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铜雀台淫二乔
铜雀台淫二乔

这一夜,月明风清,万籁俱寂。漳河水哗哗的,一波未停一波又起。铜雀台直直的,挺入云宵,似有万丈巍峨。
夜色中,铜雀台上盏盏灯光与闪闪星光交相辉映,真让人分不清是人境仙境,还是仙境人间。
忽然,月光下闪过两个人影,剩着夜色直入邺都城墙脚下。在漳水涛声掩盖之下,两人纵身一跃,便扒住城墙垛口,审视片刻,便敏捷地跃入城中,直向邺都西北的铜雀三台而去。
所谓的铜雀三台其实是由三座高台组成。左边为玉龙台,右边为金凤台,铜雀台高居二台之间,三台之间由浮桥相连,高高的矗立于邺都西北的城墙之上。夜幕中的铜雀台层层叠叠,千门万户,在灯火映照下金碧交辉!台边重兵重围,好似铁桶一般。但见两个黑影使出绝代轻功,飞檐走壁,很快便来到了铜雀台下。他们警觉的隐蔽在底层的台阶之下,转眼间便逃过守台官兵鹰一样的眼睛,飞一般得沿阶直上,直奔台顶而去。
两人不知攀登了多高,终于来到台顶。只见夜空中一个巨大的铜铸金雀在巍峨的殿顶上映着月光熠熠生辉。正殿的门额上写着“铜雀台”三个金色大字,正殿四周汉白玉的栏杆在夜色中闪着银光。向下看看,街道市井与灯火交相映应,使整个邺都如棋盘一般尽收眼下,那人心里不禁暗自赞叹曹操的匠心和邺都精整的布局!而夜色中的漳河更象一条碧蓝的玉带一样横在邺都城南,使整个邺都美不胜收。
这时,守台的官兵渐渐地换成了妙龄的宫娥侍女,只在关键地段才偶见有士兵把守。两个黑影寻着士兵把守的路线,再向台顶背后转去。千转万回,又看到一座巍峨万丈的高楼,灯火辉煌的牌楼下写着“春深楼”三个大字。
那二人寻一隐蔽之处,飞身进入了春深楼的前院。两人沿阶而上,跨过一道道栏杆,来到正堂之前。堂前又挂着一块金字牌匾上写“春深阁”。两人再度腾身而跃,攀上阁楼高高翘起的斗沿之上,探下身体扶着窗口,舔破窗纸,房内春光便一览无遗。
春深阁内灯火通明,只见十多个坦胸露乳的妙龄美女正和着乐曲,扭着腰枝翩翩起舞。大堂正中的木几后面,一位粉面浓须的人曲膝而座。只见他年似五十有余,身着一件红色锦罗袍。在他两边拥座着二个妙龄侍女,一个为他斟满美酒,另一个却将他的袍子向上撩起。原来那人跨间还伏着一位已呈半裸的美女正低头忘我地吮吸着什么。窗口上的黑影揉揉眼睛仔细一看,原来那女朗吸的竟是那人的阴茎。
此时,那人的阴茎已高昂的挺起,似有八寸之长。只见那女郎时而把那勃起的阴茎深深含入口中贪婪地吸吮,时而又把它握在手中欢快的上下捋动。奇怪的是,那浓须长者却双眉紧锁,粉白的面颊上不停的淌着汗珠,似乎忍着万般巨痛一般。
“都督,中间这男人想必就是那曹贼了……”“……嘘……”窗上的二人屏着唿吸极低声的耳语着。
这两个黑影一个是江东大都督周瑜周公瑾,另一个则是东吴名将太史慈!而房内的男人正是汉丞相曹操。这时,那女郎用她纤细的手指将那根精壮的阴茎向下捋至尽头,那激情膨胀的龟头便突出地显露出来,那女郎低头将那浑圆的龟头纳入她的小口之中,进一步低头直到将那整根阴茎尽根含入口内,然后再次纵情地吮吸起来。她的头上下摇动着一次次地吮吸了很久,眼见那曹操勃胀的阴茎进一步的挺立起来,春情勃勃的阴茎在灯火照射下闪耀着光泽。他的手开始在那女郎的裸露的两股间有节奏的抚摸着,但曹操却始终未做进一步的行动。他仍旧紧锁双眉,偶而还发出一声呻吟。但看起来又似乎无意将自己的快乐之根插进女郎的快乐之源行男欢女爱之事,只是任那女朗持续地吮吸着。
“这曹贼真怪,玩这么久了怎么还不……”“……嘘……且看他到底如何”周瑜和太史慈小声嘀咕着。
渐渐地,那女郎的额头上也开始流下汗水,但那膨胀的阴茎却仍未达到那激情的高潮。这时,起舞的美女中又过来一个妙龄美女曲身伏在那男人这边,和那女郎一起交替吮吸着曹操的阴茎。这女郎吮吸了片刻,又把那根被口水和淫液滋润的阴茎夹在自己的两个乳峰间,轻柔地抽弄着。随着动作的持续,这时那女郎似乎也开始动了真情,她的脸颊红红的喘息着。那阴茎似乎也冲动到极点,浑圆圆的龟头象个饱满的肉球一样,兴奋地涌溢出晶莹的淫液。她女郎看着看着似乎便有些情不自禁了。她起身跨在那人胯间,扶着那要直直挺立的阴茎对准自己冲动的桃花源地曲身坐了下去。而曹操却似勐得一惊,他毅然地将那女郎推在一边,然后又抓着她的头发,将她的头按倒在自己的挺立的阴茎上让她继续吮吸着。
“这曹贼真得很怪……”方才一直冷静的周瑜也终于忍不住低声嘀咕了一句。
终于,又持续片刻,那曹操的面颊和整个身体似乎都轻微地抽搐了一下,随即,他高度勃胀的阴茎激情地一挺,一道白色的激流便喷射而出。那女郎更是眼疾手快,她握着手中冲动的阴茎借着滋润的淫液快速的捋动起来,那曹操不禁发出一声快乐的低吼,刹时,充满激情地精液便随着他身体的搏动一次次地喷射出来。
窗外的人似乎也看得心潮澎湃。只见曹操快乐过后,又过来二个宫女为他端来一碗汤药,曹操接过一饮而尽。然后更衣,穿带完毕。此时,曹操头戴嵌金宝冠,身着紫色锦罗袍,玉带珠履侍者侍女紧随其后,只见他出了春深阁,直向后面走去。
春深阁后,铜雀台顶的西北隅又有一处小楼,牌匾上写着回春楼三个大字。此时,那曹操直入回春楼,二个黑影也悄悄的尾随而至。只见众侍婢起身跪地迎候,庭堂中却独有两个女子非但不跪,反而向曹操怒目横眉。但见此二女,淡装轻抹,却玉肌花貌,有倾国之色。
窗外二人看见那二女子似乎勐得全身一颤,周瑜几欲跌落下来!
“都督,大乔、小乔二位夫人果然在此……”太史慈按奈不住情绪,小声嘀咕一句。原来,这二位女子正是孙权的夫人大乔和周瑜的夫人小乔两姐妹!
此时,众女起身侍立两边。曹操笑着对二乔姐妹说:“爱姬,还生吾气否?”
只见那大乔怒视着曹操说:“曹贼!汝趁赤壁鏖战之际,却使人夜袭柴桑,卑鄙之至,岂不愧对天下英雄!”这句话更让窗外的黑影闻声而颤!
但曹操闻言非但不怒反而笑着说:“爱姬此言极是!赤壁一战,天下人皆以为吾志在图取江东,岂料我心视江东为粪土,得爱姬为真意!吾为爱姬兵败赤壁,折损汉家百万兵马实乃吾之过也。阿瞒自此不仅愧对天下英雄,更无颜面再见汉家天子!”
“若汝果有悔意,可将吾二人即可送返江东,尚不误汝之英名”
曹操闻言仰天长笑:“吾只图爱姬二人,何图所谓英名?吾若图名,赤壁之战焉能轮到那周郎逞强?!周朗自以为他的反间计、连环计、苦肉计无人能识,却未料我区区暗渡陈仓一计,便轻易得了心中至爱!为了我心中深爱的爱姬,那所谓英名又值几何?只要爱姬不负我心,纵将此百世英名送与周郎又有何惜!”
“呸!曹贼……休想!”
曹操良久无语。但沉呤片刻,他终于朗声说道:“吾爱爱姬,但决不做强人之势!爱姬不从,吾愿等爱姬直到地老天荒!”“呸!曹贼……”二女再骂,曹操已不再言语。但窗外的周瑜却似沸腾一般,怒目挣剑几欲直入庭堂之内与曹操一决死战!
“……都督不可妄动!不可妄动啊!”太史慈强按着周瑜苦苦相劝:“望都督一切以主公和江东为重!都督武功虽强,但身在邺都曹营重兵之内,岂可逞一时之勇;曹贼虽然可恶,但依方才所言尚未对二位夫人非礼!都督可速回江东,携倾国之兵血此奇耻大辱!”太史慈反复劝谏,周瑜方平息了心中怒火!
“曹贼!吾誓杀汝!”周瑜内心咒骂着,不料,惊动了门外的侍卫。“有剌客!有剌客!”随即,众多侍卫应声而来。太史慈顾不许多拉着周瑜纵身跃上回春楼顶屏息而卧。“何事惊慌!?”曹操亦闻声而出。“丞相,适才发现有剌客!”
“剌客?”曹操却似半信半疑。他迈步走向院内,环顾上下左右却哈哈一笑:“何来剌客?吾料是小小毛贼,有何惧耳?!”
曹操令众官兵散去,便辞别回春楼跨过浮桥来到金凤厅。金凤厅位于金凤台中央,是曹操临时议事之所在。
这时许晃忽来求见。许晃说:“适才回春楼果有剌客,吾料那剌客必为周郎所派,丞相缘何轻易放过?”
“许将军好眼力!”曹操笑着说:“那剌客岂止是周郎所派,吾料是周郎也!”“若是周郎,丞相何不擒之?”
曹操纵声一笑:“吾视周郎,赵括耳,纸上用兵之辈!吾若擒之,如探囊取物,何足挂齿?吾不擒周郎,实为吾之爱姬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