢?



可心拿出一顆煙點著,抽了一口吐向男孩,男孩鼻子吸進了一口嗆得劇烈的抖動,鼻子發出嗚嗚的聲音,可心咯咯的嬌笑著,她左手拿著煙,右手捏住男孩的鼻子,過了一會男孩就憋紅了臉,晃動腦袋也甩不掉可心的手。過了一分多鐘可心才送開手,男孩劇烈的起伏著,沉重的呼吸透過鼻子傳了出來。



「行不行呀?還能不能完成任務了?」可心看著手裡的半截煙,輕輕吐出一口眼圈,飄渺的雲煙冉冉爬升,越來越淡,最後消失,只留下淡淡的煙草味。



「嗚……嗚」男孩拚命的點頭,並繼續努力讓可心的腳多一分含在嘴裡,他現在恨不得自己沒有牙齒,因為那東西現在簡直太礙事了。又經過一番努力,男孩的嘴唇就差一點碰到可心腳背上紅線,可心把即將要熄滅的煙頭按在男孩的腦門上,突然的疼痛讓他發出了嗚嗚的聲音,可心順勢用力伸腳,男孩的聲音一下子消失了,可心腳背上細細的紅線淹沒在男孩的嘴裡,疼痛讓男孩再一次流下了眼淚,但是同時也救了他,起碼今天晚上他不會受到地獄般的痛苦了,這一刻是幸福的。可心倚在床頭,右腳的一半深深的插在男孩的嘴裡,左腳踩在男孩的頭上,不斷的摩擦著,好像一位母親用手撫摩兒子的腦袋,在誇獎他要聽話似的。男孩已經脫鉤的嘴大張著,雖然承受著巨大的疼痛但是他的眼神卻是那麼安詳,彷彿一切厄運都不會再發生了,他靜靜的享受著這短暫的幸福。



靈山雪梅天下奇,怎勝飛雪6月天。



雪花漫漫掩天下,化作冰雨透心田。



第二回



大城市的天氣多數都是艷陽高照,夏季顯得非常長,南方的城市嘛,四季如春。可是對於對於從北方來的人們,這裡的溫度卻有些讓人接受不了,和受罪沒什麼分別了。



劉年是出生在北方的小夥子,剛上班不久,處到這個城市覺得這裡環境很美,大街上到處都是穿著入時的美麗女子,一種青春的衝動湧上心頭。24了,也該找個對象了,自己一米八的個頭也不是蓋的,冷俊的面容是很多女生夢寐以求的理想伴侶。但是劉年的要求很高,至盡還沒有初過像樣的對象,每次都是在幻想中草草結束。要找個理想的情人談何容易啊,他相信人生不是兒戲,所以並不草率,他要找個最好的女人。



鳳姐認識劉年也是個偶然。劉年的公司效益非常好,主管是個很有能力的中年人,和鳳姐也交往甚密,鳳姐偶爾跑些事情到公司找中年人的時候就經常能看到劉年,對於鳳姐來說,那是個有活力的大男孩,是能給她帶來活力的男人,她已經很多年沒有這樣的感覺了,心裡有個聲音在吶喊著,「我要得到他,無論用什麼手段。」女人的慾望其實是很可怕的,她想買衣服時可以在商場逛一天也不覺疲憊,她想坐摩天輪的時候可以在上面坐到睡著也不想下來,她想要人滿足的時候甚至希望男人的寶貝放在她的裡面一輩子也不要出來,這就是女人的慾望,也是鳳姐的慾望,甚至鳳姐要更貪婪。



劉年第一次到鳳姐家,那純屬人的安排,鳳姐和中年人共同演的戲。一個小職員當然要聽老闆的話,到一個客戶家送文件不是什麼難辦的事吧,而且又是主管親自要他去辦,對他這個身在異地的打工仔來說,受到主管的青睞是求之不得的事啊。可是他沒想到他進了鳳姐的家就再也出不來了。同事們瞭解到的也只是一個年輕人工作時,想跳槽就跳槽,如今都是這樣嘛,哪給得待遇好當然就會選擇那了。從此在這家電子公司就再也看不見劉年這個人了。



鳳姐家在城市郊外的一個別墅裡,很古典莊嚴的歐式建築,遠遠看像個古堡,來到近處仰視它卻給人無窮的壓力感,有些震撼的感覺。「有錢人消遣嘛,不會住在這裡超過半年的。」劉年心裡想。也的確,有錢了不換幾次房子好像不過癮似的,趕時髦了。



高達十幾米的古堡裡面有地下室,一到三樓四曾結構。從外面看是沒有地下室這個概念的,但是古代人為了逃避未知的災難通常都會為自己和家人想得很周全。劉年被一個四十多歲的管家模樣的女人帶進古堡,在二樓的一個很大的客廳裡看見了鳳姐,那個高貴美麗的『客戶』。



「請坐!」鳳姐一揮手,管家走了出去並帶上門。



房間大極了,高高的天棚有好幾米,明亮龐大的掉燈照得屋子如同白晝,客廳中間一個很巨大的飯桌安靜的躺在地毯上,一圈幾個世紀的寬軟椅整齊的排列著,桌子上滿滿的各式各樣的菜餚像一個大型會餐,可是坐在桌子旁就餐的就只有主人位的鳳姐,她喝著奶茶,吃著叫不出名字的糕點,動作幽雅的像個處女。可是劉年早就對她有了些瞭解,一個年過三十的貴婦對他沒什麼吸引力,雖然劉年在鳳姐身上找不出一點不得體的地方,但是乾淨挑剔的他是絕對在乎年齡這個問題的,他要的是一個能讓他照顧,能整天依偎在他身邊跟他撒嬌的小女人,而不是眼前這個能呼風喚雨的女強人,可以說劉年其實是典型的大男子主義,但是這的確也是很多男人的通病。



劉年在鳳姐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來,他們離的很遠,因為桌子真的是太大了,劉年覺得很可笑,為什麼有錢人都這麼喜歡排場呢?有錢就開始不現實了,不怕麻煩了,錢真的是讓人又愛又恨的東西。不一會進來一個女傭人,在劉年身前放好了餐具。「正好,我還沒吃早餐呢,不吃糟蹋了。」劉年出生牛犢不怕虎的性格讓他這些年找工作,幹工作都很順利,他是個真正有魄力的男人,難怪很多女人會看上他,其中也包括鳳姐。用完餐劉年被鳳姐邀請進了另一個客廳,這個屋子稍微小點,看格局應該是用來接待客人的地方。這次他們坐得進了點,鳳姐微微透明的睡衣下面豐滿裸體讓劉年不敢直視她,可是鳳姐就坐在劉年的對面,不看不看也都看到了,他更討厭這個女人的放蕩了。劉年把文件交給鳳姐,準備馬上離開,「怎麼?剛來就要走嗎?」鳳姐晃動了一下翹起的美腿,豐滿白皙的小腿沒有一點多餘的脂肪,乳白色塑料拖鞋包著她嬌小的腳趾,潔白的腳跟完全裸露在外面,拖鞋掛在腳趾上晃來晃去,好像隨時能掉下來。



「哦,不了,公司還有很多事要我去辦,我告辭了。」劉年起身要走。鳳姐腳上的拖鞋掉在了地上,她潔白小腳完全展露在劉年面前。「你們主管好像說今天給你放假來著。」鳳姐明亮好看的大眼看進劉年的眼裡。「哦,這個,嗯,是。我一會還有個私事要辦。」劉年尷尬的解釋著,他開始覺得有點不對了,但是也不知道不對在哪。



「你家是哪裡人啊?怎麼想到我們這個城市來工作呢?」 鳳姐開始簡單的問劉年,她溫柔的聲音讓劉年覺得她就像個久違的老朋友在和他閒聊一樣,可是他提醒自己得盡早離開,離開這個女人也許對他是安全的,無論工作還是生活上。他們這樣聊了有幾分鐘的時候,一個女傭人又端來兩杯冷飲,分別放在他們的旁邊,他們的中間隔著一個長約一米的桌子,可是劉年覺得這桌子實在是太短了,他開始覺得自己還是對有些女人的挑逗抗拒不夠,例如眼前的鳳姐,他覺得屋子悶的很,拿起旁邊的冷飲一口喝下,鳳姐看著他的眼睛更加明亮了,好像一頭母豹發現她的獵物一樣,那種必勝的眼神讓劉年很不舒服。



「我看我還是先告辭了,以後小弟再到貴地拜訪,我要趕緊辦我的事去了,打擾了。」劉年起身象門外走去,鳳姐一動也沒有動,也沒有說話,她拿起杯子喝下裡面的飲料,嘴角露出滿意的微笑。



五分鐘後,暈倒在接近大門的劉年被傭人抬進了三樓鳳姐的臥室,鳳姐坐在床邊,看著自己床上熟睡的劉年,嘴角的笑意更濃了。她貪婪的撫摩劉年身上每一寸肌膚,他強壯的身體讓她心潮澎湃,她用手指搓揉著自己的私處,那裡早就濕成了一片。她清楚得知道自己一手創辦的美容院裡,那些小姐的所作所為,她給她們任何自由,因為她瞭解女人,她更瞭解男人,她知道怎樣去得到男人,她也知道『正常』不能得到的男人要怎樣用『不正常』的方式得到。她要好好享用這個漂亮的男孩,他還是個孩子,對她來說。所以她要好好幫助他,讓他最大限度的發揮他的能力,來服侍自己。這樣的快感快一年沒有得到了,今天又讓她得到了,這是她應有的,她認為她要得到的就是她應有的。女人自私嗎?自私。其實男人也同樣自私,只是表現的不同而已。



刺眼的光線讓劉年不能馬上睜開眼睛,他努力讓自己看清眼前的東西,這是人在甦醒後統一的意識。他看見自己在一個屋子裡,棚很高,光線是正上方一個大掉燈發出的,很熟悉的掉燈。意識漸漸回來了,他發覺頭疼得要裂開一樣,他要用手按住頭來減少疼痛,可是他發現他的雙手並沒有碰到他的頭,而是與身體緊緊貼在一起,還有他的雙腳,他赤裸著身體透過緊緊纏在身上的透明塑料顯露無疑。他並沒有躺在地上冰冷的感覺,那是因為他躺在厚厚的地毯上。他的第一反應告訴他,他遭到了綁架,值錢的東西是不想要了,至少先保住性命吧。他環視著四周,前面是個很寬的空間,有椅子,桌子,鏡子,他看不到鏡子裡反射另一面的情況,因為他的位置實在是太低了。他初步估計這應該是一個臥室,那麼床應該就在他看不見的身後,他努力想要轉過來,可是一動就覺得頭昏腦脹。所以他選擇了安靜。這時候他聽見一個很熟悉的聲音從後面傳進他的耳朵「醒了嗎?劉年。」



「鳳姐!!」他幾乎喊出來的,「你這是幹什麼?趕快放了我,你到底想幹什麼?莫名其妙。」「咯咯……」鳳姐的衣服摩擦床的聲音漸漸清晰,劉年仰頭就看見一雙小腳從床上伸了下來,腿是那麼的直,那麼勻稱,他在心裡都忍不住要稱讚幾句,在這個位置欣賞女人真的是不錯,不過他不想這樣一輩子。緊接著他看到了鳳姐的頭,美麗熟悉的臉孔,一頭長髮柔順的從肩膀上滑下來。



「我說讓你多留一會嘛,你偏要走,看!暈倒了不是,咯咯」鳳姐一邊說一邊捂著嘴笑,劉年知道都是她搞的鬼,但是自己現在赤裸的躺在一個女人面前,好丟臉。 「你先給我穿上衣服,然後我們再好好談談,這樣多……咳……多不好。」劉年看見鳳姐並沒有穿內褲,私處一覽無疑,害羞的臉一下紅了起來。鳳姐並沒有在意他的變化「不行了,優惠時間已經過了,和你心平氣和談的時候你不幹,現在到了這個地步都是你一個人造成的。」鳳姐說著慢慢滑下了床,她的腳並沒有著地,而是踩在劉年的臉上,她的腳不大,但是也整個罩住了劉年的臉,只留出鼻子在外面不聽的喘著粗氣,也不知道是因為呼吸睏難還是因為激動。他想說話卻出不了聲,晃動身體卻不能讓鳳姐的腳離開他的臉。鳳姐手支在身後的床上,雙腳牢牢踩著劉年的頭,還不聽的晃動她的小腳,令腳下的劉年痛苦不堪。過了十幾分鐘她才從劉年的臉上蹦下來。劉年呼哧呼哧的喘個不停,「你,你,別這樣……」



「咯咯……」他難過的表情逗得鳳姐一陣嬌笑,「不什麼不?我偏這樣,因為從我看見你的那天起,你就是我的了,無論你願意與否。」鳳姐的話讓劉年不寒而慄。「還有更好玩的呢。」鳳姐說完後一下蹦上劉年的胸脯,劉年痛得差點喘不上氣來,劇烈的晃動著,鳳姐在他身上站立不穩,一會踩到到他肚子上一會又踩到脖子上,幾次又都掉在地上,但是她卻從來沒有摔倒過,看得出她靈活得很。「你這麼不老實啊,看來得加點份量了。」鳳姐拉著劉年的頭髮把他拉到臥室的另一頭,劉年疼得直罵娘,在到達牆角時又被地上什麼東西擱得好疼。鳳姐把他擺好了位置,劉年才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人型區域,四邊是很多鐵環,上面有皮帶,這些皮帶可以兩邊連接上,固定住他的身體,讓他不能隨意亂動。這些東西在角落裡,那裡光線又不明亮,所以很難發現還有這麼多機關。鳳姐左右穿梭,將寬寬的皮帶都結實的捆在劉年的身上,劉年動了幾次發現那簡直是不可能的事,他的頭旁邊也有個皮帶,但是鳳姐好像是忘了這個皮帶的存在,劉年暗自慶幸自己的頭還可以動。



「你快放了我,你這是幹什麼?你個變態的老女人……」劉年做最後的抵抗,想用漫罵叫醒這個『失去』理性的女人。鳳姐拍了拍手叉著腰站在他面前,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嗯,這回應該沒什麼問題了,你做好準備了嗎寶貝?」「做個屁……噢……」鳳姐一下跳上劉年的肚子上,一口酸水從劉年口中湧出,隨即失去了說話的能力。鳳姐踩在劉年的肚子上,一會點起腳尖,一會又只用腳跟踏著。鳳姐線條非常美麗,東方女人美麗的體形在她身上完美的體現出來,豐滿的乳房,圓滑結實的臀部,充滿彈性的小腿,還有那白皙晶瑩的小腳,鳳姐在劉年的肚子,胸膛上跳來跳去,快樂的像個十來歲的小女孩。劉年痛苦的叫聲響徹整個臥室,他一邊罵著這個變態女人一邊又在心裡由衷讚歎她美麗的外表,遺憾的是他不能享受她,而她卻在盡情的摺磨著自己。二十多分鐘的踩踏讓劉年徹底經歷了一遍地獄般的摺磨,鳳姐從他身上跳了下來,逕直向大床走去,劉年喘著粗氣,嘴裡還在罵個不停,他只能靠這個報復這個女人,也靠這個發洩自己難以忍受的痛楚。鳳姐很快就又走了回來,她的手裡多了一雙連褲襪和一個內褲。「你的聲音真的是太吵了,我很喜歡聽你說話,聽你的聲音,但是不要太大,但是今天你似乎不能控製你自己,那我就只好幫幫你了。」鳳姐蹲在劉年的腦袋旁邊,用腿抵住劉年的腦袋,左手掐住他的下巴,把右手裡的內褲塞進劉年的嘴裡,塞的很深,劉年想用舌頭把它捅出來但是用不上力,鳳姐又把絲襪綁在劉年的嘴上,勒得很緊,絲襪在劉年的嘴角纏了好幾圈,然後繫在腦後。在劉年看見鳳姐手裡的東西時就明白她要做什麼了,可是他幾乎所有的反抗都是無用的,他的嘴被用力的捏開,他用舌頭去頂內褲可是卻被全部頂了回來,他晃動他的頭可是被鳳姐結實的美腿抵得一點動彈不得,他第一次深深體會到力不從心這個詞的意思。



第二次瘋狂的踩踏又開始了,起初劉年還在嗚嗚說著什麼,到後來就變成有氣無力的哼哼聲了。鳳姐美麗的小腳在劉年的身上任意肆虐,踩遍了他每一寸肌膚,鳳姐覺得不過癮時又穿上了高跟鞋,白色明亮的鞋子,又尖又細的高根踩在劉年的肚子上,鞋跟象針一樣扎進他脆弱的肌膚裡,鳳姐九十多斤的體重讓劉年痛苦的嘶叫,透過嘴角的絲襪依然清晰可聞,巨大的痛苦讓劉年的臉上溢出大顆的汗珠。當鳳姐的高根踩在他胸膛的時候,他的聲音才會平息一些,畢竟肚子上都是較柔軟的組織。當劉年的喘息變得緩和一些的時候鳳姐又踩上他的肚子,他的肚子幾乎每一塊可容下高根的地方都是血紅的一片,有些著力大的地方甚至都有了淤血。鳳姐站在劉年的肚子上看著他痛苦的,無力的掙扎,顫動,嘴角露出殘忍的笑意,「這才是剛剛開始啊,你就這麼承受不住了?」劉年顫抖得抬起頭,眼睛幾乎都要睜不開了。他努力看向鳳姐的眼睛,他的眼睛裡充滿了乞求和屈服,畢竟他還不是個久經考驗的共產黨員,所以他是真的承受到了極限。他的臉上都是水,分不清是哪個汗水哪個是淚水了。他的頭慢慢地躺回了地面,呼吸也變的更粗重了。鳳姐終於咯咯的笑出聲了,她要的眼神終於在劉年的眼睛裡看到了,她從劉年的肚子上走到胸膛,蹲下來用手探了一下他的鼻息,確定他沒有生命危險只是暫時的昏迷後,鳳姐從他身上走了下來,甩掉腳上的高跟鞋,解開劉年嘴上的襪子,把裡面的內褲拽了出來,這樣也許會讓他快點醒過來,因為她的遊戲還沒有結束,還有很多事情要發生在這個可愛男孩的身上,所以今天就只是個開始而已。對於鳳姐是快樂的開始,對於劉年則是個痛苦的開始。



芳景美容院裡小姐們的生活還是那麼豐富多采,她們每天做著自己份內工作,招待每一個到這裡享樂的人,而沒有生意的小姐則靠自己的私人奴隸來打發無聊的時光。因為前些日子的改革,小姐們幾乎都有自己的私奴,往往自己的東西人們都會好好照顧,所以奴隸的死亡率就降低了很多。現在這裡私奴都在自己的房間裡,而後來的沒有被挑選的奴隸則還在密室裡過著更痛苦的生活,她們幾乎成了小姐們的公共廁所,很多小姐都喜歡拿剛來的奴隸當廁所,因為剛被俘獲的男人一般都有劇烈掙扎和不屈的意志,他們不接受已成的事實,所以拚命的做著無謂的反抗,他們的反抗卻成了小姐們的樂趣,小姐們經常坐在男人的身上,下體對著他們的口,用手緊緊摟著男人的頭,讓他們聞夠她們下體的味道,然後用手捏住男人的鼻子,在男人嘴裡隨意大小便。她們有時集體虐待一個男人,十幾個人輪流在男人的嘴裡大小便,她們固定好男人的頭,讓他不能掙扎,口卻只能大張著,但是卻放開男人的腿,讓他在空中或者地上拚命的踢來踢去,而口中卻不斷流進小姐們的大小便,每次這個男人的肚子都會漲得高高的,有時候排在後面的小姐都沒有機會上場男人就已經昏死過去了。他們有時還會集體用腳虐待男人的嘴,比試誰的腳插進裡面的身,男人被倒著綁在牆上,小姐輪流講腳塞進男人的嘴裡,時間為一分鐘一換。塞好後在男人嘴唇到達的腳背上滑上線,往往這個遊戲的獲勝者都是腳很嬌小的小姐。後來竟然有個腳很大的小姐也得了第一,據說她的腳跟當時都踩在男人的下嘴唇上了,那個男人當場休剋,據說嘴再也沒合上過,但是也因此淪落到終身廁所的地步,據說他現在還『舒舒服服』躺在地下室的一角呢,等待哪個小姐的觀顧……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芳景街的名氣越來越大,慕名而來的遊人也越來越多,芳景美容院的生意也越來越好了,而美容院的老闆鳳姐更是越發漂亮了,據說都是因為『後勤』搞的好。具體什麼是後勤誰也不知道。



另一面。鳳姐每次回到家都是開開心心的,她忽然發現自己開始喜歡回家了,雖然她不想承認,但是的確是和劉年有關係,她在劉年身上找會了生活的樂趣,她虐待他,他使她快樂。劉年的在鳳姐家的位置是不定的,高興時他會出現在床上,她把他綁起來,用很細的繩子,她讓他吸允她的乳頭,吸允她的小穴,她的腳趾,她全身每一寸肌膚。她讓他在睡前滿足她,當她要入睡時便讓他橫在床上,用腿夾住他的腦袋,讓他服侍她的下體一晚上,那樣的鳳姐會覺得睡得很香。他還要在她吃飯的桌子下面,接受她的腳趾餵進他嘴裡的每一粒米。他還要出現在她的沙發上,她坐在他的臉上一邊享受著電視的情節一邊享受著高潮。她不開心時他就可能出現在廁所,永遠張大著嘴,等著世上最難以下嚥的東西流過他的食道,他還有可能出現在刑室,身上接受高跟鞋殘酷的洗禮,每次都讓他遍體鱗傷。往往她不開心的日子,時間過得都好漫長.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