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狂侠荡妇
狂侠荡妇

周家集在烈日的淫威下,大中午的,就如同半夜一般,人人都昏昏欲睡,路上没有一个行人。这种热死人的天气,不是万不得已,谁也不会出门。


所以「周记茶舍」也清静的很,没几个客人。老板娘虽然想多赚几个钱,可也不敢指望有人上门,直在门边上坐着犯困。


这老板娘叫玉娘。四十不到,保养的很好,好象二十七八一样,面目娇好,身材更是惹火,个头不高,珠圆玉润,玉乳高挺,丰臀微翘。当家的早死了,只留下一家店子和一个女儿,让一个妇道人家撑着。


这时,大路上来个四人四骑,个个都是高人一头,乍人一膀的大汉,三十不到的样子,浑身肌肉丘结,上佳的外门横练功夫。这正是名震天下的「四大金刚」,少林旁支,奸淫掳掠,积案如山,只是这四人个个功夫了得,又四人同行,无论是六扇门里的公差,还是正道的侠士,都拿他们没有办法。


这四个人正做了一笔大买卖回来,为避风头,连赶了几天路。眼看到家不远,也就放下心来,正盘算如何回来后如何享用。这老四眼尖,一眼看见玉娘。


若说玉娘十分漂亮,也不尽然,可是大热天的,窄衣呈出丰满的身材,起伏有致,酥胸玉腕,杏眼微闲,朱唇轻启,却是十分撩人。老四徐安一声长啸,不等马停,翻身下马。


其余四人也停了下来。徐安笑道:「想不到这破地方竟有这种上等货色,老大,走眼了不是!」老大李雄也笑了起来。三人一起下马。这四人好色如命,近来忙着这笔生意,十几天没有碰过女人,现在既然了事,自然要玩个高兴。


四人一同走进店子,自顾自的上了大门。玉娘见这班阵势,情知不妙,刚想起身,把老三张横一把抓住,不由分说,按到柜台之上,一只大手就伸进了玉娘衣内,在玉娘高耸的奶子上揉捏着,一只大嘴也堵住了玉娘的朱唇,舌头毫不客气伸进玉娘的小嘴里。


几个小二还没有弄明白什么事,只见几个铁塔般的大汉在面前一闪,就全都昏了过去。三人清理了小二,都围了过来。这四人都是此道老手,虽然欲火焚身,却毫不着急。


老二李健见玉娘胸脯被张横捏着,纤细的腰肢不停的扭动,高耸屁股在柜台上磨擦,两条玉腿不停的伸缩弹动,衣襟掀起,露出洁白的小腹,两腿相交处也在不停的上下动弹,似乎在找男人交配一般,淫心大盛。


他抓住玉娘的双脚,将鞋子去下,露出一双圆润的玉足,李健一把抓紧,在上面舔了起来。玉娘只觉脚上奇痒,知道是又一个男人抓住,拼命抽动双脚,却不知这样正刺激了男人们的淫心。


徐安双手抓起玉娘大腿,微一用力,玉娘两条雪白柔软的大腿和乳白色的内裤就露了出来。大腿被汗微湿,不由自主的乱颤;内裤更是在肉缝处微微发黄,边缘微微露出些黑毛,不住得晃动。


张横也撕开玉娘的上衣,露出一双硕大的奶子,红红的乳头不停颤动着,张横双手抓住,毫不怜惜的揉捏,却放开了玉娘的嘴巴。玉娘刚想求救,却不由惊叫了一声,原来徐安已在她阴户上隔着内裤抚摸起来。


玉娘一边抽动屁股一边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三个浑身都是男人汗腥味的壮汉在身上最敏感的地方抚摸,守寡多年的她,又正值狼虎之年,再也招架不住,身上传来异样的骚痒和刺激,几乎让她昏了过去,一阵阵的酸麻,让她叫也叫不出来了。


「哈!」张横笑道:「还真够浪的,叫的真好,一会老子们让你更快活!」三人抬起玉娘,向里边走去。玉娘这时有了喘息之机,哀求道:「放了我吧,我都嫁人二十年,快四十的人了!」三人淫笑,道:「这更好,只有这样的成熟蜜桃,才能享受我们天神般肉棒!


别作假了,一会,你就知道什么叫神仙了,我们兄弟四人要好好服侍你,哈……」「啊!被四人这样的壮汉轮奸!」玉娘只是这样想,就感全身一阵酸麻,这时她全身都在男人控制下,一动不能动,一种被征服的欲望和屈服的淫秽从心底升,不由闭上双眼,不知是认命还是期待。


三人把她抬进闺房中,按到床,六只在手在被剥的光熘熘的玉娘身上用力的抚摸,乳房,玉足,大腿内侧,屁股和肛门,阴唇和阴核。玉娘不住的扭动身体,却已分不清是躲避还是迎合。


不过躲避是不可能的,到处都是男人充满个欲望的大手,玉娘早已投降,不住大声喘息呻吟,浑身香汗淋漓,偶尔尖声哭叫,乳头开始变硬,阴户也开始湿润起来。


这三人全是老手,耐心的挑逗玉娘的淫欲,玉娘几乎忘了一切,只剩下酸软和快感在身上流?奇怪,这里不像是这女人的房间!玉娘张开眼睛,突然叫了起来:「是我……是……我的!」喘息和呻吟让她说话都很吃力。「嘿!」李雄却一把从衣柜里抓出一女人来。


这女人才十五岁,是玉娘的独女初蕊,刚才在房里听见外面动静,机灵的躲了起来,可是还是逃不过经验丰富的李雄。


「好棒!」「大哥好厉害!」三人都兴奋的称赞。「饶了她吧,她才十五,玩,玩我吧,来玩吧!」玉娘绝望的叫着。「妈,救我!」初蕊也哭叫着。


「我们不是在玩你吗?还不够,真是骚得可以。」三人嘲笑着,更起劲的用手玩着玉娘,腰间都挺起老高。这时,在房檐上一双明净的眼睛眨也不眨盯着他们。


玉娘想挣扎,苦于全身无力,只有哭泣着哀求,男人们只觉得更刺激。玉娘肛门,阴户和乳头同时被抚摸着,完全失去抵抗的能力,只有用手蒙着双眼,一边哭泣,一边张开着肛门和阴户,挺着乳头让男人玩捏着,身体绝望抽动着。


初蕊连男子都没有怎么见着,十足青涩宝贝。可是李雄却是淫魔化身,不给她思考的时间,一下子压在她身上,双手从手开始,在她玉腕,腋底,脖子,耳朵,胸部,小腹上有力而温柔抚摸。


初蕊未经人道,当然是惊恐和恶心的要命了。但真正要命是面对天神般的巨汉不敢挣扎,只有躲避和忍受,在李雄充满技巧的挑逗下,一点点感到女人的快感了。


初蕊已到了思春的年龄,又见到母亲被三个男人玩弄的惨状,心里不由升起了异样的感觉,在李雄的玩弄中,也不由性感的哼了起来。


一旦放弃抵抗,毫无经验的幼女比浪妇更加危险,毫无保留的快感不断涌来,初蕊已经忘了一切,在李雄的魔掌下扭动的身体享受体内涌来的快感和惊喜。


李雄也发现她的反应,于更加买力。突然初蕊惊叫一声,兴奋的哭叫起来,原来李雄已经把她脱光,用手在她长稀疏的阴毛的阴户上爱抚。「啊啊,嗯啊啊!」初蕊开始放肆的叫床。


那边玉娘在三个男人的玩弄下早到了极限,受到女儿的感染,也叫了起来。


母女俩个于是开始在房里比赛叫床一样的哭泣叫嚷着,雪白的肉体大男人中间扭动着,都张开女人最神密的阴唇,迎合着男人的大手。


房檐上的眼睛也开始像蒙了一层雾一样。「好,开始当神仙吧」李健说着,脱光衣服,露出巨大的阳物,抱起玉娘,掰开她的大腿。


玉娘全身无力的任他摆弄着,湿露露的阴户已经张开好久了,此时大腿张极限,阴道更是暴露张大。四大金刚不仅身材高大,阳物更是比常人粗大许多。


李健的鸡巴此时高高竖起,鸡蛋般的龟头顶在玉娘的阴道口上,玉娘感到无比坚硬和火热的肉棒,不由大声呻吟起来。李健双手抱着玉娘的屁股,用力一送,巨大的肉棒插进了湿润的肉洞里,由于玉娘在上,这一下子插到根部,顶住了玉娘的子宫口。


玉娘惨叫一声,感到肉棒在自己的肉洞里脉动着,全身都绷紧了,强烈的快感让她几乎昏死过去,不等李健抽动,身子不自主的开始前后移动。


李健也兴奋极了,笑道:「够浪,自己动呢!」张横在后面也淫笑着,「我来帮忙!」双手将玉娘的两片屁股使劲掰开,露出褐色肛门。


刚才玩弄时,早将淫药抹在上面,所以毫无肛交经验的玉娘也能张大肛门,「让我尝尝骚货的屁眼吧!」张横叫着,把自己巨大的鸡巴插入玉娘的屁眼里。


由于淫药的作用,一插到底。玉娘非但没有感到痛疼,反而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闷骚从肛门传来,整个屁股都酥麻了,一种想被狠操的压抑感从后面升起,又哭起来。


「啊啊啊」玉娘全身都被男人压中当中,大腿在外面用力伸开着,发泄难忍的快感。两个男人在前后的洞里开始勐烈的抽插,巨大黑红的肉棒在玉娘娇小的身体里不停的进出,显得残忍而撩人。


玉娘却享受得叫着,张大嘴巴,全身汗淋淋。徐安一把抓住玉娘的头发,把自己巨大的鸡巴摆在玉娘面前。玉娘此时已经被操着的失去了理智,只想更贱更淫,口里津液横流。


看到这样雄健火热的阳物在面前,鼻子里闻到尿骚和男人精液腥甜的气味,不便不反感,反主动张口去舔。


「真乖!」徐安也忍不住了,将巨大的肉棒伸进玉娘嘴里,玉娘嘴张到了极限,但嘴里的充实感让她忘乎所以,不停的吞吐着肉棒,徐安深深插入后,也开始抽动,把玉娘的嘴当成另一个阴户。


玉娘辛苦的眼泪直流,却兴奋脸色潮红,全身颤抖。此时李雄和初蕊也脱得精赤条条,初蕊坐在李雄两腿之间,无力将身体靠在李雄健美的胸膛上,两条大腿也张开着,露着处女的阴户。


李雄紧紧抱着她,一手在乳房上捏揉着,一手在初蕊娇弱的阴部抚摸,不停的亲吻初蕊晕红的脸蛋嘴唇。初蕊闭着双眼,挺着奶子阴户,采取任由李雄玩弄的姿势,不住的娇喘,全身颤抖着,早已无招架之力。


李雄笑道:「看那边!」初蕊依言张眼一看,不上得惊呆了。只见母亲娇小的身体在两个巨大的男体之间。后边的男人抱着她肥硕的屁股,前边的男人抓住她的双乳。


巨大的肉棒在体内进出,两条腿神经质的张开伸缩着,面前还立着个男人,把可怕的凶器插进母亲的小嘴里抽送。母亲两手抱着男人的屁股,被操得不停晃动,发出呜呜叫声。


「他们杀了她啊!」初蕊哭泣着惊叫。「不会的,她不知多舒服呢!」是啊,虽然母亲的脸上有难忍的表情,但是显然是很享受的。初蕊几乎惊呆了。


「我们也来吧!」初蕊见到母亲的惨状,觉得完全失去了依靠,只有现在紧紧抱着自己,她呻吟着,很异常但很舒服的感觉。李雄见她阴道口虽然窄,但已经完润湿,便将巨大的阴茎顶在阴户上。


「啊!」感到男人的火热和坚挺,处女了忍不住扭动着阴户求偶。李雄在阴户口磨擦了一会,让初蕊淫水直流,整个下身都酸麻无比时,才插了进去。


「好疼!」初蕊哭叫起来,全身颤抖。玉娘亢奋的滥交中,听到女儿的哭声,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身上的男人却更用力的插着自己。


唉,自己已经张大了阴道和肛门给男人们插,嘴里还舔着男人的鸡巴,有什么办法呢?屈服的苦闷让她更买力的迎合着男人。李雄却懂得怜香惜玉,慢慢顶了进去,可是初蕊还是痛苦无比。


李雄全部插后,开始又慢慢的全部拨出,如此反覆,初蕊虽然还很疼,但已经感到下身传来的快感,呻吟声渐渐不同。


李雄感到自己的鸡巴被火热的淫肉夹紧,舒服无比,于是渐渐加快,终于在初蕊的阴道里快速的抽插起来。


见到自己雄壮的肉棒在处女纤细的阴户里进出,李雄兴奋的抓住初蕊的屁股,买力的抽动,初蕊的身体随着晃动,两只大奶和乳头像波浪一起伏着,清纯美丽的脸上泪水涟涟,不住的哭叫,李雄感觉自己真的上了天堂。


屋里不住抽动的景象,加上男人粗重的喘息,女人的哼声和哭叫,汗湿的肉体碰撞和磨擦的声音,构成一幅淫秽无比的活春宫。


房檐上的眼睛像是喷出了火来,羊脂玉一般在纤细手指在一双修长的玉腿间揉搓着,指尖已经湿润了。终于,四个男人先后射精,喷在玉娘的屁股上,小腹上,脸上和头发上,粘稠浓腥的精液把玉娘的阴毛和头发全粘在一起。


李雄则射入初蕊的阴道中,初蕊在发射的高潮中再也不能支持,昏了过去,从下身流出处女的鲜血。男人们却还没有满足,李雄抱起精疲力竭的玉娘,用手指把精液收集起来,放入玉娘嘴里,玉娘无力反抗,只好吃下腥甜的精遗。


李雄伏在玉娘身上,深深的亲吻,双在玉娘的奶子上开始抚摸,渐渐抚摸全身,玉娘的淫心再次被勾起,当李雄的手伸向她的阴户里,她已经兴奋抱着李雄结实的双臂,把自己的舌头和李雄的舌头搅在一起了。


当下身被抚摸时,她更是兴奋的紧紧缠着李雄。李雄放开她的脸,举起她的大腿,在欣赏玉娘遭到蹂躏的阴户。因为刚才亲热的举动,玉娘此时阴户被人看,竟感到一阵娇羞,撤娇的扭动着屁股。


李雄见到阴唇上未净的淫水闪闪发亮,阴核外露,阴道口张开,阴毛和大腿相连处害羞的扭动,淫秽无比,于是将头埋在玉娘双腿之间,伸舌头在玉娘的阴部细细舔弄起来。


玉娘像被电击身的身子一抖。难以忍受下身传来的快感而躲避,又追求快感的主动伸出阴户,却都不能逃开李雄充满技巧的舌头。「啊,我要死了!」玉娘混乱的脑海里闪过这样的念头。


阴户完全被李雄抓住,动弹不得,李雄的舌头在所有敏感的地方舔,贪婪的吮吸,不住的刺激阴核,玉娘兴奋的失去了意识,体内只剩淫意在肆意横流,阴户淫水如注,淫肉乱颤李雄把自己的肉棒插入,开始抽动,玉娘立即感到更加强烈的刺激,拼命的挺起身子迎合。


李雄插得渐入佳境,感到玉娘的阴道不紧不松,紧紧裹自己的阴茎,还停的蠕动和颤抖,仿佛有吸力一般,十分得趣。玉娘更是很快到了高潮,可是李雄享受了玉娘的高潮,并不射精,继续有力的抽插,很快让玉娘又到了一次高潮。


玉娘也不知高潮了几次,只觉得到了最后,高潮似乎到了顶点,却被又送上另一个更高的高潮,一浪一浪不断而来,她已经变成了发情的母狗,拼命的挺着阴户,扭动着身体。


「啊啊啊啊」玉娘突然感觉到李雄的肉棒无比坚硬,抽插也变的快速无比,阴道一阵悸动,终于夹紧,李雄也到了紧要关头,大叫勐插,阴茎被火热的淫肉夹得紧紧,拼命的抽搐着下身。


两个肉体全都汗水淋淋,激烈的碰撞着。「啊」李雄也大叫一声,在玉娘体内射出大量的精液,玉娘也到了绝顶的高潮,感到自己全身爆炸了一般,淫水从深处射在李雄的肉棒上,身体像是无边无际般下沉。


初蕊则被三人抱起,又亲又摸,阴户和肛门都涂上了淫药。青春动感的身体,有力的扭动着。众人见时机成熟,由张横插进初蕊阴道,徐安插初蕊的屁眼,李健将阴茎伸进初蕊嘴里。


初蕊兴奋失去了理智,青春的身体充满劲力的扭动挺起,三个感到几乎难以控制。于是拼命的操她,初蕊也到了无数次高潮,才被全身射满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