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一雙碩大的乳房
一雙碩大的乳房

由於求學的關係,使我必須離台南而遠赴台北求學。而對於從未到過台北我

來說,住的問題──實在讓我大傷腦筋!!!!所幸在阿姨的幫助下,我順理成

章的搬進了阿姨台北的家,阿姨在台北忠孝東路買了一棟公寓,而公寓裡僅僅住

著阿姨在台北讀五專的女兒小珍,阿姨假藉小珍一個人會無聊,所以要我搬過來

一起住,其實是為了方便她有空來台北時,可以和我「敘舊」一番。

我和小珍雖然不熟,但是也見過幾次面,小珍雖然才五專二年級,但是身材

已經玲瓏有致,該凸的地方凸,該凹的地方凹,相較於阿姨的成熟美,小珍則是

多了一點青春的氣息。

阿姨開著她的賓士房車,載我由高速公路北上,因為是周休二日,一路上都

在塞車。我悶在車裡覺得有點無聊,於是便將手伸近阿姨的小可愛裡面,阿姨和

我一起時,我總會要求她不穿內衣,所以我的手很順利的便觸碰到她那堅挺的乳

首,阿姨嚶嚀了一聲,握著方向盤的手也顫抖了一下。阿姨轉過頭來似笑非笑的

望著我,似乎在責備我太大膽了,竟然在行駛中挑逗她。我則是像一個做錯事的

小孩,只好傻笑帶過。

好不容易來到了泰安休息區,天色已經昏暗下來,由於休息站裡人山人海,

阿姨只好買了一份大亨堡和汽水給我,自己則買了一份三明治,我們便在車裡準

備解決晚餐。我看著阿姨用著她性感的紅唇輕輕的含著吸管的模樣,讓我的陽物

情不自盡的膨脹起來。阿姨發現我的窘態,二話不說,便溫柔的將我拉煉解開,

輕輕的含住我的肉棍,一口就將我那半大不小的陽具含了進去,並且開始活潑的

用著舌頭在舔嗜著龜頭及周圍。

肉棒被阿姨的嘴包圍著逐漸的越來越大,這時我將阿姨的上衣整個扒掉,阿

姨赤裸著上身,身上只穿一件黑色襯裙,我們就這樣在車裡互相愛撫起來。我伸

手溫柔的撫摸阿姨肥美的乳房、揉捏不知何時變硬的乳頭時,阿姨忍不住從被塞

住的嘴裡發出鼻音的哼聲,下意識的扭動著屁股。由於襯裙是迷你型,所以當她

扭動臀部時,有一半的屁股露出來,那種淫蕩的樣子比全身赤裸更有魅力。

我一時性起,便拉開阿姨的褻褲,將大亨堡塞進阿姨的淫肉穴裡,藉著蕃茄

醬的潤滑,那一根熱狗很容易的便插入阿姨肉穴裡,膣腔的深處被粗大的東西插

入的感覺,讓阿姨發出的一股哼聲,同時扭動屁股,調整身體的位置,好讓小穴

能更舒服一些。

「啊……」當熱狗完全插進去,達到子宮口時,阿姨發出極度感動的聲音,

火熱的臉和我的陰莖的摩擦,乳房則壓在我的大腿上。我見阿姨反應激烈,於是

便「吱」的一聲,將整根插入,然後用力的抽送起來。她也受用的挺著屁股迎送

著,嘴裡更是淫蕩的哼哼哈哈的浪叫著︰

「啊!好……用力一點……好舒服啊!快點!好棒啊……好爽啊……嗯……

嗯……對……就是這樣……啊……插的小穴美極了。」

我抽插了將近一百多下,忽然阿姨混身一陣顫抖,陰戶裡急促收縮吸吮著熱

狗,一陣滾熱的陰精狂洩而出,同時嬌喘連連的說︰

「啊……啊……志成……好美……唔……阿姨要上天了……小穴……丟……

精……了……真……舒……服。」

只見熱狗已經被阿姨的陰戶夾斷而一分為二,一半在我的手裡,一半則留在

她的穴裡,我將手裡的肉狗對著阿姨晃了晃,笑著說︰

「阿姨,我的晚餐已經被你的小穴妹妹吃了,你該怎麼賠償我呀?」

「討厭!志成你玩弄阿姨的小穴,還取笑人家,人家不來了。」

阿姨原本泛紅的臉更加顯的嬌艷愈滴,看的我的心花怒放︰「阿姨,我要罰

你幫我含出精來。」

阿姨實際上的興奮大概比我更強烈,好像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身體也微微

顫抖,二話不說把肉棒含在嘴裡,阿姨臉上露出陶醉的表情。就這樣,我開車,

阿姨則由泰安休息站開始,一直用嘴把我的龜頭含在嘴裡舔弄,手在陰莖的根部

搓揉,直到接近新竹時,阿姨好不容易才讓我洩了精。當阿姨 下我的精液後,

她伸了伸腰,還嬌嗔的埋怨我為什麼讓她舔那麼久,害她的腰酸的快散了。

我和我的鄰居阿姨第二部曲°°最後的失樂園

到了台北,阿姨幫我將行李打點好之後,便又急忙趕回南部去了,當然臨行

前免不了又是一番雲雨,而我和小珍經過幾天的相處,也已經逐漸建立起感情。

只不過不曉得為什麼,我總是對年紀大一點的女人感興趣,可能和我第一次將處

男給了大我將近二十歲的阿姨有關吧?所以我對小珍總是提不起興趣。

有一天,小珍要到她的同學家借筆記,不巧,出門前天公不做美,竟下起大

雨來了。我見小珍對我一臉苦笑,只好自告奮勇,開著阿姨借我的賓士,載著小

珍直奔內湖。小珍指引我來到了內湖的X興大樓,原本我想回家,可是小珍說只

要一會就好,於是我只好陪著她上了七樓B座。進入屋內,才發覺原來裡面倒也

佈置的相當華麗,趁著小珍和她的同學進到房內時,我便瀏覽了一下她們家裡的

一些擺飾。

當我正專心的欣賞時,突然一個女聲傳進我的耳中,我還未轉身,一股CD

毒藥的香氣便直薰著我的鼻子,由於阿姨也是毒藥的擁護者,我一時還以為是阿

姨來了。

「你是小珍的表哥吧?來喝杯熱茶吧!」她說話的語調相當輕柔。

我一回頭,才發現她原來並不是阿姨,但是眼前的這名婦人卻較阿姨年輕,

約三十七、八歲左右,一種養尊處優的貴婦風姿,頭髮整齊的盤著花樣,雖然穿

著寬鬆的居家服,但是依稀可以看出她擁有十分肉感的身材,一雙桃花眼黑白分

明,艷紅的嘴唇微微上翹,雙唇肥厚含著一股天生的媚態,最迷人的是一顆位在

嘴角上的美人痣,我一時看呆了,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只好以傻笑代替回答。倒

是這名中年美婦像是已經習慣別人對她行注目禮似的,一雙媚眼直盯著我,我反

而自己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坐定之後,我和她閒聊了幾句,知道那些古董都是她

先生從大陸買回來的,而她先生人則在大陸開公司,一年才回來兩三次。

「叫我美蘭阿姨好了,別老是『伯母、伯母』的叫著,讓我覺得我真的老了

似的。」她略帶感傷的語調。

「伯……美蘭阿姨,其實你一點都不老,你看起來就向二十七、八歲的小姐

一樣,一點都看不出來已經有一個十七歲的女兒呢!如果你不介意,讓我稱呼你

一聲美蘭姐好嗎!」我連忙化解尷尬的氣氛。

聽我的解釋之後,她似乎較為釋懷。接著下來,她一直對我抱怨老公如何如

何,女兒又是如何如何。當我們聊到我是台X大學外文系的學生時,美蘭姐像

是偌有所思的樣子。

「志成,你願不願意教一個老學生學日語呢?」她面帶靦腆的臉紅的樣子,

真是媚呆了。

「美蘭姐的意思是?」我一時反應不過來。

「你該不是嫌我太老、太蠢吧?從我喜歡看日劇之後,我便一直希望能夠學

好日文,將來可以到日本旅行,像是日劇中的場景一類的地方。」美蘭姐像是十

七歲的懷春少女一般,眼中露出閃亮的光芒。

我想不出拒絕的理由,於是便一口答應下來。這時小珍正好準備離去,於是

我便留下聯絡方法,等我有空堂課時便替美蘭姐補習日文。

PART.2

經過了一個星期,學校舉行校慶,我總算抽出一天較有空的時間,於是我便

撥了一通電話給美蘭姐。

「你好,這是李公館嗎?我是劉志成,請問李太太在嗎?」我在電話那頭說

著。

「你是小珍的表哥嗎?我是小珍的同學綾玲,你要幫我媽補習日文是嗎!嘻

……嘻,我去叫她。」她調皮的笑聲,像是她媽做了什麼滑稽的事似的。

不一會,美蘭姐來接電話,她略帶嬌嗔的抱怨,為什麼我隔了那麼久才和她

聯絡。不過話說回來都怪我太忙了,所以我連忙向她說抱歉,並約好下午會到家

裡上課。

上了樓,來應門的正是美蘭姐,她今天穿了一件無袖的白色連身裙,並略施

脂粉,看起來更加年輕。

她帶領我到一間和式的房間,桌上已經擺了飲料和點心,我拿出準備好的教

材,和她聊了一會之後便開始一對一的教學。想不到美蘭姐領悟力不錯,一下子

便將五十音都學起來了。

「美蘭姐,你真是相當聰明,才花不到四個小時,便將基礎都打好了。」我

像是稱讚小學生一樣誇她。

「哪裡!是志成你這位明師,才能將我變成高徒。嘻嘻。」她開心得像個受

到讚美的小公主,不知不覺的手舞足蹈起來。

課後,她堅持要我留下來用晚餐,一頓飯吃到七點多,直到綾玲回到家,我

才想起表妹,便起身告辭。

經過幾次教學之後,我和美蘭姐情感益發熱絡,有時候我也經常會到她家吃

飯,看電視,她也把我當成自家人一樣,顯得相當自然,有時候竟然著我的面就

脫起絲襪來了,連底褲都被我瞧見,但是她是有夫之婦,又是小珍同學的媽,要

是我有非分之想,豈不被阿姨K斃才怪。

過了兩個月,小珍學校舉辦課外教學,有三天的行程,一大早我便將小珍和

她那一大袋子的衣服都給送上了校車,下午下課後,突然手機響了起來……

「志成嗎?我是美蘭姐啊!晚上家裡有火鍋,要不要一起過來吃……」美蘭

姐知道我從不開夥,所以有什麼好菜式,總是親切的邀我前去。

正好五臟廟已經開始不安分,我當然恭敬不如從命,一路飛車前往。

到了內湖,按了熟悉的門鈴,來開門的想當然是伊人。果然門一打開,正是

風韻猶存的中年美婦何美蘭。不過,等一下,美蘭姐今天似乎有點不同,她平時

總是穿著輕便寬鬆的衣服,今天卻穿了一件緊身的小可愛,和一件短的不能在短

的短褲,連肚臍都暴露出來,一雙碩大的乳房被衣服緊緊的裹住,堅挺的乳頭正

驕傲的挺立著,像是不安於室的小孩一般,一抖一抖正對著我。當她轉身背對著

我走進飯廳,只見短褲包裹著曲線優美的雙臀,一雙修長的玉腿露出大半截來,

整個渾圓誘人的大腿一覽無遺。這時我那「傢夥」已經蠢蠢欲動,我不知該趁機

一飽眼福,還是趕緊岔開話題,倒是美蘭姐先開口化解了我的尷尬。

「志成啊!美蘭姐剛做完韻律操,我先去沖個澡,你先將火鍋料加熱一下。

拜託你啦!」美蘭姐對我說話時,我似乎撇見她閃過一絲狡獪的眼神,似笑非笑

的對我撒嬌,這時我下面的悸動尚未平息,只好唯唯諾諾的回答。當我在調理火

鍋時,因為心不在焉,還被燙傷了好幾處。

過了一會,我聽見浴室的門已經打開,便將火鍋端上餐桌,只見美蘭姐竟然

僅穿著一件薄如蟬翼的超短睡衣,連胸罩都沒戴,便來到桌子前面,她還彎下腰

來聞了聞桌上的火鍋。

「好香呀!志成,想不到你的廚藝也不賴嘛!誰要是嫁你做老婆,真是幸福

呀!」美蘭姐一面說著,一面忘形的檢視起材料來了。

只見她那豐腴雪白的乳房正好透過寬鬆的衣領讓人一覽無遺,兩顆吊鐘型的

肥乳白皙賽雪,連青筋都隱約可見,還有那宛如碩大紫色猶如葡萄般的乳暈,正

因為剛洗完澡而充血脹大挺立起來,更妙的是,當她用豐滿的臀部對著坐在椅子

上的我時,絲毫未發覺她那超短的睡衣根本遮不住臀部,只見她還不時一下下顫

動著臀部,那條細細的粉紅紅丁字型內褲剛好僅能遮住「重點」部位,但見雙腿

邊的根部膚色比大腿略黑,茂密黑森林也讓身後的我一覽無遺。

我不僅吞了一下口水,這時美蘭姐不知是裝傻還是真傻,還笑我貪吃,食物

還未煮開就已經口水直流,這時我的肉棒已經被美蘭姐撩人的姿態瞬間給漲大了

起來,心裡恨不得把美蘭姐一口吃了。我拚命努力讓小弟弟不要越來越硬,這時

美蘭姐望著我,眨了眨眼,又微笑起來,伸出舌頭舔了舔嬌艷欲滴的紅唇,像是

在考驗我的定力,我只得偷偷把小弟弟弄正,免得它將我的老爺褲頂的像帳棚一

樣。

這頓飯吃得真是食不知味,只見美蘭姐邊吃邊流汗,使得原本就很輕薄的睡

衣,更是失去遮蔽身體的作用,緊緊的貼著她那性感動人的乳房,隔著濕透的睡

衣,我清楚地看到她那深色的乳暈和乳頭,讓人看了就覺得快要洩在褲子裡。

好不容易將一鍋火鍋吃完,我自己也濕透了,到不是火鍋的熱力使然,而是

我胯下那股無名火作祟。

「志成,你看你滿頭大汗,等一下先去沖個澡,美蘭姐拿幾件我那死鬼老公

的衣服讓你換穿,嗯!身材應該差不多!」她一面打量我的身材,一邊用大姐的

口氣命令著我。我絲毫沒有拒絕的餘地,只好乖乖的被美香姐押往浴室。

當我正搓洗著下體時,浴室的門突然被推開,只見美香姐抱著幾件睡衣,眼

睛直盯著我的男根,由於剛才美香姐撩人姿態的刺激,那根八寸的大傢夥已經挺

立很久了,美香美麗的臉龐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一種淫靡的表情。

「志……成,你挑看看哪一件比較和身!」美香姐眼睛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話也說的有氣無力,雙頰潮紅,眼角含春。我知道美香姐的淫心已經被我打動,

我原本雞巴便漲的難受,我心想︰是你引誘我在先,分明是你獨守空閨,欲求不

滿。索性心一橫,便一把將美香姐摟住,舌頭便要往她的殷紅美唇深入。

「志……成你乾……什……麼?快……放……開……我!」美香姐伸出粉拳

無力的抵抗,可惜她怎是我的對手,她身上的睡衣及褻褲,三兩下便叫我給撕開

了。我將美香推向牆壁,扣住她的雙手,令她彎下腰將小穴露出,一 黑色茂密

的陰毛像淋過水一樣濕搭搭的黏在大腿根處。

我挺起大傢夥,對準她那盛開的花瓣便要刺入,當我觸及到女人最敏感的部

位,如觸電般的快感不斷衝擊著我們二人。

同,美香的淫肉把我的龜頭包得緊緊的,舒服極了。

「志………成別……太……用力,美……香……姐會受……不……了的!」

「啊……!就……就是那裡!啊……」美香已經在我淩厲的攻擊下,已經忘

記抵抗,轉而忘我的叫喊著。

我搖動我的腰,肉棒也跟著不斷的抽插著,浴室裡不斷傳來「啪、啪、啪」

的聲音和美香的呻吟聲,美香雙手撐著牆,隨著我的肉棒不斷的插入的肉緊聲,

她的嘴裡也不斷的發出呻吟聲,交織成天地間最動人的樂章。

很快的美香的陰道裡的肉壁一陣一陣的緊縮,我手伸到她的腳裡抱著她,讓

她面對著我,將她一上一下搖動,使得我的肉棒更加深入她子宮裡。

「志……成……別動……別……!啊……」美香雙腿緊緊夾住我的腰,一陣

哆嗦後,便整個人軟綿綿的搭在我的身上,我知道她已經達到身為女人最幸福的

一刻了。

隔天早上一覺醒來,發覺美香已經不在我身邊,但是我昨天穿的衣服已經洗

乾淨,並整齊的疊好放置在床頭櫃,我回了回神,聽見廚房似乎有聲音,於是便

躡手躡腳的走到廚房,果然美香正在為我做早餐呢!美香專心的揮動著鍋鏟,我

則趁機摸了她的屁股一把。

「志成,你想嚇死美香姐啊!」美香非旦沒有怒意,臉上反而洋溢著一股滿

足的小女人模樣,我一時被美香姐的成熟柔媚的姿態所吸引住了,冷不妨被她一

把抓住小雞雞。

「正好來個香腸煎蛋!」她眼梢含春的模樣,讓我的戰鬥力急速上升,當我

第一眼看見她時,就是被她的那雙勾人的桃花眼所吸引,沒辦法了,早上的西洋

文學史只好翹課了。(希望老師不會發現。)

PART.3

小珍和綾玲不在的這三天,可以說是美香和我最快樂的日子,這三天中,除

了吃飯和睡覺外,我和美香可以說是不停的在做愛。我倆的戰場包括了客廳、浴

室、廚房、餐桌,甚至陽台。美香雖然年紀大我十幾歲,但她對我做愛的技巧卻

不得不伏首稱臣,因為我總是在她高潮數次後才洩精。當她問及我是從哪裡學來

的技巧時,我總推說是看A片學來的。可惜好景不常,當小珍和綾玲回來時,我

們只得利用她們上課時間才能盡興一番。

很快的三個月過去了,氣候也轉為寒冷多雨,當寒假快要開始時,我也結束

了這學期的功課,由於缺課太多,教授要我留校補修,雖然心中千百個不願意,

但是也只能接受,由於小珍回到南部,偌大的房子更顯的空蕩,這時我不由得想

起了阿姨及美香。

(奇怪,美香已經一個禮拜沒打電話給我了。姨丈又正好休年假,阿姨也不

能來台北陪我。)

當我正胡思亂想之際,一陣急促的電鈴聲打斷了我的思緒,我開門一看,正

是美香姐來了,我心中一喜,正打算抱起美香親個夠時,卻意外的發現美香的眼

角竟然噙著淚光。

「美香姐,你怎麼了?誰欺負你了?我去海K他一頓!」我一副義憤填膺的

模樣。沒想到,美香卻捏著拳頭,捶著我的胸膛。

「還有誰敢欺負我,都是你這個小壞蛋,人……家……人……家……那個已

……經三個月沒來了!」美香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我一時也沒了主意。

美香見我不發一語,哭得更響了,像個淚人兒似的。

「美……香……姐……這……先坐下再說吧!」我扶著她坐下,這時她才稍

微回復情緒。

「早就知道你這沒良心的!我上個禮拜已經去大陸和我那死鬼老公應酬了一

下,這下你可以把你的風流賬算在他頭上!嘻嘻。」美香破涕為笑,露出一副作

弄成功的得意的模樣,只見她臉上還帶著淚花,卻又笑的開心的模樣,真是讓人

看了又愛又憐。

「好呀!你敢捉弄你的親親小老公,看我怎麼 你!」我作勢要捉她,她笑

著閃身。

「志成別鬧了,難道你忘了我肚裡的小孩嗎!」

「我要為你生一個小胖子好嗎?」美香已經多年未嘗孕育新生命的喜悅,這

時重新再成為孕婦,而且還是親親小丈夫的種,叫她沈寂許久心田,像是又長出

新芽一般的生意。

我看著美香流露母性的光輝,直覺得她越看越美,忍不住將她緊緊的抱住,

她也柔順的依偎著我。我順勢將她抱到沙發上,迅速的脫下她的衣服和三角褲,

這時美香全身赤裸的站在我的面前。美艷的俏臉紅通通的,水汪汪的大眼精,微

翹的嘴唇,乳房因懷孕更顯肥大 滿,乳頭紫紅碩大猶如葡萄,粉腿渾圓白皙,

再加上 腴成熟的胴體,及身上散發出的一股美肉味,使我看得神魂飄蕩,慾火

如焚,再也無法忍受,我像餓虎撲羊似的壓了上去,猛親吻著地全身的每一寸肌

膚。

「志……成別……這……樣我會……忍不……住……的!」在我的強力攻擊

下,美香的聲音細若蚊蠅。

「你放心,我知道怎樣讓你舒服!」我把她翻過身來伏在沙發上,讓雪白肥

大的粉臀高高翹了起來,握著自己的大雞巴,插進那一張一合的洞口,美香從來

沒有嘗過這「老漢推車」式的招數,冷不妨陰戶被我一插到底後,她的身體打了

一陣哆嗦,再加上雙乳被搓揉的快感,這樣滋味她還是第一次享受到,我用龜頭

颳得她的花心是趐麻、酸癢,陰壁上的嫩肉被我那拳頭般的香菇頭凶猛地搗入搗

出,在一抽一插時,龜頭上凸出的溝槽,颳得美香更是酸癢不已,對她來說真正

是妙不可言。此時美香不自禁的將肥臀左右搖擺、前後挺聳,配合我的猛烈的插

抽。

「啊……啊……啊……美香……姐……今天一定會死在你的……手裡啦……

啊……美香好舒服……好痛快……水又……又……出來了……喔!……」美香被

我 的洩了好幾次,就著樣,我又完成了一項不可能的任務。

PART.4

預產期的前一個月,美香仍然時常和我作「產前運動」,看著性感標緻的美

香晃動充滿乳汁的豐乳,和異常膨脹的大肚子為我跳艷舞助興時,當她張合著那

兩片充血的紫色花瓣,及被茂盛毛草所覆蓋的密穴時隱時現的時候,我的龜頭總

會怒張,並開始滲出透明的黏液。

為了胎兒安全,美香總是用跪姿俯下身去,手口並用刺激我的龜頭,並且不

時用指甲搔颳它,鼻子裡還不斷地發出『嗯……嗯……』的聲音,讓我感受到另

外一種完全不同於肉穴的感覺。

看著美香胯下美麗的裂縫,而肉棒及睪丸則被她不斷地吸吮著,當我快要射

出時,我總是會故意將肉棒抽出,但見大量透明熱燙的精液,瞬間從龜頭噴灑而

出,射中美香泛紅的俏臉,及滴淌到她那雪白的淫乳,尤其美香被精液噴灑之後

那副淫靡失神的模樣,真是讓我的興奮達到最高點。有時小貝比不乖時,我便會

將陰莖送至子宮裡,狠狠的噴那小毛頭一下,讓她知道老爸的威風。

「志成,醫生說我懷的是一個女孩。」美香依偎在我的胸膛,一面玩弄著我

的陰莖,一面說著。

「男孩、女孩一樣好!你這小傻瓜。」我不甘示弱地用手指頭揉捏著她的乳

椒,不一會透明的乳汁潺潺流了出來,我一口含住她的豪乳,一股鹹鹹的乳汁滑

入我的口中,美香的表情開始衝動起來,一場大戰又將上演。

十月底,美香被送進產房,當然名義上的老爸上場,我這親爹只能在醫院外

乾著急,我找來小珍,假裝要去探望美香。不料當小珍打電話到淩玲家時,竟然

發生了最糟的情況,由於美香已經是高齡產婦,當時由於無法順產,醫生決定為

她剖腹,不料她血小板不足,根本不能開刀,聽綾玲說,當時她堅持要將孩子生

下來,醫生及李先生都力勸她保住自己,但是她不肯。

結果在孩子是順利生下來了,可是她在加護病房內撐了三天之後,卻是香消

玉殞。我聽了之後,整個頭轟的一聲,跌坐在沙發上,想不到她愛我們的孩子,

勝過愛她自己,而我卻在她臨走之前,連她的最後一面都見不到。

當天告別式,我和小珍都去參加了,看著小貝比及美香靈堂照片上栩栩如生

的笑容時,她彷彿在告訴我,她的犧牲是值得的。

多年後,我有機會到日本留學時,我帶了幾張美香的照片,當飛機降落成田

機場時,我告訴她──日本到了──。